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九章暴怒小蘿莉

第十九章暴怒小蘿莉

    李二可沒注意到自己最親近的兩個人表情的細微變化,他現在還沉浸在自身的欣喜之中。不得不說李二對于感情上其實是不那麼敏感的,他一直把自己關在內心的那個幻想出來的國度內。這一點從歷史上就可以看出︰他自己經歷了那一場慘劇獲得皇位。但他並不希望自己成為孩子們的榜樣,所以他很是用心的教育自己的幾個兒子。結果卻讓他的兒子在他的心上狠狠地插了幾刀!

    這是後話暫且不提,至少現在幾個小家伙還是很純真的,李二的幻想還能繼續下去。

    李麗質趴在李寬的懷里不肯出來,李寬只好無奈的抱著她。但是李寬身體畢竟不如常人,在剛才又全情投入的演奏了一曲《將軍令》已是疲憊不堪,現在抱著幾十斤重的小丫頭,漸漸的感到體力不支了。

    “麗質,二哥累了,你下來吧!”李寬柔聲對一心當鴕鳥的李麗質說道。

    “父王他們走了嗎?”小丫頭還惦記著不讓李二看到她現在的樣子。

    “走了!”李寬實在是太累了,再加上李二和長孫無忌在一邊虎視眈眈,不得不違心的哄騙了小蘿莉。

    “那麗質就下來了!”小蘿莉听說父王已經離開,選擇了相信最喜歡的二哥,松開了手腳。

    李寬把她放下,小丫頭伸出小手揉了揉眼楮,正要抬起頭來,就被早就準備了許久的李二一把抓住了︰“哈哈……這下抓住了吧!小東西還不讓父王看,現在看個夠!”李二笑著看著在懷里掙扎的小蘿莉。

    “二哥大壞蛋,敢騙麗質,麗質咬死你!”小丫頭在李二懷里掙扎著,惡狠狠的看著無奈站在一邊的李寬,放著狠話,小手握成小小的拳頭,向著自己二哥揮舞,眼楮睜得大大的,恨不得吃了李寬。

    “小丫頭很有勁兒,看來身體也是很好,不錯!”李二可不管這些,把李麗質轉過身來,讓她面對著自己︰“讓父王好好看看,真漂亮,麗質今天漂亮極了!”說著還把臉在小蘿莉臉上蹭來蹭去。

    “討厭的父王,快放開麗質,麗質都不漂亮了,剛才哭成小花貓了!”小蘿莉躲閃著李二的親熱,小手使勁兒的推開那張大臉。把李二那英武的面容搞的扭扭曲曲,嘴巴想著一邊咧去,眼楮也變形了。但是李二卻沒有絲毫生氣,反而很是享受。

    “這就是天倫之樂吧!”他心里如是想著。

    好不容易,李二不在死死地抱著小蘿莉,讓她掙脫了懷抱,小蘿莉一下地就向著李寬跑了過來。

    李寬一見李麗質的架勢,就知道要糟,但是現在李二和長孫兄妹都在這里看著,平時對付她的方法可不敢使出來,不然現場的兩只暴龍和一只笑面狐狸還不把自己給撕了,所以他只好拿出以身飼虎精神,決定硬撐這一次暴怒小蘿莉的懲罰。

    小蘿莉李麗質跑到李寬身邊,拉起他的一只手,就張開小嘴,一下子咬了下去。這一口真的好狠,看的旁邊的李二都為李寬感到疼,要知道他可是在沙場之上見慣生死的人物。

    李寬強忍著疼痛,聲音都打著顫︰“麗質,淑女喲!我們的小郡主是要做整個大唐最淑女的女孩子,咬人可不行!松開二哥!”李寬面部抽搐,五官都皺到一起了。要知道他第一次面對生氣的李麗質的時候,才曉得這個歷史書上記載的溫柔賢淑堪稱大唐典範的長樂公主,居然會咬人,而且非常的狠。

    “不要,二哥騙麗質,不是好孩子,壞孩子要接受懲罰!做錯要承認,挨打要站好!”小丫頭松開了小嘴,說著從李寬這里挺過去的歪理。

    李麗質的這番動作讓站在一邊的李二等人有點驚訝,剛才李麗質一下子就咬住了李寬,這要他們錯愕了︰這還是自己了解的那個麗質嗎?怎麼會是這個樣子?那個柔柔弱弱而又知書達理的麗質哪里去了?怎麼像是一只小老虎一樣。生猛的一塌糊涂,咬人!一定是幻覺!三人一致這樣想著,使得李寬多受了不少的罪。

    直到兩人的對話傳入耳中,三人才反應過來,那個咬人的小丫頭真的是李麗質。長孫連忙上前,拉住了還想要再一次下口的小蘿莉︰“麗質怎麼能咬人?母妃平時怎麼教你的?”長孫這會兒真的是生氣了,自己這個女兒平時乖巧懂事,怎麼今天變得這麼野蠻,簡直就是換了個人似的。

    “母妃!”小蘿莉一下子又換人了,現在是溫柔蘿莉出現了︰“麗質錯了!剛才二哥欺騙了麗質,麗質很生氣,希望母妃原諒!”小蘿莉一臉的歉意與委屈,讓長孫的心,一下子就軟了,本來還想好好教訓她的,可是現在想來確實是李寬哄騙了小丫頭,被自己最信任的人欺騙,確實讓人生氣,一時沖動情有可原。

    站著看熱鬧的李二和長孫無忌也是微微點頭,表示接受小蘿莉的解釋,可是他們怎麼沒想想,要不是他們在一邊用眼神威脅李寬,李寬會欺騙他最喜歡的妹妹嗎,這會兒一個個把自己摘得干干淨淨,讓李寬承受暴怒小蘿莉的憤怒,實在是沒有人權。

    李寬在心里狠狠地鄙視著李二三人的行為,但是在臉上卻是不敢表露半分。誰叫在這里就他最小呢!

    “生氣也不能咬人啊!女孩子怎麼能做出這樣不雅的事情?還有二郎是你二哥,怎麼能咬他?去給二哥道歉!”長孫很是認真的看著小蘿莉,然後對她說道。

    “是的,母妃。麗質知道錯了,麗質不該咬人,不該咬二哥!麗質去給二哥道歉!”小蘿莉說的很委屈。眼角開始又水霧蒸騰,慢慢的佔據那雙明亮的大眼楮。低下頭,小蘿莉一步一步的向著李寬走過來。

    李寬心里一陣心疼,沒想到自己沒有反抗,害的這個和自己最要好的妹妹挨了一頓教訓,實在是讓他不知是啥滋味,要知道在平時小蘿莉說著要咬他,向他沖過來,李寬都會伸出手去扯小丫頭的臉蛋,讓她張不開嘴。這是兩兄妹之間的小游戲,這兩個月來給他們帶來了很多的歡笑。

    “二哥,對不起!麗質不該咬你!”小蘿莉站在李寬面前,低著小腦袋,聲音也非常低沉,好像真的很難過。

    “二哥沒有怪麗質,是二哥不好,二哥不該欺騙麗質的,二哥應該受罰,知錯就要改,挨打要站好!麗質沒有做錯什麼!”李寬不知該說點什麼,因為現在那三個大人站在一邊,他能說什麼?雖然他已經想過要表現自己的不凡,但是卻不是要表現自己的離經叛道,在這個禮法盛行的古老國度,一切挑戰禮法的都不會有太好的下場。

    李二這個時候看不過去了,本來非常高興的,卻因為一點小事,變得如此的低沉沮喪,這讓他很是不舒服︰“好了不說了,我們先回去吧!對了寬兒,讓父王看看,手上有沒有受傷。”

    “是,父王!”李寬順從的走到李二身前,任憑他卷起自己的袖子,看那剛才被李麗質要到的地方。

    “沒想到小丫頭這麼狠,都出血了!”李二看了一下李寬手臂上的牙印,有點意外。在剛才他一直旁觀,發現自己這對兒女有著一種默契,所以在小蘿莉跑過去的時候才沒有阻難,沒想到卻出了這樣的事。看來自己在旁邊有點讓這小子放不開啊!李二一瞬間就想清楚了其中原委,于是對長孫無忌打了個眼色。

    “不就是出點血嘛!有什麼大不了的,男子漢大丈夫,哪里能不流血!征戰沙場,沒有留下傷疤的就不是好的軍人,所以二世子見見血也是好事,激發一下血性。”長孫無忌哪能不明白李二的暗示,于是接口道︰“而且,不止是男人,女人也有上戰場的。就像你們兩個小家伙的姑姑,平陽公主殿下,在這一次出征也不是身受重傷!”

    “對了,秀寧!觀音婢,你下去帶著孩子們先回府,我要帶秀寧去找御醫治傷!”李二說著就帶著長孫無忌走下了城牆,而長孫在這個時候也感到他們的用意,也安慰了李寬兩句也下去了。城牆上就又剩下兩個小家伙,李寬倒好,心理年齡有那麼大,直到這是三人故意離去,只是李麗質卻不那麼明白。

    “嗚嗚……父王……母妃,你們不喜歡麗質了嗎?不要丟下麗質!”李麗質到底只是五歲不到的小女孩,這個時候看到父母和舅舅一下子走光了,心里慌了,哭了起來。

    李寬听到小蘿莉的哭聲,連忙上前︰“乖,麗質不哭!父王母妃有事,二哥陪麗質回家!”說著把小丫頭抱在懷里,輕輕地拍著她的背。

    李寬不安慰還好,這一安慰,小蘿莉哭得更帶勁了,而且還埋怨起他來︰“都是二哥,惹父王母妃生氣了,他們不要二哥了,順帶也不要麗質了!”小手在李寬胸前拍著,像是在發泄心中的委屈︰“二哥剛才怎麼不躲?明明之前都躲得開的,害的麗質被母妃教訓,麗質都不是小淑女了!”

    李寬沒有說話,現在只要靜靜的听著她的抱怨就好,小孩子心里受了委屈一定要發泄出來,不然很容易造成心理陰影,甚至是性格扭曲!輕輕的在小丫頭的背上拍著,嘴里輕輕地哼著兒時母親用來安慰自己的不知名的曲子。李寬這是心里異常的平靜,有一個肯對自己撒嬌,發脾氣的妹妹,是一件慶幸的事,因為在這個時候李寬不用在偽裝什麼,在算計什麼,害怕什麼。在這一刻兩個人就是這個世界的全部,李寬最是享受這樣的輕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