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七章母子交心

第七章母子交心

    上回說到李寬試驗了自己沒有超能力,沒有金手指感到萬分俱傷,而此時卻又被長孫王妃叫了過去。

    “孩兒參見母妃!”李寬想著長孫行禮道。

    “听說你放學回來就回房休息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啊?”長孫關切的問,雖然她不是李寬生母,但是卻和李寬的生母殷韶華關系很好,當然長孫和李二所有的妃子的關系都非常好。哪怕是煬帝的女兒楊妃,還有刨了李家祖墳的陰家的女兒陰妃都和她是好姐妹,但是李寬的生母殷韶華卻是特例,這位女子真是人如其名,所謂︰韶華不為少年留。恨悠悠,幾時休。

    這位女子在她最美麗,最燦爛的時刻香消玉殞,也使得她在李二心里留下了重重的一筆。

    不然李二登基之後怎麼會追封一個已死的兒子為楚王,要知道親王之中一字王地位高于二字王,譬如李孝恭,先封任城王,之後又封江夏王,都是二字王,而一般皇帝的親生兒子多數都是一字王,但是一字王又分等級,就像晉王,秦王,齊王,楚王這些封號為春秋戰國時期大國封號的都是非常尊貴的。

    所以李寬之後封為楚王,比起李恪的吳王,李值氖褳  廡├饗員炔簧銑醯摹5比煥房季坷羈砩鈣涫抵皇且*宮女?這一點很值得思量,第一宮女所生庶子,能獲得楚王這樣的封號?大不了給個衛王或者陳王之類的小國號王。還有一說李寬過繼給了叔父楚哀王李智雲,這一點也有疑雲,李智雲在大唐建立之前就已死掉,那麼李寬過繼之後就因繼承其爵位,不再是李二的兒子。李二還封他個屁啊,只能是郡王一流,而不是親王了,所以這一點也不大說得通。

    故而筆者于此定為李寬母親另有其人,是為陳郡公殷開山之女,名曰殷韶華。說起這殷開山可能還無幾人識,但是在後來有一名曰‘吳承恩’的作者,寫了一部《西游記》這位殷開山就是唐僧的外公的原型。

    “母妃且寬心,孩兒省得!”李寬不知長孫叫自己來是啥事兒,難道就只是叮囑自己注意身體?但是還是順從的回答。

    “你還記得你的生母嗎?”長孫將李寬扶起,讓他做到自己對面,然後問道。

    “當時孩兒尚且年幼,只是模糊記得一些,現在想來一時記不大清楚了!”李寬前任留下的記憶中生母殷韶華確實是模糊不清。

    “這個不怪你,今天叫你來此就是想和你說說你的生母的事情,你母親名叫殷韶華,是開國功臣陳郡公殷嶠殷開山的女兒。”長孫示意侍女端上茶水,然後對李寬說道。

    “這個孩兒還是記得的,去年外公病逝于征伐劉黑闥的大軍中,孩兒還傷心了好一陣!”李寬很慶幸,這段記憶還是有的,因為這位便宜外公每次來都會帶著一些對于小孩子來說是新奇玩意兒的小東西,多數是戰場上繳獲的小玩意兒,這讓李寬很喜歡這個外公。

    “韶華妹妹是我這些年見過最有才的女子,若不是紅顏薄命,恐怕比之蔡文姬這樣名傳千古的才女也不惶多讓。”長孫感嘆道。

    “母妃過譽了!”李寬雖然沒啥印象了但是長孫這樣夸獎自己生母還是讓他很高興。

    “你母親去世之前,將你托付給我,這幾年你身體一直不好,我深怕那天你就隨著她去了。”長孫長長的吐出一口氣︰“我甚至放在你身上的心思比起承乾還要多,有好幾次承乾都偷偷問我,你和他到底誰才是我親生的!做母親做到我這份上,實在是有點失敗。”

    “母妃嚴重了,孩兒不值得母妃如此!”李寬連忙站起來,連連作揖,受寵若驚的說道。

    “怎麼,不相信,呵呵……我也覺得不可思議,明明不是我的親生孩子,但是看到身體瘦弱的你,一次次的被病痛折磨,又一次次的站起來,甚至安慰自己的母親,這都讓我很感觸,我的孩子怎麼就只讓我為他操心,從來不知道母親的辛勞!承乾如此,麗質如此,青雀也是如此,為什麼我就沒有想你這樣貼心的孩兒?”長孫說到動情處,眼淚順著臉頰往下流︰“那一次,你發起了高燒,韶華妹子守著照顧你。你在半夜醒來的時候,伸手去幫韶華妹子擦汗,真的讓我好羨慕。”

    “這些事情,孩兒都記不清了!呵呵……”李寬還能怎樣,難道告訴長孫,你喜歡的那個小病秧子已經嗝屁了,現在是換了內存cpu的現代人?

    “不管怎麼說,三歲看到老,你這孩子比起你那幾個兄弟要懂事得多,你們李家祖上有鮮卑血統,而我長孫家祖上也是胡人,所以你們這些李家兒郎骨子里都有一種嗜血的欲望,不管隱藏的多好。承乾在我和他父王面前表現的非常的乖巧,可是在背地里他卻喜歡李家祖上那種粗狂的生活方式,直接用刀從烤全羊上削肉吃,大口喝酒,大塊吃肉。而李泰雖然還小,而且還表現出無比的聰慧,喜歡漢家詩詞歌賦,這些都很好,但是做事不經大腦,容易被人當槍使。”長孫絮絮叨叨的分析著自己兒子的不是,知子莫若母此話不假,從平常的細節中,長孫早就摸清楚了他們的性格,以及行事方式。

    “母妃這是在說些什麼,大哥和四弟也是非常優秀的,對于先生的課業他們兩可是回答的最好的,母妃應該為他們感到驕傲才是!”李寬搞不明白長孫為啥要和他說這些,要知道有的時候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

    “呵呵……就知道你小子奸猾似鬼,怎麼害怕知道的太多被滅口?放心母妃答應過你母親,會照顧好你,你就別再疑神疑鬼的了!之所以和你說這些,是因為現在在這秦王府里也只有你才能听我說這些了,別人我都不放心,承乾他們太小,至于那些下人,誰知道他的主子到底是誰!”長孫說到這里的時候聲音發冷,讓李寬覺得背心涼涼的!

    “那為何有說與孩兒听?”李寬覺得今天的長孫有點莫名奇妙。

    “我不知道你前天說的那番話是自己想的還是有人教的,但是卻可以肯定你不會做出危害秦王府的事情!而且你還是韶華妹妹的孩子,從小在我的眼皮子底下長大的,知根知底。再加上這兩天表現出來的那不屬于孩子的早熟,讓我找到一個可以傾訴的對象,所以……”長孫很是大方的承認︰“這些年,你父王征戰在外,整個秦王府的擔子都在母妃的肩膀上,你的其他的那些姨娘一個個都幫不上忙,我真的很累!所以我希望你能幫母妃分擔一點!”

    “難道,母妃就不怕孩兒掌握了太多的東西,會對承乾造成威脅?”李寬可是知曉這一家子都是屬暴龍的,都是吃人的主,而且權柄更替更是血腥無比,這一切都要從三年後開啟一個先例,這也成了李唐皇位傳承的慣例。

    “你這孩子心眼兒真多,你認為就你這猴崽囡,能贏得過你父王?”長孫笑眯眯的回答。

    一句話讓李寬清醒了,沒錯自己要是真的想打那張椅子的注意,那麼對手就不只是李承乾他們這幫兄弟,還有一個真正的對手,自己的父王——李二,對于這位千古一帝,李寬心里是沒一點底,不論是政治手腕或是軍事才能,這位都可以堪稱是中華民族兩千年封建主義皇帝中的翹楚。

    “太過于繁雜的事務是不會讓你處理的,你主要負責你的兄弟姐妹們的吃穿用度,這應該難不倒你吧!”長孫也不管李寬願不願意了,直接就給他分派了任務。

    “這個……”李寬還想推辭一番,但是想起了一些事情,也就不再言語。

    “那就這樣吧,要是你做的好,那麼我也就可以專心的為你們父王前線所需謀劃了!”長孫伸出手扶著李寬消瘦的肩膀,看著他稚嫩的臉頰說道!

    “孩兒,盡力而為!”李寬緩緩的點了點頭,異常認真地說道。

    見到李寬答應了,長孫臉上也露出了笑容,然後站起身,打開房門走了出去,李寬緊跟其後。

    出了長孫居住的院落,李寬回了自己住的地方,躺在床上,想著這件事情︰負責兄弟姐妹們的供給,那麼就可以找到自己需要的東西了,要知道那玩意兒對于向自己這樣身體虛弱的人來說是必需品,據李寬的記憶所知,在自己這幫兄弟姐妹中身體不好的不僅僅只有李寬自己,還有李麗質妹妹,還有其他兩個妹妹,這些人都需要那東西呢!

    管他的呢,明天自己就去假公濟私一把,先把身體養好,然後再慢慢地謀劃一下以後該怎麼辦!至于自己挪用了別人怎麼辦,就讓他們多買點不就成了,說是用量大就搞定!想到這里李寬高興的合不攏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