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二十五章朝堂

第二十五章朝堂

    時間不因誰而停駐半刻,就在不知不覺間流逝著。第二天黎明破曉,長孫服侍著李二起身上朝。

    在府門前依依惜別了片刻,李二翻身上馬,雙腿夾緊馬腹固定住身體。然後在深深地看了一眼身後的院落,轉身打馬而去。

    一路走來,那些昨日離去的將領們慢慢的匯聚到了李二的身後,這也是他對抗太子集團的本錢。長孫無忌離著李二最近,兩人走在最前頭,之後卻是秦瓊,本來秦瓊不願走這個位置的,但是誰讓他有一個會撒潑的兄弟呢!

    “要是我秦二哥不走這個位置,那麼誰也別想走!不然就問問我程咬金的馬槊能不能捅死人!”這是那個憨貨說出的原話,在他心里李二自然是走第一位的,長孫無忌因為是大老板的大舅子,所以他不敢說。但其余人,那就不能走在他秦二哥的前頭,因為哪怕是大老板李二在私下里也要稱呼他秦二哥一聲恩公。所以這家伙就幫著耍潑,以便混上第四位。

    李二對于這些也不是很在意,因為在他心里其實清楚得很,哪些人有哪些貢獻,哪些人其實和自己不是那麼一條心。這些在他心里都衡量的清清楚楚,至于表面上的這些排位什麼的,那又怎樣,又沒有實際的影響!

    而且,秦瓊走著第三位其實也符合他的身份地位,雖然他是半道上才從王世充那里投奔過來的,但是卻也在那一場場戰爭中證明了自己的實力。那一雙金 使得是出神入化,而且每戰必身先士卒,可以說秦瓊在戰場上流的血是他手下眾多將領中最多的,功勞也位居前列。只是在他身後的程咬金卻是個憨貨,耍賴在行的很。雖說行軍打仗也是一把好手,但是他的性格卻讓人很無奈。

    李二帶著自己的心腹大將們來到了朱雀門前,這里是進入宮城的正大門。這一次他們是應召前來,而且是在大軍凱旋之後,所以一定是要從這里進入皇宮的。本來還要去什麼太廟,吃那祖先定下來的慶功宴。據說只有四個菜,而且還不是什麼美味。

    本來李二也想要這樣的待遇的,但是這一次他們雖說取得了勝利,但是平陽公主受傷卻把所有功績都掩蓋了。在李淵看來,雖說擊退了突利的十萬控弦之士,但怎麼比得上自己那心頭肉一般的平陽公主?所以李二等人這一次是不賞不罰,而且李淵在昨天親自去太醫院看了李秀寧的傷勢之後,狠狠地斥責了李二一頓。然後下令要太醫全力救治,不管用什麼辦法,一定要治好。不然就自己提頭來見。

    李淵一直以來都對李秀寧有一種愧疚,因為當年他把李秀寧給弄丟了,然後在太原起事之後才發現自己女兒居然還在隋朝的都城大興城。這讓他覺得自己對不起這個女兒,後來李秀寧組建起娘子軍,為了他李淵的大唐東征西討,一個女孩子硬生生的闖下了不世功績。這些讓李淵又是驕傲,又是愧疚,久而久之父女倆的感情非常復雜!

    辰時的時候,宮門準時打開,這是上朝的時間到了。李二率先下馬,把馬匹隨手交予在一旁候著的小太監,然後向著宮門走去。他身後一大幫子也跟著他大步而去,馬匹自有人照料。

    在宮門口,要解下佩劍。皇宮之內除了侍衛任何人不得佩劍,哪怕是皇上的親生兒子,親王殿下也不的例外,這是李淵寫進了《武德例》里面了的。

    來到李淵議事的太極宮前,這里早就站滿了等著上朝的其他大臣,看著李二帶著一大群人浩浩蕩蕩而來的時候,眾人臉色不一︰有人臉色大變,看著李二等人雙眼閃過一道道敵視的神色;有的人很平靜,就像是沒見到李二這群人一樣;還有人卻有點興奮了,他們很是熱切的看著走在最前面的那個龍行虎步的青年男子。

    現場的一切顯示出當今朝堂之上的勢力劃分︰對李二敵視的,定然是太子一系的人馬!那些中立的有的是李淵的心腹,更多的卻是那些世家大族的代表,像是清河崔氏,範陽盧氏等。雖說李二所在的隴西李氏也是門閥的一員,但是這一支只支持皇帝李淵,以及將來的皇帝,所以對李二也只是不閑不淡的。至于剩下的興奮的那一小部分,那是李二的支持者,只不過多數都不是什麼重要職位,這些人多是散職。

    隨著太監的一聲︰“上朝,大臣覲見!”這一次的朝會開始了。

    李二由于是應召回京,所以沒有和那些駐京官員一同進去,而是等在太極宮外,等著李淵召見。

    好在沒等多久,就听的皇上召見秦王的呼喊聲傳來,李二連忙走進太極宮,一路上雙眼直視前方,來到大殿中央推金山倒玉柱的直接跪倒︰“兒臣李世民,拜見父皇!父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這個三呼萬歲不知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反正李唐建立之後就蕭隨曹規的跟著沿用了下來。

    李淵看著拜倒在大殿中央的次子,一身的禮儀鎧甲穿在他身上,更是稱托出他的英挺不凡,頭盔的面甲卸下來了的,可以看清楚他臉上那被塞外風沙吹拂得粗糙的皮膚,還有那身為人父而蓄起的短須。

    “平身!”李淵出聲道。

    “謝父皇!”李二應聲而起。

    “听聞我兒于塞外擊退突利十萬控弦之士,斬首萬五,更追擊突利三百里,可謂是大勝而歸!說吧想要什麼獎賞!”李淵淡淡的說道。

    朝堂上群臣听得此話,盡都皺起了眉頭︰皇上這意思到底是要大賞還是要懲罰秦王呢?說是要賞吧,聲音冷淡並且帶有威壓的語調,說明其中必有別的隱情。要是說懲罰吧,卻又要秦王自己提出來,這簡直就是……難解啊!

    李二知道肉戲來了,這是要自己放棄獎賞,這樣李淵就可以擺脫不獎勵有功軍士的惡名,還可以間接地出上一口李秀寧受傷的惡氣。但是現在這樣的情況李二還不得不按照李淵的劇本來,因為要是不順從的話,李淵就會先獎賞他們,然後再借著李秀寧受傷這件事來對他們進行另外的懲罰,甚至比起他主動放棄來的還要狠。

    “兒臣這次雖然擊退了突利,但是卻也沒能留下他來,所以功勞愧不敢領,只希望父王不要治孩兒作戰不力之罪才好!”李二向李淵低頭了,這非常無奈,因為李淵非常無賴!

    “很好,勝不驕,敗不餒!那麼先退下吧!”李淵見達到目的,也就不再多說。

    李淵不想多說,不代表別人也願意直接這樣放過李二了,就在李二想要謝恩離去的時候,一個破鑼嗓子出聲了︰“父皇,兒臣認為此次二哥不僅無功,反而有過,所以應當受罰!”

    一個丑漢從朝臣中走了出來,他身穿蟒袍,上繡著四爪蛟龍,正是李二的三弟齊王李元吉。

    “哦!元吉有什麼看法?”李淵淡然的問道,要是在平時,李淵說不得或直接來一句‘朕意已決’來頂回去,但是今天雖說他已經出了一口氣,但是李秀寧的傷不知道還能不能好得了,這讓他心中始終不痛快,所以也就沒有阻止李元吉的發難。

    “二哥,此次輕敵冒進,身陷險境。幸得三妹平陽公主趕來相救方才得以脫困而出,借以擊敗突利。可是卻導致平陽公主李秀寧身受重傷,現在還在太醫院救治,只是傷口發炎不知道還能不能救得回來呢!秀寧救回來了倒還罷了,要是有什麼閃失,到時候說不得還要二哥給個交代!”李元吉神色很是輕蔑的看著李二。他不是沒見過世面的人,知道傷口發炎除了切掉患處之外,還沒有別的方法,可是據他所知李秀寧傷口在鎖骨下方,胸部上方的位置,從前往後的貫穿傷。這樣的傷口是無法切除的。這幾乎注定了李秀寧沒救了,所以他想借機坑上李二一把。

    “這個自然!不僅是三弟關心秀寧,秀寧這一次因為孤王而受傷,所以孤王肯定會給出一個交代來!這一點不勞三弟費心!”李二不閑不淡的回答,他雖然很想直接拂袖而去,但是卻不能這樣做。

    “那麼,不知道二哥用什麼來交代?要知道三妹可是為了你連命都豁出去了!到時候要是有個什麼意外,你不僅要給父皇交代,還有柴紹妹夫,太子大哥,還有小弟我都要二哥交代交代!”李元吉很享受這種壓制李二的感覺,他從小就沒贏過李二,一直在他的陰影中長大,這一點造成了他心理畸形。對于他這個優秀的二哥,李元吉有一種恨得牙癢癢的恨意!

    “要是三妹真的有什麼不測,那麼為兄自會親自前往塞外,取回突利的人頭,祭奠于她。至于父皇那里自有父皇決斷。柴紹妹夫還有我們那柴令武外甥孤王也會安排妥當,至于你和太子,你們想要什麼交代,孤王都接下了!”李二站在太極殿中央,面對著李元吉的發難,一點也不驚慌,甚至有一種無視的感覺。

    這種感覺只有與他面對面站著的李元吉感覺出來了,這讓他很是抓狂,恨不得直接將眼前之人撕成兩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