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六章將軍令求推薦,收藏

第十六章將軍令求推薦,收藏

    駿馬馳奔,揚起煙塵遮天蔽日,長安前幾日下的那一場雪,只覆蓋了另一個方向。明德門前的官道還是一如既往的干燥,這樣一來無疑為李二這一次回京創造出了不小的聲勢。鐵蹄轟隆,如同踏破山闕;煙塵扶搖直上,誓要與青天比高。駿馬如龍,精兵似虎,遠遠的一路疾馳而來,一種鐵血的殺戮氣息撲面而來。這是經歷百戰而練出來的雄師,是關中子弟中千挑萬選出來的精銳,這是老秦人的驕傲也是李二的驕傲。

    三千玄甲,氣勢震天,不過三千人,散發出的氣勢堪比五萬大軍,山崩地裂,摧敵肝腸。

    “風,大風,風,大風!”老秦人的後裔怎麼能不會吼這兩嗓子!離長安城還有三里地,這幫子這個時代最精銳的軍人就發出了這整齊劃一,振聾發聵的吼聲。

    “這才是我們大唐的精銳啊!這幫子守城的士兵,比起下邊的虎狼之士,真是差得好遠!”常何站在李寬身邊,看著遠方疾馳而來的大軍,由衷的感嘆道!

    “常將軍過謙了,這些守城的軍隊也是大唐的精銳了,寬竊以為,若是真的從中選拔出三千人,也不會差這三千玄甲多少!”李寬很是老成的說道。

    “二世子夸贊了,我手下的兵,心中還是有數的,雖說也是百戰老兵,但是比起秦王殿下的玄甲衛,還是差得老遠。”常何哪里不清楚這時該說什麼,而且他和李寬之間還是有些淵源的。

    “常將軍也別妄自菲薄,能夠百戰而歸就說明一切了!”李寬牽著李麗質的小手與常何攀談著,沒想到李麗質小蘿莉不干了︰“二哥,麗質都看不到!”

    李寬這才想起來,前邊是垛牆,也就是那種像是鋸齒一樣有凹有凸的那種城牆,雖說自己三人站的是最矮的那一處了,可是李寬自己都只是勉強看得到外面,更何況比自己還矮上一大截的小丫頭。

    “對不起啊!二哥沒有想到,是二哥不好!”李寬連忙道歉,然後又向著常何歉意的說道︰“常將軍,不知可否搬上兩塊城磚,給小妹墊腳?”

    “這有何難!”常何很是爽快的答應了下來!轉過身吩咐了一句,不一會兒兩個身材魁梧的士兵就抱著兩塊兩尺見方的城磚上來了。

    在靠著城牆放好後,李寬把李麗質抱上去,拍拍她的小腦袋︰“乖乖站好,別摔下來了喲!到時候又要哭鼻子!”說著還伸手刮了刮她那挺翹的瑤鼻。

    “二哥,麗質比你高了喲!”小蘿莉站在城磚上,現在她比起李寬高出半個頭,小腦袋完全高出了垛牆那凹進去的部分。看著比自己矮了的二哥,小蘿莉高興了︰“麗質現在比二哥高,麗質現在是姐姐!”

    “沒大沒小!”李寬很是不禁,在她的小屁屁上拍了兩下。

    “二哥壞!麗質看父王!”李麗質臉紅紅的︰母妃說了,女孩子不能讓男孩子摸屁屁的,二哥好壞!想到這里小丫頭就更是羞澀了,只好轉過身去看城外歸來的軍隊。

    李寬見李麗質專心的看著城外,向著常何招了招手,示意兩人到一邊說話。常何在吩咐了一名士兵照看好李麗質之後才和李寬走到一邊。

    “不知世子有何吩咐!”常何壓低了聲音。他見李寬都故意繞開李麗質,以為有什麼機密的事情要商議。

    像常何這樣夾在兩方大勢力之間的人,實在是不好混。因為他和太子妃有親戚關系而又和秦王有著暗中的聯系,這樣夾在中間,讓他每一天都如履薄冰,生怕露出馬腳。

    李寬看著這位年輕的將軍,此時常何也不過三十來歲,確實稱得上年輕。按照歷史來看這位是李二一方的,但是李寬卻不知道是何時投靠過來的,現在看來,遠在這武德六年,這位已經心向秦王了。

    “世子有話就說,我與你外公之間是過命的交情,今年要不是他,我就已經死在劉黑闥的亂箭之下了。”常何見李寬久久不語,不禁直接道出了一個隱秘的消息。

    李寬這才反應過來,原來這位投靠李二還有自己那便宜外公的功勞,可是那位卻已經去世了︰“將軍勿急,寬剛才在想一些事情,叫將軍來此不過是想借將軍一件東西用一下。”

    “世子需要什麼?”

    “一面大鼓!不知將軍是否方便?”李寬回答道。要知道這位可是三年後那一場事件中不可忽略的一個重要人物,要是因為這件事情使得歷史發生了偏移,那麼李寬自己的小命是不是還能保得住就不得而知了。

    “這個好辦!”常何答應得非常干脆,這只是一件小事,而且像這樣的事情那些大人物誰都不會在意。

    “那就多謝將軍了!”李寬躬身致謝。

    “世子不必客氣!要不是你外公,就沒有常何了。”常何對于李寬知禮的行為很是受用。

    “世子稍待,我這就讓士兵抬一面鼓來!”常何說著就去下令去了。

    李寬和常何交談的這會兒功夫,李二帶領著麾下玄甲離長安城業已不遠了,站在城門外的長孫遠遠的就望見了那個長身端坐馬上的男子,一身明光鎧,胯下烏雲蓋雪,人似玉,馬如龍。正是讓她這大半年來一直思念的丈夫秦王李世民,也就是李二。還有和他一起並駕齊驅的那位相貌俊朗,氣質儒雅的男子,這是她的大哥,這兩個使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男人。現在他們兩都安全的回來了。長孫把眼中含著的熱淚拭去,露出燦爛若山花綻放的笑容,痴痴地望著他們。

    城門口所有人都靜默的望著這支軍隊,三千玄甲恍若一人,馬蹄聲亦是整齊劃一。就連來到明德門宣旨的宮中宦官,也是無言了。因為沉重如山的煞氣,那是一次次從死亡線上掙扎出來而自然形成的煞氣,壓迫的所有人無法言語。

    當然還有一個人沒有被這煞氣壓迫,她正伸出小腦袋在人群中尋找著自家的哥哥︰“那個是大哥,怎麼穿成那樣?好傻,麗質那天偷偷穿過,那鎧甲穿著都走不動路。還有那是青雀,怎麼現在看起來笑得好傻,母妃也好奇怪,又笑又哭的。還是二哥最好!”小蘿莉暗自點評著,小腦袋像小雞吃米似的點啊點。

    “咚!”

    就在所有人都靜默無言時,一聲鼓聲驚醒了他們。

    “咚,咚。”

    鼓聲接連響起,聲聲震在人們的心坎上,鼓點越來越急,如若抗風暴雨,亦如沙場征殺。每一下都敲在心跳的節點上,每一下都敲起人們心中的熱血。

    人們仿佛置身在殺斗場上,周圍似乎傳來戰馬悲鳴,袍澤的喊殺聲。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明槍執銳,誓要還河山一片清平。

    鼓點在咆哮,在呼喊,在發泄。一如穿林驟雨,或如驚濤拍岸,人們听得如痴如醉,眼前展開了一幅將軍百戰圖,以為少年將軍憑著跨下馬,掌中槍,誓要海波平,定欲山河壯。內除反賊,外御戎狄,征戰百場,人猶未悔。

    在所有人中又有一人最是感慨,這人就是今日歸來的主角——秦王李二。這一曲熱血沸騰的鼓點讓他心神蕩漾,因為這一曲道盡了他心中所願,這一曲說出了他夢里所思。在這一刻他感到很滿足,因為有人懂他,有人明白他心中大志,有人知曉他生平所願!

    所有人都沉浸在這一曲鼓點之中,久久無法自拔,尤其是那玄甲軍,無數的征戰已經融入了這些鐵血漢子的血肉里,骨髓中,這一豪情萬千的鼓點讓他們想起了往日的廝殺,想起了那些馬革裹尸的袍澤,想起了那邊聲滿天的歲月。為了破碎的山河,為了身後的無數無辜百姓,他們不悔,但是他們會累。他們雖有鋼鐵澆鑄的身軀,能夠笑對生死的豪氣,但是他們的心靈卻一直在緊繃著,直到死亡來臨或者徹底崩潰。在這一曲鼓點中,他們找到了讓他們心靈可以棲憩的港灣。

    無數人為這神曲一般的鼓點而沉醉,他們這些人都是經歷戰亂,看過哪國破山河飄血的人。他們理解那種男兒心中的熱血豪情,他們知曉那願為萬世開太平的決心理念。所以他們為之沉醉,哪怕只是在這一時片刻。

    可是站在城頭上的小蘿莉心里不平衡了︰香二哥,臭二哥,自己跑去敲鼓,都不叫麗質,哼!

    李麗質小蘿莉看了看墊在腳下的兩塊城磚︰好高!好怕怕!小丫頭伸出小手拍拍胸脯。要知道這城磚是修城牆用的,就有點像後世用的條石,每一塊差不多有一尺(唐時一尺,相當于現在三十厘米多一點),兩塊也有六十厘米高,這樣的高度對于一個五歲(虛歲)的小女孩,實在是讓她望而卻步的高度。

    李寬心里有點不滿意,因為在他記憶里這個曲子應該還可以更好的,可是他只記得大概,其余的實在是只有按照節奏瞎捶了。好在這首曲子還算經典,不是曲子本身,而是根據這古曲改編的一首歌讓李寬很是喜歡,所以後半段就按照他自己在ktv狂吼時的節奏來的。

    李寬在一邊敲鼓,一邊嘴里跟著哼哼︰“任海天為我聚能量,去開天闢地……”

    沒錯就是《男兒當自強》不過現在是古曲《將軍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