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七章原來是你

第十七章原來是你

    “城牆上是誰在擊鼓?”李二從漸漸停歇的鼓聲中清醒過來,轉過頭問身旁的長孫無忌。

    “此曲從未听聞,听得人熱血沸騰。不知是哪方高才創出如此仙音,簡直道盡了男兒胸中熱血,真想結識一番!”長孫無忌也是感慨萬分。

    “沒想到,無忌你的博學強記都不曾听聞此曲!看來得向這城門守將打听一番了!這個節目孤王很是喜歡,哈哈……在孤看來,此曲比起《秦王破陣樂》都不差分毫。”李二對這首《將軍令》很是喜愛,竟然拿它和他最喜歡的那一曲《秦王破陣樂》相比。

    “這個好辦,差個玄甲護衛前去打听一番即可!”長孫無忌接口道。

    大軍即將進城,在這里李二他們這些將領就要和後面的普通士兵分開了,因為三千玄甲是不可能進駐長安城的,這里關乎著皇帝的安危。所以普通士兵只能駐扎在城外十六衛的兵營里,只有將領才能入城。

    在李二率領麾下將領和士兵分開之後,李淵派來的宦官才上前宣旨︰“皇帝敕曰︰秦王李世民,外御戎狄,功在社稷,現凱旋而歸,特許回家看望家眷,明日早朝上朝覲見!欽此!”

    “兒臣謝過父皇!”李二下馬單膝跪下,听完宦官念完聖旨,叩首謝恩!

    “公公久等了,孤王長途跋涉,身無長物,就剩下這從突利手上繳獲的這一張白狼皮,借花獻佛,還望手下!”這樣能夠為自己這親王宣旨的宦官,肯定是李淵心腹,討好一些還是有必要的,要知道有的時候你在外做的再好,也比不上這些家伙的兩片嘴。

    這一點李二深有體會,在前兩年,他就從來沒把這幫子閹人放在眼中,結果很多宦官被李建成收買,在李淵面前說了不少他的壞話,甚至說他有不臣之心。使得那段時間天策府陷入了困境,要不是長孫還有些手腕,在察覺之後采取了一些手段,方才挽回。不然可能早在那個時候李二就被太子和齊王李元吉聯手打壓下去了。

    李二示意了一下,旁邊的長孫無忌就結下了身上的包袱,遞給了那個一臉貪婪的宦官。

    宦官接過包袱,笑呵呵的對李二說道︰“奴婢還要回去向皇上復命,就不打擾親王與家人相聚了。”

    “公公慢走!”李二也沒挽留,拱手送走了這貪婪的閹人。然後想著在城門口等了良久的長孫快步而去。

    “二哥,你回來了!”長孫心中有千言萬語,但是流到嘴邊卻不知從何說起,只有一句簡單的問候說了出口。

    “回來了!觀音婢,這段日子辛苦你了!”李二看著依舊美貌如二八少女的發妻,伸出手輕輕地撫摸著她的臉頰,虎目含淚。他知曉這段日子這位美麗的女子有多麼的辛苦,為了他的願望付出了多少心血。他在心里默默地對自己說道︰這是你一輩子要對他好的女人,沒有照顧好她,你就不是一個男人。

    “行了,你們兩個要親熱,等會兒回府有的是時間,我這個做哥哥的可還在一邊看著呢!”長孫無忌打趣這對在大庭廣眾秀恩愛的夫婦。說的長孫一臉羞澀,而李二臉皮比起長孫就厚的多了,啥都不在意。

    “哥!你也回來了,這一次征戰還順利嗎?”長孫急忙轉移話題,她可知道自己的哥哥不是啥好東西,從小兩人父母雙亡,投靠舅舅高士廉,使得長孫無忌養成了一種流氓習氣,這是他要在舅舅家里保護好妹妹的唯一辦法。

    寄人籬下,總是會不受待見,雖然高士廉對他們兄妹是百般照顧,可是其他的表兄弟卻是不那麼友好,別看長孫無忌長相儒雅,要是真的干起架來,三五個粗壯大漢都不是他的對手。

    “哎!”一說起這一次上戰場。李二和長孫無忌都不由得垮下了臉,因為在他們身後還有一輛馬車,上面是受傷的平陽公主。長時間的急行軍,讓她的傷情不容樂觀。

    “觀音婢,你先帶著其他人回府等我,我先把三妹送去太醫院。”李二說著就要轉身而去。

    “二哥,三妹怎麼了?”長孫還沒資格看戰報,所以還不知道平陽公主受傷的事。

    “三妹受傷了,而且在草原上根本找不到合適的傷藥,所以只能先急救手段用了一下,保住性命,然後隨著我們回京救治。”長孫無忌給自己妹妹解釋道。

    “孩兒拜見父王!”就在李二準備離去的時候,兩個聲音異口同聲的向李二行禮。

    李二這時才看到兩個小將打扮的孩子,單膝跪在自己的左手方向。定楮一看,卻是自己的長子李承乾和三子李恪。兩人身著明光鎧,一手拿著馬槊杵在地上。身後是兩匹駿馬,馬鞍上還掛著一張小小的長弓。

    “好,不愧是我李世民的兒子!”李二看著兩人打扮得和自己那麼神似,不僅胸懷大慰。笑著上前將兩人扶起,看看這個,拍拍那個,很是高興。然後轉身看向長孫,還有李恪的生母楊妃,向她們投去一個感謝的眼神︰謝謝你們把兒子教的這麼優秀。

    長孫微微一笑,而楊妃卻是面色微紅,兩人都是國色天香的佳人,這一刻都美的不可方物。

    李二高興的跨上馬,向著地上的兩個模仿老爹的小正太示意了一下,一勒馬韁,胯下烏雲蓋雪的名駒人立而起,長長嘶鳴了一聲,當真是人如虎,馬如龍。抽出馬槊,向前急刺而出,一點寒芒乍現,風聲呼嘯。恰是︰一點寒芒先到,而後槍出如龍。

    李承乾和李恪看的是眼楮都直了,心里對李二的崇拜可謂是唰唰唰的往上漲,上不封頂。

    李二打馬而行,就要入城,長孫無忌亦是上了自己的馬,緊緊跟隨。就在此時,一個稚嫩的聲音從頭頂上傳來︰“嗚嗚嗚……父王都沒先看到麗質,二哥騙人!”小蘿莉站在城牆之上哭得很傷心。

    李二趕緊停下來,側耳傾听了一會兒︰“是麗質那小丫頭,她怎麼會在城牆上?”

    長孫無忌听到李二的話也是一頭霧水,怎麼麗質那小丫頭也來了嗎?剛才還沒注意,小小的人兒躲在人堆里確實不容易看到︰“這個我倒沒注意,可能是躲在人群中了吧!”

    “不是,是在城牆上!”李二對長孫無忌說道。

    “怎麼可能,城牆這是軍事重地,怎麼能讓一個小丫頭上去?”長孫無忌疑惑不解。

    “可是她的聲音確實是從城牆上傳來的!這一點不會有錯,而且麗質還哭了。”李二的耳朵很是好使。

    “妹妹,怎麼沒見麗質小丫頭?”長孫無忌回過頭向著長孫問道。

    “前兩天下雪,麗質的身子你是知道的,生病了,現在還在家里呢!”長孫很是疑惑,自己哥哥怎麼問起自己女兒來了。早上出門的時候她還去看過,小丫頭還睡的正香呢。

    “觀音婢,麗質在城牆上!”李二也回過身,說了一句。

    “什麼?”長孫驚訝了,不敢相信李二的話。

    “上去看看!”長孫無忌說道。

    “好的!”李二隨即吩咐其余的人先各自回家,他要上城牆看看自己女兒是不是真的在上面。

    一直沒機會說話的程咬金,秦瓊,李世績等人拱手應諾,從而各自打馬而去。

    李二和長孫無忌再一次下了馬,然後和長孫匯合,三人向著城牆上走去。沿著石梯,越往上越是斷斷續續的听到兩個聲音,非常的熟悉︰“香二哥,臭二哥!父王都沒看到麗質,你騙我,你陪我,要不是你敲鼓,父王肯定听的見麗質叫他的!”

    “是是是,小郡主別生氣,是二哥不好,是二哥不對!二哥不該敲鼓的!”李寬很是低聲下氣,他實在是得罪不起這個小蘿莉,一句‘香二哥’把他吃的死死的。

    李二三人面面相覷,沒想到不止是李麗質來了,還有李寬這個小家伙。而且听兩人的對話,似乎剛才擊鼓的人是李寬那小子。

    這個事實讓李二和長孫無忌都不敢相信,要知道之前李寬是什麼樣子,兩人是知道的一清二楚。而之前長孫曾經寫過一封關于這小子變得不同的信件,兩人都沒怎麼放在心里。沒想到這個小家伙居然能奏出那樣激昂的曲子,而且還是從未听聞過的。

    對于李寬表現出來的這些事情,長孫倒是不覺得奇怪,之前在那段神奇的鼓點奏響的時刻,她的心里就浮現過這個小家伙的身影,只是沒有確定罷了。她雖然不知道在這位她最好的姐妹的兒子身上發生了什麼,但是她覺得這並非是一件壞事。

    就在李寬積極承認錯誤,爭取獲得小郡主寬宏大量的原諒的時候,三個大人已經在常何的陪同下來到了城牆之上,走向了兩個在牆角簽訂不平等條約的小家伙的身後。

    “二哥,麗質要吃你說的棉花糖,要吃你說的棒冰,要吃你說過的肉夾饃,要吃……”李麗質小嘴吧吧的說著,全是吃的,全是二哥說過的。大眼楮撲閃撲閃,全是小星星。

    ps︰求推薦,收藏!走過路過的朋友,覺得還行的話就收藏一下,推薦票投一張吧!投一張推薦票不會懷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