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六章怎麼啥都沒有

第六章怎麼啥都沒有

    走出自己的院子,李寬又開始了新的一天,這一天他要去上學堂了,雖然因為從小體弱上學也是三天打漁兩天曬網的,但是身體好一些的時候還是要去,這一點是容不得半點情面的。

    先要去給長孫請安,這是每天必做的事情,然後就和李承乾,李泰還有李恪一路向學堂而去。

    能進宮給皇家子女進行啟蒙教育的都是當世大儒,像之前到秦王府家訪過的孔穎達,還有太子李建成手下魏征,這些現在都在負責這件事情,但是似乎效果並不好。

    到了學堂,這里只有一間教室,十幾張案幾分成兩排擺放著,只不過一邊只有四張,其余的擺放在另一邊,而此刻李承訓,李承德他們就坐在多的那一邊。

    他們父親是太子,所以就住在東宮,而這學堂就在東宮旁邊,所以他們來得早也就是理所當然的。

    “喲!我們的大才子李寬今天也來了?真是稀罕啊!”李承訓陰陽怪氣的說道,昨天李寬那一番誅心的話,讓他們哥幾個吃了不少苦,當時的驚嚇,回宮後的懲罰都讓他們欲仙欲死,在他心里這一切都是這個病秧子害得,本來只是一件小事兒,甚至是沒事兒,經他這麼一攪和,就變成了驚天動地的大事兒。所以一切都是這家伙的錯!

    “怎麼,這學堂夠規定誰不能來?”李承乾作為大哥首先發話道。

    “當然不是,只是覺得李寬李二郎的才學高深,和我們一起學是不是太過屈才了!”李承訓回答道。

    “怎麼,這里已經由你們做主了嗎?連夫子都沒有說我不能來,你們就要趕人麼!再說了教導我們的是當世大儒孔穎達先生,魏征先生,甚至還有太子大伯的老師李綱先生,他們的學識淵博如海,怎麼就教不下我這小小孩童?還要你們來評估?尊師重道沒學過嗎?”李寬站在李承乾身後發話道。

    “這個……”李承訓不過是十來歲的孩子,之前不過是一時氣話,哪里會想到李寬的回答會如此犀利,一時間有點理屈詞窮。

    “不說話,那麼我們就坐下了!”李寬直接坐下了,李承乾李泰等人也跟著坐了下來。

    就在他們剛做好沒多一會兒,李綱先生來了,這是這家皇家小學的校長,也是當今太子李建成的恩師,這位老先生還是隋煬帝的恩師,只不過煬帝殘暴,李綱先生覺得自己沒有教育好這位前朝太子,所以在隋朝辭官歸隱,直到李唐建立之後,李淵出面才把他請出山,當了李建成的老師,外帶著給這幫子小孩子上上啟蒙課程。

    “先生早!”所有的孩子都起身行禮。

    “都坐下吧!”李綱出聲道,聲音低沉,中氣十足,轉頭看著課堂里涇渭分明的兩排案幾,微微的搖了搖頭︰“今日,我們學習周興嗣的《千字文》,我念一句,大家跟著念一句!”

    《千字文》是南朝時期,梁武帝命人從王羲之書法中選取1000個不重復漢字,請員外散騎侍郎周興嗣編纂成文,是為中國歷史上第一篇《千字文》,從那以後成了孩童啟蒙的必須讀物。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李綱搖頭晃腦的在前面念。後邊十幾個孩子也跟著搖腦袋,這樣李寬蛋疼得厲害,這又不是吃了搖頭的小藥丸,搖個啥勁兒啊!所以李寬雖然嘴里在跟著念,但是卻是坐得松松垮垮,很是散漫,這和其余人那一本正經的跪坐再搖晃著腦袋形成了很強的反差。

    “孔懷兄弟同氣連枝。”李綱教了一段,微微睜開眼楮,看著下面和著自己搖頭晃腦讀書的王子皇孫,捋了捋胡須,嘴角微微一翹。可是忽地見到盤腿而坐的李寬,眼神卻是一定。

    “好了,就先到這里,這篇《千字文》大家也學了好幾年了,最小的李泰也學了兩年,現在我就考考你們,李承訓,府羅將相,路俠槐卿。戶封八縣,家給千兵之後是什麼?”

    “先生,是︰高冠陪輦,驅轂振纓。世祿侈富,車駕肥輕!”李承訓站起身回答。

    “何解?”

    “這些將相公卿個個都戴著高高的官帽,陪著帝後的車輦出游,車馬馳驅,彩飾飄揚。”李承訓回答道。

    “不錯,李寬,《千字文》一書出于何處,你給為師講講!”李綱把李寬叫了出來。

    “這個……”李寬作為現代人穿越而來,又非家學淵源《千字文》還真沒學過。他哪知道這些啊,再加上前任留下的記憶也是模糊不清,剛才跟著讀還沒問題,像這樣的問題還真的不知道。

    “怎麼,答不上來?你不是才思機敏麼,昨日先生可是听皇上說了你的事跡。”李綱聲音仍舊是不溫不火,但是卻說得李寬面紅耳赤。

    “真是的,早知道就不搞那事兒出來了,李泰被揍了就被揍了,關自己啥事兒啊,沒事兒強出頭,這下子引火燒身了吧!”李寬在心里暗暗咒罵,但是卻無計可施。

    “坐下吧!東西沒學到,就會賣弄小聰明。心性未定,怎麼就學起賣弄權謀的那套了!”李綱一陣嘆息,在他看來李寬本來身體虛弱,定不能像其他兄弟那樣學習武藝,那麼專心習文也是不錯的,可是沒想到昨日听李淵說起,這小子一條三寸不爛將小小兄弟糾紛夸大其詞到江山社稷的高度,實在是令他難以置信。難道真的是天家無親?或者說是這一家子真的滿心思都是爾虞我詐!

    所以在今天看到李寬來到學堂之後,難免要試探一番,敲打一下。

    “謹記先生教誨!學生知錯了!”李寬把頭低下,他可知道這位,之後的歲月里他會成為李承乾的老師,教了三位太子,可是卻沒有一個能得善終,但是卻也無法動搖他在文人中的地位。這可是初唐時期難得的一位學術大家,堪稱一代文宗。哪怕是現在,自己那便宜老爹李二也得讓他三分,在這個士人把持天下的年代,一位大儒的地位是非常高的。

    李寬依言坐下,但是在心里卻是嘀咕開了︰怎麼穿越這玩意兒到了自己這里就不好使了?別人都有金手指,金大腿,自己啥都沒有,別人裝裝逼,把把妹,自己只是病秧子,別人胡吹亂侃忽悠一大幫子,自己卻吹了一通把自己搞的寸步難行!難道是因為別人穿越的世界配角智商偏低?自己這幾天遇到的除了十歲以下的小孩子,其余的可都是人精似的,長孫,常氏,李淵,李綱這些人都不是省油的燈!沒有金手指金大腿是干不過這些人的!不行,回去之後的好好找找,有沒有金手指,金大腿神馬的!

    就在李寬胡思亂想中,學堂放學了,隨著三個兄弟,李寬回到了秦王府,回來之後就急急忙忙的回自己的院子了,連李泰和他告辭都沒有回應。

    回到院子里,吩咐侍女任何事情都不要來打擾之後,就鑽進房間里試驗起來︰首先把自己所有的的飾品統統都檢查一遍,看看有沒有特殊之處,會不會有老爺爺躲在里邊。

    結果就是砸碎了三塊玉佩,弄折了兩只發簪,腰帶也拆了兩條,結果一無所獲!

    那麼是不是身體異變啊!會不會傳說中的異能的說!

    那麼就試試︰我吐水,我吐火,結果吐水是吐出來了,只不過就是口水而已。吐火,只不過把自己弄得冒火,而且是七竅生煙的那種,吐的頭暈目眩,最後只是一個屁!

    那麼刀槍不入,過目不忘,念力移物有木有?

    李寬想著就開始虐待自己,見到房間里有幾個用來裝飾的花瓶,試著用念力把它移動,可是努力了半天除了滿頭的大汗,就沒動靜兒了。

    那麼過目不忘呢!翻開書本,怎麼全是繁體字?這個哥哥和它們可不熟,一篇文章連蒙帶猜的讀了下來,可是這些文字在腦子里全成了漿糊!

    至于金剛不壞,這個是肯定沒有的,因為就在以上的實驗中,李寬摔了好幾跤,連胳膊肘都給擦傷了,這個就沒必要再自虐實驗了。

    “媽蛋,怎麼什麼都沒有?”李寬對著蒼天豎起了兩根大大的中指。然後悶悶不樂的回房間,把自己扔在床榻上,一點都不想動彈了。

    “沒有金手指,怎麼干的過在歷史上大大有名的李二,還有那一幫子貞觀賢臣?這些人可不是你不想干就能躲得過的,他們在之後的幾十年里會在這大唐的土地上書寫出華夏民族最壯麗的詩篇,要是不能參與其中,對于一個穿越者來說,就是失敗!可是卷進去了,沒有過人的依靠和本事,怎麼弄得過他們!”李寬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了。

    “二世子,王妃娘娘請你過去!”就在李寬胡思亂想的時候,侍女進來稟報。

    “這就去!”李寬從榻上爬了起來,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衫,隨著侍女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