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極品逍遙行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女兒

第三百二十四章 女兒

    徐遠都不知道是咱們回到家的,反正一直握著柳青的手感謝到宮門,然後又暈乎乎的回到家里。

    家里頓時熱鬧的如同過年一樣,然後徐遠便看到駱小依頭上包了一塊布,抱著孩子走了出來。

    徐遠立刻抱住她道︰“辛苦了,也對不起,我沒有在你身邊!”

    駱小依揉著眼淚道︰“只要相公平安回來就好,奴家沒用,給相公生了一個女兒!”

    徐遠頓時寬慰道︰“女兒才好,女兒才好!女兒是我的貼心小棉襖,怎麼會不好,你莫要多想,我開心還不來及呢!”說完傻呵呵的笑了起來。

    下人們回避,有人去為徐遠準備吃的,有人去為徐遠準備沐浴的東西,整個徐府仿佛從新煥發出生機一般。

    駱小依與徐遠回到屋內後,徐遠抱著孩子笑道︰“哈哈,鼻子像你的,眼楮像我,不過啊這臉蛋卻是和你一樣呢,以後長大了,肯定是一個小美人,嘿嘿!”

    駱小依嬌羞道︰”說什麼胡話呢,孩子還小呢!“

    在徐遠沒回來之前,駱小依是又忐忑又傷心,沒想到竟然生下來一個女孩來,但是那種女人天生的母性又讓她將這個小生命當成了人生中最最重要的一個寶貝,當看到徐遠打心里喜歡這個小生命後,更是激動的難以附加。

    只是駱小依不知道的是,徐遠雖然喜歡,但是還有更加深層次的原因是,自己,真的不是這個世界上虛構的任務,有愛人,也有了結晶,這種被世界認同的感覺,旁人絕對難以體會,就好像一個被冤枉了十幾年的犯人忽然有人來告訴你,大兄弟,你是無罪的,不但釋放你,還將給你很多錢,又好像是一個初哥,第一次臉紅心跳的和喜歡的女生表白,結果那個女生也說我愛你!

    駱小依擦了擦眼角的淚水笑道︰“相公,你還沒有給她取名字呢!”

    徐遠想了想便道︰“要麼就叫’行薇‘吧,諧音詩經中的行葦,希望她做個有韌性的姑娘!”

    駱小依略微一琢磨,便立刻道︰“嘻嘻,那就叫行薇吧,嘻嘻,小薇薇,小薇薇,你有名字了!”

    話音一落,徐行薇已經張開眼楮,兩只小手胡亂的開始亂抓了,看的徐遠大為驚奇。

    只是玩了一小會,徐行薇便已經鬧騰的餓了駱小依也不避諱,坐在床上掀開衣服,直接喂奶起來,徐遠坐在她的身旁,看著這一幕卻是異常的溫馨,眼楮一眨不眨的看著她們母女二人,直到下人喊吃飯了,這才走了出去。

    到了正廳,看到六子也在場,頓時笑著招呼道︰”馬上就是到秋季招學的時間,可有什麼準備?!“

    年輕小伙子便如同一個小牛犢子一般,一天一個樣,只是大半年沒見面的六子,此刻個頭又往上竄了一節,笑道︰“有點準備,爹教了我一些功夫,我也去學了算術,還有文字,嘿嘿!”

    “哎呦,那不錯!”徐遠笑了笑,轉頭看了看到︰“你爹呢?”

    “他去送貨去了,還沒回來呢!”六子有些習以為常的說道。

    “呀,這麼晚了還送貨啊!”徐遠有些詫異的說道。

    六子嘆了口氣道︰“爹說我長大了,得為我存錢娶媳婦了!”說完有些苦惱的撓了撓頭。

    徐遠看著他半大的個子也是無語,只是這個時代普遍如此,倒也說不得什麼。

    等到吃好了,便又去洗漱了一遍,整個人都輕松許多,孩子還太小,還沒滿月呢,吃了便是睡覺,剛剛還拉了臭臭,屋內還有酸味,徐遠好奇的說道︰“她都會拉臭臭了嗎?”

    駱小依頓時笑道︰“怎麼不會,都這麼大了!”

    徐遠撓了撓頭,還以為孩子喝奶只會尿尿呢,沒想到還會拉臭臭,真是又學到了。

    坐在床邊看著孩子,越看越喜歡,忍不住想要親一口,但是想了想便道︰“以前我看過一本書說,孩子還小的時候,別讓別人親,因為別人親的多了孩子容易生病!”

    其實這是細菌的交叉感染,陌生人的親吻很容易讓孩子感冒,或者是患上別的疾病,甚至有些孩子體弱一些還有伴有致病的疾病發生。

    駱小依頓時點了點頭道︰“那明日誰要親都不給親了!”

    徐遠笑道︰“暫時只能這樣了,到時再上門道歉吧!”

    兩人又說了一些話後,徐遠便問道︰“我走了以後沒有發生什麼事情吧!?”

    駱小依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眼楮又紅了起來,“奴家為相公寫了好多書信,但是相公一直沒回,後來知曉那邊有戰事,更是嚇的一晚一晚的睡不著覺,後來還是他們安慰我說孩子重要,我這才不去想你!”

    “唉,我也沒想到事情會發生的這麼快!”徐遠嘆息一聲,如今雖然躺在床上卻依舊仿佛躺在那草原之上,滿面的風沙和青草香味。

    駱小依擦了擦眼淚,又笑道︰“相公啊,你肯定猜不到是誰來了,嘿嘿!”

    “能讓你高興的怕也只是故人了,嗯,應該是柳紫瑤來了,她之前便告訴沈若汐說是要來這京城,如今怕是早已到了,對嗎?”

    “嗯,相公真聰明,嘻嘻,姐姐早到了,等不到你人,便主動去了學院,然後明空老師說,世人皆平等,男人可以當老師,和尚可以當老師,女人自然也能當老師,嘻嘻,當時可轟動了,有好多人要去看熱鬧呢,還有人出題為難姐姐,但是都被姐姐給化解了,哈哈,姐姐這才華卻是毋庸置疑的,原先只在江南那邊頗有名氣,如今嘛,想要追求她的公子哥多了去了!”駱小依頗有一種與有榮焉的感覺,畢竟大家都是女性,她能夠做出這般業績,也是讓人敬佩的很。

    徐遠當即笑道︰“若是我在,也肯定會讓她來學院教書的,畢竟咱們學院啊,師資還是薄弱了一些!”

    駱小依突然間驚呼一聲,但一個翻身下床,然後又小心的看了一眼熟睡的孩子,發現孩子沒有因為剛剛自己的驚叫而驚醒頓時可愛的吐了吐舌頭,走到旁邊的梳妝台,打開最下面的櫃子,然後用隨身帶著的鎖打開最里面的一個小櫃子後道︰“嘻嘻,相公,你的東西修好了呢,錢師傅說,這個東西價值連城,可讓我一定要好好保管,如今,也算是完璧歸趙了!”

    徐遠看著眼前的這塊手表,心中激動,撥動了一下手表旁邊的機芯,頓時傳來滴答滴答的聲音,內心激動,但是又很快平復下來,緩緩說道︰“他到是沒說錯,此物卻是是價值連城,你是我最重要的人,此物,便送給你了!”

    駱小依頓時驚慌道︰“不行,不行,這個太貴重了!”

    天知道駱小依在知道自己相公有這個的時候是多麼的驚喜,尤其是用肉眼便可以看到里面精巧的機械後,更是詫異的差點把東西給藏起來,而且是那種上幾十把鎖都不嫌多的藏起來,如今突然說要給自己,天啊,這,這,這真的太貴重了!

    徐遠哈哈一笑道︰“東西是死的,人是活的,送給你了!來,我教你怎麼使用!”

    問了一下現在的時間,然後便調動了一下手表,然後說道︰“這是代表現在什麼時辰,這是代表現在是什麼刻,這個最長的,便是代表嗯秒吧!“

    駱小依美目異彩連連,把手表緊緊的握在手中,听徐遠一說,更加知道此物的何等的尊貴,當下暗暗下定決心,以後傳給自己的兒子,女兒都不給,這便是徐家的傳家之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