位置︰愛書屋 > 一切我了算 > 第10

第10

    官。然啦,中也有家的作,要不然哪有可能在十年染陌似飛竭@正四品的官呢?扇嘶獒岫嗄晡從 鵲餃A小姐三十多q了,才勉生下了一女海 簿褪輕淼娜A妃。可的呀,真是含在嘴怕化了,拿在手上怕掉了,真是上天也不 ^。但是w,父母方 端慕逃故且豢桃]有放,琴棋、歌,就娛L到十五q,妃的才女之名和她的脾庖煌鞅榱嘶食韌狻J q的r候,由先帝指婚,嫁了在的天勤帝,地位H次於正妃尹妍。等到妍去世後,太子府的一切事宜就交由她掌管,乃至到了在,後m的事情仍然由她掌握。可惜的是,入m的輳 參唇o天勤帝下一子半女,也是她最牡氖慮欏︰迷謁蝗霜掌後m,天勤帝似乎也]有要她交嗟囊饉跡 拋她略放心些。珍妃受又如何?到r候不是得握在自己掌中?在後m之中,能真正揣摩意的,才能在後m之中立於不  亍HA妃自得的想著,身重又倒在榻上,一倦意恚 約鶴責N妃那事後,已很久]有睡好了,此r方才得有些困了,是睡好,後有一 艙桃 蚰亍br />
    恩尚不知道自己同家族都被人盯上了,生活和往常K]有什不同。天勤帝宿於妍夏m的r日一月十天,她的日常作息相往日已提早了一r辰,基本上天勤帝同步。扇酥 g的相也橛幸饉跡 滋淼腦就是小憩片刻,然後再回勤政殿理政事,基本上]有什交流;晚上淼腦就恩聊,心一下自耗且渾p號 那r,或是和恩一起看看 南鹵舜碎g的心得 鶉緡笥岩話恪6擁慕渙鰨 燁詰塾X得自己的眼前仿佛又打了另一扇大,恩的想法可能不成熟,甚至可以是叛道,但相Φ模 鞘自己不同的思考角度,平心而,朝臣仂端牡弁醯嗤 桓以齏危 v是言官,也不敢分指於他。但平r小慎的珍妃,在此rs櫬竽,直言不,有r候獾盟吒[生,s又莫可奈何,因樗f得倒都是事。可以,恩oro刻都在他喜,他磯懇恍碌母杏X,令他不由自主的想要掘他所不熟悉的那她。也在那一刻,天勤帝忘了自己帝王的身份,忘了自己所肩的任,是以一男人看待女人的眼光去看待恩,擁母杏X令他豫,惶恐,s又一都不想停下自己 敦恩的郟 幢閌屈Iλ慕憬闔妍]有感。

    一日,天勤帝如往常一由銑  他渫順 r,言官忽然集出列,呈上一份澱的奏折,一一列了尹家的罪行,要求天勤帝σ蘭猶理,圈禁尹妃,防止其y後m,引起朝堂一片W然,天勤帝更是餘  鼉兔退下,不再言。然言官不依不,更是跪了一地,再三叩要求天勤帝予以汀L燁詰獾梅饜潿ュ 笮」Tt紫啻筧訟嗌淘如何理,尹家之人在震後,Q定快  嬤 恩,她做好洌 r去查探言官楹蝗徊樗,到底又查了他些什,才好有完全的χ 摺.竟一如此大的家族,族中子弟多,不可能每人都是品行良,言慎行,是有蛀存在。

    然了一番周折,但尹家的族算在天 韉m齲 此事的恩得花容失色,上血色退得QQ,半天]有懟?v然陛下在朝堂之上是得很怒,但他怒的到底是言官 兌業目卦V,是言官所述的於那些尹家的罪行也]有人知道。她上眼,姐姐年所之事快就 了幔克妓髁季茫 _眼,也,次的事情]那危 菹 蹲約杭易宓氖慮K非不知,何以在朝堂上大怒去,未留下言片?既不要查,也不要娃k,或陛下是想要看我的反 肯氳竭@,恩死咬著下唇直至泛白出血。既是如此,那家族就有救,她砬 m,她想法髟m外的家人,他先住,陛下未必是要他,是想看看尹家的反  詈媚芟朕k法知道言官劾他的罪行,挑的罪,B度是,r候尹家千不能硬,更不能撞於陛下,身段一定要低,右步o陛下一台下。若死活不,到r候惹辣菹鋁耍 嬲淺圓渙碩抵 恕br />
    晚上,天勤帝仍如往常一恿羲拊阱m,甚至半句未提朝堂之上的事情,恩再也怎焦],仍是打著精神仔 叮 M量不天勤帝看出端倪恚 膊桓掖嫡磉,到r候言官再扣上一狐媚惑主的大帽子,更加吃不了兜著走,有耐心等待天勤帝 堆怨龠@次劾表露出明意向r,才有C榧易迕罪。

    ☆、如何理

    第二天,天勤帝仍然r起床,做好了早朝的一切洌 瓤煲 叩匠 彌r,他忽然出言阻止了伍的行︰“等等。小勉子。”

    “奴才在。”

    “麟拗家猓 駝f朕今日身不,好庠緋 惶 !br />
    “陛下……”小勉子不由吃了一下,天勤帝示意他上前,似乎有吩咐。等耳完,小勉子行告退,去向朝堂上的大臣髦肌6燁詰t架往勤政殿去了。

     短燁詰鄣拿獬 家猓 蟪俱都吃不已,天勤帝自登基以砭]有不上朝的例子,一r,宰相悄悄拉住正瀠x的小勉子,︰“勉公公,敢陛下心情如何?”

    “……咱家可不好,大人 明白,陛下意又是我些做奴才可以易揣y的?不……”

    “是不是陛下有什旨意?勉公公但o妨。”

    “陛下的意思是想大人 [email protected]件事的意,但在朝堂上起 刪筒灰歡 藶秸嫘腦了。大人,咱家也能到。咱家就先走一步,陛下在勤政殿等著咱家去伺候呢。”著微一躬身,向後退了撞劍 D身了。

    宰相思索片刻,然在官鏨匣熗四屈N多年的老人精幻靼走@其中的意思?下微笑著捋捋胡,叫上大臣等朝中孜恢爻枷蚯謖畽ャR業淖彘LO有眼色,一直注著宰相的酉潁 他去,立刻Z嗽巹狳I跟著,等他入勤政殿後,便在殿外候著。

    宰相然入勤政殿求,但天勤帝K]有上接他,反而他在外殿等了半r辰,才不慌不忙髡偎。茲嗽謨^察了天勤帝的色後,互相σ籽郟 紫嗌杴耙徊劍  淼潰骸安恢 菹盧F在的身r如何?微臣都很摹  br />
    “偶感寒,已朕了,]什大,矍煨牧恕!br />
    “不敢,臣等楸菹路n乃分戎 隆!鋇紫麓蟪箭R回道。

    “既然如此,不知各位矍淙綰慰創@次言官劾尹家之事?”

    “……”一些人不由疑了,光看天勤帝的神色根本不知道他到底是何心思,是以不敢口,唯恐一不慎,惹懶慫]有什好果子吃。

    “各位矍淶 fo妨。”

    在一片沉寂之後,是宰相先了口︰“陛下,臣以橐抑 亂牲c多,夭橐環   蛇尹家一清白,二硪部啥倫∮樸浦  !br />
    “哦,矍涫僑鞜甦J椋考熱蝗鞜耍矍湔J樵派何人去查楹茫俊br />
    “,恕臣愚。”

    “你呢?你也幔俊薄銼盡鎰鰲鍥貳鎘傘鎪肌鑀謾錁W★提★供★下★★★在★★★★

    “回陛下,微臣樵紫啻筧甦f得在理。或那尹家的有做得不妥之,但 ]有言官得那樂兀 朔 怨俸鋈σ胰浩鴝й在令人生疑, 煤貌橐徊椋 詞遣皇怯惺顫N。”“微臣附。”“微臣也得是理骸!貝蟪同宰相的意。

    “朕知道你的意思了,先退下吧。”

    然大臣都O橐苫螅  允切卸Y告退了。等他走後,尹家族才走勤政殿要求。隔了久,才得到天勤帝的旨意,其殿。他一鵲睿 閽詰鈧醒腴L跪不起,伏於地惶恐地道︰“陛下,臣有罪。”

    天勤帝s起身,自扶起他,安慰他︰“珊霧如此?朕K不完全相信言官所的 兌業哪切┤隆!br />
    “臣不敢。所行得端坐得正,自然不怕人三道四。然t我尹家有蛀存在,打著陛下和珍妃娘娘的名四櫸親鞔 謀菹潞湍錟 拿,如今言官所言,令臣羞愧,愧Ρ菹ξ 跡σ業畝韉洹3加凶鎩!閉f到,位尹家族早就涕IM,以自。

    天勤帝暗U一口猓 潰骸拔甯種付加虛L短之差,何r是尹家如此大的一家族,免幸恍┬椴歡酥 耍 梢蝗酥 Γ 勻豢搭教育不恚剎槐胤旁諦納希 br />
    “多陛下不罪之恩。但竟言官列了尹家多罪,若不吞,恐怕大家J槭俏 寂好幕蟊菹攏 陛下做出了的Q定,O大地p害了陛下的名。臣┬陛下欄癜湊章衫σ曳稿e之人予以吞。”

    天勤帝一把按住尹族之手,裎康潰骸扇鞜松蠲鞔罅x,朕深感欣慰,但在事情未查清楚之前,朕Q不萋氏輪跡心便是。更何r,您的女嵊薜囊渾p號  晦o辛冢 藕螂薷琴N心仔,平r循蹈矩o半差池,朕要您培了右好女海殯薹n。”

    “能楸菹路n是恩的福狻H晃乙胰俗鍪綠 恢 執紓 俏 嫉膩e。微臣有愧啊!”尹族仍在那不停罪,天勤帝o奈,得好好窠庖環  痔e恩仕Mm去看恩。是 妒欠裉尹家也]有一明的法。尹族自到份上了, 差不多了,若是了,恐怕真惹得天勤帝不高,於是恩走人。要自家女哼得,事必有希望。

    等他走後,66有不少大臣前往, [email protected]件事的看法也不一致,但多等允怯X得言官大了尹家的罪行, 查明,再做Q唷kb天勤帝一直不表B,群臣也o法揣度他到底什意思,究竟是查是不查,抑或是直接按言官所列之罪吞尹家都是未知之怠br />
    尹族在探望女r, I天勤帝的情r一一向恩明,然恩ΥK未表B,也是慰其父拙洌 扇碩加X得, HH是天勤帝口上的安慰而已,然K不一定嫻娃k尹家,但尹家必定鴇菹碌淖 猓 羰塹r候真查出些什恚 峙率慮榫痛蟠蟛幻盍div>

一切我了算》為浮日度所著的最新小說,愛書屋書迷轉載上傳一切我了算最新章節、一切我了算全文閱讀

本站所有小說都是轉載而來,所有章節都是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Copyright © 2014 愛書屋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蜀ICP備10206376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