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八章第一次面對李二

第十八章第一次面對李二

    站在兩個小家伙背後的三個大人,听到兩人的對話之後都不禁笑了起來。

    “哈哈……”李二爽朗的笑聲讓李寬和李麗質反應了過來,兩人停止了討價還價,直接進行到了最後一步,打勾勾。本來李寬不準備在李二和長孫面前和李麗質打勾勾的,畢竟實在是太跌份了。可是卻架不住小蘿莉那發動著閃光哀慟光波的大眼楮,就那麼直直的盯著你,楚楚可憐的小模樣就像是誰家丟棄了的小貓咪,找不到回家的路。

    “算了,丟人就丟人吧!反正我是沒辦法拒絕這個小妹子了!”李寬在心里認命地想著,然後伸出自己的手。

    李麗質見李寬伸出了手,高興了,嘴角翹起,眼楮眯了起來,快樂的小模樣別提多可人了。嘴角帶著那一絲如同陽光般的笑容,發出清脆如風鈴的笑聲︰“咯咯……”

    “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誰變是小狗!嘜!”李寬和李麗質兩人異口同聲的說著。

    看著眼前的這一幕,三個大人卻是各個感受不同︰李二只是為自己的兒女如此友愛感到高興,因為他現在和自己的兄弟之間可謂是水火不容,太子與齊王兩人現在巴不得置他于死地。所以他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走上自己的老路。在心里有的是欣喜,是寬慰。

    長孫無忌卻是看到了一些別的事情,他看到李麗質對李寬的依賴,這讓他微微皺眉。因為他與李二早就口頭有約,李麗質將來是要嫁給自己的兒子長孫沖的。雖然李寬是李麗質的哥哥,但是他不知怎的就是覺得李寬對李麗質的感情似乎有點不對勁,但又說不上來。

    長孫卻是欣慰中夾雜著微微的痛苦,因為眼前的兩個孩子,讓她不自覺的想起了,還在城牆下等著的另外兩個孩子,這兩人的友愛,讓她想起那兩人的對立。難道真的不能和平相處嗎?父輩如此,後輩還是如此?李寬真的就只是特例嗎?還是韶華妹子的與世無爭換來李寬這孩子的敏感與寬容?

    不管他們心里怎麼想,此刻他們都為眼前的兄妹兩人真心喝彩,要知道在他們這樣身居高位的人來說,最缺少的就是這最平凡與樸實的親情。天家無親,不僅是天家,就連勛貴之家也是如此,勾心斗角,陰謀詭計層出不窮。兄弟倪牆,尸骨未寒而刀兵相向的不在少數,這也是因為現在的勛貴多數都有著胡人的血統,他們的先祖,祖祖輩輩積澱在骨子里的那種野性,讓他們不甘現狀,總想要最好的,哪怕只是奢望。

    李寬和李麗質打完勾之後,將李麗質從城磚上抱了下來。小蘿莉像是一只樹袋熊一樣,雙手摟著二哥的脖子,雙腳盤在二哥的腰間,不願意下來,小小的腦袋靠在李寬的胸膛上︰“嘻嘻……二哥幫麗質擋著,麗質剛才哭成花貓了,不能讓父王看到!”小蘿莉害羞了。

    “是嗎?那麼父王更要看了,我那可愛的小花貓在哪里?”李二心情大好,就連一路讓他愁苦不堪的平陽公主的傷勢,都暫時忘到一邊了,出言逗著李麗質。

    “不要,麗質都不好看了,父王別看!”小蘿莉把臉埋在自己二哥懷里,只留下一個後腦勺。長長的青絲在腦後扎成一個馬尾,這是她自己早上親自扎的。自從李寬教她之後,小丫頭就再也不願意梳別的發型了。

    “那麼,讓舅舅看看?麗質這半年長成大姑娘了,讓舅舅好好看看!”長孫無忌也出聲說道,他心里不知怎麼的,見到李麗質和李寬親密的樣子就是有點不舒服。

    “不要,舅舅也不給看!”小蘿莉頭還是沒抬起來,打算把駝鳥裝到底了。

    “麗質,下來!你不下來,二哥沒辦法給父王行禮了!”李寬輕輕地在小蘿莉的背上拍著,因為抱著小蘿莉的原因,到現在他都還沒有向李二行禮問候,這是很失禮的事情。要是被那些老夫子之流知曉的話,李寬說不得又要挨板子了,上次因為下學時沒有向夫子行禮告別,第二天就挨了五戒尺。

    “無妨!寬兒看來身體大好了!不錯,韶華應該會很高興的!”李二擺擺手示意李寬不必拘禮,然後看著李寬紅潤的臉頰,有些傷感的說道。

    “謝父王!”李寬雖說不習慣,但是還是強迫自己向李二道謝,要知道來到大唐李寬覺得自己快成磕頭蟲了,每天早起要給長孫請安,去上學堂要向夫子問安,有時李淵也會來學堂看看,還有學堂設立于東宮一側,太子妃常氏時不時的會踫到,還有宮中妃嬪,這些都是長輩,在這個不磕頭不足以表崇敬的年代,李寬這兩個月磕的頭比起後世一輩子磕的都多。但是他不是抵制磕頭,而是他實在是不大情願叫一個和自己年齡差不多的男人‘爹’!後世的他就和李二現在的年紀差不多,三十來歲正是年富力強之時!

    “抬起頭來,讓父王看看,沒想到當初離開的時候你還臥在床榻上,現在居然能夠跑到城牆上擊鼓來迎接父王了!”李二很是欣慰,剛才那一曲鼓點,震驚了他的靈魂,讓他對于自己一直苦苦堅持的立場,再一次堅定了起來,男兒就應該熱血激揚,咆哮于沙場間,仰不愧于青天,俯不慚于黃泉,于這天地間走一遭,對得起蒼生百姓,報效過國家社稷,安萬民,鋤奸逆。能挽天傾,救萬民,開天下之太平,哪怕身死魂消亦是無怨無悔。

    不管李二心中的殘念,李寬這時候才看清這位便宜父王的臉,李寬不得不承認很帥,而且很man,有著一種超乎尋常的氣質,在他身上李寬看到了軍人的堅毅,還有王者的仁風,甚至還有一種霸道隱隱展露。李寬來自後世,通過電視,網絡之類的看過許許多多的世界各國政要,那些人確實很有風采,可是卻難有一人能與李二比肩。

    “只是不知,當初太祖的風度,有沒有李二這樣!大概比李二強吧,因為現在李二還沒有達到他最高的高度!應該還比不上太祖!”李寬心中這樣想著。建立了共和國的太祖是他能夠想到能夠與李二並肩的人物,或許還有一個獨夫,那個北擊匈奴三千里的漢武大帝,也應當有這樣的風采。還有那千古第一帝的秦始皇,氣吞八荒,橫掃六合,也許不輸于李二。但是這兩位李寬覺得他們的時代實在是太遙遠了,沒多大的印象。通過什麼影視作品來看的話,實在是被雷了很多次,也就沒興趣了。

    “看來,觀音婢把你們這些小家伙照顧得很好!就連寬兒都身體大好了!哈哈……”李二看了站在一邊一直沒有說話的長孫,向她投去一個感激的眼神。這個女子是他的賢內助,是他這一生最愛的女人。

    “哪里有這樣夸自己妻子的?你真是……”長孫無忌笑著插了句嘴,以他對自己妹妹的了解,知道剛才一定有什麼事情觸動了自己妹子,不然她不會像現在這樣一言不發了,看著還只顧著高興的李二,長孫無忌心中不禁埋怨起來,或許李二真的非常愛自己妹妹,但是他卻也不是一個好丈夫,自己妹子嫁給他已經十二年了。可是長年的征戰使得他還是沒有真正的了解自己的枕邊人,沒有知曉她到底需要什麼,李二不是一個合格的丈夫。

    “怎麼,我夸獎的不僅是我的妻子,也是你的妹子啊!”李二還是沒搞清楚狀況,他對于政治軍事這些事情有著天生的敏銳的直覺,可是面對男女之情,這種直覺卻是差了不止一籌。

    長孫無忌都有直接敲開李二腦袋看看里邊是不是裝的豆腐的沖動了!自己這位主公兼妹夫,實在是不懂溫柔。但是他轉念一想卻又釋懷了︰以為氣吞萬里如虎,行軍打仗十幾年,逢戰必勝,攻必克的無敵統帥,對于兒女情長,風花雪月不大精通也說的過去。只不過委屈自己妹子了!

    長孫還是沒有說話,只是看著李寬抱著李麗質的身影,有點發呆。在那一剎那,她似乎看到了小時候哥哥帶著自己在舅舅家里的那段日子,自己也是這樣依賴著哥哥,只是不知什麼時候起,和哥哥之間漸漸地疏離了。

    想著兒時的點點滴滴,長孫的那雙剪水秋瞳不住的浮起霧氣,迷迷蒙蒙的似那多雨的江南。

    一直注意著自己妹妹的長孫無忌,看到長孫眼中那滾滾欲滴的淚水,長長的嘆了一口氣︰過去的再難回來了,當初那個趴在自己懷里撒嬌的小丫頭,現在已嫁作人婦,為人妻,為人母。當初單純的妹妹現在也學會了心計,也會在背地里打著自己的小算盤,幫著自己丈夫謀取利益了!好想回到當初,回去看看當初那個單純的丫頭,那個坐在秋千架上,笑著讓自己推她的那個小丫頭。

    長孫無忌閉上眼楮,嘴角也浮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很暖很暖,就像那秋日的陽光!

    長孫回過神,看著就站在身邊隱隱護著自己的長孫無忌,心中也是激蕩萬分,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哥哥還是在保護著她,哪怕她不再需要,甚至在以前有點厭煩這種保護。

    “謝謝你!二郎!”長孫在心里默默的說。

    “謝謝你,李寬小子!雖然我還是對你不爽!”長孫無忌在心里默念。

    ps︰謝謝htuh100起點幣打賞!這是大唐的第一個打賞,謝謝!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