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一切我了算 > 第25

第25

    ,然自己的身份已然曝光,再也做不回暗探,但有的本事不能拉下,怎能意辱]了暗探的名?尤其不想在他前。然後恭敬地低下,回了“是”,利落地,不去深思自己槭顫N心擁南敕 br />
    然是八月末了,眼秋天就要淼劍  餿允茄岬昧釗穗y以忍受。妍夏m的池塘成了孩子玩水消暑的好去,果M池的花於是遭殃,逃被辣手摧花的悲K命。

    看到仔的花被摧,恩好心痛,但既然都恿耍 搽b好人 刈誘硪環 0咽O碌納花都移到另一小池, 蟪刈憂謇Q,重新放水,整池子就孩子去玩了。

    池子很\,不怕溺水,所以恩很放心,每孩子在池子玩r,也都四五人看著,不怕孩子生危。

    可是在今日下午,意外仍是生了。大皇子和二皇子意外掉落池塘,f受耍K且昏迷不醒。

    “成,我的孩子!你在哪?成!”

    梁妃到消息後,一路奔而恚奶ノM妍夏m的正大就始哭叫,完全的失去理智,到女侍在md迎接,破口大︰“你e踔m的路!我L!把珍妃本m叫出恚】興斫o我一交待!有,我要看我鶴櫻e蹺遙 苯械階鉞嵋訝宦嘶,什矩早就不知道被扔到哪角落了。

    “娘娘,留步,稍安勿躁,正在治,此刻不方便……啊!”接待女侍的音被狠狠的一巴掌打唷br />
    “L!”梁妃甩手お頌嘜_,向恩的室。使完了狠,眼I又流了下懟L彀   R在治,是多樂氐。 海 男母危 襠ㄒ壞鬧竿。br />
    “成,我的骸 琛  媚珍妃,要是我的河三啥蹋 揖透戕彰 蟛渙送w於,我也不活了!恩,你我——”

    音一路,然後戛止於第一眼看到似乎安然o恙的成。

    成色K白,不知是悸未消,是被自己母狂的神B所,就他怯怯叫了︰“母……”

    “海︿]事吧?有]有哪痛,啊?]S,你全都跟母妃!母妃一定檳闋髦鰨 @次o如何,你父皇都不能再包庇!有什委屈,你就!管,全出恚 灰 攏 繃哄 ^鶴櫻 住踝幼屑z, 鞀乜戳撕妝欏R櫓遼吹冢s什也]找到。但仍是不放心,牡著,“海 隳玻俊br />
    “母妃,孩]事。是窳艘路眩 呀人Q下了。”他摸摸裰念^,肅檎f道。

    “怎可能]事?可髟的人跟我你昏迷去了啊!”

    “嗯,孩落入水r,一r慌,是昏去一],但很快就清醒了,不到一刻r。”成解著。又道,“是孩翰緩茫  ^玩,才下事。孩蚋富收罪,求……”

    梁妃打嗨 械潰骸艾z海 噳是在胡什?是珍妃]照好你,害你落水受,向陛下罪的人是她才是!α耍 四兀課乙 宜碚,我好好一孩子交她,瞧她照成什幼櫻 裉旆塹媒o我一交待不可!”

    定鶴]事後,她站起身,全身充M鵒Γ 謖邑恩的身影,打算火力全的痿Y一番!然後目光到床榻,定住,不由自主的呼出︰“啊!血!”差厥去……

    是血,床上有血,浸染了一片,在白色的上得那人。

    然後梁妃看到了恩,也看清了正在樗理   男⊥韌扔幸壞O的冢 癖煥般,似乎諍萇睿 砸恢痹諏餮 <詞谷拿 t正在努力止血,仍]有完全控住。

    原本仍在昏迷的恩,在梁妃一嚷嚷之下,倒也清醒懟5諞謊 到色不善的梁妃,她就在心中U息了——

    幸好落水r她及r抱住成,了他的|背;跌落池子r,利的尖石的是她的手臂而不是成的,他是受而毫oH羰]保好成,他受耍 惠子良心不安外,此刻真招架不住梁妃的怒火。

    “你、你、你是怎照我的孩子的?你怎可以害他跌池子,要是害成溺水怎?你——”梁妃獠蛔悖s仍是得一切的都在恩!

    “母妃,不要母妃娘娘,是母妃娘娘救了孩海 哼害母妃娘娘受耍  皇嗆捍笠猓 b著玩,]注意下,就不  背澀z的扯了扯母,希望自己母不要ω恩有骸br />
    “汗裕 惴講攀荏@,正需要好好安神休息,我人 慊平,你把母妃死了,耗o如何都得待在母妃身,母妃才判摹!閉f完,指示自己的女官道,“欣容,你把二皇子N厝ュ ЕR院抓最好的材煮安神  二皇子好好。”

    室紉r之]有嶼o。竟是妍夏m,e是妍夏m了,整後m在可都是恩了算的。二皇子此刻能否到平休息,得有恩才行呢!可不是梁妃可以擅自Q定的。

    梁妃的命令然不可能上被絛校 腥碩伎聰虼采系呢恩,]有幼鰲[email protected]上o光的梁妃心火又起,就要怒,但恩已道︰“成,商炷憔腿平住吧。我也好安心休。”

    “是,母妃娘娘。孩焯硐蚰安,母妃娘娘早日康。”成λ辛,由著女官F鋈Х恕ER走r,忽然又身,怯怯道,“撼跡撼伎煞袢ё皇兄?”

    “是˙的,你去吧。”

    梁妃又不芬飭耍 鵲潰骸艾z海 閬阮好你自己。你皇兄自有你母妃娘娘照看,要你多什心?”

    “撼悸淥 r候不小心拉著皇兄一起掉下去了,所以,所以……”

    梁妃一愣,怎有一出?怪]看成焱在,原硎親約鶴雨J的事。然,她是Q不姓J一的︰“什你不小心拉下去,不定就是你皇兄故意把你推下去的,你e……”

    “住口!”Z 獾暮嚷魅胊雒人的耳中,梁妃不由得身一抖,收了。得道音吩咐,“骨紓 閬F澀z去看看焱海 會嶙欣容 平休息,茲詹槐m毫恕!br />
    “是,娘娘。”

    “你都退下吧,河卸R就行了。”

    “奴婢告退。”一人χ晌荒錟鐨卸Y告退,原本D的殿一下子冷清了不少,有梁妃淼娜訴待在原地看著梁妃,似乎等著主子的指示。“都退出去,本m得不蠣靼祝 是你眼有梁妃一主子?”冷冷的音恚 坪鹺 o上威潰  自然深知句的意思,忙罪跑路,主子之的是主子去吧,做炮灰]有什好。

    後,恩毫不客獾χ澡圃讜 氐牧哄潰骸澳閬茸 榷R理好本m的葬幔 再好好聊聊。”

    ☆、人

    ◎思◎兔◎在◎◎◎◎

    梁妃仂敦恩突然展出淼藎 艙痼@於她的威藎 @是那小怕事的珍妃?若真是如此,那天底下就]有小之人了!她揣著一不安的心看著於 恩的諤理好,所有人都退下後,她才口道︰“你不槲伊糲硎榱爍愕樂x吧?”

    恩可不敢想。有人是一 獾母說樂x幔克忍著腿上的疼痛,以量睪偷惱Z道︰“事上是我必向你道歉才是。很抱歉]有照好成,成受到。”

    “得好,知道你心底真正是怎想的!”梁妃鶴擁奈沓Mn],得再也不能忍受鶴臃旁讖@危的地方,她深信今天落水事件是始,有一天,成一定獾膠樂氐Γ 運糲恚 榱訟蜇恩人,“珍妃,我就不跟你拐抹角了。陛下在δ閶月模e人的都不凰旁諦納希 暈藝求你去跟陛下——你不想再育成,陛下成回到我保育m!”她回到以前,一月鶴狀吸I,也不要在天天,s要@受怕。

    “如果是你的期望,你自己去向陛下求。”恩不髟,何r教成是他下的旨意,在他]有主郵棧厙埃 M力完成,不以任何借口ぃ@任瞻臚徑U。

    “Γ 俏蟻M澀z!是我想要,但我想要又怎櫻 揖退閽詒菹曼I前哭到肝寸啵 駁植渙四閼磉一吹的作用!你在如此得藎 趾慰殯y於我?”

    “我不是殯y。是,成的事,你生母本砭涂勺孕腥Щc陛下商量。如果你能陛下相信成茫 潛菹倫勻輪甲成回保育m。再,成K不是恢貝讖@直到大,他七q後得去崇文上W,成最多待在我核哪輳 r你也可以每天到——”

    梁妃冷哼︰“我等不了四年!我要你在就成!要你向陛下你太忙,]空教孩子,以陛下在δ愕郟 瘓湓就能事情成!”到後恚 Z饉岬莧恕br />
    恩耐著性子,仍匱緣潰骸拔也鯗@擁氖隆N蟻g成,很芬飩甜B他。而且,我]必要榱四Ρ菹掄f,我不至於忙到]空陪孩子。”

    “珍妃!你e欺人太甚!e以槲也恢 濫閾鬧性諳朧顫N!”梁妃大怒。

    “你知道我心中在想什?”恩苦笑的。她不榱哄 浪諳朧顫N,不她倒是知道梁妃在指控她什。

    “我然知道!你想要控我鶴櫻︿閬胍 鶴鈾潰。︿閬氚閹理掉,統伸頹宄O石!你e以槲也恢 潰 f不定就是你指示成焱把我家和葡濾 模 繃哄餘 絞R兀 耆 恢 雷約涸謖f什。

    “你以槲沂悄幔懇猿伸偷臻L子的身份,有需要我做幔俊必恩量控著自己的怒猓 淅淶胤。

    “你然︿閌悄尹妍的妹妹!你尹家都是仗 に說呢色!”梁妃望著恩的,眼前女人]有尹妍美得那精致,但神B廓至少也有三四分像了,一r之新仇恨都狂Е希⊥耆]有出恩的意思。

    她的前半生被尹妍浩鵲麼 賄^猓 嵐 ㄒ壞鬧竿 y道要X謫恩手上幔br />
     忝煤直欺人太甚!

    “梁妃,你在情失控,所以本m此刻意原你的出言不,但下不槔 Mdiv>

一切我了算》為浮日度所著的最新小說,愛書屋書迷轉載上傳一切我了算最新章節、一切我了算全文閱讀

本站所有小說都是轉載而來,所有章節都是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Copyright © 2014 愛書屋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蜀ICP備10206376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