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八章山重水復疑無路求推薦;收藏

第八章山重水復疑無路求推薦;收藏

    帶著愉悅的心情,李寬進入了夢鄉。就算在睡夢之中都翹起了嘴角,這是他穿越之後睡得最好的一覺了,雖然才三天。可是對于他來說,接受自己變成了另一個人,在沿著另一條軌跡去展開自己的人生。這短短的三天卻像是三輩子那麼長,對于周圍一切的陌生與不信任讓他身心俱疲。再加上身體虛弱,以及死亡的威脅,讓他心里一直壓著一塊大石頭,怎樣都無法消除。現在終于看到了一絲曙光,怎能不讓他高興?

    第二天一大早,李寬沒有等侍女前來叫他起床,早早的就起床了,穿衣服還是不太熟練,這古代的衣衫,怎麼就那麼難穿啊!

    來到院子里站樁,三體式的架勢擺好,呼吸吐納節奏不亂,迎著那越過城牆照射進來的第一縷陽光。

    晨風吹起他的衣襟,發髻散亂,在風中飄蕩。不知是不是因為心情舒暢,這個清晨李寬對心意拳有了更深一步的感悟,整個人輕飄飄的,似乎要融進了風中一般。

    “麗質見過二哥!”一個柔柔的聲音在身後響起,李寬從拳法感悟中回過神來。

    轉過身,看著身後怯怯地看著自己的小蘿莉,李寬嘴角微微翹起,小蘿莉很是瘦弱,兩只小手在腹部輕輕的絞在一起。小小的臉蛋上帶著一絲期盼和羞澀,大大的眼楮水靈靈的盯著李寬。

    “二哥,你剛才好像要飛起來了,你是神仙嗎?”小蘿莉繼續怯怯地問道。

    “是麗質啊!二哥剛才在練拳,不是神仙喲!”李寬看著眼前的好奇蘿莉。這位就是李二和長孫的長女,也就是後來的長樂公主——李麗質。但是現在還就是一只小蘿莉,從小就患有氣疾,身子骨在李二的兒女中只比起李寬好一點,所以一直都瘦瘦弱弱的。

    “麗質怎麼這麼早就來找二哥啊?”李寬走上前,輕輕地牽起李麗質的小手,小手沒有多少肉,不像其他小孩那麼肉嘟嘟,一條條細小的青筋隱約可見。

    “母妃讓麗質來找二哥,讓二哥去大廳見她。”李麗質小手用力的握著李寬的食指,似乎只有這樣才有勇氣完成母妃交給她的任務。

    “那麼,麗質帶二哥去好不好?”李寬伸出另一只手輕輕地在李麗質頭頂上揉了揉說道。

    “嗯!”李麗質小蘿莉好像很享受李寬的寵溺,大眼楮眯起來只剩下一條線,小腦袋還輕輕地頂了兩下。

    李寬不知怎的,見到這個同父異母的妹妹,心里就一陣的歡喜。其實這也是因為他獲得的記憶不完整,不然的話他會記得其實在這一大幫子兄弟姐妹中,關系最好的就是他和李麗質了。因為兩個小家伙都從小體弱,所以不能像其余的兄弟姐妹那樣可以自由活動,李寬也是近兩年年紀大了才不得不去學堂上課的,說起來他是和比他小兩歲的李泰一起上學堂的,至于李麗質更是連秦王府都少有出去。

    所以,在之前的幾年時間里,兩個小家伙可以說是同病相憐,長孫也有意識地把兩人放在一起玩耍,這也造成李麗質在兄弟姐妹中最親近李寬。

    李寬牽著李麗質的手,兩兄妹的身影在清晨的陽光下,影子拖得老長老長。

    “麗質,吃過早餐了嗎?”李寬牽著妹妹的手,問道。

    “二哥,哪有那麼早?現在還沒到辰時呢!”李麗質聲音柔柔地,似山澗清泉于岩石上流淌。

    呃,李寬又忘了現在是大唐了,在這個時候只吃兩餐,雖然也有吃三餐的,但是秦王府在勤儉的長孫的帶領下,怎麼會奢侈的吃三餐呢,李寬雖然深有怨念,但是卻也是只能在心里嘀咕。

    兩人邊走邊聊,不一會兒就來到了秦王府的大廳,這里是除了李二的書房以外,秦王府最莊重的地方。王府大大小小的事務都是從這里安排下去的,這里就是王府的中樞,長孫就是在這里掌控著王府的一切。

    “母妃,麗質把二哥帶來了喲!”李麗質剛進大廳就松開了李寬的手,乖乖的向著長孫行禮道。

    “是嗎!麗質真能干!”長孫對自己兒子很是嚴厲,但是對女兒卻是很寬容的,對著李麗質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夸獎了這位乖巧的小蘿莉。

    “當然了!麗質最喜歡幫母妃做事了!”小蘿莉听到母親的夸獎,非常的高興,兩只大眼楮眯著像是小貓咪似的,蒼白的小臉也掛上了燦爛的笑容。

    “那麼麗質現在自己去玩一會兒好嗎?母妃有事和二哥說!”長孫和顏悅色的全走了小蘿莉。

    “嗯!麗質最乖了!母妃和二哥說話,麗質不會偷听的,麗質自己玩!”小蘿莉很是乖巧的走了出去。

    “母妃!”李寬躬身行禮。

    “坐吧!”長孫伸手示意李寬坐在她的下首,那里有一張案幾。

    “謝母妃。”李寬依言坐下,只不過他心里寧願不坐的好,這跪坐坐上幾分鐘就讓人雙腿發麻,坐久了簡直就是受罪。

    “叫你來,只是給你交代一下你要負責的事務範疇,你掌管的會是秦王府所有小輩的月例供需,以及其他的一些雜務。本來這些事情我想交給承乾接手的,但是沒想到你突然冒了出來。”長孫淡淡的說道。

    “還望母妃多多教導,孩兒要是有做的不好的地方,望母妃能夠多多包容。”李寬可不敢說別的,要知道這位也不是簡單的主,李二之後碩大的**在這位長孫賢後的管理下井井有條,甚至在貞觀九年之後,這位皇後死後的二十年里,李二都沒有再立皇後,可見她在李二心中的地位,以及她高明的手腕。

    “別的不多說,每個月你們這幫孩子的月錢,還有給你和麗質調理身體的藥材置辦,都交予你負責。就先管管這兩樣事情,等到你熟悉一些之後,再說其他。”長孫沒有一股腦的把權力下放,而是先讓李寬管管一些細微末節的事。

    “孩兒謹記。”李寬躬身應是。

    “這是詳細的賬目明細,你看看吧,不懂的就問!”長孫拿起身前案幾上的一本賬本,遞給李寬。

    “孩兒知道了!”李寬雙手接過賬本,然後翻開看了起來,雖說使用的是繁體字,但是連蒙帶猜的還是勉強看得懂,至于里面的賬目嘛,對于一個接受了社會主義高等填鴨式教育的人來說,每個月每人幾貫錢之類的,實在是不要太簡單了。

    只不過李寬在翻到後面的時候,覺得有點不對勁了︰“母妃,怎麼孩兒幾人的月錢是不一樣的?不是一碗水端平的麼?”

    “這個,其實是根據個人花銷來算的,要知道現在整個大唐都缺錢,那些世家大族把錢全都囤積起來了,市面上流通的錢越來越少,所以哪怕你們父王貴為秦王,王府每個月的用度都要省著用,那些年齡還小的沒有急需用錢的世子就少發放一些。”長孫說這些的時候語氣萬分無奈,要知道貴為秦王,連孩子的月錢都要克扣,整個國家的缺錢到什麼程度。

    “原來如此!”李寬不再說話,接著翻看起來。

    賬本最後是王府買藥的賬目,這是為王府的世子郡主們買來調理身體的,不僅僅是身體不好的李寬和李麗質,還有李承乾,李恪。這兩位因為已經到了練武的年紀,所以需要藥浴來打下根基。

    李寬心中萬分激動,總算到了關鍵時刻了,于是看得更加仔細起來。

    慢慢的李寬臉色越來越差,似乎很是不解,很是失望︰“怎麼會這樣,怎麼沒有?”忍不住的李寬喃喃自語起來。

    “二郎,什麼沒有啊?”長孫靠著李寬很近,听到了他嘴里的嘟囔。

    “母妃,孩兒只是奇怪,這些藥材怎麼沒有人參和三七?”李寬連忙問道。

    “人參,三七?這是什麼藥材?”長孫臉色有點迷茫,看著李寬問道。

    “怎麼,母妃沒听說過?”李寬心中哀嚎︰難道這個時代還沒有發現這兩種藥材?這可怎麼辦?沒有補氣第一的人參,補血第一的三七,那自己還有希望麼?

    李寬昨天之所以那麼興奮,就是因為他想要通過掌管秦王府世子郡主采購藥材的便利,弄一些人參三七之類的大補之物,補充這具身體的氣血,從而讓自己擺脫夭折的厄運,沒想到在大唐初年,這兩種東西還不為世人所知,這簡直就是斷人活路啊!

    “這兩種藥材是管什麼用的?母妃怎麼沒听說過?”長孫接著問道,她知道這可能是李寬身上的秘密的一部分了,先試探一下再說!

    “回母妃的話,這兩味藥材可謂是大補之物,人參補氣第一,三七補血無雙。”李寬知道能不能活命就看這次了,所以連忙回答道。

    “那麼,二郎是從何得知的呢?”長孫再接再厲的試探李寬。

    “這個……”李寬不知如何回答了,說是從書上看到的吧,書在哪里呢?說是有人告訴的吧,人又在哪兒呢?難道說夢中夢到的?這個怎麼能讓長孫相信!

    ps︰求推薦票,收藏非常少,推薦也非常少,點擊也非常少,宅男強烈需要這三件神器,望各位大哥大姐支持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