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卷佛道之爭第九章有客登門

第十卷佛道之爭第九章有客登門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br />
    華麗的府邸,朱紅色的大門上一顆顆銅釘錚亮,恍若是被精細打磨過一般。在府邸大門的兩邊,是兩個碩大的石獅子,張著大嘴,露出匕首一樣的獠牙。在獅子的嘴中,一顆圓球被瓖在其中,此時石獅子周圍卻是圍滿了一個個小家伙。一個個身上穿著華麗的衣衫,奼紫嫣紅恍若花園之中嬌艷的花朵一樣,粉若桃李,嬌若水仙。一個個小家伙氣質皆是不凡,有一臉冷傲似那雪山之巔的雪蓮;又或者柔弱的像是那路邊的三色堇一樣惹人憐惜。

    陽光灑下,照在身上暖暖的,小家伙們在石獅子旁邊各自找了一個合適的地方停了下來,華麗的衣衫用的是上好的綢緞,上面或是繡著栩栩如生的青鸞,又或者欲火翱翔的火鳳。每個小姑娘都是一道亮麗的風景,她們或是微微拘謹的盈盈下拜,又或者縴縴柔薏伸出,隨著春風微微拂過。似乎伸手在討要什麼一樣,這些小蘿莉的身後,是一輛輛華麗的馬車,上面精美的圖騰雕刻著祥雲蟠龍。

    李寬看著這一群站在自己門口的小丫頭,不禁微微有些頭痛,不知道是誰回去亂嚼了嘴巴子,這不,一大群蘿莉搶劫團伙正在靠近。高陽站在最後面怯生生的不敢靠近,這不禁讓李寬一下子就知道了小叛徒是誰了。

    “高陽,你過來!”李寬板下了臉,他這一次從倭奴國還有高麗帶回來不少的東西,可是適合送給這一群蘿莉搶劫團伙的實在是不多,現在只能悄悄的‘變’一些出來了。但是作為罪魁禍首的高陽,李寬確實不準備放過。所以板著臉叫了這個小丫頭。

    “二哥……高陽不是故意的,她們逼我的!”小丫頭低垂著小腦袋。在腦袋上粉紅色的蝴蝶結輕柔的束住了那一頭柔順的青絲,小丫頭人不大,可是一頭的烏黑秀發卻是蓋過腰際,像一匹條烏黑的瀑布。

    “是嗎?真的不是有些人出去顯擺?”李寬才不會信這丫頭的鬼話,不知怎麼回事,在李寬面前這群小丫頭全都是說謊面不紅心不跳的,這樣的情況在李二面前是絕對不會出現的,就像現在,要是李二問起。高陽會在第一時間認錯,可是現在問話的人是李寬,這丫頭就是諸多的借口。

    “真的,二哥一定要相信我!”高陽急切地說道︰“二哥,高陽還想挑一件,好不好!”這個小丫頭此時抬起了小腦袋,大大的眼楮,肉嘟嘟的臉頰,但是雙眼之中閃爍著的是那種晶晶亮的眼神。讓人不寒而栗。

    “你們……”李寬頭疼了,這群丫頭,最大的豫章不過十一二歲,下面清河。蘭陵,高陽,巴陵。還有一直沒有多少存在感的城陽,最後還有一個縮在姐姐懷中呼呼大睡的晉陽。這是什麼?一群妹子到哥哥家里打土豪分田地?但是現在這群小丫頭都已經來了。定然是不會罷休的,而且她們能來這里。屋】要是沒有李二的允許是絕對不可能的,上一次李麗質帶著豫章和高陽出宮,都是經過李二特許了才出來的。

    “好了,都進來吧,站在門口干什麼!”李寬把自己的這一群妹妹讓進了大門,自己走在最後,一個個小丫頭全都在這一刻喜笑顏開,那怕是一直冷著臉的蘭陵,還有不愛說話的最內向的城陽,此時都是笑得跟吃了雞的小狐狸似的,然後高陽第一個蹦蹦跳跳的進了大門,之後是豫章,清河,這兩個算是這一群人之中的大姐姐了,當然抱著呼呼大睡的晉陽的李麗質不算在內。

    “二哥……”李麗質走過李寬身邊的時候,輕聲的向他問候道。在她的懷中,一個小丫頭睡的正香,正在吹著鼻涕泡泡。小小的臉蛋上沒有多少血色,可是膚色還算正常,只是微微有些泛黃,而不是蒼白一片。

    “小兕子睡著了?”李寬輕聲回答道,沒有大聲,生怕吵醒了這個小妹妹,這可是一大家子的寶貝疙瘩,李二這個對子女感情淡薄的家伙,都對小丫頭非常的愛護,甚至為了這個小丫頭強行的將孫思邈給留在了京城長安,讓這位大唐無數百姓敬仰的老神仙,專門為這個小公主調理身子。而且更是在當初晉陽出生不久前去當今儒家最負盛名的大儒顏之推家中拜訪,希望能讓這位大儒給這位小公主點唇,以示漢家純正血統,但是這位剛烈的老人卻是憤然拒絕,並且大聲斥責︰“漢室血脈只余三分,不可混淆!”這一句話讓李二全然沒有絲毫的面子可言,而且作為給帝王編撰《起居注》的顏家,這一件事情被他的兒子顏師古直接記在了小本本上,這更是讓李二有了直接殺人滅口的心思。為的不是保存自己的顏面,而是為了維護這個剛出生的孩子。但是終究李二並未被憤怒沖昏頭腦,最後克制住了,沒有發生慘劇。

    哪怕如此,也可以看得出這個小家伙在李二心中的地位,但是與她的待遇形成兩極的,就是她的同胞姐姐,同一個父母,可是現在已經六歲大的城陽公主,卻是像一個透明人一樣,在整個皇宮之中沒有絲毫的存在感,因為在她之上有著兩個哥哥,而且一個貴為儲君,一個文名遠播,深得父皇和母後的喜愛,再加上一個大姐長樂,將父母的愛全然佔據,當著三人都已經長大的長大出嫁的出嫁,可是她下面的弟弟妹妹又有了,小稚奴李治,再加上兕子,這兩個小家伙又一次將父母的絕大部分的關注吸引了過去,這個小丫頭夾在中間就這樣不上不下的,實在是讓人說不出的憐惜。

    李寬其實在剛走出來的瞬間就注意到了,那個在一邊靜靜的矗立的小蘿莉。清秀的臉頰上沒有同齡孩子的天真爛漫,哪怕高陽這個沒有娘的孩子,也比她來的飛揚跳脫,她就像是路邊的那一株野花,那樣自顧自的綻放著,不管有沒有人欣賞,就那樣平凡,將自己和周圍的一切都隔絕開來,仿佛周圍的一切都和她無關。這種淡然的像是深入骨髓一樣的孤獨,讓李寬剛剛見到就有一種強烈的認同。

    “真的好像啊!”他在心中暗暗的記下了,然後就讓所有人進門。最後從李麗質手中結果了睡得正香的兕子,這個小丫頭,當初剛出生的時候不過是比一只耗子大不了多少,現在已經長成這般大笑了,感受著懷中那小小的身子,雖然看起來和一般孩子相差不大,可是抱在手中卻發現,這個小家伙體重輕飄飄的︰又是一個苦命的丫頭,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自己身邊的這些都是李二子女之中不幸的?李寬都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自帶霉運光環,在他身邊聚集的都是一群倒霉孩子︰李麗質就不說了,嫁給了長孫沖這算是毀了一生,高陽,豫章這兩個現在最飛揚的小妹妹,將來會怎樣?還是想歷史上的軌跡那樣,一個個都是那般的不幸收場?蘭陵……清河……還有城陽和兕子。

    “二哥,走了……”李麗質發現李寬有些愣神,不由得出聲叫道。

    “兕子沒想到身子骨還是不行啊!孫道長都沒有好辦法嗎?”李寬出聲詢問道。手中像是抱著一團柳絮,這個小妹妹可真的讓人憐憫。

    “孫道長也是沒有太好的辦法,只是說慢慢的調養,需要很長時間!”李麗質也有些心疼。

    “好吧,我們也進去吧!兕子能夠慢慢調養好身子就是最好的結果了!”李寬對于孫思邈的診斷還是非常相信的,這位神醫醫術和人品都沒的說,哪怕李二強行將他留在長安,也沒有絲毫的埋怨,還是盡心盡力的幫助皇後娘娘和兕子公主調養身體,只是不是的為長安城百姓義診。

    “二哥,快將東西拿出來!”高陽的聲音從前方傳來,這個心急的小丫頭。

    “來了……”李寬正要抱著兕子走過去,就在此時一輛馬車從遠處慢悠悠的駛了過來,拉車的是一頭小毛驢,四蹄雪白,渾身烏黑,這一頭小毛驢卻和李寬的坐騎追雲毛色一模一樣,只是追雲身高足足七尺,比起這頭小毛驢高出了兩尺有余。毛驢拉著車子來到了李寬的府邸之前,就停了下來。

    “楚王殿下請留步,老朽冒昧來訪,不知可有時間一敘?”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馬車尚未停穩,車簾就掀了起來,一個皓首老者從車窗里伸出頭來,叫住了李寬。

    “你是……”李寬這家伙記憶力不咋的,一時居然想不起這個白頭發老頭是誰了。雖然看著眼熟,可是卻是想不起在哪里見過了。

    “楚王殿下,真是貴人多忘事啊!老朽袁守誠,不知楚王殿下可還記得當初在長安城西郊的那一場賭約?”老者捋了捋胡須,出聲說道。

    “原來是國師大人!”李寬這才想起。(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