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二章身體是革命的本錢

第二章身體是革命的本錢

    李青從榻上醒來,無奈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實,在身邊侍女的幫助下穿上了這個屬于封建王朝貴族的服飾,足足折騰了差不多半個小時才將頭發理順,洗好臉,可是刷牙的時候還是讓他非常不習慣,剝了皮的柳樹條子沾上食鹽,在嘴里亂捅了一陣就算是刷過牙了。

    “真想念過去的日子啊!雖然沒有妹子侍候,但是卻不想這樣一大早的就弄得滿嘴都是鹽啊!”李青在心里叫苦不迭,但是卻沒辦法改變什麼,要知道他現在還是一個病秧子,藥罐子,基本上就沒有人身自由,昨天前任就是因為堅持練習武藝,就把自己給整掛了,要不是李青這個倒霉蛋從一千多年後過來搭救于他,恐怕這具身體現在早就冰涼一片了。

    在侍女的攙扶下,李青在院子里轉了一圈,然後就到旁邊的另一個大院落,去給自己母妃請安,也就是昨天那位氣質高貴的夫人。根據這具身體殘留的那麼一點點記憶,那位就是李二的正房夫人,大名鼎鼎的長孫皇後。雖然現在還只是秦王妃,但是整個長安城卻沒人敢小瞧于她。因為太子與秦王不和這是滿朝皆知的事情,可是就這樣的情況下,秦王征戰在外,這位王妃帶著一家子住在長安。就在太子的眼皮底下,硬生生的扛住了來自太子派系的壓力,讓丈夫沒有後顧之憂,甚至時時入宮拜見父皇李淵,沒有一絲紕漏。

    這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要知道太子久居長安,掌控著很大的權柄,秦王在外征戰什麼糧草兵器全都受到制肘,可是這位王妃卻生生的把其中的關節全都打通,是秦王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的一個重要的後勤保障。

    李青可不知道這些,他只是從殘余記憶中得出一個結論,這個美麗的婦人非常的擅長管理家庭事務,碩大個秦王府,不僅只有下人僕役,還有秦王的諸多女眷,什麼楊妃啊,陰妃啦,還有七七八八的女子,李二雖然常年在外征戰,但是卻也播灑下不少種子,這些妃子生下了不少的兒女。但是不論是哪個小家伙,這位長孫王妃都能清楚的叫出名字,甚至孩子的生辰,還有喜好都能掌握的八九不離十,這也是秦王沒有後院起火的原因,有這樣一個賢內助,實在是李二修來的福分,再加上其兄長——長孫無忌,這位李二依仗為肱骨的左膀右臂,使得她在這個秦王府里的地位穩如泰山。

    李青慢悠悠的來到長孫王妃居住的院落前,身邊的侍女趕緊去通報了。隨後在接到許可之後才走進院子,像這樣的規矩李青很是厭惡,但是卻不得不遵守,因為這不是那個人人平等的現代社會,而是封建大家庭最鼎盛的隋唐時期。在這個三綱五常等級森嚴的時代,要做的只能做的就是按著規矩來,因為你不規矩,就只能淪為車輪前的螳螂,被歷史的車輪碾得粉身碎骨。

    “孩兒李寬,拜見母妃!”李青可不敢自稱是李青了,不然被推出去拖死都沒地兒說理去。

    “二郎,身體好些了呢!”長孫身穿素白襦裙,頭上就簡簡單單的插著一只珠花,坐在胡凳上,看著走進涼亭的李青,也就是李寬(以後就用李寬好了),俏臉含笑,細長的柳葉眉稍稍向上翹起。

    “回母妃的話,昨晚喝了湯藥,今天稍稍好些了。”李寬躬身回答道。

    “好好的養好身子,你父王在外征戰,家里的事情很多,母妃在之前對你關心不夠,希望二郎不要怪罪母妃!”長孫示意李寬到她身邊坐下,看著眼前小小的人兒︰“你娘親去的早,有什麼事情就和母妃說,別悶在心里。”

    通過殘存的記憶,李寬知曉前任之前就是一個悶葫蘆,什麼事情都悶著,身子本來就不好,再加上心理郁結,身體怎麼好得起來︰“謝母妃關心,孩兒曉得!只是著身子不是一天兩天保養得起來的,孩兒听聞當時有一高人,名叫孫思邈,是不世出的名醫,醫術通神有著孫神仙的美稱,不知……”

    “這個孫神仙,母妃也有所耳聞,只是行蹤不定,一時半會兒難以找到。二郎又是從何處得知?”長孫詫異的望著李寬。

    “這個……”李寬不知從何說起了,要知道這具身體現在只有六歲,雖說出身秦王府,見識超過一般孩童,可是這孫思邈之事卻非小小孩童能知曉的。

    長孫見其欲言又止,就說道︰“不願說就不說,你這孩子從小就心思重,我這就差人通知你父王,讓他留意一下。二郎身體欠安,先回去歇著吧!”

    “是,孩兒告退!”李寬躬身應是,然後轉身離開了長孫的院落。

    “看來,這小家伙身上還有一些秘密呢!不知是不是他母親留下的!可惜了韶華妹妹!”長孫看著李寬離去的身影,長長地嘆了口氣。

    李寬出了長孫院子,回到自己的小院落,看著忙著打掃地上枯葉的下人,嘆了口氣︰現在是武德六年初秋了,還有兩年時間,甚至更短,這身體調養之事不得不提上日程了,不然穿越一趟就為了喝幾口中藥麼?

    回到房間里沒多久,一個正太帶著一位老先生來到了院外︰“二弟,我帶著孔夫子來考較你的學問了!”

    “學生李寬,見過孔先生!”李寬出門迎接,跟著李承乾來的這位不用說就是天策府十八學士之一的孔穎達了,這位孔子的十七還是十八代孫。是當世有名的大儒,一身學問堪稱一代宗師,對于這樣的人怎麼尊敬都沒錯。

    “身子好些了?明日就去學堂,這些年一直戰亂不休,天下士子哪里還有心思學聖人之道!都是刀兵大行其道,實在是……望戰爭早點結束吧!”孔穎達扶起李寬,頗有感觸的說道。

    “謝謝先生關心!”孔穎達拋出的話題頗為敏感,李寬可不敢胡亂應答,所以只能感謝。

    “昨日,承乾教你的《勸學》學會多少?”孔穎達很是直接。

    “這個……”李寬無言以對,當時剛剛穿越過來,正在理順思路,所以只記得李承乾來過,什麼《勸學》還真沒注意。

    “唉!都是老夫的錯,昨日見你沒到學堂,就該親自過來。”孔穎達倒是沒有責怪李寬和李承乾,只是自責道。但是這卻讓站在一邊的李承乾很是委屈︰自己已經很努力的教二弟了,可是他就是學不會!想起昨天李寬跟他學習的場景,李承乾心里默默地給李寬打上了笨蛋的標簽。

    “先生,這事不能怪先生,是學生沒有認真學!”李寬趕緊把罪責攬到自己身上,要知道這個年代尊師重道是非常注重的品質,要是孔穎達這番話傳到外人耳朵里,秦王次子不敬老師的罪名可不是現在的李寬的小身板能承受得起的。

    “那麼,你就把這篇《勸學》抄上十遍,明天去學堂交給我!”孔穎達捋了捋下巴上的山羊胡子,滿意的點頭說道。

    這時,侍女奉上茶水,李寬接過,雙手遞給孔穎達︰“先生請用茶。”

    孔穎達接過茶杯,輕抿一口,隨手放在一邊的案幾上︰“既然你身體還沒痊愈,我就不打擾你了,只不過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不能有絲毫懈怠,你可明白?”

    “學生謹記先生教誨。”李寬趕緊應下。

    “明天記得把抄好的文章帶到學堂!”孔穎達站起身帶著李承乾離開了。只不過看著自己那便宜大哥李承乾小正太臨走時那幽怨的眼神,李寬覺得自己是不是忘記了什麼。

    李寬站在院子里,看著頭頂蔚藍的天空,呼吸著未受污染的口氣,想著這兩天經歷的事情︰看來是真的回不去了,那麼從此以後,我就是李寬了,小李二李寬!

    擺開身架,雙腿微分,李寬開始了這一世第一次心意拳的修煉,身體是革命的本錢,要是一直喝中藥那還不如直接撞牆死掉算了,看看還能不能再穿越一次。

    心意拳,脫胎于形意拳,同樣講究站樁,一脈相承的三體式在前世的經驗下,李寬很快就步入佳境,但是身體實在是太虛了,就站了一會兒,就大汗直冒,甚至頭暈腦脹。

    李寬趕緊停下來,不行,這樣下去這一輩子就只能做廢材了,得找東西補補身子,為了小命,啥都不能阻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