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卷佛道之四爭第二十四章玩不過的老狐狸

第十卷佛道之四爭第二十四章玩不過的老狐狸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李寬此時不知道用什麼心情來形容,他沒有想到這兩人會出現在這里,在這一剎那他才知道原來這一切全都在別人的算計之中。他現在才發現其實對于這些眉毛都是空的官場老狐狸,在每做出一個抉擇的時候,都是留下了無數的後手。就如同現在,李寬就被李二玩弄在鼓掌之中,心中升起無數的愧疚的感覺,因為他一時之間的想要隱藏,才讓李二這些年一直耿耿于懷。

    時間回到一個時辰以前,接到了巡城武侯傳來的消息的時候。李二就急忙的召來了長孫無忌,兩人在立政殿之中商議了起來,這個時候,消息剛剛傳出,而尉遲恭和程咬金都還在家中呼呼大睡呢。所以李二急忙的命人給兩位大將軍下了旨意,讓他們直接前往事發地點,將交手的兩人都帶到立政殿來,不管用什麼方法。

    于是兩位大唐軍中的定海神針一樣的大將軍在這深更半夜的直接騎著快馬就到了長安城西北的袁守誠的院落,之後發生的事情雖然有些失去控制,但是卻還是大致在掌控之間,畢竟程咬金和丁彥平之間有著可謂是深仇大恨,一時間無法平靜,所以尉遲恭趕緊的將李寬先攔住,讓程咬金先發泄一下,之後才和李寬一同出手擒下了這個前隋最強悍的將軍。然後將程咬金打發回家,他自己卻是悄悄地跟上了李寬。

    而在這段時間里,李二和長孫無忌卻已經定下了一切謀劃,這一次要徹底的將科學家的底細摸個清楚,所以就有了之前的那一幕幕。當然這個計劃也有一定的危險性,萬一那科學家用某些手段控制了楚王李寬的話,那就糟糕了。所以為了保護李二的安危,暗一躲藏在大殿之中,並且還有尉遲恭和程咬金兩個殺神一樣的宗師級強者,三打一,怎麼也能保證李二的安危了。只是出了些許的小狀況。程咬金因為丁彥平的事情,卻是沒有跟著一道前來,這也造成了李寬逼退了暗一之後,尉遲恭卻沒有及時的接應下來。因為少了一個人。所以李寬回環的余地大了許多。

    幸好李二不愧是玩弄政治的好手,在這個時候,還是鎮定自若,並且選擇了相信李寬並未被科學家徹底控制,于是演出了一出苦情戲。這一出有千古一帝李世民出演的戲碼。在二十一世紀的話絕對是奧斯卡級別的。因為作為一國之君,掌控這些天下無盡蒼生的至高者,現在居然因為一個小小的隱世學派而寢食難安。可是李二的一番話語說下來卻是那麼的合情合理,似乎科學家已經成了大唐最大的隱憂,不解決的話,大唐就會國將不國,如同芒刺在背一般。所以李寬上鉤了,數次欲言又止。直到藏身在偏殿的李麗質和豫章忍不住插嘴。

    長孫無忌帶著李麗質還有豫章這兩個和李寬關系最好的兩位公主,在之前就已經藏身在偏殿之中,因為他們不是身負高超武藝的人。所以李寬只將他們當做是普通的內侍,並未放在心上。再加上暗一在一旁窺視,那種高手之間的氣機相互之間感應,讓李寬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大殿之中。所以他們一直潛藏著,直到現在。

    大殿和偏殿之間,那一串的珠簾被卷了起來,長孫無忌帶著李麗質和豫章出現在了大殿之中,李麗質一身緋紅色的宮裝襦裙,長長的秀發披散在身後,直至腰際。亭亭玉立恍若是夜風之中的那一株紅蓮。一張臉上帶著一股擔憂,還有絲絲的好奇。擔憂的是父皇和二哥之間有這樣對立上了,好奇的卻是二哥身後的師門。這麼多年見識了無數次這個神奇的哥哥拿出來無數的新奇玩意兒。說不好奇那是不可能的,只是善解人意的她從未過問過。因為二哥覺得該說的,就一定會告訴她。

    而在另一邊的豫章卻是將好奇兩個字直接寫在了臉上,一雙大眼楮閃著耀眼的光,似乎對接下來李寬會說什麼充滿了興致,之前她一點都不擔心,只當做是二哥和父皇之間的一場游戲而已。還年幼的她,自然不知道這其中飽含著多少的問題。帝國利益至上,這對于李二來說是那樣的平常,直到她真正懂得的時候才知道原來一切都市那樣殘忍。

    “父皇……你贏了!”李寬不得不服輸,原來這一切其實都是李二布置好的,不然應該在公主府安歇的李麗質是不會出現在皇宮之中的,而豫章就更不可能了,作為一個小女孩兒,怎麼有可能踏足立政殿?

    “寬兒,朕真的對科學家非常忌憚,這些年來你表現得越出色,朕就越擔心,什麼樣的學派有這樣力量?不僅僅教會你蓋世的武藝,還有雄厚的經濟實力,甚至還有無數強大的技藝,造出可以征服大海的船只,威力強大的武器。這些東西太敏感,太讓人難以安心。所以科學家可以說真的是觸踫到了朕的底線,無法安身。”李二沉聲道,他這是在向李寬解釋,他原本不願多談的,可是對于李寬時常不按規矩行事的性格,卻又不得不說出了這一番話。

    “父皇,兒臣知曉,其實這一切都是兒臣一時之間難以決斷,才搞出來的,沒想到居然成了現在這樣的局面,這算是作繭自縛麼?”李寬有些燦然的說道。到了現在,一切還是攤開了說好了︰“其實這世界上沒有什麼科學家,那些都是兒臣杜撰出來的!科學家沒有一個人,只有兒臣而已!”李寬說出了這一句話,似乎費盡了莫大的心力,這個秘密終究還還是說了出來,今後恐怕沒有安穩日子了,李二絕對會直接將軟禁吧!這樣神奇的事情,恐怕會莫名的高漲李二的野心。

    “什麼?居然沒有科學家?可是那些東西……”李二失聲叫喊了出來,這個消息實在是太震撼了,科學家一直是他的頭號假想敵,現在卻被李寬直接告訴他︰這個敵人其實是不存在的,一切都是假的。這如何讓他能夠接受,而且李寬那一身武藝從何而來?那神奇的拳法,那無盡的糧食,那強悍的火藥,這些東西全都是假的麼?他不信,絕對不信。

    “這不可能,科學家怎麼會不存在?要是不存在的話,那些船只,那些糧食,那強悍的火藥這些東西如何解釋?”長孫無忌也不信,科學家只有李寬一個人,是他杜撰出來的,那麼這些東西從何而來,難道是憑空造物?這世界上真的有神仙存在?而且還是一個少年神仙?而他居然一直針對著這個神仙,這絕對不是真的,要是李寬真的有這樣的本事,那麼這天下還有誰能和他爭?就算是當今聖上,也絕對不是他的對手。畢竟那無數的糧食就足以讓所有的百姓追隨他,還有強大的炸藥,也會讓他獲得所有的軍隊的忠誠。

    “寬兒,你說清楚,給朕說清楚,這一切居然是假的?這十幾年來朕食不知味,夜不能寐,居然是因為一個虛假的消息?哈哈……”李二不敢相信先是哈哈大笑起來。現在這個場景是那樣的荒謬,這些年他做的事情算什麼?像一個戲子一樣在演著獨角戲?他是誰,這帝國的主人,這天下最具有權力的人,居然被這樣欺瞞了十幾年。所以怒極而笑,可是卻又有幾分輕松。

    “真的,科學家就只有兒臣一人而已,至于你說的那些東西,是這樣麼?”李寬既然說了出來,那麼就不再藏藏躲躲的了,既然已經做出了最壞的打算,那麼就坦然面對好了,這天下終究不是一個人就能扛得起來的,這時代有太多的制約,無法肆意妄為,哪怕心中有著下山猛虎,可是卻也只能在心中被枷鎖緊縛,無法掙脫,因為一旦掙脫,那麼就將被所有的人排斥,就是異類,絕對沒有好下場。他的武藝是強大,可是卻無法做到視萬軍如無物,他可以自己孤身逃走,沒有人能夠留下他,可是他卻有太多的牽絆。在這世界上,不管你願不願意,都將是被無盡的感情束縛,像是無形的鎖鏈,將你牢牢地拴住了,沒有掙扎的余地,除非絕情絕義,徹底的將自己孤立在這世界之外,才能做到徹底的肆意妄為。可是那樣還是人麼?

    李寬伸出手,掌心向上,然後微微的慢慢翻轉,只見到掌心向下的時候,一粒粒的糧食從他的手心之中落下,一顆顆的掉落到地上在石板上濺射著,所有人都這樣怔怔的看著。李二,長孫無忌,李麗質,豫章,尉遲恭還有暗一,全都沒有絲毫的言語,只是看著從李寬的掌心之中不斷地掉下來的糧食。

    漸漸地地上堆積起來了一堆的小麥,金燦燦的顏色,就像是剛剛在地里收獲回來的一樣。

    “這是戲法麼?”長孫無忌不敢相信,現在地上的糧食已經有了不小的一堆,用麻袋裝的話都得裝兩袋子,可是李寬手心之中還在源源不斷的掉落出來,他一身的鎧甲如何藏得住這樣的兩大袋糧食?

    “這是上蒼憐憫大唐,才將你降生在我大唐的麼?”李二雙眼放光的盯著李寬,似乎這不是他的兒子,而是天上的仙佛,一雙眼眸身處閃耀著的火光,似乎要灼傷李寬的身軀。果不其然,作為一個有著滔天野心帝王,對于這樣的神奇的事情,第一考慮果然還是大唐帝國的利益。(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