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縱兵奪鼎 > 第二百五十三章 本事

第二百五十三章 本事

    當馬超虎躍中原帶著雪山旅行團縱橫沛國,當曹((操c o)c o)被張遼擠壓至沛國走投無路,當袁紹**的廣陵城已經開始重新修繕,當劉表困守襄陽無時無刻不想著奪回潁水控制……燕北牽著小紅馬,馬上坐著兒子燕桓,漫步在趙苑望著遠山林間,他們(身sh n)邊遍地開滿黃花,沒不可收歲月靜好。

    “父王,孩兒讀到高皇帝本紀一直有個疑惑,但應先生從不告訴孩兒,這是為什麼?”

    燕北輕輕笑著,這小子讀書的本事(日r )漸上漲,不喜經學但好史家,這點尤其得到燕北的喜歡。听到他這麼問,燕北皺皺眉頭,隨後笑道︰“應先生有求必應,怎麼會不告訴你?”

    燕桓的伴讀是前趙相、今涼州刺史應劭的長子應,詩文歌賦不亞五經博士,才學極高,由怎麼會回答不出區區小兒的問題。燕北料想是燕桓說謊,故而滿不在乎。

    “應先生不是有求必應,我問他為何高皇帝沒什麼本事卻能坐擁天下,他只說我是瞎說,讓他再讀本紀,卻不做解答,我就算讓小滿揍他,他也不說。”燕桓長得像極了燕北小時候,但一雙狡黠的大眼楮卻隨他的母親甄氏,皺著眉毛小鼻子氣哼哼地抱怨著應,“父王,給我換個伴讀吧。”

    讓典滿揍應?

    燕北抬手便是一巴掌拍在燕桓小腦瓜上,“誰教你這麼跋扈,小滿是護你周全的,卻不是你的家奴,怎麼能指使他去打應先生?”

    離得不遠的典韋瞪大眼楮極力裝作一副無所謂的模樣,他心里非但不在乎燕桓指揮兒子揍應還有些絲絲竊喜,但是……這段對話真正的問題難道不是侮辱高皇帝麼?

    和高皇帝比起來,應和典滿算什麼玩意兒。

    挨了耳瓜子燕桓不哭也不鬧,反倒瞪著個眼氣呼呼地對燕北道︰“難道還要孩兒自己去打應先生嗎?他太高了,打不過!”

    “你不要再找應先生的麻煩,他不告訴你自然有他不告訴你的道理,但你問的問題,你耶耶能給你答案。”燕北擺擺手,也不再多說,燕桓這小子的(性x ng)格確實不怎好,不過也就這樣了,自己生的種,他又沒空管,全讓甄氏幾個小娘當成太子去慣著,有什麼辦法?“你說高皇帝沒本事,那跟他一起誰有本事啊?”

    “霸王項籍,力能扛鼎!淮(陰y n)侯韓信,國士無雙!他們都比高皇帝厲害多了!”

    燕北點點頭,對燕桓這句話還比較滿意,不過他接著問道︰“那你覺得耶耶……厲不厲害?”

    一句話把燕桓問啞火了,懦懦嘴巴不敢說話,燕北笑道︰“沒事,怎麼想的就怎麼說,耶耶不打你。”

    “厲害吧,別人都打不過你。”燕桓對這些感覺還是很深的,盡管他對幼時很多事記不清楚,但印象里還能記得遼東燕氏鄔堡的輪廓,記得那會人們就很喜(愛 i)很敬重他,但和搬進趙王宮之後的敬畏是不一樣的,“但孩兒也說不清父王哪兒厲害。”

    燕北眼楮笑得眯起來像一對彎月,好似偷到雞的黃鼠狼,搓著手滿懷期待地對燕桓接著問道︰“那你覺得耶耶要是和高皇帝生逢一時,究竟誰能得到天下呀?”

    燕桓皺著小眉頭苦思冥想半晌,最終無助地望向燕北,搖頭道︰“孩兒不知道。”

    “不知道就對咯!你耶耶到現在,還沒能平定天下,那荊州、豫州、揚州、益州,都還沒有歸附我們,可天下之人便已如此敬畏我燕氏,就連你這總角小兒都知道,耶耶厲害。”燕北搖著頭道︰“高皇帝起兵時已是四十有七,區區七年就平定天下做了皇帝……而他的敵人是項籍那樣天下無敵的英豪,這樣的人,你能說他沒什麼本事?只是他的本事不足以讓凡夫俗子看通透罷了。”

    燕北搖頭道︰“倘若燕某與高皇帝生逢一時,大約要像彭王那樣,面北事之並駕齊驅,至于天下就沒燕某什麼事啦!”

    “來,過來坐,耶耶跟你說個道理。”

    燕北說著挑了四周圍一顆參天大樹,隨意地坐在樹下,將燕桓也叫過來,彈彈衣袍上的灰塵,這才對兒子說道︰“一個人很努力,做成了平定天下這樣的大事,對後人來說沒什麼感受,甚至就算你說他有多厲害別人也是不屑的,因為對于強者,弱者天生便懷有懦弱的逆心,只敢在嘴上說說;但倘若一個人同樣很努力,但最後他沒能平定天下,就比方說項籍,人們都知道他個(性x ng)中的問題在哪,但人們還是願意將目光放在他力能扛鼎、所向無敵的優勢去霧里看花,覺得他哪兒哪兒都出色,甚至覺得不讓他這樣的英杰得到天下,是蒼天無眼了。”

    “可你知道耶耶最希望後人如何評價耶耶麼?什麼公孫伯圭、董仲穎、袁本初之流,耶耶會找史家去寫,寫他們各個都是光彩照人的英杰,本來沒有的優點,要有;沒來有的優點,要更好!而至于耶耶,呵呵,只要去寫你叔父、田叔父、沮叔父、姜叔父、王叔父就夠了,就算寫他們也不能寫的太厲害,多加些我等年少時的荒唐事,讓後人看起來也無非是走運了的泛泛之輩,也就夠了。”

    “史書上那些光彩照人的呀,大多是敗者,把自己好好的人生活成悲劇,這才有後人為他們去鳴不平。爭霸天下並非搏戲,豈有時運之事?唯有英雄,勝出必有所長。至于敗者,(身sh n)死亦有其因。耶耶就希望將來後人提到燕氏、提到趙國,會說你看燕仲卿沒什麼本事,怎麼讓他取得了天下?由著他們去說,就連姜晉這樣的人都能做上大將軍,我看燕氏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公孫瓚怎麼會輸給他?將來人們說,燕仲卿真是好運氣,黃巾里邊上百萬人也就一個姜晉和王義,都到了他(身sh n)邊。”

    “在燕某活著的時候,他們所稱贊的人只能對某搖尾乞憐,等燕某不在人世,愚者(愛 i)怎麼說,便怎麼說,隨他們去。但是桓兒,有件事你要知道,這世上最厲害的人,不是像你叔父那樣攻伐天下無所不能、也不是像你三叔父的老丈人武藝勇猛天下第一,真正厲害的人啊,是像高皇帝那樣小小亭長做皇帝,一介狗屠變成漢朝大將軍、讓沒什麼本事的發小做燕王;是像你耶耶這樣,馬匪取天下,把一個盜墓賊變成度遼將軍、讓小鐵匠去做驪州牧。”

    “這才是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