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風起大宋 > 第七十五章 宋代的高房價

第七十五章 宋代的高房價

    ,最快更新風起大宋最新章節!

    岳飛連忙揮手說道“大哥,不是,不是這樣的..誤會,我和李小娘沒有什麼。”

    “哦?這沒有什麼都這樣了,這要有些什麼,那還得了啊?”姜德又故意使壞說道。

    李娃再也忍不住,捂著臉就順著樓梯跑上去了,看的眾人哈哈大笑起來。

    姜德搖搖頭,這才多大啊,放在後世也就小學三四年紀吧,不過想想這個年代結婚年齡也就覺得正常了,在歷史上的岳飛是17歲時就生了岳雲,這還是岳飛家里窮,晚婚晚育的結果,例如唐高宗李治,他第一個兒子就是15歲生的,所以此時的岳飛和李娃有些好感,也不稀奇。

    姜德咳嗽了一聲,看著憋紅著臉的岳飛說道“人都走了,你追不追?”

    岳飛仿佛想起了什麼,有些落寞的搖搖頭說道“不追了,她只是在家里無趣,來找我玩耍的,酒樓里也不會出什麼事情。”

    看著岳飛這個樣子,姜德知道岳飛大概又是自卑心作祟了,畢竟岳飛家和李娃家實在是相差甚遠,李春又只有李娃這麼一個女兒,別說岳飛現在什麼都不是,就算岳飛日後坐到了一府的兵馬都監的位置,李春都不一定會願意把女兒嫁給他,畢竟....大宋的天下里,文武殊途。

    姜德拍了拍岳飛的肩膀說道“大丈夫當有凌雲之志,沖天豪情,怎麼做小女子狀了?既然不追了,就和我們上去吃飯,有些事情要說。”

    岳飛應了一聲,便跟了上去,早有人去通知岳和來招呼,一群人來到包廂,很快就上了一桌酒菜。

    沖到樓上的李娃等了半天,也沒看到岳飛來追他,不禁暗哼了一聲,又想到剛剛和岳飛滾做一團的樣子,俏臉微紅,偷偷看了看樓梯下面,發現姜德等人已經不見了,這才像一個做錯事的孩子一樣,輕手輕腳的溜出了瓊樓,回家去了。

    包廂內,姜德一邊吃喝把林沖大婚和蔡京壽辰的事情于岳飛說了一遍。然後說道“岳飛,林沖是我們的師兄,我想著我們幾個一起去,你意下如何?”

    岳飛點頭說道“都听大哥的安排。”

    旁邊的許貫忠說道“主公,既然要去開封,我看不如此次多準備金銀,把我們瓊樓開到開封去吧。”

    在一旁吃著的王明拍掌說道“我看此事甚好,我們瓊樓在大名府已經漸漸超過了翠雲樓,成為了大名府第一酒樓,如果到了開封,再超過樊樓,我們就成為天下第一酒樓了!”

    姜德摸了摸下巴,對周同說道“先生,你久居開封,應該對開封極為了解,如果要在開封開一個樊樓那樣大小的酒樓,你看我們應該準備多少銀錢?”

    姜德在開封其實也有店面,但那都是油坊店面,對于酒樓來說實在太小了。

    周同放下酒杯,摸了摸胡須說道“此事不易啊,開封並非大名府可比,人口早過百萬,而且樊樓的位置極佳,為京城最繁華之所,由于人口稠密,東京城內的地價房租也極貴,我離開開封的時候,听說那東坡先生的弟弟甦轍剛剛買房進屋,花了9400貫,而在大名府,那樣的房子一千貫足矣。”

    姜德不由吐了吐舌頭,好嘛,這買不起房的問題在這個時候就這麼嚴重了,不過也能理解,宋代又沒法建高樓大廈,都是平房,兩樓的就挺不錯的了,這就使得那些繁華區域的房子比後世更加稀少珍貴,但甦轍是什麼樣的人,姜德還是了解的,他買的房子不可能是蔡京或童貫家那樣的豪宅,也就是普通房屋罷了,即使如此也要大概一萬貫,一個普通人的月收入也不過兩三貫罷了,一年也就三四十貫,這樣一算,宋代普通人要想買到甦轍的那套房子,得花他兩三百年啊,嗯....這個年代可沒有房貸。

    姜德不禁感覺自己可能真的是太窮了,就自己那些錢,在開封開的起酒樓嗎?

    周同仿佛覺得對姜德的打擊還是不夠,繼續說道“據老夫的估計,如要像樊樓那樣規模,非要費錢百萬貫不可,即使如此,我們瓊樓可以在河北稱雄,但到了京城,卻不一定比的上樊樓。”

    燕青對瓊樓極有感情,畢竟大名府的瓊樓現在幾乎就交給他在打理,他不滿的說道“老相公是不是太漲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了,他樊樓再強,我也不相信我們瓊樓會差他多少。”

    周同也不惱,嘿嘿的說道“如果是其他正店,的確我們瓊樓即使不勝之一籌,也不會差多少,但這樊樓不同其他酒樓,我們瓊樓之所以可以無往而不利,主要是因為我們菜式新穎,酒味香醇。而樊樓不僅僅是一座酒樓,還是一家酒坊,他家的眉壽、和旨兩種酒,被稱為天下第一等美酒,而且他釀造的酒,光開封城中就有三千家腳店為其銷售,諸位可以想想其中之利!

    而且樊樓的菜肴也是東京第一,即使那蔡京如此挑嘴,對樊樓的菜肴也說不出什麼不是來,據說連官家有時候都跑到樊樓去打牙祭,可見起菜肴之美味。

    再說玩樂,這樊樓的藝伎,更是美艷絕倫,名冠天下。她們或是淺吟低唱,或是婆娑起舞,陪伴顧客左右,使其流連忘返。我們瓊樓中有百門游樂,而樊樓也是有百般吹唱戲耍,而且名家眾多,有小唱,、嘌唱、索雜、手伎,有相撲、雜劇、掉刀、蠻牌,有弄喬影戲,有懸絲傀儡,無論是刮風下雨,這樊樓中都是人滿為患,真正的熱鬧無比,你們想想,是否可比我們的瓊樓?”

    燕青也是知道樊樓的厲害,岳和也嘆了口氣說道“如是這樣,我們瓊樓是不是還要開在東京呢?”

    姜德拍手道“當然要開!樊樓是百年老店不假,但這是他們的優勢也是他們的劣勢,我敢說,樊樓的模式已經固定死了,一點點改變都不敢,而我們瓊樓卻是新生力量,最為適應市場變化。

    最重要的是,我們的游樂場中的玩意可是東京百姓都沒見過的,世人都愛喜新厭舊,只要我們的瓊樓真的好吃、好喝、好玩,就不愁沒人來。”

    眾人默默點頭,姜德便對王明說道“員外,我們還可以動用多少銀錢?”

    王明心中估摸了一下說道“如果三天內就要,只能有二十萬足貫,如果有一個月時間,拿出四五十萬足貫,不成問題,如果真的要背水一戰,給三個月時間,百萬貫也拿的出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