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一章我是小李二

第一章我是小李二

    “娘娘,二世子醒了。剛才他的手動了一下!”一個清脆的女聲帶著歡喜在李青的耳邊響起,打斷了他的美夢。

    李青想睜開眼,但是卻發現眼皮沉重得要命,就像是在睡夢中遇到了鬼壓床一樣。明明意識清醒,但是身體就是不受控制。

    “是嗎?讓我來看看。”另一個圓潤的聲音響起。然後就是一串輕微的腳步聲,腳步停滯︰“二郎,醒了麼?”

    李青覺得這個聲音很熟悉,但是卻想不起來了,而且現在他正在和自己的身體做斗爭,只盼望早點睜開眼楮,因為他只記得自己在橫穿馬路的時候被一輛‘別摸我’給撞了,哪怕自己身懷內家拳,已經練至明勁巔峰,離暗勁只差一步之遙,可是也沒有躲過那狂飆至三百碼的‘別摸我’。之後就是一片黑暗,然後就是現在了。

    “二郎?”圓潤的聲音的主人見李青沒有回音,伸出手放在他的額頭上︰“沒有發熱了,看來燒是退了。現在大唐到處都在打仗,劉黑闥被打敗了,但是邊關頡利寇關,柴紹駙馬征討吐谷渾。二哥已經夠累了,這事兒就別告訴他了,免得他擔心。”

    李青將這話請在耳里,心里犯了嘀咕︰“洛陽,打仗?這都哪兒跟哪兒啊?”難道!他不敢想這句話背後隱藏的東西,因為要是真如他所想的話,那就真要命了。

    過了好一陣,他慢慢的開始能夠控制自己的身體,眼皮不再重如泰山。他緩緩地震開了眼,可是映入眼簾的卻是一片陌生的景象,不是想象中的那雪白的天花板,而是像是絲綢織就的蚊帳,自己躺在一張雕花大床上,這一切都顯得那麼陌生。

    “這里是哪兒?”聲音沙啞干澀,就像是許久沒有說話似的,聲帶就像是干澀的毛玻璃,摩擦出那像是指甲在地板上刮出來的聲音。

    “二郎。”一個聲音讓李青的注意力轉移了過去,是一個美貌的夫人,身上穿的是一襲白色的繡著牡丹的襦裙,氣質高貴,秀眉間一絲憂郁,看得讓人憐惜。

    “讓母妃看看,你這孩子身子弱,還逞強修煉什麼武藝!”說著又伸出芊芊柔夷,在李青的額頭試了試溫度。

    “你是誰?”李青看著這位陌生的高貴夫人,警惕的問道。

    “二郎,怎麼不認識母妃了麼?御醫不是說沒有傷到心智麼?”夫人眉毛微翹,神色間也有了些慍怒,這些該死的庸醫,還是御醫呢。

    “我認識你麼?”李青有些不確信的問道,之前他听到什麼打仗,還以為戰爭爆發了呢,可是現在看著自己身處的環境,還有面前的這個貴婦的打扮,又覺得是不是有起點大神幫忙了,讓自己在那場車禍中穿越了,因為御醫神馬的早已經掩埋在歷史的塵埃中了。

    “傳御醫,要是二哥回來發現二郎這個個樣子,肯定會傷心的。”夫人對著身邊的丫鬟說道,然後轉過身,臉上帶著點憐愛︰“孩子,放心母妃會讓御醫把你治好的,你可以像別的孩子那樣玩耍,修煉武藝,將來做一個大將軍。”說著又給李青掩了掩被角︰“你先睡會兒,一會兒乖乖喝藥,母妃讓你大哥來陪你聊天。”

    李青還沒弄清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作為一個生在紅旗下,長在春風里的社會主義新少年,對于穿越這樣的事情是不屑一顧的,但是作為在某點混跡十多年的書蟲,這一切又是內心深處最狂野的願望之一。

    但是在這一刻,看著這復古的布置,還有剛剛從被窩里抽出來的縴細的手掌,他真的迷茫了,這一切該怎麼面對,自己該怎麼面對這個陌生的世界,陌生的家人,甚至陌生的自己。想著這一切,再加上這幅新的來的身體實在是縴弱不堪,他沉沉的睡去了。

    迷迷蒙蒙之間,李青斷斷續續的看到一些畫面,但是卻又模糊不請。一個威嚴的青年的影像在腦海里盤旋不去,還有另外一個女人,不是之前見過的那位夫人。但是卻又不知道他們是誰,只是覺得很親很貼。

    就在這半睡半醒之間,突然,腦海中針刺一樣的痛,一幅幅畫面在里邊盤旋流轉。李青也因此知曉了自己現在的身世︰這具身體名叫李寬,是大唐秦王殿下的第二個兒子,祖父是大唐皇帝李淵,也就是說,他爹是唐太宗李二,而他就是小李二。母親是誰,李寬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因為他只是模模糊糊的記得有那麼一位溫柔的女子,但是想要真的記起來,卻又看不真切。

    現在時間是武德六年,這具身體的年齡只有六歲,比他大的就只有一個李承乾,之下還有李恪,李泰,還有幾個姐妹,都是後來的公主,李青知曉的像長樂公主李麗質,豫章公主,清河公主等。

    睡得迷迷糊糊的,李青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唐太宗次子李寬早夭,也就是說自己雖然穿越了,但是卻也沒多久可活了,他記得很深刻的一件事情就是,唐太宗登基稱帝之時,追封次子為楚王,也就是說自己活不過武德九年,現在都武德六年了,滿打滿算還有三年時間。這讓已經死過一次的他後怕不已,只有死過才知曉生的可貴。

    想到自己命不久矣,李青一個激靈睜開了眼楮︰不能躺著等死啊,雖然穿越成了一個病秧子,也得做點啥啊!不然就真的只有兩三年的命了!

    生死之間有大恐怖,所以在這一刻,李青潛能爆發,小宇宙熊熊燃燒,雙手撐著那還沒被叫做床的榻,坐了起來,背靠著榻沿,思考起接下來該怎麼辦了。

    這個時代有一個大名鼎鼎的名醫——藥王孫思邈,但是這位神仙一樣的人物卻是居無定所,四處游歷,給百姓看病。現在到處戰火紛飛,也不一定找得到,要知道在自己那便宜老爹當皇帝之後,想找他給皇後娘娘長孫氏治療氣疾,都沒找到。而且自己現在不過是一個小孩子,才六歲怎麼才能說服自己那便宜老爹幫忙找這個孫神仙呢?直接告訴他,自己要掛了?這樣非得挨 錘子不可。

    那還有什麼能夠讓自己活下去的方法麼?對了,自己還可修煉內家拳啊,形意十二形,三體式,這是上輩子銘刻進骨子里的東西,當初崇拜李小龍,就想學截拳道,可是內地上哪學正宗的截拳道去,後來听人說什麼︰“太極十年不出門,形意一年打死人。”听起來非常的不錯,所以決定學這個形意拳,還專程去了當初創出形意拳的姬際可祖師老家去拜訪,可惜一無所獲。後來又輾轉到了河南,才學會了一趟六合心意拳。

    “二弟,你醒了沒有?”一個童聲在李青耳畔傳來,打斷了李青的思緒。他睜開眼,看見一只正太蹦蹦跳跳的來到他身邊,身穿一身白色的綢褂,腳上是鹿皮靴子。一頭長發在頭頂玩了個童子髻,手里拿著一本線裝書。稚嫩的小臉俊俏非常,雙眉斜飛入鬢,挺翹的鼻子再加上輕抿的嘴角,真是一只漂亮的小家伙。

    “你是誰啊?”李青沙啞的聲音稍微好了點。但是還是很難入耳,听得小家伙眉頭皺起來了︰“二弟,怎麼連大哥都不認識了?叫你別練武藝,怎麼就是不听?要是父王回來,看到你這個樣子,我們又要挨批了!”小正太自顧自地說著。

    “我跟你說,今天孔夫子又教了一片新文章,是蔡邕的《勸學》,我讀給你听,夫子讓我教你的,你要听好喲!明天夫子會來考你,到時候要是回答不上來,夫子要大大個我的手板。”小正太揮舞著手中的書本,一本正經的說道。

    “這個就是李承乾了吧,沒想到還是個孩子。”看著眼前嘰嘰喳喳的小正太,李青很難想象這是以後伙同侯君集造反的大唐太子!至于他現在念的那勞什子《勸學》,李青表示很無奈,這東西听都沒听過好不!

    雖然小正太叫得很認真,但是卻因為某人的消極怠工,因而第二天被打了板子,哭著以後再也不教他了,李青在心里表示歉意。但是要讓一個擁有現代靈魂的家伙學習那生僻的古文,實在是困難大大的有。

    從清醒後,李青就在半夢半醒間度過了來到大唐的第一個夜晚,這一夜天之將暗,未來開始發生變故,大唐從這一夜之後走向了另一個方向!

    ps︰書中所言歲數皆為古人常用的虛歲,也就是說此時主角六歲,其實周歲不過五歲,甚至連五歲都沒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