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特工農女 >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寒風起 黑雲涌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寒風起 黑雲涌

    這一日的清晨,太陽依舊熠熠生輝,往整片大地上鋪灑著金色的光芒,不過彼時的帝都城城門卻是被外面的災民拍打的轟轟作響。

    而城內,丈高的門前,卻是有一隊十人的守衛死死的橫著手中的鐵槍阻擋身前那堪稱瘋狂的百姓們,原本他們還有些懵懂,可後來听著百姓口中傳來的陣陣喊聲,便也差不多理清了前因後果,一時間,就連阻攔的力道都大不如前。

    十人橫起鐵槍,勉勉強強護住城門,可一旦有人松懈,那便是與開了閘的洪水一般無二,將士們被拉扯哭嚎包圍,折騰到現在已經從面色發白到力不從心。

    更別說那些百姓的口中的話也在折磨著他們的心扉,誰不想活下去,誰也不想生活在亂世,可皇帝當政,金口玉言,誰敢違抗?一想到此,守衛們便再次打起精神,竭力抵抗著百姓們的推搡。

    “爾等如此放肆,與犯上作亂無異,皇上早有聖喻,帝都城門許出不許進,現在城門外災民涌動,爾等如此粗莽,是何用心?若再如此,我等可要....”

    那似掌管此隊校尉似的的男人看著群情涌動的百姓,也是忍的齜牙咧嘴,畢竟在門板和千千萬萬的人之間當夾板的滋味並不好受。

    若眼前只有三兩個人,他們怕是都能下得去手,可現在,看著紅著眼楮,滿嘴噴著唾沫星子的百姓,他們不敢。

    ,甚至那校尉在話還沒有說完的時候,就被一個皮膚略黑的男人一巴掌拍在了臉上。

    在他還在呆愣的時候,迎面就是于他而來的鋪天蓋地的唾沫星子“老子知道你是官兒,你厲害,你還有鐵槍,你能殺我,可是你忒麼看看,西邊來的那是啥?知道不知道那代表啥,帝王無道、大雪封天、久久纏綿,新帝更迭....”

    那膚色發黑的男人赤紅者一雙眼,本來不算大的眼楮此刻瞪若銅鈴,就連那對粗黑的眉毛都跟著那漢子的情緒一動一抖,看的那校尉一愣一愣的,腦袋更是不由的隨著那漢子的掰動抬頭望向了天空,與此同時,還伴隨著那男人的怒吼

    “看見了嗎?看見了嗎?要下雪了,起風了,還不足八月的天,跟著這樣的皇帝,你們入口的皇糧真的吃的心中安穩嗎?”

    那校尉看著從西邊伴隨著狂風席卷而來的烏雲,只覺得腦中“轟隆”一聲,可即便如此,他還是吶吶道“也許...也許這是雨呢?”

    那壯漢听到此反而不動了,反而抬手指天“那好,你看,它是下雪還是下雨,看你也算是明白人,我仗著比你多吃兩年的鹽水給你提個醒,蘭城即便是戰火連天,也比這里來的自在安寧....”

    此時的年輕校尉並未深思一個普通男人為何會能將這番話說的如此順溜,他只是呆愣的仰著頭看著頭頂那呼嘯而過的黑雲,還有那周身刮過的越來越凜冽的寒風,就連手中橫在胸口的鐵槍都不知何時便的松垮起來。

    還是那間茶樓,還是那處欄桿,錦繡通身玄衣金紋,臉覆半邊黑白笑臉面具,露出的半張俊秀面容十分引人注目。

    帝都城中奇人異事不少,但是這種奇怪面具的卻是不多,只不過如今卻無人將目光聚集在此,要知道,帝都的動蕩已經開始,各方目光齊聚,只等那黑黝黝的天空給這片蒼生黎民一個結果。

    “哥...我們不幫忙嗎”一身玄衣繡著紅紋蕩出層層蓮花紋的俊俏小姑娘輕紗敷面。同樣是玄底紅紋,本該是給人一種壓抑的衣衫搭配,此刻卻都成為了那雙琉璃大眼的陪襯。

    錦繡笑了笑,伸出的手原本是習慣性的捏向發頂,可後來注意到自家弟弟的女裝模樣,手卻是一拐,捏上了垂在小臉兒鬢角的一縷發絲

    “已經有人去了,我們現在只需要守在這里,保護他們不被傷害就好....”錦繡說著,亦是抬頭望向西方涌來的黑雲瞬間覆蓋了這片原本明朗的天空

    “我沒想到,這天竟是變得這麼快.....”錦繡的低喃聲只有君陽能夠听的見,小人兒看了錦繡一眼,也學著錦繡的模樣站在欄桿前,愣愣的看著這戲劇化的一幕。

    天時、地利、人和....小皇帝,這是你自己走出來的路......

    ..........我是人物的分割線........

    彼時的含元殿已然被壓抑的氣氛籠罩,尤其是在小皇帝又一次松口之下,門外的禁衛軍卻傳來壓抑不住的驚呼的時候,更是讓文武百官的精神繃緊了。

    小皇帝咬了咬牙,卻到底狠狠一拍龍椅吼道“門外何事驚慌?”

    小皇帝到底是小皇帝,一句話落下,門外便有禁衛軍的校尉小跑著跪倒在大殿上,盡管那竭力壓抑著,但在場眾人哪個看不出他情緒不對,就在眾人就要忍不住自己出去看的時候,那校尉終是以頭抵地的將話說了出來

    “稟皇上,由西方飄來厚重黑雲,乘風而來,速度極快,卻不知,是不是雨來....”

    這話說的好,不知是不是雨,不少文武百官抻起了脖子往外探去,卻讓小皇帝險些怒上心頭“七月末的天,不是雨是什麼?黑雲來,寒風起,這是好事兒。為何擺出這副做派給朕看!”

    校尉不曾抬頭,只是將身子匍匐的又低了一些“陛下去瞧瞧吧,那雲極黑,速度極快,臣只覺得一眨眼的功夫,那雲就從城門飄到了宮門這兒....”

    好奇心害死貓,難道人就不好奇嗎?禁衛軍乃是專屬皇帝的軍隊,如今這校尉卻是這般作態,說沒人好奇那才是假的,君逸眉心一跳,卻是再次拱手而出

    “這位武將說的有理,皇上乃九五之尊,若是天降祥雨,也是萬民之福啊.....”

    小皇帝眉頭一動,孔昊軒趁勢上前“若乃祥雨,陛下親眼所見,卻如李狀元所說,是萬民之福啊....”

    眼看著含元殿門前守衛的禁衛軍身穿的輕甲被風吹起,小皇帝到底沒有忍住好奇,點頭“好吧....”

    小皇帝在前,大內總管太監在後,文武百官為次,而後才是那些身穿便衣的考生,除卻君逸等前三甲,還有小皇帝挑揀出來的十五名專門用作培養所用。

    此刻,這麼一群人走到大殿門前,看見的就是廣場上衣衫被吹的飛起的人影,還有那天上比海邊漲潮還要迅疾幾分的黑雲,風呼呼的吹著,眾人卻依舊在仰頭凝望著,雖未直言,但他們都想看看,這到底是雨還是雪,這也將代表他們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