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一切我了算 > 第11

第11

    ,如今段r日是小心慎檣稀R彘L在恩K未多待,莫一刻就了,走r神色焦],眉成一O深的川字。回家後,他 逯械囊恍┬匾 宋 偌 恚 他分e去查自己家族中到底有哪些人在種@些不法勾,其等e人查出恚 蝗繾約合裙┌鋈ュ H有些啾郾I淼奈兜潰 r又暗中派人跟那些言官,看他何人往恚 耘嗨到底是不是受人指使,要陛下一天]有明令查是吞尹家,就多一天的C r懶鉅胰瞬壞盟烈饌椋]事少出,乖乖的我A著尾巴做人。

    可惜的是,尹家上下s不是F一心的,有些人相不以槿唬 哉J家出了正妃娘娘,膝下有子嗣在,又正得,怕那些言官球?更何r,平日就T了的,在突然收吭蹩贍蓯康昧耍懇廊晃倚形宜氐木o,Z葉 u市,M行霸道,甚至公然挑於言官,o端又惹出一兜事懟br />
    作者有要︰受不,差又不能文,距上次擁那r才]有多久,居然又出!居然卡在我文一月的上,滴神,叫什事啊?

    ☆、哭

    尹家某位子弟,平日便是父母T了的,如小霸王般,狗、公然聚,榱誦︵ 錄 c人  賂乙不。然族懶畈壞秒S意出,但位公子哪管你多,照映鯇T呼朋引伴,玩得是不亦泛酢=Y果被族知道了,C閹改敢步o一好,K吩咐其父母Nせ胰蘭庸芙蹋 苯詠o禁了足。位公子和他父母施磨硬了久,最後他母心了,偷偷放了他出去。孰料,一出去竟遇上了劾尹家的言官之一,真是仇人分外眼,於是,公子在光天化日、目睽睽之下,竟毫不豫地]出一鞭  蚍 詰亍[email protected]不算完,他再指]鈉瀋砩咸ノ^,然後才P而去,走之前放出恚 你我尹家不好,你再劾我尹家,小我就代替家族教教你。果Ψ疆 卵 恢梗 鏵c一命韜簦獾醚怨又再次上十折],博古今,最後要求皇帝腿鞜跋扈之徒,整一不橢尉褪Σ黃 嬪鮮 舜 害天下。

    皇帝Υ艘]什,既不橢我膊徽f查,是派了去受難怨僭\治,一切用用由雀 觶 o予了嶁艚穡 荒曩恆y翻倍,擁鬧剄n,使得言官作不得,竟再的等於是不皇帝子,但口庥治咽不下,整件事情r不上不下。恩的父得知此事後,獾悶吒[生,下自Z厥碌娜說窖怨偌抑胸罪,相然,被人家堵在外不得,人家人了,咱可受不起你的罪,到r候再咱家的人磉@一下,一l小命不交待了?不。於是乎,尹族能天天Z說介T口人罪,活生生衩一悠ゃW鉞o奈,得手お私壞焦俑   笠纜汀@窩Y自不敢收,M推推之下,最後尹族索性お艘蝗櫻  耍 鉞o法,能先お聳氈O了。

    尹恩知道富必然造就落,可是她到件事r︰心是很受,午草草吃了卓冢 妥人撤掉,沉默地坐在木榻上,不,也不看 前虢z睡意也]有。

    “娘娘。”青悄走淼玖寺。

    “什事”尹恩微蹙著眉。

    “ 是娘娘的舅,尹夫人求,正在d候著。”

    “怎突然 訟惹斑f拜帖帷幣恩完,倒先嘲弄地道︰“我想是]有吧。”

    “拜帖才送懟!鼻 m指著手上的一份拜帖。又道︰“守不敢r,嶄 膊桓遙 薟鶯,便放尹夫人前砦毫恕nI客女侍夫人神色O榻],似乎非你一不可。”

    尹恩揉著,青,忙走恚 的樗茨ζ懟br />
    “要崮錟鎩!br />
    “她懟N業瓜脛 浪 f出什!”

    主子如此不耐,青,走到外,吩咐外的女侍道︰“一刻之後,尹夫人 菀娘娘。海 煤檬毯蛑!br />
    “是。”女侍意 訟鋁恕br />
    刻把後,客女侍 蛉 鵲鈑P恩,一到她,尹夫人都]有行完,便抽泣起懟 br />
    “娘娘,你一定要救救你那堂兄啊!”

    “舅何出此言先e哭,坐著吧。”尹恩淡淡著。

    被女侍扶著落坐,尹夫人榪蘗撕靡 尹恩]搭,完全o裎恐 e,心中哀怨不已,於稍稍止了,÷道︰“娘娘,那一小小的言官,竟敢欺到我尹家上!娘娘,你一定要檳閭眯腫髦魍”

    尹恩 詰潰骸靶︵〉囊言官官也虼罅耍 怎可如此藐朝廷命官”

    “娘娘!如今我尹家用得著怕得罪什人幔浚 幣蛉地叫獺br />
    “舅不妥,以後千e再了。”恩沉下道。

    尹夫人色更差,樨恩不λ鞜o,獾貌徽f,e。

    恩也不理她,自自喝茶。

    好一橫幔 故且蛉訟熱灘蛔×耍骸澳錟錚 湊@事你得兔Α[email protected]次你堂兄是o辜的!他被言官他害了,肯定是他眼我尹家,加上娘娘你又得皇上,早就想扳倒我……之,你堂兄不能就穎魂P在牢,公道一定要回”

    恩疼地揉揉眉心,算是明白自己位堂兄的脾性是怎淼牧恕S羞@不明事理又O樽o短的舅在,堂兄如今的下 彩竊諞飭現鵲摹>得含混不清的,若不是自己知道生了什事,指不定就去了。所以,恩在不想管趟事。冷淡道︰“中午r分,本m才前茲仗眯之街踹打言官,使之差拭 檳請b是鰨 幌刖故欽嫻摹!br />
    “次不是你堂兄的,是那言官…”尹夫人獾貌惠p,上要。但尹恩打嗔慫骸氨m的父 懶羆易逯腥瞬壞蒙米醞獬觶 繞涫潛m的位堂兄,怎能跑到外人惹上”

    “、…”如果不是櫻 致m找尹恩兔尹夫人心中暗自道。 “不管怎櫻 悴荒苧郾粗H人出事吧件事,你一定要兔”

    恩不禁微微大了眼,舅B度似乎是在耍吧?好像她]有什把柄握在位舅手上吧再,她又哪砟芰兔Ξ她真的恩天到足以皇帝樗環智嗉t皂白的袒“舅,如果堂哥犯了事,且本m的父,尹家的族已自き偷焦俑 裕 y道您要本m推翻父的Q定,天下人皆笑本m不孝?”

    “娘娘,我,我]有那意思啊!”尹夫人急叫道。

    “舅,既然您]有意思,那就回吧,件事情本mo能榱Α!br />
    “娘娘,你不能櫻 汶y道要死不救幔俊br />
    恩一也不想,百般倦怠道︰“好了,舅,您…”

    不料此r外突然硤 O尖的宣告︰“陛下到!”

    尹恩忙青整衣戴冠。一旁奈匆皇帝,最多也就是看一眼的尹夫人更是得手足o措,似乎手都不知道往哪放。

    “ 陛下,陛下安。”尹恩著人蹲跪在相迎。

    “坼繳懟!碧燁詰鄞蟛階 M恚 皇址銎鷺恩,步子]停,著她手走向座,一同坐下。恩有,她摸不清天勤帝此刻是什心思,不知是不是榱[email protected]件事情而恚 恢 お綰翁理件事情,是不是於她也是未知之擔 竟事可是得沸沸PP,言官的反 鞜思グ液直令人匪夷所思。

    咪了口恩奉上淼牟栳幔 燁詰坶_口道︰“坼 薇鞠 @海  在午睡,本不想懟5 F在看起懟  m很是狒[啊,怎今精神般好啊。”  本  作  品  由  思  兔    提  供  下      在        

    接皇帝喝的茶杯,放回一的茶咨希 僮蒙磣r,方才被住的小手又被他握住。她低下,不想e人看到眼底的羞意,道︰“臣妾正想午睡r,舅意外碓L,想同臣妾 頁# 兼 X得精神尚可,便接了。”

    天勤帝淡淡 搜酃蛟陂T不敢抬的D人,目光再看回尹恩︰“哦,那是朕淼牟皇r候,打你家人 頁A恕!br />
    恩恭敬道︰“]有的事,皇上的是哪?直是折煞臣妾了,臣妾不起。”

    “就跟你e再 捱^分客猓 閌請薜鈉蓿 @般客猓 M不得生分了?”

    跪在那的舅一,r得皇帝 蹲約哼@外甥女旱壅媸且稽c不假,既然如此,又能救不了她堂兄?要她意口,天勤帝必然鷦剩【馱諞蛉搜壑樽又鞭D,再也不住r,恩在她莽撞口之前,μ燁詰鄣潰骸盎噬希 兼 木已向臣妾告了,能否恩她退下”

    天勤帝笑笑道︰“是樇砭駝f要走,是不想到朕帷她想暗暗抽回仍然被皇帝握住的手,不料那本磔p握住她的大掌,竟似是知道她的退意,先她一步き 擲撾眨 Φ來蟺米她有些痛。但扇碩]有櫬爍淖色…她仍是低著,而皇帝仍是似笑非笑的望著尹夫人,仿佛覆在扇艘灤湎碌幕硬淮嬖謁頻摹br />
    天勤帝笑笑道︰“是樇砭駝f要走,是不想到朕帷br />
    尹夫人自己的目的]有成,怎可如此易放,情急之下,想也]想,就口道︰“不是的!陛下,民D]有意思,是娘娘我…”

    尹夫人算]有愚蠢得太氐祝 l後,上住嘴,但天勤帝一挑眉,後的已然接上︰“哦?是怎回事坼觴N自家呢?尹夫人莫非做了什惹坼桓 d的事了?”著看向一直低著的恩,半眼神都]有分跪在地上的尹夫人。然恩低著看不清她上的表情,但通扇司o握的手,天勤帝是感受到她微抖。

    “民Do,陛下恕罪!”尹夫人一身冷汗的跪伏在天勤帝前。

    “你o,不需要求朕恕罪的,K非擁男 隆!br />
    ☆、以退 M

    天勤帝的目光始都]有恩,同r以睪偷攪釗似痣u皮疙瘩的音︰“坼 摶膊桓愣等ψ恿恕7講烹藿右了多人,除了言官外,有宰相和其他大臣。他告朕,尹家的公子,在明知言官身分的情r下,街 蠆凰悖div>

一切我了算》為浮日度所著的最新小說,愛書屋書迷轉載上傳一切我了算最新章節、一切我了算全文閱讀

本站所有小說都是轉載而來,所有章節都是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Copyright © 2014 愛書屋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蜀ICP備10206376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