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二十二章機會

第二十二章機會

    “不說這些了!我們來看看二郎這房間里都有些什麼吧!看看能不能找出點線索來!”長孫不願丈夫繼續沉浸在悲傷之中,出言說道。

    “好吧!讓我們看看寬兒到底有沒有藏著好東西,這小子怎麼一點都不像我,全是些彎彎繞繞的。”李二振奮精神,出聲道。豈料他說這話讓走出半步的長孫差點一個趔趄摔倒在地,幸好扶住了一邊的胡床(也就是椅子)才穩住身子。她沒想到自己丈夫說話居然也有這麼不招調的時候,要知道從認識他起,長孫就曉得自己這位丈夫有著非常深的心機,而且隱藏的很深很深,甚至連她這個枕邊人都只是隱隱約約的知曉,在其年少的時候,見識了隋煬帝楊廣的威風時產生了一個天大的野心。

    長孫站穩身子,卻發現地上似乎有什麼東西︰“這是什麼?”

    “什麼啊!”李二也走了過來,兩夫妻看著那丟了一地的宣紙,面面相覷。

    “這個小子,怎麼能這麼浪費!”李二有點生氣,要知道在初唐時期,宣紙可不是什麼廉價物品,像李寬這樣丟了一地的宣紙,價值足夠三口之家一年的生活用度了。

    “看看上面是什麼?”長孫撿起一團揉成一團的紙張,展開了,卻發現畫的是一些扭扭曲曲的線條。甚至很多地方就是一團墨跡,完全看不出是什麼。

    “這小子簡直就是暴殄天物,好好的紙張,不書寫上聖人之言,也沒有畫出什麼丹青妙筆,就是這黑乎乎的線條,和一團團的污跡。這個小子真該好好教訓!”李二覺得這是非常可恥的事情,決計不會是他李二的兒子該做出來的事情。

    “不對,這地上的似乎是失敗的被廢棄的,二哥你看桌子上還有一張!”長孫環顧四周,看到那一張被很多廢紙包圍的書桌。那上邊擺放著一張紙,用鎮紙壓著,很是慎重的放在那里。

    “看看這小子能搞出什麼名堂,要是不務正業的勾當,孤王絕對饒不了他,韶華去了這麼些年了,要是讓這小子沒學好,怎麼對得住她!”李二有些感慨。那個風華絕代的女子,在那個最是風華正茂的年紀,那樣輕飄飄的像是秋風吹起的枯葉般,離開了這個美麗的世界。

    “二哥,這事兒不能怪你,你常年征戰在外,是妾身沒有教導好二郎!”長孫不願李二自責,出聲把事情扛到了自己身上。

    “觀音婢,別說這些,先看看這小子弄出來的東西再說!”李二也不想長孫難做,要知道他碩大的秦王府,全靠這位女子撐著,再加上李二自己也清楚自己不是什麼忠貞的性子,娶了不少女人。這位賢淑的女子已經做得夠好了,甚至可以說遠遠超出了李二心中的想象。

    “這是什麼東西?像是一堵牆,但是為什麼又連著一張床?床上還有張桌子!這就是那小子搞出來的?真是不像話,今天就要讓這小子知道老子是怎麼寫的。”李二怒氣值一下子爆滿,要釋放大招了。很不幸李寬成了這大招的攻擊對象。

    就在這時,李寬的聲音傳來了︰“父王,那是土炕!孩兒設計的!”其實在李二兩人來到沒多久李寬就已經醒了過來,但是卻沒有出聲,在裝睡。他不知道李二夫婦來自己房間做什麼,但是想來也不會有什麼好事。因為他自己清楚,這段時間他露出了許多馬腳,有的是故意的,有的是無心的,這些不干淨的手腳肯定會被懷疑,這兩夫妻都不是輕易相信別人的人,所以這一次肯定是來搞突然襲擊了。

    躺在床上思考著這段時間想象的說辭,沒想到卻听到了李二和長孫的對話,從中李寬看到了一絲機會,一個讓他能夠大賺能量點,徹底治好自己身體的機會。他還想繼續偷听下去,卻不曾想自己設計的土炕成了李二怒氣值爆滿的催化劑,因為李秀寧的事情,還有太子那邊的反應這些都讓李二上火,再加上這最後的稻草,終于到了要發泄的地步。

    李寬听出了李二聲音里的寒意,他不懷疑要是自己不出聲解釋的話,說不得就會挨上李二一頓揍。甚至還不能還手,這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綱理倫常是不可動搖的年代,哪怕李寬已經做好準備當一個離經叛道者,卻也不敢挑戰這樣的底線。

    “土炕?做什麼用的?”長孫出言解圍,要知道現在情況很微妙,李二的憤怒來得非常突然,讓她沒有絲毫準備,要是在平常,長孫會有很多辦法讓李二消氣,但是現在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這是讓冬天過得很溫暖的東西!在火牆里燒上炭火,炕上就會很溫暖,這樣冬天就不會冷了。”李寬實話實說,說得非常直白,因為現在他也想不出什麼華麗的辭藻。

    “也就是說這個東西能讓麗質不再受寒冷而生病?”長孫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那體弱多病的女兒。

    “這東西造價貴不貴?百姓用不用得起?”李二想的是天下百姓,這樣的心胸氣概讓李寬心中一陣心折。也只有這樣寬廣的心胸才能讓他成就後來千古一帝的偉業。李寬自認做不到這樣的事情,他最初只是想著自己,讓自己不再受凍,最多再加上一個小蘿莉,其余的人都沒放在心上,在今天想通了一些事之後,又多了這些秦王府的親人,別人還是沒有在他的心中。

    “造價不貴,就用黃土夯實就行,炕上鋪上氈布,或者木板,至于柴火應該不是問題吧!”李寬也不知道具體的,他當初只是在自己同學家草草地參觀了一下,要不是結構非常簡單,他也記不住了。

    李二面色稍緩,李寬心中稍定,長孫也稍稍放心了一下。

    “剛才我和你母妃說的那些話,你想必也听到了,說說吧!他們有什麼目的,或者有什麼條件!”李二轉移話題的速度非常快,要不是李寬在現代適應了各種信息的交替轟炸,說不得就說漏嘴了。

    “正如父王所想,孩兒身後確實有一些人,只不過他們具體要做什麼,孩兒也不甚明白,只是其中有一位收下孩兒作為記名弟子而已。”李寬恭敬地回答道。

    “是嗎?看來他們所謀不小啊!孤王的兒子也就只是一個記名弟子!”李二聲音听不出喜怒,似乎只是在訴說一個事實。

    “這個,孩兒也不知曉!只是孩兒覺得他們對于大唐的江山沒有興趣!”李寬強按下心中的不安,接著說道。

    “怎麼。寬兒你看得出來誰對江山有野心?”李二饒有興趣的望著李寬,似乎要把他看個通透。

    “孩兒可看不出來,只是從他們的行事風格,妄加推測而已!”李寬說著自己早就想好的托辭。

    “那麼你就細細的為父王說說!你是怎麼結識這些神秘的人然後他們怎麼教會你表露出來的學識,還有他們要你做什麼,這些都要說清楚!”李二劍眉向上一揚而起,一股子鐵血的殺戮氣息一閃而逝。看來李二對于這些神秘人在他眼皮子底下接觸他的兒子,他卻一無所知,表示非常的憤怒。

    “是!孩兒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出現的,只記得那一次孩兒昏睡了過去,在夢中接收到了他們的訊息,他們似乎可以出現在孩兒的夢里,在夢里教授孩兒學識。現實中卻一次都沒見過他們!”李寬不知道這個說辭能不能唬住李二夫婦,因為這也太扯蛋了。

    “什麼?夢中傳道!”李二似乎非常驚訝,不只是想起什麼來,雙眼放光直直的盯著李寬看個不停。

    “父王,這很奇怪不是嗎?為什麼他們不出現,而且還神神秘秘的。只是說孩兒心中默念我那師傅的尊號三遍,他就能感受到!孩兒從來沒相信過,只是他們教給孩兒的知識,似乎是真實的。在幫母妃打理事務的時候,孩兒斗膽試過幾次。”李寬再一次恭敬的向著李二行禮。

    “看來,為父還要找個機會和你那師傅談上一次,說不得還有意料之外的收獲也不一定!”李二沒有說相信與否,只是李寬看來自己這位便宜父王似乎相信了泰半。至于為什麼李二會相信,李寬不得而知,但是他知道今天這一次算是忽悠過去了,只要下一次李二約談自己那個所謂的師傅的時候不出馬腳,相信自己也就成了後人所羨慕的仙人子弟了。

    至于李二為什麼沒有直接要自己與那所謂的師門溝通,想來是沒有做好準備,李二似乎知道些什麼,而且其中還有著一些不為世人所知的其他的東西,這些東西讓李二忌憚不已。

    “二哥,時間已經不早了,我們也該回去歇息了,明日你還要上朝覲見父皇呢!”長孫見一大一小似乎沒有再談下去的意思,出言想把李二勸走,不然要是兩人再說出些什麼,她不一定能承受得住。

    “好吧,今天就到這里,等孤王準備妥當之後,再來!寬兒,你要做好準備,要是你背後的所謂的師門真如孤王所猜測的話,那麼……”李二沒有再往下說,似乎說不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