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二十六章朝堂續

第二十六章朝堂續

    “行了,你們兩個,都給朕消停點!在這朝堂之上,成何體統?”李淵很是頭疼,自從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病秧子孫子李寬把事情捅出來之後,這個簍子是越來越大了,現在在這朝堂之上,當著滿朝文武,這幾個小子都敢這樣爭鋒相對了。要是在私底下,還不得評個你死我活?想著這些,李淵恨不得直接把那小子拉出午門拖死。

    但是也只是在心里想想,他也知道自己的幾個兒子是什麼貨色。老大雖然佔著正統的大義名分,但是確實比不上那二小子。李淵這些年也一直在立長與立賢之間徘徊不定,當初剛剛建立大唐的時候直接將長子立為太子,看來是有點魯莽了!可是不立長子,改為次子又說不過去,而且長子李建成這些年雖說沒多大功績,卻也沒有過錯!

    越想越頭疼,看著立于大殿中央的兩個人就是一陣無名火起︰“你們兩個給朕听著,現在都退下!世民你盡快去找尋孫思邈孫神醫,他或許是這個世界上唯一能治好平陽的人了!至于元吉,你就好好的呆著,這段時間別惹是生非,別以為朕不知道你那點破事兒!”李淵這回顧不得家丑不外揚了,他雖然在當上皇帝之後已經在注意城府了,但是武夫出身的他怎麼也學不會那一套。

    “兒臣遵旨!”李二和李元吉拜退而回。

    “好了,接下來接著議事!不知哪位愛卿有事啟奏?”李淵端坐在九龍椅上,看著滿朝文武。

    只是這會兒滿朝文武大臣都在思量著剛才秦王和齊王之間的對話,個個面色不定,那里還有人想著什麼奏稟國事啊!之前兩位王爺之間雖然只說了幾句話,但是透露出來的信息實在是有點驚人︰首先兩位王爺直接交鋒,沒有像以前那樣打著官腔暗中使勁,這說明兩大利益集團已經撕破臉皮了,不再顧及彼此的顏面了。這使得他們之中大多數要選擇站隊了!其二平陽公主重傷不治,這件事也非同小可,平陽公主是誰?是皇上最寵愛的公主,是大唐威名赫赫的娘子軍的統領。這位傳奇的女將為了救秦王而重傷,而且好像治不好了,這使得很多人心中的天平開始往一邊傾斜了。

    朝臣們的表情這一刻豐富多彩,如同世間百態,讓人嘆為觀止。之前支持李二的那群人里邊有幾個人臉色變幻不定,這些就是動搖了的。李二站在一邊默默地觀察著,心中一聲嘆息,因為其中有些人在他心中一直覺得是可以相信的,沒想到在這個時候就動搖了!果然是人心隔肚皮啊!

    李建成自從李二進入這太極宮之後就一直沒有出聲,站在朝臣的最前面,面色如同古井無波,看不出心中在想什麼!對于這位大哥,李二心中感情復雜,小時候的崇拜,到李淵起兵時的相互能把後背放心的交給對方,再到現在這樣勢如水火,李二說不出心中的感受。

    “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可是這兄弟相殘真的是小節嗎?”李二在心里問著自己,一直找不到答案!

    “既然無事,那就退朝吧!”李淵知道今天這次大朝會已經沒必要再進行下去了,整個文武百官都在衡量著自己的得失了,誰還關心天下事?這也是世家門閥的劣根性,因為在這個戰亂快要結束的年代,這些一路從血腥中走過來的家伙們都是先考慮自己的家族的!因為他們的觀念就是先有家,再有國。

    “皇上,老臣蕭有事啟奏!”這時站在文臣一列的一個須發花白的老人站了出來!

    “蕭愛卿有何事,速速說來!”李淵沒想到還是有人在關心著這個國家的,而不是只顧著自家的事,所以還是有那麼一絲欣慰,聲音也變得柔和了一些!

    “啟奏皇上,河北道從入冬以來,連降大雪,現在業已成災,望皇上開放國庫,用以救濟災民!”蕭聲音懇切,神色希冀的看著李淵。

    李淵沒想到蕭帶來的會是這樣的事,雪災關乎千千萬萬老百姓的生死,這可是件大事!要知道現在天下都還未安定,要是再鬧出民變來,那簡直就是雪上加霜!李淵沉吟了,他要好好想想,國庫的情況李淵比誰都清楚,確實還有點錢,但是用來賑災,卻是萬萬不夠的。可是整個大唐還有哪里有余錢啊?都是這天下大亂害的,要錢沒錢,要糧少糧。

    又是一件頭疼事兒!李淵眉頭皺的老高,下巴上的胡子被捋斷了幾根,一陣生疼。

    “崔愛卿,戶部還有多少錢糧?”李淵詢問戶部尚書崔祥。

    “回陛下,現今戶部上有十五萬貫銀兩,和十萬石糧食,這是除去計劃中明年上半年各路大軍糧草之後的結余!要用來救濟河北道全部百姓的話,微臣只能說是杯水車薪,可是大軍糧草是不能動的,不然軍中嘩變比起民變可怕得多!”崔祥沒辦法,誰讓大唐窮呢!那些有錢的都把錢藏起來了,就連崔祥自己本家清河崔氏不也是囤積了大量的銅錢!但是這些事兒沒法說出來,因為這是這些大家族歷來的手段,亂世的時候就囤積糧食,金錢,等到亂世平定,在繼續享受那高高在上的生活,手中的糧食,金錢再從百姓手中購買土地,實現家族勢力的擴張。

    李淵也是知曉這些,因為他也是這些世家大族中的一員,關隴李家的族長!這樣的事情李家也在做,但是都是存在千百年的家族,該守的規矩還是要守!哪怕以博陵崔氏為首的家族勢力排斥皇家,甚至隱隱的有傳言會在新出的《氏族志》上讓皇家難看,也不能讓李淵打破這規矩。

    左右為難之下,李淵心中越發焦躁!

    就在這時,一直沒有說話的太子李建成站了出來︰“父皇,兒臣覺得其實河北道的雪災不需要用到國庫!”

    李建成一句話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過來了,要知道這是一道,不是一州。大唐天下三百六十州,而河北道下轄二十四州,還有一個都護府。所需錢糧簡直是一個天文數字,他居然說不需要動用國庫,難道他會點石成金之術不成?

    “太子有什麼辦法?快點說出來吧!”李淵發話了,他也很好奇。

    “其實這一次,二弟率軍征戰突厥,還有柴紹駙馬鎮壓吐谷渾,大軍所獲得的戰利品,比起國庫多多了!至少兒臣就知曉二弟這一次帶回來的財物價值不下十萬兩!”李建成一句話出口,就將李二推到了風口浪尖。

    李淵也是面色不善的看著李二︰好啊!一場戰爭打下來,你倒是發了財了,國庫卻空虛了!你一人就是十萬兩,那麼你那些軍中大將加起來不下十多人,豈不是有百萬兩的銀錢繳獲。再加上士卒所獲得的賞銀。李淵不敢在細想了,只是他搞不明白為什麼李二打仗居然這麼賺錢,他之前也率兵打過仗,怎麼全是往里邊塞錢啊!

    李二知道這一定是那個李建成安插的暗探泄露出來的,不禁面帶苦笑。這一次確實收獲了不下百萬兩的財物。他們在遭遇突利的時候,這位突厥的汗王剛從大唐邊境的一個商業城市里劫掠回來,帶著這次搶劫的收獲,這些全被李二他們繳獲了。但是戰死的士兵的撫恤,還有大軍一路上的糧草這些全都是從這筆錢里邊扣除的。這一次深入草原,從出了玉門關之後李二的大軍就再也沒有獲得過補給,全都是在草原上搶奪,或者向路過的胡商購買。這一路花銷下來,就只剩下他帶回來的十幾萬兩銀兩了!

    李二也不敢說只有這麼多啊!因為沒人會相信,難道說自己的大軍沒有獲得補給?這也沒人會相信的,因為李二知道做這一切的就是剛才發話的那位,自己的大哥。既然他敢不給,那麼就已經做好了萬全準備,甚至連交接文書都已經準備妥當了,當然接收的人定然是那位已經暴露的暗樁!

    李二心中暗恨,雖然他早有預感,撕破臉皮之後一定會被攻擊,但也沒想到來得這麼快,這麼狠!

    “沒錯,兒臣這一次卻是繳獲了不少財物,但是卻早已分發下去給了麾下士兵和娘子軍了!兒臣願意將兒臣那份共計十三萬兩捐獻出來,用以救濟災民!只是手下將士而晨卻是不敢替他們做主,因為這是他們用命拼來的!”李二直接把手上還剩下的捐獻出來,然後再找個借口推脫其余部分。

    這一招很漂亮,但是卻還不是李二的全部,就在剛才李二才真正的寒心了,自己的兄弟已經真的不見了,現在只剩下兩個被權力沖昏了頭腦,想要置自己于死地的敵人!所以他開始了這些年來第一次反擊。

    “兒臣已經做出表示,大哥作為當朝太子,又久居長安者等繁華之地,父皇賞賜更是不少,不知……”既然你坑我一把,那麼你也下來吧!李二直接拉上李建成,讓他也出上一口血!

    李建成搬起石頭不僅砸了對手的腳,連自己的腳也一起砸了!他在李二的注視下不得不將自己這些年明里暗里弄到的十五萬兩捐獻出來,因為他是太子,怎麼也得比李二這個秦王強上三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