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在明朝當國公 > 第七百五十四章 最後通牒

第七百五十四章 最後通牒

    漆黑的夜幕籠罩著盛京,寬闊的街道上空無一人,只有不時走過的一隊隊提著燈籠全身披掛的巡邏的士卒。

    如今的盛京早已實行了宵禁,戌時過後但凡沒有令牌的人全都會被當成奸細抓起來投入大牢。

    “汪汪汪”

    一陣低沉的犬吠聲在遠處響起,但很快就變成壓抑的嗚嗚聲。

    皇宮的一間密室里,披著一身貂皮衣的皇太極坐在椅子上,在他的面前滿滿當當站滿了人。

    最前面的時他的幾名福晉分別是懿靖大貴妃阿霸垓博爾濟吉特氏、康惠淑妃阿霸垓博爾濟吉特氏、側妃葉赫那拉氏等幾女。

    其中庶妃顏扎氏手里牽著一名三歲大小的孩童,另一名側妃葉赫那拉氏懷里則是抱著一名尚不足歲的嬰兒,剩下還有幾名側妃懷里也抱著幾名女嬰和孩童。

    此刻,這些人全都恭敬的站在皇太極面前,所有人的眼中都帶著一絲焦慮和不安。

    眼下城外大兵壓境,整個盛京都陷入了惶恐不安的情緒里,他們即便身處深宮也明白,若是讓明軍攻破城池他們會有什麼後果,而皇太極將他們招來恐怕也沒有什麼好事。

    坐在椅子上的皇太極將這一切都看在眼里,心中涌起了一股淒苦之意,難道事情真的要走到這一步嗎?或許不至于那麼糟吧?

    只是很快理智便佔據了他的腦海,深吸了口氣後對眾人道︰“今夜朕招爾等來,可知所為何事?”

    眾人面面相窺了一眼,地位最高的懿靖大貴妃阿霸垓博爾濟吉特氏娜木鐘大著膽子道︰“臣妾等不知,還望陛下明示。”

    皇太極輕哼一聲︰“是真不知麼?”

    娜木鐘有些惶恐的準備跪下來,卻被皇太極阻止。

    皇太極長嘆了口氣,擺了擺手,“罷了,朕也不為難你們了。如今盛京的形式你們也知道了,明軍攻城在即,盛京已非安全所在,朕身為大清皇帝,自然是要跟盛京共存亡的。

    但是朕可以戰死但卻不能讓香火斷絕,所以朕決定今夜便將爾等送出盛京,即便是朕死了朕的子嗣也能延續下去。”

    “什麼!”

    皇太極的話音剛落,眾人都驚呼起來,不少嬪妃嚇得臉色發白,眼中甚至流出了淚水。

    娜木鐘顫抖著聲音問道︰“陛下,此處就是臣妾的家,您讓臣妾等人去哪里?”

    皇太極沉吟了一會才說道︰“赫圖阿拉乃是太祖龍興之地,你們先去那里等待。此戰若是大清獲勝,朕自會派人將爾等接回來,若是大清敗了,爾等就自顧逃命去吧。”

    娜木鐘眼中眼淚道︰“陛下,何至于此啊?”

    “陛下,何至于此啊!”

    眾妃子齊齊拜倒在地,一個個淚流滿面。

    赫圖阿拉位于盛京的東北方,說得好听點是努爾哈赤的龍興之地,但實際上比起繁華的盛京,赫圖阿拉只能說是窮鄉僻壤,這些已經習慣了錦衣玉食的嬪妃和阿哥們如何受得了這種困苦。

    看到齊齊痛苦的嬪妃,皇太極臉上的肌肉抽搐了幾下,冷聲道︰“這是朕的旨意,莫非你們要違背嗎?”

    看到皇太極拉下了臉,眾嬪妃們這才意識到坐在面前的可是一位翻臉無情的主,自從皇太極繼位幾年以來,死在他手上的人何止成千上萬。

    雖然皇太極已經說得很明白,但娜木鐘還是有些不甘心就這麼離去,她又哭泣道︰“陛下,我大清如今兵強馬壯,城中尚有十數萬雄兵,何懼城外那數萬明軍。盛京距離赫圖阿拉又數百里地,如今又是黑燈瞎火的,萬一路上出點什麼事,那可如何是好。”

    皇太極盯著娜木鐘好一會,這才冷聲道︰“正是因為如今黑燈瞎火的朕這才讓你們離開,否則若是等到天亮,爾等以為自己還能走得掉麼?

    愛妃不必多言,朕已經讓杜度率領五千兵馬在北城門等候,給爾等半個時辰的時間,爾等半個時辰後即刻出宮不得有誤,都明白嗎?”

    听到這里,娜木鐘這才意識到原來面前這位平日里總是毫無懼色的君王心里已經沒有了必勝的信心和把握,他這是害怕了,否則以他平日里的性子,有豈會做出這種近乎托孤的事情來。

    她緩緩的跪拜了下去低聲道︰“臣妾遵旨!”

    半個時辰後,皇太極站在皇宮門口,看著黑夜中宛如一條長蛇般離開的隊伍,眼中終于留下了一滴淚水,這次或許就是他們的永別吧。

    不過皇太極畢竟是皇太極,他擦干了淚水,眼中露出了一絲獰色。

    “楊峰,放馬過來吧,朕寧願戰死也絕不會向你低頭臣服的!”

    當天色剛開始蒙蒙發亮的時候,伴隨著陣陣低沉的號角聲,休息了一夜的八萬明軍再報餐一頓後開始集結。當一隊隊開始結成陣勢,一門門火炮被推出營房,高昂的炮口在清晨的朝陽的照耀下發出寒光時,城牆上的清軍也開始緊張起來。

    別人不知道,這些清軍里可是有不少人經歷過前年的那場大戰的,當時楊峰可是將盛京折騰了個夠,逼得皇太極不得不派人將兩個女兒送出城外,這才換得楊峰撤軍,當時大戰的那種慘烈他們至今還記憶猶存,如今看到兵威更勝的大軍,心里如何不打鼓。

    一夜未眠的皇太極穿著一身普通士卒的服飾站在城牆上,看著正在集結的明軍,蒼白的臉上泛起了一絲異常的潮紅。

    在他的身後站著多爾袞、代善、阿巴泰等一眾大清的王公貴族,此時的他們也跟皇太極一樣全都換上了普通士卒的鎧甲。

    這樣的情況若是換做以前是絕對沒有可能的,但是自從明軍開始大規模裝備了江寧軍提供的火器後,滿清上下對于這種武器那是打心眼的害怕,畢竟連努爾哈赤都喪生在這種火器下,誰知道會不會又一天自己會步努爾哈赤的後塵。

    “陛下,明軍派人來了!”

    就在這時,眼尖的多爾袞指著前方低聲說道。

    隨著多爾袞所指的方向,眾人看到一名騎士正策馬朝他們飛馳而來,這名騎士來到距離城門口不足五十步的地方停了下來大聲道︰“皇太極,大明遼東督師孫承宗大人和江寧後楊大人命我給你們下達最後通牒。

    大明天軍已至,爾等若是出城器械投降尚可保命,若是繼續負隅頑抗,那只能是死路一條。本著慈悲為懷,兩位大人命我告訴爾等,給你們半個時辰考慮,過時若是不降的話,後果自負,爾等好自為之!”

    說完,這名騎士便策馬轉身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