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二十章一些感悟

第二十章一些感悟

    李麗質就這樣在李寬的懷里抽泣,細細的,像是那綿長的秋雨,淅淅瀝瀝卻又讓人惆悵。而李麗質的哭泣聲也像是那無聲的秋雨,就那樣攥緊了李寬的心。一聲聲啜泣,像是一聲聲的問訴︰為什麼?為什麼平時很是平常的事情,在今天卻遭到了嚴厲的訓斥?為什麼往常會笑嘻嘻的和自己玩鬧的二哥,會在今天變得那樣陌生?

    李寬只是機械的拍著小蘿莉的背心,心里早就因為那一陣陣的內疚而陷入沉思︰自己是怎麼了?怕了嗎?因為這個世界中的權威,害怕表露出心底的真實感受?借著李麗質的淚水,李寬洗滌著自己的心靈。

    有人曾說︰‘社會磨平了我們的稜角,是為了讓我們滾得更遠!’李寬來到這陌生的大唐世界,對于一切都保持著那段看是近在咫尺,實則遠在天邊的距離。那是他心里默認的警戒距離,因為他對這一切都存在著潛在的排斥。他在心里告訴自己︰我不屬于這個世界,我只是一個過客,看著這個世界上演的種種戲碼,就像是一場過眼雲煙,直到自己離開!雖說有著想要改變什麼的心態,但是那多是游戲紅塵,飄然于物外的那種,就像是站在水邊,看著水里的游魚,你可以選擇就這樣看著,也可以丟下一把魚餌。

    但是現在小蘿莉就在他懷里,就在那樣用淚水來控訴二哥對她的傷害,讓李寬懷疑了,懷疑他自己之前一直堅定的立場。或許,自己認為是無心之作,可是在那些關心自己,在乎自己的人心里是不是當起了漣漪?是不是留下了些什麼?或許當自己自認為瀟灑的抽身而退的時候,也是那些一路陪著自己,給自己溫暖的人肝腸寸斷的時候!

    “我是不是太過自私了?或許我能改變什麼,但是卻是造成最大傷害的那個人!這個世界是真實的,母妃是真實的,麗質也是真實的,那麼我呢!我是莊周夢蝶而來,還是記憶中那高樓大廈,不過是夢中的一縷繁華?”李寬怔怔的站著,想著,心里翻漿倒海一般,只為了尋找自己是真實存在的證據。

    ‘嘀!宿主精神過于激動,免費鎮定劑準備!’一個冰冷的聲音打斷了李寬的胡思亂想。

    “系統!呵呵……一切都是真的,之前那生活在二十一世紀的自己是真的,現在的李寬也是真的!”被系統冷冰冰的聲音一激,李寬倒是靈光一閃︰不管是真也好,是幻亦罷,就都當作是真的好了,哪些哲學家想了幾千年都沒有想出答案來,自己這麼個小人物,居然也陷入了進來!這簡直就是個萬人坑,在後世已經被無數先哲證實過了的!

    李寬暗暗嘲笑自己,居然就這樣跳了下去,要是沒有系統那一聲,還不得直接把自己陷進去,那還穿越個屁啊,既然老天爺給了自己這樣的造化,讓自己穿過了一千四百年的時光,來到這片華夏歷史上最燦爛的時刻。自己就讓它更加輝煌吧!

    既然有人關心自己,在乎自己,那麼自己也就放開心扉,讓那心底最深處的情感迸發,給與他們回應,管他什麼世俗禮法,哪怕被說是離經叛道,哪怕是放浪形骸,又有何辜!世人冷眼,不過是浮雲而已,從今天起做一個最純粹的自己,除了最深處的秘密以外!

    李寬想通了這麼久以來一直讓他困擾的問題,終于掙脫了出來。

    此時他還站在城牆上,懷中的小丫頭已經不再哭泣,只是小手抓著他的衣襟,腦袋埋在他的懷里。

    “麗質,不哭了哈,二哥不對,沒有做到當哥哥的責任,二哥向麗質道歉!”李寬伸出手捧起了小蘿莉的臉,一道道淚痕,在李麗質嬌嫩的臉頰上畫出了屬于它們的印記。讓那可愛的臉龐變得可笑。但是李寬這一次沒有笑,他很認真的伸出手,一道道的抹去那些印記,很輕,很親。

    抬起小丫頭的下巴,雙手捧著她的臉,看著那雙哭得有些紅腫的眼楮︰“麗質,二哥對你保證,以後絕對不會讓你再哭了!誰要是讓你流淚,誰就是二哥的敵人!”說得斬釘截鐵,一字一頓。這一刻在李寬身上展現出一種名叫霸氣的氣質,也在這一刻李寬的身影,深深地映刻在了李麗質的心底。

    “二哥,對不起!麗質不該用力咬你!”小蘿莉也出聲道歉。因為哭的太久,聲音也沙了。但是李寬卻听出了誠懇,還有疏遠。

    這讓他慌了,難道因為這件事,讓這個最與自己親近的親人也變的像其他的那些兄弟姐妹們那樣要帶著面具才能相見嗎,這不是李寬想要的結果。

    “麗質,你不用向二哥說對不起,永遠都不用!因為我是你二哥!”李寬認真的看著在這一瞬間似乎變得成熟了一些的小蘿莉,心中一陣生疼︰“麗質,你就是二哥心中的小仙子,仙子只要可愛就好!真的!”

    “真的嗎?麗質真的是小仙子?”李寬擔心的事情並沒有發生,小蘿莉畢竟還小,沒有想太多,只是還記得自己母妃剛才要自己給二哥道歉,現在不過是例行公事而已。而且一听到李寬說自己是小仙子,立馬雙眼發光。

    要知道李寬給李麗質講的故事里,小仙子都是有著各種各樣的不可思議的能力的,李麗質听了這些故事最想要做的事情就是要做一個小仙子,能變出各種各樣的好吃的︰棉花糖,肉夾饃,巧克力,小布丁,蛋糕……

    “麗質要變出好多好吃的,二哥,你說好不好?”小蘿莉雙眼發著光芒,準備大干一番。

    李寬心中叫苦,在心里抽了自己幾個大嘴巴︰‘叫你嘴賤,叫你亂說,現在要整出大事了!’要是李麗質興致勃勃的準備變出一大堆好吃的,卻發現變不出來,那麼肯定會纏著李寬刨根問底,而且精神超級好的一問就是好幾個小時,不停的轟炸,李寬肯定會直接宕機崩潰掉!

    “麗質,等一下,小仙子也分種類的喲!”李寬的大腦在這一刻超負荷運轉著,以每妙一千八百公里的速度想著解決的辦法,終于苦心人,天不負,還真讓他想出辦法來了。

    “是嗎!麗質是什麼小仙子?麗質要變成可以變出好吃的那種小仙子喲!”小蘿莉這會兒不哭了,腦袋歪著,大眼楮眨巴著,很是好奇的看著自己二哥。

    “麗質變成小仙子是根據當時的情況決定的,因為二哥被麗質咬了,現在二哥的手臂很疼,需要麗質幫二哥治療啊!所以麗質在這個時候變成小仙子就是幫二哥驅除傷痛的小仙子喲!”李寬發現哄小孩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說了一個謊言哄她開心,就要順著一直說下去。

    “可是,麗質現在很想變出好吃的,也是事實啊!”小蘿莉還是不放下自己想要的好吃的。

    “可是,二哥的傷更需要麗質的幫助啊!”李寬不敢順著好吃的說下去,不然後果會很嚴重。

    “好吧!”小蘿莉使勁的點了點腦袋,很是不舍的放棄了自己的願望︰“麗質該怎樣幫二哥呢?小仙子的法術麗質都不會!”小蘿莉很苦惱,因為自己沒有學會法術。

    “不用法術,麗質的呼呼就是最好的法術了!”李寬見小丫頭上鉤了,趕緊說道。

    “好的,二哥你把袖子挽起來,麗質幫二哥呼呼,呼呼了二哥就不疼了!”小蘿莉認真的說道。

    “麗質最好了!”李寬擦了把汗,終于哄住了!說著就挽起袖子,露出了被小蘿莉咬過的傷口,兩排小小的牙印,有點出血。

    “呼……呼……”李麗質把小臉蛋靠近傷口,非常認真的給李寬呼呼,小腮幫子吹氣,鼓鼓。

    “二哥,不疼了,麗質的呼呼最有效了!”小蘿莉笑了,很純,很無邪。

    “二哥已經不疼了,麗質真能干!”李寬笑著拍了拍小蘿莉的小腦袋,然後放下袖子,牽起她的小手,走下城牆。

    兩人來到城牆下,人群早已經散去。李二的隊伍已經離開,而長孫也帶著其他秦王府的人回去了,只剩下兩兄妹來時乘坐的馬車,還停靠在那里,等著他們。

    “走吧!我們該回家了,回去等父王回來。”李寬牽著李麗質上車,沿著街道,向著秦王府而去。

    因為下過雪,再加上長安現在的土路,所以雪化了就變得泥濘起來,馬車只能慢悠悠的。李寬揭開車窗戶上的布簾,看著外面的景色。

    這里是長安,是現在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但是卻比不上後世的小縣城,街上沒幾個人,就連商賈都懶洋洋的,叫賣聲也有氣無力。這都是戰亂惹的禍,因為戰爭陸上絲綢之路斷絕,而海上貿易,大唐人還沒有這個觀念。

    雖說顯得很是蕭條,但是李寬還是看得津津有味,因為這就是他以後要活下去的世界,也是他想要改變的世界。

    突然,李寬看到了一件讓他感興趣的事情,沒想到在大唐就有了,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和後世那樣,是高大上的代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