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風起大宋 > 第四百六十三章 燕州歸宋

第四百六十三章 燕州歸宋

    盧俊義和豐臣秀吉的船隊從濟水一路來到梁山泊。

    “哈哈,師兄,一路辛苦了。”姜德帶著岳飛等人聞訊來到梁山的港口來迎盧俊義等人,見盧俊義下船,立刻迎道。

    “末將見過侯爺!”盧俊義先是對姜德拜了一下,然後才對岳飛等人道“幾位師弟,好久未見了。”

    “見過師兄!”岳飛等人對盧俊義拜道。

    豐臣秀吉這時也下了船,見到姜德快步上前拜道“見過主公!”

    其他倭國文武也對姜德拜道“見過平陰侯大人!”

    高麗來的文武也齊聲道“見過攝政王殿下!”

    在李資謙的主持下,姜德在高麗的身份此時已經是攝政王,僅次于高麗王。

    豐臣秀吉听到高麗人對姜德這樣的稱呼,不由大為懊惱,他也知道姜德對倭國、高麗的統治在法理上都有瑕疵,卻沒想到高麗人居然用這樣的方法解決了。

    豐臣秀吉腦中閃過一個念頭,暗暗下定決心,絕對不能讓高麗人獨享在前。

    姜德對攝政王這個名號還是很滿意的,點頭道“很好,都起來吧,後日就是我師兄大婚的日子,七日後便是我平陰侯府大議的日子,到時各路英豪齊聚,你們高麗和倭國的未來發展也是其中討論的重點。待會會有人教你們大議的方式。”

    “遵命!”倭國和高麗的文武齊聲喝道。

    盧俊義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臉,他這次大婚說起來還是姜德牽的線,對方不是別人,正是梁山第一女將扈三娘。

    扈三娘自從上了梁山後,就入的是近衛部隊,這主要是姜德想照顧他,但隨著扈三娘的年齡逐漸增長,扈太公可是急的嘴巴都要氣泡了,扈三娘在梁山見多識廣,一般的人根本看不上,又一次盧俊義上山討論軍事,被扈太公看上,姜德也樂得其間,扈三娘知道後先是找到盧俊義打了一架,之後眾人看到的就是盧俊義抱著扈三娘出來的樣子。

    盧俊義和扈三娘的婚禮辦得既隆重又收斂,畢竟眾人來梁山的主要目的還是為了大議。

    姜德的房中,豐臣秀吉低著頭走了進來,姜德看了他一眼,點頭道“坐,玉藻,上茶。”

    玉藻微微低頭退了下去,不一會兒就端著茶點遞給豐臣秀吉,豐臣秀吉急忙低頭接過。

    “我看了你們的報告,你們在倭國這段時間做的不錯,過幾日就是大議了,你是倭國的幕府將軍,也要在大議上代表倭國發言表態,為了防止誤會,我先和你說說情況吧。”姜德其實不僅僅叫豐臣秀吉來,等會李資謙、慕容彥達、吳迪等人都會被姜德約著談話。

    姜德先是喝了一口茶水然後說道“听聞你近日也讀了不少書,對遼國應該是知道的吧?”

    豐臣秀吉點頭道“遼國乃中土北方大國,有控弦之士百萬。”

    姜德嗯了一聲道“從唐末以來,遼國便獨大北方,自檀淵之盟後,宋遼對峙百年,卻也太平,但時運玄妙,數年前遼國東北興起一國,名金,在宋金的合攻下,遼國的滅亡大概也就是這幾個月的事情了,這也是我和許先生等人在多年前就預測的事情。

    接下來,中原就剩下金宋兩國,秀吉,你說這幾年的天氣如何?”

    豐臣秀吉被姜德的話說的愣了一下,這幾年的天氣豐臣秀吉想了想後便明白了姜德的意思。

    “回主公,氣候異常,今年倭國一邊有大旱,一邊又陰雨綿綿,這也是為什麼有那麼多人被原來的貴族蠱惑造反的原因。”豐臣秀吉說道。

    “嗯,沒錯,如果人人豐衣足食,沒什麼人願意造反。”姜德點頭道“這樣的天氣恐怕還要持續一段時間,昔日唐末的時候也出現過長時間這樣的氣候,很多人說這是改朝換代的上天預示也可以這樣說吧,但從科學上來說,這樣的氣候應該叫做小冰川。”

    姜德也不管豐臣秀吉有沒有听懂,繼續說道“中原如今也是如此,但這次的小冰川和唐末比起來就是小巫見大巫了,中原的影響並不算大,但遼國故土卻是天災連連,金國佔據了遼國後,沒糧食可不行,南下就是必然的事情。

    金國南下,宋國在沒有任何準備的情況下是擋不住的。”

    豐臣秀吉畢竟是倭人,姜德並不想給他心里種下宋人軟弱的印象。

    “我是宋臣,到時候起兵救國就是必然的事情,近年來我為了讓宋皇安心,已經裁軍不少。”

    姜德就像許諾的那樣,自方臘被滅後,就開始上書裁軍,趙佶自然是樂見其成,姜德不斷的將軍士派遣回鄉,成為整個山東保甲制中義務兵教頭的一員,如今姜德面上的軍隊雖然少,卻可以隨時利用已經建立起來的義務兵制度召喚出十萬大軍。

    但這些人和金國對抗依舊是捉襟見肘的,這就需要高麗和倭國兩個地方的輸血。

    豐臣秀吉听話听音,也當了這麼久的幕府將軍,自然明白姜德的意思,立刻表示忠心的說道“倭國上下均是主公的部下,均願為主公效死。”

    姜德點點頭,表示滿意,說道“打仗打的是錢糧,打的是武器,打的是人。

    先說錢吧,石見銀礦的開采進度我很不滿意,其他的礦山也是如此,倭地多山,多山則多礦,要發展優勢產業這個道理你要好好的灌輸到各地的官員腦中!”

    石見銀礦本來應該要等到明朝時期才會被倭國政府發現,這個是倭國最大的銀礦,在歷史上的十七世紀,這一個礦山的產量就高達世界總產量的三分之一。

    但姜德只是知道這個銀礦的大概位置,因此許貫忠等人費了很大的功夫才找到這個銀礦,到現在才剛剛開始開采。

    “你們要充分利用好火藥,加快開采的力度,至于人手,三佛齊有很多。”姜德眯眼說道,在他的心中,三佛齊的土著生死並不關心,自從去年黃達等人攻佔了三佛齊的蒲羅中港後,被姜德改名為新港,當地不少反抗的土著都被姜德送到了倭國的礦山之中。

    “主公放心,現在各地的亂黨都被我軍剿滅,明年開始,每年最少可以開采銀兩百萬兩,黃金十萬兩!”豐臣秀吉立刻許諾道。

    姜德點點頭道“很好,另外還有硫磺的開采也要加強,這些你要好好琢磨。”

    豐臣秀吉退下後,李資謙又走了進來,姜德又對高麗的煤鐵的開采提出要求,李資謙自然是無一不諾。

    在連續見過幾個人後,姜德有些累了,想了想叫來李忠說道“去叫公孫先生過來一趟。”

    公孫勝還是一身的道袍,姜德問道“公孫先生,我準備在大議前先來一次演武,好讓眾人知道我們現在擁有的實力,你看如何?”

    公孫勝笑道“侯爺的心思,貧道明白,貧道立刻安排最新的火槍和火炮用于演武。”

    ——

    梁山的一個小山丘上,三隊軍士排著整齊的隊伍,在軍官的指揮下踏步來到一條白線前。

    在距離白線約三十丈的地方,樹著數十個木牌。

    在距離軍士數十步的地方,是幾排坐著的軍官團。

    梁山山上所有團級以上軍官幾乎都出現在這次的演示現場,可見姜德對這次演示的重視。

    “大哥,這就是你說的火槍兵?這火槍真的比弓箭還厲害?”王貴有些懷疑的看著那些軍士。

    公孫勝笑道“王貴兄弟等會看著就是,這可是我們第四代火槍了。”

    姜德從讓公孫勝主持火炮鑄造的時候就開始著手火槍的鑄造,但火槍比火炮卻是難上太多。

    很多人不理解,覺得火槍的威力小,火炮的威力大,自然是火炮更難,但實際上在工業上,做大難,做小更難。

    按照歷史的發展,最早的火槍應該出現在不久後的南宋,那個時候的火槍是使用竹筒為槍管發射彈丸,但因為竹子很容易碎裂,因此是一次性武器,是為弓弩的補充出現的。

    而像樣的火繩槍是要到明朝才會出現,火繩槍是東西方同時發展的,各有特色,由于火繩槍要精鐵打造,還需要良好的工藝控制,因此極為昂貴。

    除了火繩槍外,還有一種槍是燧發槍,燧發槍的歷史比火繩槍還要晚上一些,由于更加方便,因此在歐洲很快淘汰了火繩槍,而在東方,由于清朝對火器的打壓,末畢懋康發明中國的自生火銃並沒有大規模裝備軍隊,只是做為清朝貴族的玩物出現。

    如今姜德等人面前的是火槍兵用的火槍就燧發槍,既然知道歷史發展,姜德自然不會再讓公孫勝走一遍火繩槍的路。

    燧發槍的難點一個在于燧石,燧發槍的設計其實很簡單,就是在擊錘的鉗口上夾一塊燧石,再在傳火孔邊放一個擊砧,如果需要射擊時,就扣引扳機,在彈簧的用下,將燧石重重地打在火門邊上,冒出火星,引燃點火藥,這就對燧石的要求很高,燧石的質量就代表擊火率的高低。

    其次就是在火槍的槍管。

    火槍的槍管要比火炮細太多,而且數量也要求高,因此不能用沙模這樣的辦法制造。

    公孫勝主持了四代火槍研制,現在的火槍槍管已經從最早的拿一根鐵慢慢的鑽變成了新的卷打法。

    卷打法是用一根長方形的熟鐵板,直接鍛打卷制成型。卷成鐵管後,工匠趁熱在鍛縫上撒上精鐵礦粉,也就是氧化鐵。撒上去後,再把發紅的鐵管埋入炭堆里,用煤炭還原鐵礦粉,還原後的鐵礦,直接和鍛縫“長”在一起了。

    這樣的粗胚做好後,就可以用鑽機修正槍管,最後做出來的成品可以保證口徑基本完全一致。

    “準備!”在軍官的一聲令下,一排軍士先把火槍橫放,從藥倉中放火藥,再樹立起來放彈丸,最後從槍管下抽出通條,搗實彈丸和發射藥,然後舉起瞄準。

    “開火!”

    “砰!砰!砰!!”

    一陣整齊的槍聲響起,跟隨槍聲的是一陣青煙。

    “第二排!準備!開火!”

    “第三排!準備!開火!”

    三排軍士在軍官的指揮下不斷射擊,連續不斷的射擊讓這三排軍士很快被煙霧徹底籠罩住。

    “停!”

    整整十輪射擊完畢後,槍聲停了下來。

    姜德看向公孫勝,公孫勝便讓軍士把靶子端到眾人面前,讓眾人過目。

    “這威力倒是不錯,但這煙霧也太大了,打到後面就是盲射了。”

    “單兵從準備到射擊需要三十息,三隊輪射也是每十息才能射擊一次,如果面對騎兵,恐怕用處不大啊。”

    “這彈丸這麼小,恐怕還不如弩箭吧,要我說,還是弓弩殺敵才是正道。”

    “這應該是小型化的火炮了,聲響倒是很大,這威力”

    姜德听眾人在下面議論紛紛,示意公孫勝說話。

    公孫勝咳嗽一聲說道“諸位兄弟,你們剛剛看到的,是研發的第四代火槍,用的是燧石點燃,只要不是大雨,都可以使用。”

    盧俊義眯眼道“下雨也可以使用?這倒是不錯,下雨弓弩都不能用,這個倒是可以補充一二。”

    公孫勝繼續說道“這燧發槍,槍體為精鋼打造,重十二斤,有效射程為三十丈。”

    不少人都皺起了眉頭,這個數據可不好看啊。

    要知道,三十丈大概也就是百米,而弓弩的有效射程都超過了這個距離,他們實在不明白為什麼姜德要大張旗鼓的讓眾人看這樣的武器。

    公孫勝見眾人的表情,知道眾人的想法,便笑道“這個有效射程是指軍士穿著皮甲也可以射殺的距離,諸位兄弟接下來看殺傷力表演。”

    又是幾個靶子樹了起來,這一次的靶子上都穿著戰甲,有皮甲,有紙甲,有鐵甲,均在三十丈左右,十個人為一隊瞄著一個靶子開始射擊。

    這一次大家再看靶子,突然覺得有點意思了,三十丈的距離,皮甲被輕易的擊穿,而山文甲也被打出一個洞,至于紙甲,就更別說了。

    姜德問道“諸位都是我梁山軍的高級將領,你們覺得這火槍是否大可為?龐萬春,你是弩炮師師長,你先說說吧。”

    龐萬春起身說道“兩軍交戰,弓箭為先,之所以如此便是因為弓箭是我殺敵,而敵不能殺我。

    但弓弩手的訓練要求極高,需要膂力和毅力,最少要訓練半年以上,才能上戰場。如果要精兵,不訓練兩三年,難以成為神射手。

    我看這火槍兵啊,打了十輪也不顯累,恐怕再打二十輪也沒事,但弓弩手可沒這麼好的耐久力。

    因此我認為火槍兵的優勢一在久戰,二在易得。”

    姜德一邊听一邊點頭,不得不說龐萬春說到了重點,火槍之所以能代替弓弩兵,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廉價易得和超長的耐久力。

    如果讓龐萬春和一個火槍兵比,自然是龐萬春射的遠,射的準,但龐萬春這樣的神射手太難得,而火槍兵的訓練卻很容易。

    “侯爺,這火槍造價如何?如果要大規模的裝備,有什麼困難?”岳飛起身問道。

    岳飛問的也是一個重點,裝備價格將決定是否能大規模裝備,如果過于昂貴,即使好用也難以大規模推廣。

    姜德看向公孫勝,公孫勝便回道“我們這火槍是第四代火槍,也是第二代燧發槍,暫時被命名為宣和四式火槍,造價約為五貫,如果大規模生產,造價約下降到四貫左右。

    但和弓箭不同的是,一桿火槍從槍胚到成品,原來大概需要一個月的時間,但這主要的時間都在打造槍管上,自從我們使用新研發的工藝後,現在只需要四個工日,而一把好弓,沒有一年的時間是做不出來的。”

    “四貫,不算貴啊。”

    “一把好弓,四貫可拿不下來。”

    “關鍵是只要四個工日!這才是這武器最大的優勢啊!”

    眾人討論著,都覺得這火槍物美價廉,是個極好的武器。

    姜德咳嗽一聲,說道“公孫先生,如果全力以赴,一年時間,能打造多少?”

    公孫勝低頭回道“回侯爺,槍管的制造要求精鐵,如果全力生產,一年的時間大約可以生產七千桿。”

    姜德點頭道“那就先編練七千!”姜德看向眾人道“好的武器要好的軍士和將領,這七千火槍兵中,近衛師先分三千,剩下的四千我先不調配,各個團長、師長自行寫如果讓你來指揮火槍兵,你會如何指揮,給你們三天時間,誰寫的好,這火槍兵就讓誰來帶。”

    眾人眼楮不由的一亮,誰不想手下有精兵強將,這火槍兵看起來比強弩兵還強,誰不想要。

    “好了,接下來是什麼?”姜德繼續問道。

    公孫勝說道“接下來是火炮。”

    隨著一門門的火炮被拉出來,公孫勝對眾人介紹道“經過一年的改良和歷次戰後將士的反饋,我們對陸戰炮重新設計,現在定型了四種火炮。

    第一種是這種大口的小炮。”

    公孫勝指著一門口徑約有兩寸的火炮說道“此炮為四式虎蹲炮,重四十五斤,改良了原來需要用虎爪固定的設計,改為配套的三腳架,並且加了標尺,量化了火藥,使用的彈藥主要為霰彈,有效射程在一百丈,如果使用超量火藥,可以射擊到一百三十丈,不過這樣容易炸膛。”

    一丈約為三米,也就是說這門火炮的有效射程是三百米,為了證明其的靈活性,兩個軍士抱著這門火炮不斷的走動著。

    說完,公孫勝又指向另外一門火炮道“這是四式輕型步兵炮,精鋼打造,和原來的火炮相比,炮管長,管壁厚,射程也更遠,此炮重四百五十斤,可以跟隨軍隊快速行動。

    步兵炮的最遠射程為兩百五十丈,如果使用超量火藥,有效射程可以達到三百四十丈。”

    兩百五十丈的距離約為後世八百米,四百五十斤的火炮已經不是人可以輕易移動的了,但是在加了炮輪後,兩個人就可以短距離的移動,四百五十斤大約是後世一輛哈雷的重量,並不算太重。

    接著,是一門重型火炮,在兩匹馬的牽引下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公孫勝繼續說道“此炮為四式重型步兵炮,重達一千五百斤,由于重量大,所以也必須要用馬車來拖拽,也是精鋼打造。

    這炮的射程在四百五十丈,最遠射程為五百五十丈,可以使用多種炮彈。”

    四百五十丈約有一千三四百米,這已經超過了所有弓弩可以到達的距離。

    最後出場的是一門巨炮,由四匹馬牽引。

    公孫勝介紹道“這門巨炮,長一丈有余,口徑為三寸五分,炮重三千斤,每次用火藥就要有三斤,炮彈重四斤,射程高達七百五十丈,最遠射程為九百丈,被命名為四式超重型戰炮,由于運輸較為困難,海上用的多些。”

    眾人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九百丈已經超過了兩公里,兩公里的距離已經極遠,而且三千斤的火炮雖然難以移動,但是用于攻城,恐怕是無往而不利。

    姜德看著眾人的表情,滿意的點頭道“演武!”

    一門門火炮開始射擊,無論是豐臣秀吉還是李資謙都不停的擦著冷汗。

    姜德暗哼了一聲,從高麗和倭國來的情報顯示,兩地都有人在勸說這二人反叛,其中李資謙很快將來人趕出府邸,而豐臣秀吉卻是怒斥其人後,並沒有做下一步的動。

    兩個人都沒有殺死勸說他們的說客,也沒有將說客押送給姜德。

    什麼位置就會有什麼心態,這很正常,清末曾國藩在平定太平天國後,也有無數人勸他篡位,姜德並不害怕李資謙或者豐臣秀吉心中有野心滋生,畢竟姜德無大義,高麗和倭國都曾經是獨立的國家,姜德要做的是讓這兩個人有野心卻不敢做任何反叛他的事情。

    火槍和火炮他都不會交給高麗軍或者倭軍,而見過火槍、火炮威力的二人都會很清楚,他們沒有任何機會。

    不僅僅是這二人,還有慕容彥達等被姜德或收買,或強迫的京東兩路官員,這些官員看著這些武器和軍隊,都很明白,只要姜德願意,京東兩路隨時可以變換旗幟。

    “侯爺,看樣子接下來的大議應該會順利了。”朱武小聲的在姜德耳邊說道。

    姜德點點頭,對眾人道“好了,演武就到這里,大家回去休息一下,明日大議。”

    ——次日聚義廳

    姜德坐在首位,看著下面有穿軍服,有穿常服,有穿宋朝官服的,不由搖搖頭。

    晁蓋看的也是發笑問道“慕容知府,你怎麼穿著官服來了,不知道的會以為是在上朝呢。”

    慕容彥達張了張嘴,最後還是閉嘴笑了笑,他已經和梁山有太多牽扯不清的關系,現在也只能一條道走到黑了。

    慕容彥達看了看四周,突然又有了點信心,這梁山連克高麗、倭國,也許真的可以改天換日,到時候自己也算是開國元勛了吧。

    姜德先說動“今日召集諸位前來梁山,原因便是如今天下大勢發生了變化。

    先由魯大師來介紹情況。”

    魯智深出列對眾人先施了一禮,然後說道“宣和四年四月,童貫率陝西、河北、河南等地禁軍十萬,以劉延慶為都統制攻燕雲,先勝後敗,七月,再率二十萬攻燕雲,大敗于白河溝,此戰,自雄州之南莫州之北塘泊之間及雄州之西保州真定一帶死尸相枕藉不可勝計。

    和宋軍相對的是金軍,金軍只其國主完顏阿骨打率領下,四月攻克遼西京,遼主耶律延禧被迫率五千人逃奔大漠。

    我從金國離開的時候,金國已經殺入了燕雲,正在和耶律大石等人開戰。”

    姜德再對時遷說道“時遷,你說說朝廷的情況。”

    時遷拱手道“從朝廷打探的消息,童貫戰敗後不敢上報朝廷,退兵于雄州後,立刻聯絡了金人,希望金人幫他打下燕雲。”

    “呸!丟人!”秦明火爆脾氣上來了,怒罵道“幾十萬人啊,這麼大的敗仗,那童貫也瞞得住?”

    時遷點頭道“確是瞞不住,他的目的是聯絡同黨,修改戰報,據悉童貫上的戰報中將所有的罪過都推卸給了種師道和和詵身上,奏劾種師道天姿好殺,臨陣肩輿,助賊為謀,以沮聖意。”

    “無恥!”

    “奸賊該殺!”

    “老種相公不能不救!”魯智深也急了。

    岳飛出列對姜德拱手道“老種相公乃忠臣,侯爺可有搭救之法?”

    姜德突然明白岳飛為什麼後來會成為中興四將中唯一被殺的人了,這政治智慧也太低了這要他如何回答啊。

    公孫勝眼珠轉了一下說道“諸位兄弟,今日是大議,老種相公之事容後再議。”

    姜德咳嗽一聲也道“各位兄弟肅靜,綜合各路情報分析,不久後,童貫就會從金國手里贖買燕雲,魯大師,你最了解金國,你覺得遼國滅亡後,金國攻打我宋國的幾率是多少?”

    魯智深摸了摸腦袋呵呵的說道“這我可說不好,不過阿骨打這個人我覺得還是挺講道理的。”

    姜德翻了個白眼,得,問這傻子白問了。

    姜德又咳嗽一聲說道“國家利益和個人好壞無關”

    姜德看魯智深一臉懵懂的樣子,干脆說道“我判斷認為金國下一步必然是攻打宋國,童貫帶三十萬連燕雲都拿不回來,更別提抵擋金國了,乾坤顛覆就在眼前!”

    眾人不由互相交談起來。

    姜德咳嗽一聲說道“好了,大家都知道現在的情況,我們梁山從現在開始要將精力從發展轉為戰爭,從海外轉為中原。

    我們接下來說說軍隊和錢糧的問題先說軍隊,朱武,你來說說明年各部的任務。”

    朱武出列道“按照侯爺的分析,快則兩年,慢則三年,宋金必將開戰!因此,明年開始,各部要全部達到去年對各部的要求”

    梁山的大議持續了三日,姜德對各部的編制、人員重新確定,在錢糧上要求倭國和高麗對中原提供支持,對水師要求對三佛齊的絕對控制,各部編制合計四十萬,

    其中水師分為五個艦隊,分別為倭國艦隊、高麗艦隊、南洋艦隊、東海艦隊以及護衛艦隊。

    水師艦船進一步正規化,分為一等主力戰艦,二等主力戰艦,三等主力戰艦,一等護衛艦,二等護衛艦五種。

    一等主力戰艦為四千料以上,相當于後世的一千兩百噸以上,裝備超重炮十四門,重炮二十四門,編制水手一百八十人人,士兵兩百人,炮手一百二十人,合計五百人。

    但一等主力戰艦暫時還是在設計中,這樣的遠洋戰艦還是從未有過的。

    二等主力戰艦在三千料,相當于後世的九百到一千兩百噸,裝備超重炮十門,重炮二十門,是目前各個艦隊的旗艦,各個艦隊現在也只有一艘,編制水手一百五十人,士兵兩百人,炮手一百人,合計四百五十人。

    三等主力戰艦為兩千料以上,相當後世的六百到九百噸,裝備重炮三十門,是目前各個艦隊的分艦隊旗艦,各個艦隊有四到六艘,編制四百人

    一等護衛艦為一千料到兩千料,相當于後世的三百到六百噸,裝備重炮二十門,是各個艦隊的主力,

    二等護衛艦是一千料以下,相當于後世三百噸以下的船,裝備弩炮或者重炮十門,主要行動在內河和巡邏海盜。

    黃達為東海艦隊隊長,駐地為濟州。

    武大亭為倭國艦隊隊長,駐地攝津等地。

    李俊為南洋艦隊隊長,駐地三佛齊新港等地。

    阮小二為護衛艦隊隊長,駐地梁山。

    攝津提神為高麗艦隊隊長,駐地開城。

    另設運輸艦隊,吳璇為主事,負責各地水運運輸和商船事宜。

    各部水師、水面運輸部隊合計五萬人。

    軍隊分為野戰部隊和護衛部隊,編制上分為師、團、營、連、排、班,一個師滿編為一萬人,另在師以上設置軍,一軍為三個師,軍的設置是為了方便面對一方之敵時協同各師戰。

    另外取消原來的野戰師和守衛師的稱呼,改為前一百個師編制為野戰部隊,一百之後的部隊為地方部隊,防止部分軍士因為稱呼而對自己的要求降低。

    重新整編後確定陸軍編制為三十五個師,其中野戰部隊十二個師,騎兵師三個,炮兵師一個,弩炮師兩個,地方部隊二十一個師。

    而軍在下轄的時候,並不全是野戰部隊或地方部隊,而是經常兩者皆而有之,這一方面是為了制衡,一方面也是實際需要。

    軍編制如下

    第一軍,軍長盧俊義,下轄兩個野戰師,一個地方師,分別為第一師,第二師,第一百零一師,師長亦里干、獨虎術、唐斌。所屬防區為高麗、枯葉島。

    第二軍,軍長晁蓋,下轄一個野戰師,兩個地方師。分別為第三師,第一百零二師,第一百零三師,師長分別為朱仝、劉唐、雷橫,所屬防區為京東兩路。

    第三軍,軍長趙匡,下轄一個野戰師,兩個地方師。分別為第四師,第一百零四師,第一百零五師,師長分別為穆弘、李公壽、鄭惟晃,所屬防區為高麗、濟州島。

    第四軍,軍長成閔,下轄兩個野戰師,一個地方師。分別為第五師,第六師,第一百零六師,師長分別為魏定國、單廷、姜信泰,所屬防區為京東兩路。

    第五軍,軍長毛利勝永,下轄一個野戰師,兩個地方師。分別為第七師,第一百零七師,第一百零八師,師長分別為源為義,平忠盛,安倍泰清,所屬防區為倭國。

    第六軍,軍長平正盛,下轄三個地方師,師長分別為真田幸村,大友道雪,阪部平太,所屬防區為倭國。

    第七軍,軍長尹彥G,下轄三個地方師,師長分別為金敦中,解珍,林木。所屬防區為高麗。

    第八軍,軍長李之美,下轄一個野戰師,兩個地方師,師長為鄭昆緯,兵部卿,藤原惟。所屬防區為倭國。

    第九軍,軍長李應,下轄一個野戰師,兩個地方師,師長分別為史進,韓滔,彭。所屬防區為京東兩路。

    第十軍,軍長李助,下轄一個野戰師,兩個地方師。師長分別為劉以敬,上官義,袁朗。所屬防區為兩淮。

    第十一軍,軍長徐寧,下轄一個野戰師,兩個地方師。師長分別為韓伯龍、扈成、滕戡。所屬防區為京東兩路。

    以上合計編制為三十三萬人,其中駐守倭國三個軍,高麗、枯葉島、濟州島三個軍,京東兩路四個軍,兩淮一個軍除野戰師外,各地的地方部隊均為當地兵源,野戰師大都為漢人兵源,但亦里干、獨虎術的兩個師中有一半以上為枯葉島上的土著。

    其實這些只是編制,實際兵力並沒有這麼多,另外在倭國、高麗還有地方衙役等輔助部隊。

    另外還有幾只特設部隊,編制如下

    近衛師,下轄五個加強團,團長分別為杜  鈧搖ぐ淥傘が 恪 持巧睿  Ρ嘀莆 煌蛭邇 耍 渲欣鈧宜羧 宋 鵯貢br />
    原為近衛師的扈三娘因為嫁給了盧俊義,姜德特批其在盧俊義的第一軍中任盧俊義的貼身護衛。

    第一騎兵師,師長呼延灼,編制三千人。

    第二騎兵師,師長秦明,編制五千人。

    第三騎兵師,師長董平,編制五千人。

    第一炮兵師,師長龐萬春,編制五千人。

    第一弩炮師,師長雷炯,編制五千人。

    第二弩炮師,師長計稷,編制五千人。

    其中炮兵師均為火炮,弩炮師有火炮也有弩炮。

    改組諦听營為諦听局,時遷為局長,負責國內及平陰軍勢力範圍民情、國情,短時間重點負責對宋國朝廷內部情況打探。

    改組機要營為軍情處,戴宗為局長,負責宋、金、遼、大理、交趾等情。

    成立反貪局,何栗為反貪局局長,負責平陰軍內外反貪事宜。

    成立華興商業總會,下轄華興糧鋪、華興錢莊、華興布莊、華興百貨,王明為總會長。

    成立華興海商總會,吳迪為總會長。

    成立平陰工業總局,陳同為總局局長。

    成立審計局,趙文山為審計局局長。

    成立外交局,朱貴為局長,段景住為副局長。

    成立民政院,郭孝友調回梁山為院長,陳輟 餃菅宕鏤 痹撼ゃbr />
    成立財政局,潘良貴為局長。

    另外教化部隊取消獨立編制,改為兼職,更名為華興社,蕭讓為社長,各師設立分社,各連設立支部。

    另為方便總體指揮,特設軍委,由姜德親任高官,成員有晁蓋、盧俊義、許貫忠、公孫勝、吳用、朱武、李助,秘書為崔逸之,另特設李資謙和豐臣秀吉為特設委員。並規定軍委為平陰軍最高指揮中心,一切團以上或分艦隊以上的軍事行動都必須有軍委的命令。

    形形色色的命令和要求說了一天,後面的細節更是連續開了數日討論各部的職責,其中更有各師的團長任命,各局的成員任命,姜德的天翔學院中不少人都充實到了這些部門當中,明為宋家官,實為平陰人。

    其中也有不少人接著姜德給予的任命文書是戰戰兢兢,慕容彥達干脆哭暈了過去,這下是怎麼下都下不了這賊船了。

    但也有人暗中鼓舞,比如時文彬被任命為民政院的干事,他就眼巴巴的想著再上一步。

    ——幽州

    完顏阿骨打走在幽州的宮殿里,地上的血水還沒有被擦干淨,宮殿外還可以听到若隱若現的喊殺聲。

    “陛下,這耶律大石跑了,倒是可惜了。”完顏宗望笑呵呵的提著一個腦袋走過來,丟擲在地上說道“這就是那耶律定的腦袋,末將給陛下取來了。”

    阿骨打看了一眼,笑道“哦,這就是那耶律延禧的五子啊,他一共有幾個兒子啊?”

    阿骨打旁邊的大臣左企弓說道“啟奏陛下,那耶律延禧有六子。”

    阿骨打哼道“倒是挺能生,寡人總有一天要把他這六個兒子的腦袋都砍下來!”

    這時,一人走進來拜道“陛下,宋使在城外求見。”

    “呸!這宋人這個時候來想做什麼?難道他們還想要這南京不成?”完顏宗望呸了一聲罵道。

    押送糧草到這里的完顏吳乞買也說道“陛下,這燕雲之地是我女真男兒打下來的,不能便宜了宋人。”

    阿骨打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說道“先見見再說,讓他來這里見我!”

    這次來的宋使,便是馬政,馬政一路看著砍殺的金兵,心中哀嘆了一聲,他費盡心機讓宋金結盟合攻遼國,卻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局。

    看到阿骨打後,馬政拜道“宋國使臣馬政見過金國國主。”

    阿骨打嗯了一聲問道“宋使此次來所為何事啊?”

    馬政咬咬牙說道“為了燕雲而來,根據兩國的盟約,燕雲之地乃我宋地,請貴國交換我國。”

    “呸!我們讓你們打,你們幾十萬人來打,結果呢?就是幾十萬頭豬恐怕都沒你們敗的快!”完顏宗望大聲吼道“陛下,絕對不能將燕雲之地還給他們!”

    左企弓也說道“陛下,我國有燕雲之地,日後進可攻,退可守”

    “陛下,金國和宋國乃是盟友,何來攻守?”馬政立刻插話道“何況我宋國也不白要,我宋國也出了兵,戰死了不少豪杰,也算是履約了吧。”

    “履約?”完顏吳乞買笑道“說好的齊攻遼國,你等取南京,你們取了嗎?”

    馬政雖然臉紅,但還是強撐道“我軍是大意了,但也是出了兵的,還請國主從兩國萬代交好考慮,還我燕雲。我宋國也不是不知禮的,金國兵馬消耗,我宋國願意承擔。”

    吳乞買等人還想再說,被阿骨打喝道“好了,都住口!”

    阿骨打看向馬政,沉思良久後說道“這燕雲,你們想要,也要體現一些誠意吧,否則我如何和軍士們交代啊?

    听說你們宋人每年都給遼人歲錢,如今這遼國都沒了,我們大金來了,這歲幣你們也該換個人給了吧。”

    馬政心中羞怒,但為了燕雲之地,還是說道“本朝願給二十萬歲幣,以換燕雲。”

    “二十萬?你們當我們是什麼人?”阿骨打不屑的說道“歲幣五十萬!另外這燕雲之地本是遼國膏腴之地,稅賦眾多,你們這得賠償我們,我看再加一年一百萬燕雲代稅錢,合計一百五十萬!”

    “一百五十萬?”馬政嚇得差點跳起來,昔日檀淵之盟也才三十萬,這一下翻了五倍了。

    阿骨打眯眼道“如果你們宋國顯示出誠意,這燕京舊地也不是不能給你們。”

    馬政咬牙道“好,請恕我回國請示朝廷後再來回話。”

    阿骨打點頭道“二十日,我只給你二十日,二十日後,我就要回軍了,如果你們不顯示出自己的誠意,日後也不要再來說什麼盟約的事情了。”

    馬政離開後,左企弓忙道“陛下,這燕雲之地上的百姓都已經習慣了北地生活,請陛下勿要交予南人。”

    左企弓本是遼臣,家族都在燕雲,因此根本不希望燕雲被交到宋國手中。

    阿骨打揮手道“此事先看宋人是否有誠意,再說其他,好了,不說這個了,讓軍士們修整一下,听說夏國王使李良輔將兵三萬來救遼,傳令給完顏婁室與斡魯,讓他們合力攻之。”

    “遵旨!”完顏宗翰應道。

    馬政一路奔回到童貫的大營,將阿骨打的意思告訴童貫,童貫不由大喜道“好哇,不就是一百五十萬嘛,能拿回燕雲,這一百五十萬劃得來!”

    馬政不舍的說道“太師,這可是一年一百五十萬啊。”

    童貫咂咂嘴,一臉的無所謂,這錢又不是他出,他心疼什麼。

    “我立刻上報官家,一百五十萬十日內就會準備好,你準備再去見金主,商討割讓細節。”

    馬政看童貫這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氣的是渾身發抖,退到賬外後,找到呼延慶說道“夏都,此次吾等都要遺臭萬年了!”

    呼延慶乃呼延守用之子,呼延贊曾孫,和呼延灼是堂兄弟關系,善外語又能說會道,因此和馬政同為和金國聯絡的使者。

    呼延慶跺腳道“苦也,昔日檀淵之盟,不過是一年絹20萬匹,銀十萬兩,即使如此也被王荊公認為是羞恥之事,如今一百五十萬,後世將如何說我等?”

    馬政搖搖頭道“我本以為朝廷會想法減少一二,卻沒想到楚國公一口答應,吾等該如何是好啊。”

    呼延慶想了想說道“此事不能吾等背過,否則史筆如刀啊我呼延家在太原有不少舊部,我立刻寫信讓他們傳出消息,說這一百五十萬是楚國公之意,如何?”

    馬政點頭道“正該如此但這一百五十萬還是太多”

    馬政還是想將這錢減少一些,雖然一百五十萬兩對宋朝並不算太多,但這是單純流出給金國的錢,而不是花在軍隊、民政上的錢。

    宋人雖然對經濟沒有後世那麼科學的認識,卻也知道給外國的錢和花在國內的錢是不一樣的。

    而且馬政更擔心的是這麼容易的答應金國,恐怕只會讓金國的胃口越來越大。

    ——深夜幽州城

    阿骨打抱著兩個光滑的身體正在沉睡,這兩個原是遼國貴族女,如今卻成為了他的玩物。

    在睡夢中,阿骨打正在一個戰場上廝殺,四周都是宋軍的大旗,無數甲士把他團團圍住,他怎麼殺都殺不完,他身邊的將士越來越少,一個帶著面具的宋將揮舞著長槍,將他的戰刀打落。

    “阿骨打,你背信棄義,當得此報,去死吧!”

    “哇啊啊啊!!!”

    阿骨打猛地驚醒,他渾身都是冷汗,在外面守夜的軍士急忙走了進來,見阿骨打只是做噩夢,便跪道“陛下萬安!”

    阿骨打喘著粗氣,眯眼問道“現在是什麼時辰?”

    “寅時三刻!”

    “沒事了,退下!把她們兩個也帶下去。”

    “遵旨!”

    阿骨打重新躺下,大門被重新關閉,一陣風吹過,阿骨打突然覺得腦袋有些陰沉,他搖搖頭,卻也沒在意,重新睡了起來。

    三日後,阿骨打開始一會發冷,一會發熱,吃了幾貼藥後也只是緩解了癥狀,沒有痊愈,這時,馬政帶著一只車隊來到了幽州。

    “什麼?你說宋國答應了一百五十萬的歲錢和代稅錢?”阿骨打坐在病床上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

    此時的遼國和宋國的經濟幾乎是兩個世界,阿骨打起兵後打下了大半遼國,但錢財卻真的沒有多少,也就是打下幽州後才稍微富裕了一些。

    但這二十日里,幽州的存在也讓阿骨打重新認識了農耕可以得到的利益,從北遼得到的大量財富,讓阿骨打有些舍不得將燕雲之地還給宋國,但說不出的話,潑出去的水,而且宋國又這麼痛快的將錢送來了,這一下子讓他有些為難起來。

    “讓吳乞買、高慶裔去和宋使談,幽州可以給他們,但雲州不能給,另外,要給我們一定的時間,我們要將幽州能搬走的東西統統搬走!”阿骨打說道“宋國既然這麼有錢,想來也不會在乎這些今年的氣候詭異,草原上大概又要有白災了,要早做準備。”

    ——

    “什麼?為什麼此次只有燕京六郡?雲州、平州等地都不在交割範圍之內?”馬政不敢相信的問道“我們宋國索要之地,乃燕雲十六州故土,雲州如何不在其中?難道貴國將盟約當做戲言嗎?”馬政憤怒的問道。

    高慶裔哈哈的笑道“宋使,這燕雲被就是分開的,你先看看你們皇帝親筆寫的盟約,上面說的是燕京一帶舊漢地漢州,按遼國行政劃分,燕京六郡為燕京路,平州、營州、欒州為平州路,至于雲州等地,更別說了,那連南京道都不在,自然更不是我們商議的內容了。”

    原來趙佶等人雖然想拿回燕雲,但卻一直沒有搞清楚燕雲十六州到底在遼國的那些地方,因此在盟約上寫的極為含糊,現在金國拿著這份盟約說事,宋國反而無法反駁。

    其實此時的雲州等地還在遼國的掌握之中,因此馬政也沒想拿回來,但平州卻不一樣,平州的位置在燕京的東邊,和燕京共享長城之險,如果拿不回來,金國在平州囤積大軍,隨時可以兩路夾擊燕京,這太危險了。

    馬政無奈讓趙良嗣再回國去見趙佶,說明情況,自己留在幽州和金人周旋。

    隨著時間過去,阿骨打的身體漸漸好轉,西夏派來救遼的三萬大軍也被金國殺的大敗,但阿骨打卻怎麼也開心不起來,他這次大病後心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他回首過去,覺得自己從白山黑水中走到現在,已經是數千年未有之事了,但打了一輩子的仗,卻沒過上幾天好日子,這打下來的江山豈不是白白浪費了。

    阿骨打又想起了自己那個噩夢,噩夢中宋將怒斥自己背信棄義,現在宋國對自己的條件答應的如此痛快,如果真的不給燕州等地,恐怕日後宋金兩國必然開戰,對宋軍阿骨打是有信心的,但宋國比遼國人口多數倍,英雄豪杰也有不少,如果真的開戰,自己死之前還能消停嗎?

    阿骨打此時已經五十歲了,這在女真人中已經是老年人了,他對遼國的仇恨讓他有堅持滅遼的決心,但對宋國,他真的沒有太多的戰意。

    阿骨打想了想說道“讓宋國答應我們日後要遣使賀正旦、生辰、開邊市,尤其是那羊毛,要他們提高回收價格。

    還有,耶律延禧還沒抓到,如果遼國不徹底剿滅,終究是我們和他們宋國的心腹大患,但我們的糧草不夠,向他們要糧草十萬石,十五日內就要送到幽州。

    另外,趙溫迅、李處能都逃到了他們宋境,他們是遼國舊臣,他們這樣做是什麼意思?要他們把那些遼國舊人全部送過來後面還有我們,我再想想。”

    馬政得知阿骨打新的要求後,氣的是渾身發抖,立刻寫信給童貫,希望童貫能和遼國再打一次,以便增加他的底氣,沒想到的是,回來的不是童貫的回信,而是趙溫迅、李處能的人頭。

    但童貫和馬政都沒想到的是,這兩個人頭讓一個極為重要的人有了二心。

    ——雄州常勝軍大營

    常勝軍其實就是原來的怨軍,在耶律延禧逃奔夾山後,耶律淳在燕京登基,看郭藥師一表人才,又手握重兵,便將怨軍改名為常勝軍,任命為涿州留守。

    當童貫第二次攻遼的時候,金國也打到了南京道,耶律淳又病死了,整個遼國一片大亂,耶律大石見不可為帶軍出走,他也找到童貫,投奔了宋國。

    郭藥師降宋之時,上了一道極富感情的降表,先說自己從小就對宋國有仰慕之情,再說忠心,郭藥師深明上位者喜歡看到的是忠肝義膽之人,便說自己對遼國一直忠心耿耿,但耶律淳死後備受打壓,降宋實在迫不得已,因此被趙佶大為欣賞,任命他為恩州觀察使並依舊知涿州諸軍事。同降的常勝軍首領張令徽、劉舜仁、甄五臣、趙鶴壽等也各升遷以撫之,隸屬于劉延慶部。

    “大哥,宋國能出賣趙溫迅、李處能,也能出賣我們,我們不能再傻下去了!”張令徽焦急的走來走去的說道“我們得找新的出路了,不能坐以待斃啊。”

    “是啊,大哥,我算是看透了,這些宋人根本沒把我們當自己人。”甄五臣也點頭說道。

    郭藥師想了想搖頭道“日後天下就是宋人和金人的天下,我們和金人打了這麼多年,難道你們以為我們可以過去?

    宋人現在對我們還不錯,讓兄弟們心安一些,我們和趙溫迅、李處能那些人不一樣,我們有軍隊,有城池,安心”

    郭藥師還有一句話沒有說,如果宋人真的對他下手,他也絕對不會坐以待斃,他郭藥師一定是活到最後那個人。

    ——幽州

    阿骨打看著趙溫迅、李處能的人頭,大喜道“好,既然宋人如此仗義,我們也沒什麼可以說的了,不過我們答應的是土地,這人口物資可沒答應,我們要全部搬走。”

    對阿骨打搬物資人口的事情,童貫等人並不反對,甚至是大為欣喜,這人走了,土地是誰的?那還不是說是誰的就是誰的,這可是發財的好機會啊!

    反正只要他能得到幽州,他現在什麼都願意做。

    經過幾次交涉,金國終于答應將幽京還給宋國,但平州依舊不答應,此時的平州實際上是被遼人張覺帶兵割據,但在名義上歸順了金國。

    宣和四年十一月,經過多次談判協商,金人也將燕京家財在一百五十貫以上的三萬余戶百姓全部遷走,金國將燕地交割給了童貫。

    宣和四年十一月十二日,童貫比歷史上早半年進入了燕地,然而此時的燕京等地,職官、富民、金帛、子女皆被金人掠奪,僅剩下一空城罷了。

    但趙佶等人依舊是喜不自禁,先是將燕雲改為燕山府,任命王安中為燕山府路宣撫使,知燕山府事,命郭藥師為燕山府同知府事,統帥常勝軍鎮守燕山府。

    自此,燕雲之戰徹底結束,宋國收復了燕州、易州等六州,王黼為楚國公,童貫被封為廣陽郡王,一切好像都是中興之事,卻不知道一場大災難就在眼前。

    ——梁山

    “侯爺,這是我們新修訂的明教教義。”婁敏中拿著一個冊子遞給姜德。

    姜德接過翻看了起來,這些日子里,姜德不斷將後世的民族觀、國家觀、階級觀灌輸給婁敏中,婁敏中在了解後立刻將原來粗糙無比的明教教義丟到了腦後,開始重新編寫教義。

    其實這個教義已經不能再說是什麼教派了,因為在新的明教里,已經沒有什麼教主之類的位置,也沒有了偶像崇拜,與其說是教派或者說是政黨觀點更加合適。

    但實際上,偶像崇拜又哪里避免的了呢。

    “方金芝和鄧元覺他們接受了嗎?”姜德翻看了一下,覺得里面的內容和自己想的並無出入,核心思想就是華夏民族是最高貴的種族,應該有美好生活的權力以及幫助其他民族一起過上美好生活的義務,所有妨礙華夏民族過上美好生活的人或組織都應該從到靈魂上的消滅。

    雖然很極端,但在這個時代這就是真理。

    “聖女依舊不願意接受,但鄧元覺等人都表示願意接受,並且希望侯爺能夠帶領我們推翻宋朝。另外聖女表示,只要可以推翻宋朝,殺死童貫、高俅,她願意配合侯爺。”婁敏中低頭回道。

    “你可以告訴她,等時候到了,童貫等人自然會死,最多三年,必有消息。”姜德想了想剛剛得到的消息,覺得時機已經差不多成熟了。

    “多謝侯爺。”

    等婁敏中出去,崔逸之進來說道“侯爺,軍委會議人都到齊了。”

    姜德點點頭到“走,去會議室。”

    由于梁山上增加了不少部門,都在聚義廳開會也不合適,就增加了不少小的會議室給各部門使用。

    姜德走進會議室,公孫勝等人都已經到齊了,姜德坐下說道“好了,此次會議的原因是剛剛得到的軍情處情報,宣和四年十月初七,完顏阿骨打因病罷朝,十一月初二,完顏吳乞買、完顏宗翰等人被召回黃龍府,軍情處判斷為阿骨打已經病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