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三章謝謝二哥

第十三章謝謝二哥

    英武男子長的非常英俊,五官恍若刀削,雙眼細長,有著無盡的威嚴。身量極高端坐于馬背上比其余人高出半個頭來。劍眉斜飛入鬢,鼻若懸膽,嘴唇少顯得有些厚。身上有著一股子堅毅的味道,甚至還有些殺伐氣息。身上穿著唐軍制式明光鎧,胯下烏雲踏雪,鞍上掛著馬槊,搭著連枷。一看就是一個走馬從戎多時的少年將軍。

    至于旁邊的那位氣質儒雅的男子,也是不可多得的人物。一雙星眸閃過智慧的光芒,似乎一切盡在掌中。雖然不似三國時期諸葛,周郎那般羽扇綸巾,但卻又有另一番的風骨。

    听得問話,儒雅男子側過頭看了看身後那一路行來以漸露疲色的軍士,再看看旁邊的男子,不禁微微搖頭,自己這位妹夫還真是精力旺盛,要知道身後的是他們這些年執掌大軍千挑萬選之後才挑出來的精銳之師。但是隨著這接連大半個月的急行軍,這些百戰的勇士也都吃不消了。可是這總領一路兵馬的天策府最高統帥,每每身先士卒的秦王殿下,還是那麼精神。

    “大軍業已疲憊,要是在這樣疾行下去,恐怕會吃不消,要知道太子那邊可是早就在長安,以逸待勞,對于我們來說非常之不利。吾竊以為,當停下休整一番,方為上策。”儒雅男子想了一下回答道。

    “無忌這話,孤可不同意,要知道現在每過一分,觀音婢的處境就越艱難。吾等當全力前進,為她減輕壓力!而且自古以來秦兵耐苦戰,孤王統帥下的這三千玄甲,是我關中子弟中最精銳的,所以區區急行軍怎會將他們打敗?”英武男子搖頭否認道。

    “秦王,你要知道,吾等這一次回長安,可謂是凶險重重,一步踏錯就是滿盤皆輸之局。到那時,跟著秦王你的那一幫兄弟可是都要置身于險境。而且就算秦王不考慮這些,難道連平陽公主也不考慮一下嗎?她可是一路咬牙才撐到現在的,剛才我去看了一下,情況非常的不妙。要知道柴紹駙馬可是還在屯兵吐谷渾,清掃那里的反王。要是平陽公主的傷勢出現什麼意外,那豈不是直接將這股力量推向了太子一方?”儒雅男子也就是長孫無忌苦苦勸諫,要知道這位天策府秦王可不是後來虛懷若谷的千古一帝,現在的他正是意氣風發之時,做下的決定從來不會輕易的反悔。

    “平陽!唉!”李二嘆了口氣,看著隊伍中的那一輛青幔遮擋的馬車。

    這一次李二出征塞外,征討外族。本來一切順利,可是在最關鍵的時刻,被李建成安插在軍隊中的奸細出賣,差點功虧一簣,所幸平陽公主率領的娘子軍前來增援,方才打敗了突利率領的十萬控弦之士。可是平陽公主李秀寧卻為了救李二,身中流矢。雖然經過軍中緊急救治,但是卻只是暫時保住性命,李二這一次回京,另一個目的就是要御醫救治自己這位三妹。

    花開兩頭,各表一枝,就在李二為了自己三妹頭疼的時候,小李二李寬也在為自己的妹妹頭疼,因為小蘿莉在蓋上棉被之後,又經過御醫診斷,喝了那苦苦的湯藥,纏上了自己二哥,要他兌現之前承諾的那好多好多的故事。

    “漁夫在海邊打魚,灑下了漁網,沒想到網上來一個古怪的瓶子……”李寬苦著臉,搜腸刮肚的想著自己小時候母親哄自己入睡的童話故事。

    “魔鬼說在我被關的第一個一千年,我發誓,誰放我出來,我就實現他三個願望,但是我失望了。在我被關的第二個一千年,我發誓,誰放我出來,我就認他當我的主人,可是我還是失望了。就在之前,我被關的第三個一千年,我發誓,誰放我出來,我就吃了他!漁夫,你說我該不該吃了你?”李寬說著臉上裝著凶惡的樣子,張牙舞爪的對著李麗質說道。

    “魔鬼,不要吃我,要不你吃我二哥吧,他可香了!”李麗質一句話就把李寬之前營造的氣氛破壞的一干二淨。李寬的臉一下子就垮下來了︰不是說不說這事兒的嘛!

    “小丫頭,說話不算,是小狗狗!”李寬面對著小蘿莉的時候總是會變得非常的幼稚,可能是穿越過來時受了前任的影響,對于這個小丫頭,李寬習慣了裝成一個小孩子。

    “二哥才是狗狗!哼!”小蘿莉轉過頭,給了李寬一個漂亮的後腦勺,長長的頭發披散在肩膀上,就像是漂亮的披肩。

    “二哥才不是呢!麗質說話不算,男子漢大豆腐,說話算話!”李寬雖然受了一定的影響,可也能控制自己,但是他不願控制,因為只有在面對著這個小蘿莉,他才能真真的放下心來,敞開心扉享受這種沒有欺詐的輕松心情。

    “可是……可是……麗質不是男子漢啊!”小蘿莉歪著腦袋,大眼楮里的小黑豆烏溜溜的轉著圈圈,想了半天才用小巧的食指戳著臉蛋回答道。

    “可是……”這一次李寬無言了,沒想到自己說的話里有著這樣的漏洞,被一個五歲的小女孩給戳破了,這讓他有點掛不住了,要是就這樣服軟,這個小蘿莉肯定會到處去說二哥香香的,二哥不是臭男人,二哥丟了狗狗哭得很傷心。

    李寬不敢想下去,因為那會是地獄一樣的場景︰“小孩子也要說話算話,二哥剛才答應給麗質講故事,二哥就遵守了承諾,麗質答應二哥的話,也一定要做到!”

    “真的嗎?可是二哥答應過麗質,帶麗質出去玩,可是這都一個月了,還是沒有兌現!”小蘿莉嘟起小嘴,氣呼呼的。小臉蛋鼓鼓,就像一只小包子。

    “麗質身體不好,現在天氣太冷了,出去會凍壞的!”李寬給小蘿莉解釋道。

    “可是之前二哥答應的時候,那個時候天氣還很暖和啊!”小蘿莉一直抓著這一點不放,李寬很是無語,總算是見識到了什麼是一招鮮吃遍天了。

    “那麼好吧!那次是二哥的錯,可是那是因為二哥當時要幫著母妃整理王府的賬簿啊!”李寬真的是很冤枉,那一天他剛剛答應小蘿莉,帶她出去玩。可是後頭去交付手中的賬本的時候卻被長孫發現了他無意間寫在賬本上的那一串串阿拉伯數字,于是悲劇的當了一次老師。給王府所有的帳房上了一課,甚至那些陳年舊帳都好好的樹立了一遍。至于一直等著二哥帶她出去玩的小蘿莉,真的忘記了。

    “二哥都說話不算,二哥是狗狗!”小蘿莉高興了,拍著小手笑眯眯。

    “是,二哥是大狗狗,麗質是小狗狗!”李寬無奈的回答。

    “麗質才不是!二哥要是答應麗質等天氣暖和了,帶麗質出去玩,還有放風箏,吃二哥說過的野餐,看山上開滿美麗的花,麗質就答應二哥不去說二哥香香。”小蘿莉趁機提出了不平等條約,這也是這兩個月在李寬這塊磨刀石上鍛煉出來的。

    “好好好……”李寬一听到香香這一個詞,一個哆嗦,急急忙忙的答應道。

    “拉勾!”小蘿莉伸出手。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許變,誰變是小狗!”李寬伸出手和小蘿莉打了個勾勾。

    “蓋章!”小蘿莉滿臉期待,這是她最喜歡的游戲,因為蓋章在嘴里還要說著︰嘜!她最喜歡看著二哥抿著嘴唇‘嘜’的那一下了。

    “好……”李寬不得不順著這位小祖宗,要知道自己的面子,里子都在那小嘴嘟嘟之間呢。

    “嘜……”小蘿莉也學著李寬的樣子來了一下︰“二哥,你過來,麗質有話和你說!”小蘿莉神神秘秘的,大眼楮里的小黑豆咕溜溜的轉著向四面掃描。

    “什麼話啊?”李寬見著她這個樣子,也來了興趣,于是把腦袋湊到小丫頭的身邊。

    “二哥,謝謝你!”小蘿莉輕聲地在李寬耳邊說道,然後趁著李寬沒反應過來時,在他的臉頰上親了一口,之後一下子把小腦袋鑽進被窩里,任憑李寬怎麼叫都不出來。

    李寬笑著搖著頭走下了小樓,而被窩里李麗質卻是羞紅了小臉︰母妃說,女孩子的親親只能給最喜歡的人,麗質最喜歡二哥了,所以麗質會親二哥。麗質是听話的乖寶寶!

    至于這里發生的一切,長孫都不知道,因為她已經取消了對李寬的調查,要是知曉這件事,不知道她會有怎樣的反應呢?這也給後來發生的事情埋下了一顆不知道是喜是悲的種子!

    ps︰在這里說到這位傳奇的平陽公主,筆者也就羅嗦兩句,關于其姓名,實在是無法考究,但是黃易大大給出了一個李秀寧廣為人知,而且也被大家接受,所以就采用了。查資糧的時候,甚至查到這位傳奇公主還曾有過身陷**的經歷,也不知是真是假,但是筆者卻很是不喜,因為像這樣的巾幗英雄,筆者很難接受其身上有這樣的污點,再加上,既然後來這位公主能夠建立起一支強悍的軍隊,征戰沙場,說明其武藝也是不凡(這一點從她的出身就可以得到推論——關隴世家,家傳武藝),怎麼連一座**都逃脫不了?甚至還要化身雜耍戲班中的戲子才得以脫身?所以看到這段所謂的資料時,筆者差點一口老血噴出,因為想到面前是自己的筆記本,又強行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