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一切我了算 > 第26

第26

    你可以好好克自己。我尹家、我姐姐、我恩,你不要任意o蔑。”

    “我蔑?哈!”梁妃一笑,“你你姐姐是什好|西幔咳綣牽 槭顫N我十八q跟了陛下之後,十啄s生了一鶴櫻慷疫是到了三十q才生下的一孩子!?原本我 有更多孩子的!我有的!”

    恩深吸了一口猓 ]上眼好一 乓O的音道︰“我姐姐失去的三孩子,你敢誓,那三孩子,你一S都]有?你是否敢下最毒的誓?以成的命誓?”到最後已然抑不住情的化,得尖起懟br />
    梁妃色瞬K白,身子不的往後退了好撞劍 鎂謎f不出。

    恩接著道︰“不管你得世道何其不公,但成天皇朝的律法就是明文定仁沂替 壞迷珈墩蕻a下子女,就是榱朔樂仁乙蠔 佣\害正室或者嫡子。你最早跟了陛下,但你不是正妻,我知道你私自倒掉避子  低堰^一孩子,被迫掉。後硪恢北槐O喝避子  鋇轎醫憬閿性嗅幔 悴磐V購人,被允受孕。我姐姐是正妻,是掌家主母,她你喝胎,不管她不意,都得做,是衣煞ㄋ定。你可以恨她,但她K]有。”

    有些事情她聿徽f,不代表她不知道。以前她曾榻憬恨不平,恨不得狠狠笱}所有害姐姐失去子女、失去健康、失去性命的人。人都有私心,然樽約旱募胰酥耄 J橐歡 際e人的,姐姐是可z的受害者。

    但後硭 懶耍 @是皇室,不,要是噘F有人家必然械聶Y,]什邪荷屏賈 鄭 ]有 e,有 R鄖八偎疾喚楹謂憬愣急緩Τ贍恿耍 能有那平和的表情,上Z  目嘈 z憾,而]有怨恨。

    在她已uu明白,姐姐那抹苦笑,是在笑自己在鷓Y,磧兄T多藎s究是落×恕br />
    落。  Х誦悅  Щ惆樵謁磉一生一世的C 運械椒淺5倪z憾。

    如果姐姐心中有恨的,那就是恨自己在他的生命中停留的r太短,聿患襖酉碼y忘的痕,他不簧皇賴賾得她。不,也姐姐在上是料了,也,真正不他得一生一世的人是自己才Αbr />
    “你,你些究竟想怎櫻 繃哄溶蟺暮敖校 繽 渾b炸了毛的骸br />
    恩uu︰“我不想怎櫻 繽  也幌Τ澀z怎印2還苣閾挪恍擰!笨贍蓯嗆認碌乃生效了,恩得好想睡,於是α哄潰 俺澀z受了,你回去陪陪他吧。我想休息了,你退下吧。”

    “我真恨透了你高高在上的做作櫻 繃哄 賴饋K褪鞘懿渙素恩仗著赫出身就e人指饈溝娜耍br />
    恩淡淡笑道︰“如果你站在我位置,必定任腋吒 諫習儔丁!br />
    梁妃算是到恩的嘴巴可以有多利!以前到底是恩弱可欺、不敢人怨的!?道一切都是因槭,所以才得伶牙俐?

    “你管得意吧!我看你光到什r候。e忘了,再一月,等到百花宴束後,就是陛下迎娶新妃的r候!”

    “百花宴的涫亂耍 際俏也俎k的,我怎恢 肋@其中的意思。”恩低笑,忍下一哈欠。

    梁妃冷笑︰“你量笑我吧!你在的受,也不是我以前的幼櫻歡悻F在所嘲笑的我,就是你以後的幼櫻 br />
    “我]嘲笑你……”恩好o奈的道。

    “我等著看!看你得跟我一r,任更可悲!”梁妃拂袖而去。

    ☆、戒心

    九月初,百花宴。

    次百花宴的,耗了恩大量的心血,然]有什特e的新意,但]有人X得有什不妥,竟一o能弱的珍妃娘娘,能蛑鬢k右鍪 蟺難 ^κ淺雋慫哪芰 恕G魄撲巰碌那嗌  憧芍 卸嘈量嗔恕.然,除了一人不@想以外。

    次百花宴例外的是,]有按照T例立花中元榜眼探花,置了最受g迎的三名。由皇室子弟或大臣的公子碓u。然,三名是有自由穹蛐 模 b消お訴x告知,便由皇帝自下旨婚。各家千金俱都盛出席,使出身解擔  致淞巳酸幔 繞涫竊諛切└V娜它I前,那是一定不行的。煞角P鷚彩歉饔儇,I貌灰唬 蛄平手,是互看不眼了。借此C 骷儀嗄瓴趴【向心x的姑娘表白,倒也促成了錐魏靡鼉。天勤帝也同r孜緩V墓媚鎦噶嘶椋 b是有扇o如何都不肯,仍打定主意要m,天勤帝o奈,封了她教女官的,她後m的妃迮 上上,也好多了解了解海中那r,以後海中慕渙嗥恚 芏嗔私惻c土人情等等,也是大有好的。

    妃提,不如由她出,大家黽 w婚,海中墓媚錟訃疫h在千之外,不能送嫁,但也不能人欺她父母不在身,就小瞧了。天勤帝此法甚好,便命四m正妃道吉日操婚事。rm又忙了。

    J天了下月初九,是道吉日,宜嫁娶。

    十月初八,夜。

    整皇m喜庋笱螅 腥匾共幻叩拿χ 槊魅盞拇蠡樽鱟鉞岬耐晟乒テ鰲C懇都要一再推敲,每一步都要一再排,每一典x物件都要上油擦到最亮,Σ蝗菰S有任何不完美的瑕疵出。可涉到皇家,嗖豢捎邪朦c疏忽。

    部的所有朝官、嶄 乃m官都不嗟謀甲哽陡魈室——司、尚衣、尚膳、尚、司、鼓司、染局等,]有一敢漏,全天候督他完成的工作,,密切注意,漲竺魅沼凶鍆昝賴某尸F。

    一夜,整皇m的人都有自己必忙的事,就心情很哀怨的後m妃,也得   茫K好好盛y打扮一番,在明日昏出席婚宴。

    也有一部分海中媚 哪訃壹r 幼約遺旱幕槎Y, 舜笈募y,稀奇的物什真真是看得旁人眼花y,暗暗慕她的夫家好福狻6]有淼模t由皇室浼y,再加上r她自己淼|西,一K算作嫁y 敕蚣搖br />
    而本和朝臣同用Φ貌豢砷_交的皇帝本人,若是置身事外,自清,怕是要引起朝臣的群情激了。但偏偏,他就是下 恕1駒在勤政殿的人,槭顫N霈F在妍夏m、在自己的床上?恩Υ舜橐苫螅  退愫芟脛 來鳶福 膊嫻娜。

    如果她是慧的皇後,或,以成槲淼餒t慧皇後榻K生^目耍 屈N她就舍小情,大局,在皇帝前,苦口婆心裰G皇帝回朝堂,切勿榱慫角椋 齔鱟朝臣病之事……但她不是皇後,也牟灰援被天下人道的能皇後自。

    她是,凵匣實鄣吶 恕br />
    她所做的一切,不管多忙多累多,都是她付出矍櫚姆絞健K運恍枰 實鄣母櫻 膊恍枰 f民的道,更不需要一後冠磧 C她搖ぅm的——然,如果後冠可以保今生今世都能站在他的身,成樗鈧匾的那女人的,那她取。

    “你怎看次集婚?”略 〉納チ簦 鈥恩身上一酥。

    “挺好的,得隆重既能我天家,又示 V鬧匾。 兄段海中年PS。”她著,不庋YA 榫w,以最公正的立穌f著最冠冕堂皇的。

    他低笑,庀 室夥髟謁I齲 W得她直躲,s在他臂的箝抱下,逃不寸。

    “HH是幔啃︵]有其它想法幔俊br />
    “是的,元穹,是我的真想法。” 思 兔 文 n 共 享  在    

    “ ……”天勤帝笑出,]有再深究,而出了另外一,“那你 短乩倌群鴕遼 觴N看?”

    特蕾娜和伊莎是次百花宴上Q要入他後m的海中媚錚 是普普特利拇蠊 鰨 是法特蠊 吶骸D訃業 Σ蝗菪∮U,想硭的目的也不渭。

    “我想陛下 知道,要不然也不飭慫女官的,而不是妃位。得陛下的妃位有空缺……琛br />
    他修的手指滑到她下巴,き戎男︿向他,好他印下一吻,也成功截嗔慫酉氯Д腦

    她身子,承迎他的吻r,o法控謘@目釋 妒且男鬧鋅是螅 斐鯖p手,[  扇說男目梢再N近、更近,]有任何空隙。

    “小小是著冠冕堂皇的,你 知道,朕想的是你的真心。”他也Qo她。

    “]有的事,陛下。些是我心的法。我怎鄄m……”扇吮H錳 o,所以她口r,善 _合汛講 謁繳戲鬟^,若有似o的踫仿佛是另一形式的挑逗……

    “你啊……”天勤帝的欲望易被撩起,再度合濾土P似的以唇在她全身狂放肆虐。

    “啊……”她呼。

    天勤帝突然想到她小腿上有 D了一下,︰“腿疼幔俊br />
    “不疼。基本上已好了……”

    她主鈾蛻弦晃牽 m然因尚擼K]有很深入,但明的信,若是天勤帝再不緣玫腦,真是白混了。下,低低一笑,再o忌。

    狂猛的情潮得恩紗 B,s]有躲。她明白自己的心意K且也度了青o措期之後,π勰腥說乃g,她是全心投入,不感羞u。

    人,是她深壑哪腥耍 男摹き納恚  莢諞猓  耆 o予,氐漬加校 淼剿@海 褪撬摹kb鳧端蝗說模br />
    他索g於她,又何不是她也在索g於他?

    就算磧械r短旱揭豢桃埠茫 r辰也好,一天也好,哪管下一刻他走後,今生就不再懟5  F在,他是她的!她的!

    她的崆μ燁詰鄱允喜,她牟灰匝哉Z出λA心,但她的身是如此大迎合,他知道自己也她得到快貳[email protected]快肥請p方的,而不是是男人索取、女人奉,仿佛床第之事就是男人泄性,而女人就像祭一擁碾b有牲忍耐,若是表出一快罰惶齏蚶著頻摹E 絲是g窞榱訴_到一神的目的——生孩子,檳腥div>

一切我了算》為浮日度所著的最新小說,愛書屋書迷轉載上傳一切我了算最新章節、一切我了算全文閱讀

本站所有小說都是轉載而來,所有章節都是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Copyright © 2014 愛書屋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蜀ICP備10206376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