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九章柳暗花明金大腿求票,求收藏

第九章柳暗花明金大腿求票,求收藏

    上回說到李寬接手秦王府藥材采購,結果發現在這個時代他急需的兩種藥材竟然還不為人知,這讓他一時間心神失守,被長孫一陣盤問。

    李寬不知道自己最後是怎樣讓長孫放棄了追問,他只感覺這個世界黑暗了。為毛唐朝時候連人參和三七都還沒被世人發現!難道要專門派人到東北那噶噠去采參?而三七李寬只記得生長于南方,似乎只有某個小地方出產。對于只有兩三年性命的李寬來說每一天都是生命的倒計時,哪里還有那個美國時間等著派人去采集,在送回來!

    再加上現在兵荒馬亂的,還有好幾年才能真正的天下太平,就算派出去的人順利的采集到這兩種藥,也不定能送回長安。要是再過上三五年還有這個可能!但是李寬等不到那個時候啊!按照歷史軌跡的發展,李寬可沒有那麼久的命!

    “唉!”李寬拜別長孫,走出院子仰天長嘆︰“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沒想到我機關算盡,卻落得這般下場!”

    至從降臨這個時代,接受這個身份之後,李寬就在謀劃著,他將李泰被揍的事情夸大了千萬倍,只為讓李淵滿足他一個願望,那就是他要人參和三七。怎料到,事情沒有按他的想法進行下去,李淵一言不發的就把他打發走了,誰讓他最大呢!

    之後,李寬在長孫讓他接手秦王府一部分事務的時候,假作半推半就的答應了下來。他哪里看不出這是長孫對他的一次試探,試探他背後是不是有人在給他支招。但是為了找到調理身體的兩味大補藥物,他還是接受了。

    最後得到的結果居然是這樣的,這讓李寬如何能夠接受?讓他如何坦然的面對自己時日無多?

    或許有人會問︰難道就沒有別的藥材來代替這兩種?非得人參和三七不可?

    其實很簡單,李寬之所以身體瘦弱,是因為先天不足,這不是簡單的虛弱。重癥用猛藥,只有這兩種補氣第一,補血無雙的藥材才能激起李寬孱弱的先天元氣,從而吸收藥力得以延續他的壽命。

    李寬回到自己的院落,看著手中的賬本,無力的把自己扔到胡床上。他現在什麼興致都沒了,對于任何人來說,知道自己壽命無多的情況下,誰都無法有興致。而且李寬作為一個穿越者,明明有辦法改變自己的命運,卻因為各種客觀的現實打敗,這更讓他沮喪萬分。

    雖然如此,李寬在接過賬本之後的第二天,還是強打起精神,開始了來帶大唐之後的第一份工作。

    “老五李佑的月錢是不是多了點?你瞧瞧比起大哥承乾都不少了,要知道他才三歲,怎麼用得了那麼多錢?消減一半!”李寬看著王府一位管事送上來的賬簿道。

    “是,卑職馬上去辦!”管事連忙躬身應是。

    “對了,消減下來的那筆銀子,也別挪到別處去了,就給大哥和老三,老四好了,他們參都開始習武了,拿去置辦一柄稱手的武器!”李寬接著說道。

    那位管事在剛听到李寬決定消減五世子的月錢,眼中就閃過一道玩味的精芒,可是當李寬後邊的話一出口,他就再也掩飾不住自己的驚訝與詫異了。他本是長孫派來試探李寬的。之前李寬消減了李佑的月錢,使得他認為這位新上任的小主管是要從中中飽私囊了,哪曾想轉手之間,這位就把克扣下來的錢財分給了其他的幾位兄弟,他自己卻一分都沒撈到。這是啥事兒啊?損人不利己!

    李寬可不管這位管事怎麼想,他現在就只是想著怎麼樣才能另闢蹊徑的保住自己的小命。甚至他已經想過了要直接和長孫攤牌,告訴她自己一夢千年知曉未來。因此招天妒忌,時日無多,需要人參和三七吊命,這樣荒唐的話了,但是始終拿不定主意。

    時間就這樣在李寬的猶豫和徘徊中悄悄的走過,轉眼間已經是武德六年的冬天,李寬穿越過來也接近兩個月了。這兩個月他每天堅持練習三體式,身體狀況倒還穩定,這讓他再次升起了希望,要知道歷史上的李寬可不會心意拳,所以會不會因為內家拳的養生效果,從而保住小命呢?

    這兩個月,李寬憑借著現代社會學習了十二年的數學知識,把他手上的賬目管理的井井有條,甚至以前雜亂不堪的賬簿在他手上變得簡潔,易懂。就連一些不必要的開支也被整理出來了,現在每月所需的錢銀比起之前足足少用了接近一成,卻比原來的效果還好。

    李寬做出的成績,當然逃不過長孫的耳目,但是她卻也沒說什麼,因為李二已經在歸來的路上,最多再有三五天就能回到長安,為的就是這個表現得有些妖孽的兒子。

    除了李二再往回趕,太子李建成在半個月前就會到了長安,這使得長孫也沒閑心再關注李寬了,她得打起精神應付太子一系的各種小伎倆。一直支撐到丈夫李二回來,到時候天策府一幫子大臣自會應對這些明槍暗箭。

    “二哥,麗質發現了一些很好玩的東西哦!”小蘿莉李麗質又來找李寬玩了,這兩個月李寬漸漸的重新熟悉了這位未來的長樂公主殿下,確實人如其名,天生麗質難自棄,小小的年紀就綻放出了傲人的光彩,雖說因為身體抱恙只能宅在小小的王府,但是卻造就了她溫婉賢淑的性格。說話永遠都是柔柔的,不溫不火就像一縷清風,在你耳邊輕輕的吹拂而過。

    白皙的皮膚就像是象牙般細膩有光澤,雖然是有點病態的蒼白,但是卻如同最頂級的絲綢。李寬再牽著她的小手的時候,很是擔心一不留神就會滑出去。所以李寬每次都會微微用力的握著李麗質的手,惹得李麗質柔聲柔氣的說二哥捏的她的手都痛了。

    每每听到李麗質的聲音,李寬心中就顯得非常平靜︰“麗質啊!你又發現啥麼了?二哥和你一起去看怎麼樣?”

    “好呀!麗質就是來找二哥一起去的!”李麗質小臉帶笑,大眼楮眯成了一條縫,揮著小手讓李寬快點到她那里去。

    “來了,呵呵……”李寬發現在這幫兄弟姐妹中,不管是自己還是前任都只喜歡和這個小丫頭待在一起,大哥李承乾一心就只知道讀書,習武,為了不讓父王母妃失望,所以對弟弟妹妹都不是非常的關心,兩個月前要不是孔穎達先生吩咐,他是不會去看望李寬的,更別說教他文章了。

    至于李恪,這位未來的吳王殿下,不知道是因為他的母親教他的,還是天生如此。李寬每次見到他總會有那麼一種感覺——這個小家伙完全看不起自己,眼楮總是不自覺的看著天,留下鼻孔看人,總之就是一個詞兒——驕傲。

    確實,這哥們兒身上流淌著兩代皇朝的血統,母親是隋朝公主,父親是大唐王爺,可謂血統尊貴無匹,但是李寬總是覺得他驕傲的過頭了,小小的小屁孩兒,連什麼叫做血統都不明白,驕傲個屁啊!

    老四李泰,這個小胖子卻是很招人喜歡,但是卻因為喜歡詩詞歌賦這些文人的玩意兒,和李寬沒多少共同語言,李寬在現代就是一個高中畢業生,雖說讀了十二年的書,比起古人十年寒窗還多兩年,但是現代的十二年誰學了詩詞歌賦啊?連什麼是賦可能好多學生都沒搞懂呢!再加上李寬就一學渣,連課本里的那些著名的詩詞都記不得了,更別說別的!

    老五李佑,李寬這兩個月就見了一次,就是自己克扣了他一半月錢,這個三歲的小屁屁跑來找自己理論,甚至跳著喊著要揍死他。完全就是一個飛鷹走狗的紈褲雛形。

    所以李寬最喜歡的就只有李麗質這個小丫頭了,雖說還有襄城,南平這些小蘿莉,但是這些小妹子每次見到李寬,都有點怕怕的。因為不知道那個碎嘴的東西,把李寬當初直言頂撞李淵的事情抖了出來,這些小蘿莉都覺得這就是一個壞人,因為她們從小就知道皇爺爺從來都是對的。所以李寬就是做錯了事情還不承認的壞小孩。

    對于這些,李寬總是一笑了之,嘴長在別人身上,愛怎麼說就怎麼說唄!還是先想辦法保住小命再說其他。

    先不說這些了,李寬這一次牽著李麗質的手,來到了一個他從來沒來過的院落,這里顯得很是偏僻,而且房屋也低矮了很多。

    “麗質,這里是哪里啊?”李寬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李麗質的頭發,這個動作經過這兩個月的練習越來越熟練了。

    “討厭啦!二哥,人家好不容易才梳理好的!”李麗質嘴上責怪著李寬,但是小腦袋卻不自覺的在他的手上蹭了兩下,就像是乖巧的貓咪一般。

    “麗質還沒告訴二哥,這里有什麼好玩的呢!”李寬笑著松開手問道。

    “二哥,他們這里燒石頭喲!還是黑石頭,就和木炭一樣的。”李麗質神神秘秘的回答。

    “黑石頭,燒?這不是煤嗎!”李寬心里轉念一想就知道了答案!

    就在這時,一個機械的聲音在李寬的腦海中響起︰‘五十米範圍內發現低能量載體,是否吸收?’

    ps︰金大腿出來了,大家支持一下唄!!!推薦票投上一張唄,收藏一下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