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卷佛道之爭第二十章孰強孰弱

第十卷佛道之爭第二十章孰強孰弱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1淶拇蟺睿 諞狗緄拇搗饗虜歡 縞劍 奘吶S途拗蛉忌兆判芐艿牧已媯 樟磷糯蟺畹乃薪鍬洌 羈砭笄康惱駒詿蟺鈧 校 娑宰嘔腥舯├ 木蘗謊睦畽 鬧性謖庖豢嘆尤還鉅斕鈉驕參薏  坪踉緹鴕丫 グ系攪死畽 欽庋謀  F涫翟謁男鬧性緹鴕丫 急負昧嗣娑岳畽惱庖淮蔚腦鵡訓淖急福 羈硭淙徊磺宄實鄣氖佷危  僑辭宄實鄣男乃跡 蛭 奘墓 肪綹慫 嗟鈉羰荊 揮幸桓齷實鄄皇且尚牟』頰叩模 腔崽岱雷潘心芴岱賴娜耍 蓯且宰罨檔男乃即 ψ潘腥說囊瘓僖歡 U庖磺脅 鞘撬鄧擔 械牡弁醵疾換崛 娜 獾南嘈乓桓鋈耍 吶略誥醯枚苑嬌煽俊br />
    就像現在的李二,他絕對沒有一個真的能夠交心的人,當然或許在長孫皇後身前還會好一些,隱瞞的心思少一點,可是卻也絕對不會是全然毫無保留,至少他對長孫無忌之間的猜疑就絕對不會和長孫皇後說出來。一如現在,李二雖然覺得李寬不會做出不利于大唐的事情,可是卻還是固執的孤注一擲,將大唐和科學家放在了天平的兩端,要分一個高下來。

    “父皇,兒臣此次前來絕非是炫耀,只是暗一這般出手,有失光明正大而已!”李寬不卑不亢的說道,他早有準備,李二的反應不過是遲早的事情,所以倒也不顯慌亂。

    “是麼?朕的人,自有朕去處理,不需要你指手畫腳!莫非你真的認為這大唐無人能奈何得了你?”李二俯身叱道,這幾年邊關安寧,突厥被趕到了大漠以西,去了那困苦之地苟延殘喘,而且那個位置恰好隔絕了昭武九姓和薛延陀,而吐蕃也忙著一統高原,許久沒有為禍邊疆了,吐谷渾已經成為歷史。高麗又被平了,一切都讓李二有了心思徹底的和科學家清算一次。當然這些事兒其中很多都和李寬有著不淺的關聯,不過李二並不在意,因為已經做好了撕破臉的打算。那麼卸磨殺驢也算不上啥。

    “兒臣並非此意,不過要是暗一真的對兒臣出手,那麼兒臣也不介意大唐少一個高手!”李寬爭鋒相對的回答,既然李二要做一次徹底的清算,那麼還有什麼好顧忌的。哪怕有著太多的牽掛,可是這一關要是過不去,再怎麼樣也是枉然。再說了李寬心中的打算需要大唐很大的支持,要是這一次不能徹底的和李二定下章程,那麼以後怕是會有諸多掣肘,讓他難以施展心中抱負。

    “現在朕就和你清算一番,你可知道現在大唐的局勢?朕雖然不敢說是賢明君主,可是卻也算得上兢兢業業,大唐現在不說是海晏河清,也可以說是太平安康。可是朕心中還是不甚安穩。因為這大唐還有很多的事情讓朕難以把持,這天下,是朕打下來的,可是卻無法全然做主!世家大族盤踞,佛道兩家傾軋,周邊異族虎視眈眈,還有無數的不安穩的人在背後搞著小動作,爭權奪利,圖謀不軌!朕實在是難以安眠!”李二總算將心中的憂慮說了出來,他是一國之君。一舉一動皆是朝廷的威嚴,所以這一切他都無法向人訴說,只能自己扛著,哪怕最親近的人。也不敢說出口。因為那樣會顯得軟弱,作為皇帝軟弱是最為致命的弱點。

    “父皇所說的這一切,其實也是兒臣一直希望平定的,或許兒臣為的不是帝國的利益,但是卻有一點和父皇相同,那就是希望帝國昌盛。兒臣所求的不是別的。而是這天下百姓能夠饑有所食寒有所衣而已,這一點很難麼?”李寬知道李二心中的顧忌,可是這和他所要的東西並不矛盾,為何這位明明開明的君主卻是這種態度?

    “哈哈……人心是會變的,你現在所說的,不代表是一生的堅持,有些時候都會生不由己!李寬你還是太過稚嫩,你可知道現在你能帶著一幫人東征西討,為的是給大唐百姓創造一個優越的生存環境,可是那些跟著你的人呢?他們要的你能給麼?你能給他們榮華富貴,讓他們封妻蔭子?還是用你的所謂的崇高的理想,讓他們成為無私奉獻的聖人?”李二有些失態,這是他這麼多年來第一次顯得如此的激動。李寬所說的,李二何嘗不想實現?可是這是一個絕對難以達成的夢幻泡影,沒有人願意一生奉獻,因為他們活在這個世界上,就需要無數的東西支撐他們活得更好,沒有人願意明明有唾手可得的好日子,卻還是一直苦哈哈的。這一點李二比李寬明白,當初他為什麼要爭奪這天下?是因為他希望天下太平?不全是,或許其中有這一方面的因素,可是卻絕對不是決定性的東西。

    就算他一心為了天下萬民,可是那些跟隨他的人呢?他們也是這樣的崇高?不是的,他們所求的很實際,那就是能多拿些餉銀,讓在老家翹首以盼的父母妻兒過上好日子,或許將來成功奪下天下之後,能夠封妻蔭子,成為人上人,而不是一直看人臉色。所以為了身邊的人,李二不得不爭,不得不去多去那些他們需要的東西,不管是物資錢糧,還是官職爵位。這些都是他給予自己的支持者的回報。

    所以現在李寬說出了一個崇高的理想,這讓李二覺得非常荒謬,簡直就是鏡花水月一樣的話題,誰會為了一個空洞的理想去拼命?他們在意的還是實實在在的利益,還是哪能讓他們吃飽穿暖,光宗耀祖的機會。

    “父皇說的,兒臣也考慮過,或許沒有人是愚蠢的,他們或許會在最初毫無怨言的跟隨,可是時間一長,確實是一個難以避免的問題。可是兒臣有沒有說只是光奉獻沒有收獲啊!卻是,兒臣或許給不了高官爵位,可是財物這樣的東西,難道征討異族就會收獲不到?以戰養戰才是最佳的選擇,不然大軍一路人吃馬嚼需要多少東西?耗費多少國帑?”李寬回答道,他想得很簡單,因為他不需要那些身外之物,或許黃金白銀能讓和很多人忘乎所以,但是李寬卻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糧草更是不會短缺。

    “這麼有信心,是不是你背後的師門會給你足夠的支持?寬兒,你說說你那個師門到底是何等的一個存在?似乎有著源源不絕的糧草供應,還有無數的神奇的東西,這樣的學派真的存在?朕也不是不知道這世間的隱世學派到底是如何一回事,他們不過和普通人毫無分別,或許有著各種一般百姓無法觸及的學識,可是卻決然做不到科學家顯露出來的這樣的事情!朕只想知道,大唐和科學家究竟孰強孰弱!”李二直截了當的問了,他知道這樣拖下去或許會變得更糟,因為他現在居然發現說了這麼一大堆,結果越扯越遠!

    “科學家的實力,不瞞父皇,其實科學家實力基本為零!或許有那麼一些人,可是真的沒有多少可戰之兵,因為他們過的都是自給自足的生活,不管父皇相信也好,不信也罷,科學家現在的人數不超過三百之數!”李寬知道李二能直接這麼問已經是難得,他對科學家的猜忌之心是一直未曾消停過。所以他決定實話實說,陳摶這幾年在倭奴國發展出了一個小小的勢力,現在差不多也就兩三百人而已。

    “怎麼可能?科學家居然只有兩三百人?這絕對不是科學家的真實力量,寬兒,你可知道單單是你在貞觀二年駕駛回來的那一艘船需要多少人鑄造?還有這些年大唐居然沒有出現饑荒,朕又何嘗不知道其中的貓膩?”李二心里明白得很,這幾年大唐並非是風調雨順的,每年不說大旱大澇,至少也有旱災出現,可是卻沒有出現過流民餓殍,這不得不說是一個奇跡。但是深入調查下來,李二發現只要一個地方有災情出現,那麼一艘艘的懸掛著新月旗幟的船只就會運來無數的救災物資,不管是糧食還是衣物,甚至藥物,這些東西到底從而而來?線索一到這些船只出海,就徹底的掐斷了。所以李二雖然不敢肯定,卻也猜出了八分︰在海外,有一個非常強大的勢力,他們擁有著無數的良田,種植著無數的糧食,並且對大唐沒有多大惡意。這個勢力李二猜測就是李寬背後的師門——科學家。

    “父皇,為何不信兒臣所言?科學家確實是人丁稀少!”李寬不再多言,因為會相信的就一定會信他說的話,不願相信的就是說破了嘴也不會相信你說的一個字。

    “朕不明白,科學家所圖的到底是什麼!大唐擁有的東西,科學家貌似一點不少,可是到底是為何你那師門對大唐這般關懷備至?這些年大唐只要一有災禍出現,定然會有科學家的船只出現,並且送來不菲的物資。難道是為了圖謀民心?”李二猜測到。

    李寬听到李二的話,這才知道原來是因為新月商會的行動,讓李二誤以為這是在收買民心!這真是天大的冤枉,科學家是怎麼回事李寬是最清楚的,可是現在卻變成了這般,非要和朝廷爭個孰強孰弱,豈不是有違最初的本心?

    “父皇,科學家到底是怎麼回事,父皇可以派人查驗,其實科學家最初只有兩人而已,現在才發展成三百人不到的一個小型的隱世學派勢力。這一點父皇可以派人東渡大海,去倭奴國一探究竟。至于那些商船,那不是科學家的,而是無數隱世學派的家底子,陰陽家,縱橫家,墨家,法家……他們也是大唐人,所以也願意盡一份心力!”李寬解釋道,這一次差點在大殿上兵戎相見,全然是李二的疑心病搞出來的。(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