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一章風雪之夜求推薦,求收藏

第十一章風雪之夜求推薦,求收藏

    李寬穿越過來時,已是初秋。現在已經過去兩個多月,隆冬即將降臨。天氣一天比一天寒冷了,李寬不大習慣大唐的冬天,這個時候可不是後世那種全球變暖的世界,在這初冬的季節,氣溫就已經低的可怕。

    李寬緊了緊身上的被子,看著窗外灰蒙蒙的天空︰“要下雪了吧!沒想到這才剛入冬,雪就開始下了,要是再過個把月,不知會冷到什麼程度!”屋里生了火爐,但是卻擋不住無孔不入到處肆虐的北風,呼嘯而過的它們會帶走所有的熱量,只留下冰冷的空氣嘲笑著那圍在火爐邊發抖的人。

    “該死的低下的生產力!怎麼沒有棉被?”李寬抱怨起這個時代來!要知道在現代什麼棉襖,羽絨服,羊毛衫,這些保暖的衣物層出不窮。哪里像現在披著闖錦被都被寒風吹得瑟瑟發抖,難怪那個叫岑參的詩人會寫出‘狐裘不暖錦衾薄’的詩句。

    剛穿越那會兒,李寬還是覺得大唐還蠻不錯的,秋高氣爽,不能不熱。而且不像現代那樣每天呼吸著各種各樣的有毒氣體,吃的是純天然綠色蔬菜,喝的是清冽甘甜的山泉水,而不是那經過層層過濾的自來水。可是沒想到才兩個月,他就被曾經深深喜愛的大唐給深深地傷害了。

    “棉花,這玩意兒產地在高昌,是一個非常小的國家。好像是被侯君集給滅國的,那個時候是貞觀幾年來著?”李寬在腦海里想著,是不是先去這個小國搞一點來,度過這個冬天。

    其實,在這個冬天的第一股寒流來襲的時候,李寬就後悔了,早知道就先兌換一床棉被好了,誰曉得這大唐的冬天這麼難熬啊!想著前兩天自己把那剩下的能量點就那樣換掉了,真的讓他有種想要撞牆的趕腳。

    “得先再弄點煤炭來,換床棉被,不然老子就要被凍死了!”李寬想到這里,就裹著錦被爬起來。準備去拿自己這兩個月存下來的那點月錢,雖然去買調理身體所需藥材花去不少,但是還是剩余了一半左右。十五兩銀子,可以買一百公斤煤炭。有十點能量點可以吸收,這點能量點應該可以換床棉被了吧!

    可是就在李寬伸出手拿起那裝著銀子的盒子的時候,一個念頭有在心中升起︰要是被人發現了怎麼解釋。這也是李寬來到大唐之後養成的臭毛病,什麼事情都怕被人發現與眾不同。因為他現在根基淺薄,要是太過于眾不同,會被歸結于異類。就像一句老話說的︰領先人們半步是天才,領先一步的是瘋子。可是李寬要是真的表現出來,領先的不是一步,是一千五百年。那麼他就是這個時代最大的瘋子!

    由于前怕狼,後怕虎。李寬這兩個月雖然練拳調養身體,但是心情不暢快,卻沒收到什麼太明顯的效果。還是以前那個病秧子的體型,所以這一場北風吹過,他就受不鳥了!

    “不對,這或許是個機會!李二就要回來了,這可能就是一個突破口!”李寬腦中轉念想了一下,靈光忽的一閃︰‘對一定要買,一定要換!哈哈……老子是個天才!’

    “來人!來人!”李寬大聲的喊了起來,他知道在自己身邊一直都有人在隨時待命。這也是皇家子弟的權利,當然也是悲哀!因為你不知道這些人心里到底效忠的是誰,會不會轉過身就把自己給賣了!

    “世子,有什麼事嗎?”李寬的隨身侍女從門外探出了頭。這也是李寬從現代帶過來的壞毛病,他不知道前任是怎麼處理這樣一位漂亮可以打上八十五分的美少女的,反正他來了之後,就直接讓這位所謂的貼身侍女睡到隔壁去了,反正空房間多的是。他可不想要是自己說啥夢話之類的被人听了去,當時這位小美女還以為李寬疏遠了她,很是傷心了一段時間。

    “去給我叫一個小廝來!我要買點東西!”李寬吩咐道。

    “世子,不知傳喚小的有什麼事情要辦?”一個小廝很快出現在了李寬眼前。

    “你去給我買煤炭回來!快去,把這些錢全買煤炭!”李寬把手上的盒子塞進小廝的手里,命令道。

    “小的這就去!”小廝恭敬地回應。

    這天下午,天還沒黑,小廝就帶著兩個下人,扛著兩只麻布袋子來到了李寬的院子里。

    “把東西給我扛進來!”李寬在接到侍女的通稟之後吩咐道。

    兩個下人當即就扛著袋子走進了李寬的房間,之前那個小侍女是和李寬住同一個屋子,中間隔了一張屏風,現在小侍女去隔壁睡了,房間就空出了很大一個空間,剛好堆這一點煤炭。

    “你們都出去吧!別來打擾我!”李寬直接下了死命令,要知道之前的兩個月里因為這樣的命令,有好幾個嚇人吃了板子。所以現在沒人敢在李寬下了這樣的命令之後再來打擾他。

    “發現低能量載體!是否吸收?”系統果然給力,立馬給出了提示。

    “吸收!”

    “吸收低能量載體——煤炭,一百公斤。獲得能量點十點!”

    “十點能量點能不能換一床棉被?”李寬直接發問。

    “棉被,搜索中……可以兌換,現階段生產力可以制造!五點能量點一床。”系統給出了價格。

    “看來,不止換一床了!換兩床,我還可以自己留一床呢!”李寬這下高興了,之前擔心只能換一床,要是實施自己的那個計劃,那自己就沒的蓋了。沒想到棉被這麼便宜,自己可以換兩床,留一床自己蓋,一床去做想做的事。

    天漸漸的黑了,一片片雪花從蒼穹中飄落下來,向著下面的關中大地直撲而下。呼嘯的北風帶著它們流浪整個關中地區,一夜之間讓這個世界變成了傳說中的雪國。

    這是一場罕見的大雪,在一夜之間房頂的積雪就積了厚厚的一層,一串串冰凌掛在房檐,就像一支支鋒利的尖錐。李寬昨夜睡了個好覺,真的很舒服。棉被蓋在身上暖呼呼的,這是入冬以來他睡得最安穩的一夜了。

    可是李寬因為睡了一個好覺獲得的好心情卻因為一件事情打破了。

    因為李麗質小蘿莉病了,因為突然天降大雪,氣溫下降的很快,佔小蘿莉身體本就不好,一下子外邪入侵,就病倒了!

    李寬听到消息,急急忙忙的感到李麗質的住處,因為是女兒,所以沒有小院子給她住,只有屬于她自己的一棟小樓,下邊住的是僕人侍女,小蘿莉住在二樓。在這小樓周圍還有著其他幾座小樓,是給襄城,南平等人住的。這些小樓隱隱的環繞在李麗質的小樓的四周,有點眾星拱月的架勢,這充分說明李麗質是長孫和李二最喜愛的女兒。

    李寬踩著木質樓梯,滋滋咋咋的聲響讓他非常的不爽,這讓他想後世的水泥樓梯了!

    走進李麗質的香閨,李寬就覺得一陣的氣悶,看了看四周,門窗關得嚴嚴實實,屋子里兩個火爐燒得熊熊的,李寬臉色當場就變了。

    “是誰干的蠢事?有你們這樣做的嗎?”李寬看著正在往火爐里加木炭的侍女,直接就是一頓大罵。

    “二哥,你罵她們干什麼?”小蘿莉听到李寬的聲音,從床榻上伸出小腦袋,有點虛弱的說道。

    李寬看著臉上病態的通紅的小蘿莉,心中的氣憤更加濃烈了,轉過身就把門打開了,然後快步來到窗戶旁邊,把窗戶打開了,清冷的冷空氣化成一股強風,忽的就沖進了這個狹小的房間。

    “你們這是想害死麗質嗎?門窗關的緊緊實實,還生起火爐!不知道火爐會消耗空氣中的氧氣嗎?燃燒生成的二氧化碳更是會讓人窒息,滾一邊去!”李寬看著那些早就唯唯諾諾的侍女怎麼都不順眼。

    “二哥,別生氣了!麗質好難受!麗質是不是活不成了?”小蘿莉的聲音讓暴怒的李寬回過神來。

    “不會的,有二哥在,二哥在這里,一定會讓麗質沒事的!”李寬快步的來到床前,伸手握住了小蘿莉的小手。

    原本就消瘦的小手,在現在更是變得冰涼。李寬握在手里,就像是握住了一塊冰︰“麗質,你怎麼就病倒了?母妃沒有去請御醫嗎?”李寬心疼的往手心中的小手哈氣,希望能讓她感到溫暖。

    “母妃早上就來看過麗質了,只是父王快回來了,府里到處的事情都要母妃操心,麗質讓她走了!”小蘿莉看著李寬給自己的手上哈氣,心里一陣溫暖︰這就是哥哥嗎?為什麼大哥從來就不會做這些?

    李寬不再言語,他也知道長孫現在非常的忙,非常的累。而且因為李二快回來了,太子那邊加緊了對秦王府的逼迫腳步,希望能在李二回長安之前逼得長孫放棄部分利益。

    李寬第一次對自己的身份感到悲哀,真的是天家無親。哪怕李麗質是長孫和李二最喜歡的女兒,但是在那龐大的利益面前也不得不讓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