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卷佛道之爭第十三章尚不自知

第十卷佛道之爭第十三章尚不自知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br />
    春風吹起園中池塘邊的垂柳,在水波之上微微蕩漾著,翠綠的池塘水波之上,一團團的荷閑,每逢初一十五到宮中給李二還有長孫皇後,以及李淵請安,當然都只是去微微得逛上一圈,這幾個人都忙著各自的事情。李二現在是徹底的坐穩了這大唐的江山,無數的百姓都念叨著他的好處,這讓有些好大喜功的他非常的高興。帝國的邊疆也穩固了,在東北方向,只剩下一個和大唐有著很深的曖昧關系的新羅,這個國家的女王是大唐將軍薛萬徹的媳婦。這一點讓剛知道這個消息的李二著實是嚇了一跳。他沒有想到自己的次子不過是脫離了自己的眼線不到一年的時間,就搞出了這樣的大局面來。這小子身上到底還有多少秘密?

    當然李二也不會去試探什麼了,因為這麼多年了沒有多大進展,李寬身後的師門還是一直隱藏的死死的,著實有一點老虎咬烏龜無從下口的感覺。所以李二也不再糾結,反正這個小子是不會做出什麼對大唐江山不利的事情來得,以他的能耐要是真的有野心的話,自己打下一片江山也是非常輕易的事情。雖說中原大地地大物博,可是他也相信李寬不會打中原大地的主意,因為這小子在大唐的時候都是出工不出力,明明有著非常強大的內政能力。可是卻不願意治理一方,連一個小小的州縣都懶得動彈的他。真的坐上了坐擁無上江山的高位,還忙得過來?

    所以李二只是讓一些人微微的關注李寬的動向。就沒有絲毫的別的針對性的行動了。當然盯著李寬的並非是只有李二一人,還有很多別的勢力也在暗中關注著,只是他們彼此雖然都有察覺對方的存在,卻並未點破。

    作為被監視者,李寬的感覺是何其敏銳,當然知道在他的府邸周圍有著無數的眼線,但是他不怕,或者說他認為這些人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他要是真的想做什麼。這些人會連他的影子都看不到,所以也是心安理得的活在這些人的視線之內。只有偶爾自己悄悄的離開,去做一些不願被人知曉的事情。他的身手要避開這些探子的視線,實在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畢竟楚王府佔地是非常廣闊的,隨便從哪里直接翻牆離去,這些人也不會知道。

    “貴客光臨,有失遠迎啊!”一個老道端坐在小院子之中,仙風道骨。身前是一杯香茗,翠綠的茶葉在碧透的茶水之中像是一葉翡翠,載浮載沉。

    “哈哈……沒想到袁守誠你這老道還沒有死啊!”一個黑衣人像是一陣清風一樣出現在這小小的院子之中,渾身漆黑如墨的衣衫。似乎和深厚的夜色融為一體,整個人身上一種令人窒息的氣息撲面而來,似乎像是無比沉重的大山直接壓在心頭一樣。在他的背上。兩柄兵刃斜斜的指向蒼穹,在微微的燭火之中閃過一道雪亮。

    “這世界上還有如此眾多的愚昧之人。老道尚未完成自身的使命,豈敢先行逝去?”袁守誠端起茶杯。微微地抿了一口。

    “呵呵……你這老牛鼻子還是這樣喜歡裝神弄鬼,你的這套把戲,對付別人還好說,居然對我使用,實在是讓人笑掉大牙!”黑衣人嗤笑一聲,似乎對袁守誠這一番話無比的諷刺。他是知道這個老家伙的底細的,其實這個大唐國師,看似神奇的道術,不過是一些障眼法,歸根結底還是一身過硬的武藝支撐著而已,早在數十年前兩人就早已相識,這些話對別人說還有些效果,對他,連個感興趣的表情都不看。

    “你這家伙,還是這樣的桀驁不馴,怎麼這麼多年都跑到哪里窩著去了?現在跳出來,是不是……”袁守誠眼中神光一閃,這個黑衣人的底細他同樣也是一清二楚,他現在的身份可是非常的敏感,只要他大喊一聲,那麼這家伙絕對是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因為他可是在暗中支撐著朝堂之上的一大勢力的主要力量所在。否則當今皇帝陛下的手段,前隋的那些遺老遺少還能像現在這樣蹦?

    “怎麼,感興趣了?那麼加入我們怎麼樣?放心現在我們對于推翻大唐沒有興趣,這個李世民確實是有些才能,這天下交給他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不過,我們還是希望煬帝的血脈能夠繼承這天下!”黑衣人冰冷的聲音在這一刻顯得非常的狂熱,對于前隋,他是有著很深的情結,因為他當初畢竟是煬帝的臣子,並非是所有人都是對隋煬帝飽含怨恨。至少黑衣人並不怨恨煬帝,相反他很推崇這位君主。隋煬帝其實也是雄才大略的人,他的很多的舉措都是對于天下萬民有著無窮的好處的,大運河,東征高麗這些事情都是必須做的,只是他太心急了,急切的希望將所有的事情都一下子做完,孤注一擲的將所有的賭注都壓上,結果輸的一塌糊涂。這樣的事情該怨恨誰?李二也是一直夢中都想要親征高麗,將這個帝國的心腹大患解決,而且他也暗中做出了無數的部署,只是現在被李寬給直接先一鍋端了,所有的布局都沒有了用武之地。

    “加入你們?老道還沒有瘋掉,三皇子李恪雖然各方面都是出類拔萃,可是也正是因為這一點,他是沒有機會了!當今皇上的手段,老道比你們更清楚!李世民胸中有著萬千溝壑,也是一個有著足夠的魄力的君主,他前半生辛辛苦苦打下來的江山,是絕對不會再讓前隋的血脈沾染的!這一點,相比之下,那個被你們稱之為屠夫的李寬都比李恪的機會大!”袁守誠看得到是非常的清楚。

    “李寬,那小子確實是了不得!這些年,你知道我們躲在什麼地方麼?哈哈……我們費盡千辛萬苦一直逃匿到了東瀛,可是在這短短的半年的時間之內,那個島國就被這個家伙全然攪了個天翻地覆!整個國家幸存下來的人可謂是十不存一,那可是數十萬近百萬人,可是卻還是被他眼楮都不眨一下的給下令斬殺了!或者說不是斬殺,而是直接被他用一種威力強大的武器給轟成了渣滓!”黑衣人嘿嘿一笑,只是嗓音卻微微有些顫抖,似乎還在心有余悸,就在數個月以前,他在東瀛躲藏的時候,差點被直接炸死。所以對于李寬手中的這種武器是非常的忌憚,但是又非常的渴求,希望他們自己也有這樣的武器,那樣就能重建大隨。

    “那種會爆炸的武器?”袁守誠笑而不語,他其實知道那東西是什麼,因為他手中也有,雖然威力並沒有傳言之中李寬的新式武器那麼強大,可是作為一個喜歡煉丹的老道士,這樣的爆炸是隨時都會遇到的,因為提煉丹砂,或者別的東西的時候,隨時都有炸爐的事情發生,只是這些事兒,沒有人在意。這一次在一得知李寬的新武器的時候,他就猜到了。只是這樣的事後孔明卻也已經晚了,因為一步落後,就意味著步步落後,可憐自己當初守著這樣的強大的東西而不自知。

    “當然,那東西威力沒的說,當初要是有這樣的武器,這天下絕對不會被這些反王給推翻了!”黑衣人忿忿地說道。

    “哈哈……既然如此,本王就給你一些這樣的東西,你試試!”一個聲音在身後突然傳出,嚇了兩人一大跳。一個身穿錦袍的少年郎從黑暗之中走出,神采飛揚,修長的身姿在夜風之中顯得異常的挺拔。

    “楚王殿下!深夜到訪,所為何事?”袁守誠有些緊張的問道,這個人是什麼時候進來的,守在門口的自己那徒兒袁天罡有沒有事?而且這家伙得知了自己和這個黑衣人的對話之後,會不會……畢竟他是李二的兒子,這江山現在姓李。

    “本來只是出來走走,誰知道卻見到了這位仁兄在長安城之中戲耍那幫武侯,雖然那群武侯實在是不咋的,可是畢竟代表了我大唐的顏面,所以就跟來看看!可是沒想到卻看到了一出好戲!這位居然是前隋的宗師級強者,真是幸會!”李寬淡淡的說道。

    他一句話,讓對面的兩個人都面色緊張起來,因為袁守誠和那黑衣人都是武藝高強之輩,但是在面對這個少年王爺的時候卻感覺到了無比的危險的感覺,這種感覺說不清道不明,卻又切切實實,端的古怪無比。

    “對了,再友情提示一下國師大人,前隋已經滅亡了,而且最近那個所謂的水陸道場還是不要辦了!因為有個人可是差不多要回來了!”李寬淡淡一笑,笑得很是邪異,一口雪白的牙齒在此刻卻是顯得如同白骨一般,讓人後心發麻。而且他說的話也別有深意,什麼叫做前隋已經滅亡了,這在黑衣人心中可是禁忌,誰說就和誰拼命,而有一個人快回來了,是誰?(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