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四章李二歸京

第十四章李二歸京

    李寬走下了李麗質的小樓,發現剛才還在四處忙碌的下人現在一個也不見了,不禁有點無言︰難道這就是所謂的保密條例?確實主人家的秘密,豈能容下人窺視。

    踩著淺淺的一層積雪,慢悠悠的向自己的小院熠熠而行。穿行在秦王府的小小的花園里,周圍的樹上全都堆滿了積雪,就像穿上了白色的羽絨服。繞過庭院中間的假山,幾棵梅樹居然開始開花了。

    幽幽暗香隨著清冷的晨風吹拂而來,讓李寬心情變得好了起來。看著那已經盛開的幾支梅花,私下里想著要是折下一支來,放在房間里也是極好的。可是一想起那個剛才偷偷親了他一口的小蘿莉,他不得不放棄了這個念頭。因為這樣的事情要是被李麗質小蘿莉知道了,一定會笑話他的。

    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冰冷的空氣吸進肺里,讓胸腹一陣冰涼。李寬不再吝惜自己的腳步,快速的走回去了。可是回到自己的小院落,拿起小廝送來的賬簿看了沒一會兒,又覺得冷了起來。把昨夜換下的錦被披上,再細細的翻閱著這個月兄弟姐妹們的用度報表。

    “來人!”李寬剛看了不一會兒,就停了下來,叫了一聲。一個小廝快步的從外面走了進來,躬身行禮︰“世子有何吩咐?”

    “為何這個月,承乾和李恪兩人的月錢花了這麼多?比起上個月足足多出兩倍?”李寬指著賬目上那大大的兩行赤色朱筆寫下的赤字。

    “因為,秦王殿下明日回京,所以大世子和三世子決定出城相迎,購買了馬鞍、長弓、披風等儀仗用品。小的還特意向秦王妃稟告過。”小廝不卑不吭的回答。

    李寬听到這里,眉頭皺了起來︰長孫這些年把整個王府打理的是鐵桶一塊,就連這些下人小廝在發生大一點的事情之時,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這位秦王妃。而不是現在負責管理這一片的自己。這讓他有點糾結,但是卻也沒郁悶多久就想通了。反正李寬也沒想過要靠著這些下人做啥事兒,再說了斗不過長孫也不是啥丟人的事。那可是千古一後,手段遠不是自己這個後世看了幾部宮廷劇的小菜鳥能比的。

    將長孫帶來的郁悶丟在一邊,李寬又想起了李承乾和李恪這兩個小家伙,沒想到這兩人會來這一出,出城迎接李二。而且還準備了那些東西,看來這兩位還這麼小就懂得了勾心斗角啊!

    李寬揮揮手示意小廝退下,然後思考起自己是不是該做點什麼?要是沒啥表示,李二會不會在心里有什麼想法?要知道長孫可是在兩個月前,就已經把自己身上發生的這些無法解釋的事情,向這位未來的千古一帝寫了信。難保李二在心里不會犯嘀咕,認為自己身後有什麼居心叵測之人。到時候這兩口子對自己心生間隙,那麼李寬在大唐可能就要寸步難行了。

    “不行,得想個辦法,明天也得搞上一出!”李寬右手握拳重重地擊在左掌上,看著窗外的雪景出神了。雪又開始下了,不大,但是卻非常的密。在天地間自由飄來蕩去,像一個個揮舞著翅膀的精靈。

    這一夜,李寬沒有睡好,因為他要思考怎樣做才能在明天贏過李承乾和李恪那兩個小子。當然這只是次要原因,主要的是因為他把兩床棉被都送到小蘿莉那邊去了,這個飄雪的夜晚,只能自己在雕花胡床上瑟瑟發抖。

    “等明天事情過了,一定要弄出一個炕來,不然這大唐的冬天就是我李寬的末日!”李寬冷的牙齒都在打咯,床前生著兩個火爐。窗戶半掩,以免煤氣中毒。在這寒冷的冬夜,龜縮在床鋪的一角,期盼著另一個天明!

    然而,在另一邊,李麗質的小樓里,小蘿莉睡的正香,小嘴嘟嘟的吧唧著,似乎在夢里邊吃著二哥承諾的美味野餐。長孫就站在她的床邊,看著李麗質身上蓋著的厚厚的棉被,怔怔的入神了。

    過了半響她才反應過來︰“這是何物?為何與錦被如此不同?”她剛剛忙完王府的一大堆事務,想起還在生病的女兒,就過來看看,沒想到卻見到女兒蓋著兩床從未見過的被子,睡得非常的香甜。伸手進被窩,非常的溫暖,甚至女兒的身上還有點出汗了。這是不敢想象的事情,要知道這幾年自己的這位大女兒每到冬天可是最難熬的。房間里要生上好幾個火爐才能入睡,

    “啟稟娘娘,這是二世子上午來看小郡主是,從他的房間里抱過來的,听說叫做棉被!”一個侍女連忙回答道。

    “又是這小子!看來他身上秘密不少啊!”長孫一副早有所料的模樣︰“派個人去他那邊看看,有這樣的好東西,也不知道拿出來孝敬一下我這個做母妃的!這一點和韶華妹子比起來差的太遠了!”長孫似乎想起了當年的一些陳年舊事,語氣有點低沉,又帶點惋惜。

    “奴婢遵命!”一個婢女連忙退下小樓,向著李寬的院落而去,茫茫的雪花飛舞遮住了她的背影,擋住了長孫眺望的眼光。

    不一會兒,在長孫的視線里那個婢女的身影再次出現,只是面色有點古怪。

    “怎麼樣?”長孫在等婢女上了小樓之後問道。

    “二世子那邊卻沒有這種叫做棉被的被子了,奴婢剛才過去的時候,二世子正圍著火爐烤火呢!”侍女很是不解,這位現在變得奇奇怪怪的二世子難道是傻了?把自己得到的好東西全都給了小郡主,自己卻凍得不行,實在是想不通。

    不僅是她想不通,就連長孫也是想不通呢。她現在真的看不清這個韶華妹子留下來的遺孤了,但是一想到那個風華絕代的女子,她似乎又明白了些什麼︰這孩子的性子倒是和他母親非常相似呢!當他確定你是真心對他好的他就全心全意的回報,而他覺得你對他有猜忌或者有敵意的話,就會不自覺的疏離你,甚至有機會還會報復你。看來這孩子一定是察覺我對他的防備了!真不知道這麼小的孩子哪里來的那麼重的心思!

    長孫心里想著這些,眼角卻露出了一絲笑意,看著還沉浸在美夢里的李麗質︰“小家伙,你有福了,要是哪天母親不在你身邊了,你也不會受到委屈,因為你二哥會一直保護你的!”輕輕的說著,幫李麗質掖好被角,才輕輕的走下樓去。

    當第二天天光大亮的時候,小蘿莉從被窩里爬了起來。伸伸小懶腰,小手舉過頭頂,嘴巴張得大大的哈著氣︰“麗質這一覺睡的真舒服,還是二哥的被子蓋著暖和!”小蘿莉睡眼朦朧,小手揉了揉迷糊的眼楮,頭發散亂的披在肩頭,很是慵懶。小孩子恢復能力快,昨天躺床上一天。蓋著棉被舒服的睡了一覺,不僅燒退了,感冒也不藥而愈。

    “起床……父王今天回來,麗質要去準備迎接!嗯,還要叫上二哥!”小蘿莉從床上爬起來,叫過早就等在一邊的侍女,讓她幫自己梳洗一番,再從一邊的衣櫥里翻出一套母妃長孫前兩天親手做的夾襖,喜滋滋的穿上,然後對著銅鏡照了照,雖然銅鏡很模糊,根本看不清人影,但是小丫頭還是美美的點了點腦袋︰麗質是最可愛的!

    李寬經過一番和寒冷的斗爭,最後還是在周公的邀請下沉沉睡去。只是這一覺睡得實在是不怎麼舒服,這也加速強了他想要改變現在這種生活的決心。早上被寒風叫醒,洗刷之後就向外走去,因為早餐還得自己去廚房找,因為秦王府節儉的王妃讓李寬他們每日還是吃兩頓。而且伙食還不是非常好,糜子這種被李寬稱之為滿口渣的東西還是時常出現在這一家子的食譜中。李寬雖然不喜歡這些食物,但是卻也沒得選擇的余地。

    李寬這頭剛走出院子,劉進廚房做賊;那邊李麗質蹦蹦跳跳的就來到了李寬的房間里,嘴里還嘟囔著︰“二哥,麗質來找你去接父王了喲!”

    前前後後的轉了一大圈,小蘿莉嘟起了小嘴︰“香二哥,臭二哥,一大早的跑出去玩都不叫麗質!”大眼楮里骨碌碌的轉動的小黑豆暴露了她心里打著的小算盤,看來有人又要被趁機敲詐了,要知道某人對于這只小蘿莉可是沒啥抵抗力,可以說是無條件愛你免費頭像的料。

    不說這兩兄妹在王府里搞出的動靜,長孫一大早就帶著其余的家族成員準備了一番,出城而去了!她帶領的隊伍非常的龐大,李二的**一大群鶯鶯燕燕,再加上幾個小蘿莉,小正太。反正家里除了生病的李麗質,還有非常有主見的李寬,其余的就是下人了。

    長安很大,至少在大唐這個年代還沒有比這個城市更大的。高達數丈的城牆,護衛著這座大唐的都城。這座在隋朝大興城的基礎上擴建而成的城市,面積達八十三平方公里。修的是方方正正,正對著皇城朱雀門,宮城承天門的明德門這個時候被秦王府的一群人佔據了最好的地方,而其余看熱鬧的百姓,將周圍的空地都站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