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二十七章朕給你半壁江山

第二十七章朕給你半壁江山

    一場朝會就在這一場捐款中結束!

    在這個戰亂初定的年代,可以說站在朝堂之上的這一幫人就是整個大唐最有錢的一幫人了。有了李二和李建成的好開頭,大臣們紛紛慷慨解囊。

    只是各個大臣心中都不痛快,對于提出這個建議的太子生出一股怨氣來,你們兄弟之間的事情怎麼把我們搭上了?那些人心中的天平又開始了新一輪的調整。

    幸好齊王李元吉手上實在是沒啥閑錢,因為他的錢多數都用來買通宮中的某些人去了。不然他這小小的齊王,又不受李淵待見,怎麼能搞到李二的第一手消息?在他看來,只要是能夠對付李二這個心中大敵,什麼代價都可以接受。

    所以這一次捐款他只捐出了區區的一千兩,這也給其他朝臣搭了台階︰沒見齊王殿下都只捐了一千兩嗎,要是捐多了豈不是逾越了身份地位了麼!

    所以各個大臣都幾百兩這樣的小額捐款,但是數目雖小卻架不住人多啊!有資格上朝的大臣說多不多,說少不少也有那麼幾十號人,加起來也湊出了接近十萬兩的捐款。

    朝中親王大臣為了河北道賑災捐獻出三十五萬兩銀子,這個數字出乎李淵的意料,沒想到自己身邊這些家伙平時不顯山不露水的,居然一個個都是大財主!看來這些世家大族已經成了一個個毒瘤,等天下平定之後就得好好的整治一番!

    李淵在心中下了決定,但是面上卻是不見喜怒。在最後一位大臣寫下捐出五百兩的字據之後,宦官宣布退朝。

    退朝之後,李淵把李二叫住了,他有些話想單獨和李二說。

    就在李淵叫住李二的時候,李建成和李元吉兩人悄悄的對視了一眼,眼底狠色一閃而逝。

    “朕叫住你,是想和你好好談談!”李淵和李二走在御花園的小道上,李二稍稍落後半步,恭敬地跟在李淵身後。听得李淵此話,不覺有點疑惑。

    “怎麼,朕不能和你談談嗎?我們父子已經有整整六年沒有像這樣交心的談話了!”知子莫若父,李淵知道李二會很疑惑,為什麼會被叫住單獨談話,要知道從大唐建立之後這一直是李建成的專利。

    “兒臣不敢!”李二不敢再妄加揣測,他知道李淵一定會將其中緣由說出來的。

    “叫住你,是想問問,你心里到底是怎麼想的?你和你那兩個兄弟鬧成現在這樣,朕心中實在是很心痛。你們可是一母同胞的親兄弟,怎麼會成現在這個樣子?難道是朕坐下的那張九龍椅?”李淵這話讓李二面色猛變。

    “父皇此話怎講?兒臣可是從未有過不臣之心!”李二怎麼敢說自己想坐上去,那不是嫌死得不夠快麼!所以立馬否認,連連作揖。

    “行了,大家都知道怎麼回事!這天下大半是你打下來的,所以你覺得自己坐上這把椅子,是應得的。而建成是因為年長才得了太子之位!這些朕都知道!”李淵這時聲音低沉,完全沒有一個帝王的霸氣!

    “但是,他畢竟是你親哥哥,而且是朕親自冊封的太子,所以有些東西,我沒給,你不能自己拿!”李淵這話說得很重,也很決絕,他知道自己這個二小子,是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的,當初區區百騎就敢去踹王世充的大營,現在兵強馬壯,怎麼沒膽子做出一些事來!但是這正是李淵擔心的。

    這三個兒子都是自己個竇氏所生,也是自己最有成就的三個兒子。老大老成持重,是把內政的好手;老二不管是政治還是軍事都有著非凡的才能,稱之為天縱奇才也不為過;老三雖然相貌丑陋,但是卻也是勇武非常,只不過心機城府和他兩個哥哥比起來就差的太遠。

    “父皇,兒臣真的沒有絲毫的不臣之心,只是大哥和三弟心中放不下而已!”李二打死都不敢承認自己想要登上大寶,所以只能說太子忌憚他。

    “是嗎!朕也知道,從朕建立起大唐那天起,你們之間只會是越來越相互猜忌,只是沒想到你們會到這樣的地步,不把對法置于死地不罷休的地步!朕很痛心,不知道下去九泉之下如何向你們母後交代!”李淵這一次把李二叫來,心中打的主意其實還是想要李二做出退讓。所以就扯出了竇氏,李二他們兄弟三人的生母。

    “父皇,不必傷懷,想必以大哥的聰明才智肯定會想通的!”李二還是裝傻充愣,讓他放棄,沒門兒。這個天下是他帶著兄弟們拼死拼活打下來的,到時候坐江山的卻是李建成,哪有這樣的好事兒?而且哪怕他真的對于皇位沒有想法,那兩個家伙會放過他嗎?這一刻李二心中不禁也對李淵有點怨憤了。

    “你們怎麼都是這樣?之前建成是這樣,說你放不下手中的兵權,說你心中有怨,覺得朕處事不公,他對你沒有絲毫惡意。難道你們真的準備兵戎相見不成?準備活活氣死朕不成?”李淵也生氣了,這些小子長大了一個個都不服管了。

    “父皇,兒臣不是眷戀兵權,而是手下的那幫兄弟跟著兒臣這些年東征西討,感情深厚,實在是舍不得分開了!而且兒臣也不敢交出兵權來,因為在兒臣王府四周隨時都有不下五百人在待命,兒臣不敢放棄這最後的護身符!”李二話中暗指,要是手上沒有這兵權,怕他死後手下士兵暴亂的話,他的人頭第二天就會出現在某些人的書桌上。

    這完全是直接攤牌了,李二一向不是拖泥帶水的性格,只要確定了目標,哪怕只有六成的可能性他都敢直接把全部籌碼押上去。在之前的朝堂之上,他確定了那兩人是一定要置他于死地了。那麼他也就直接攤牌算了,再這樣裹著那最後的遮羞布,實在是讓人平白笑話了去。還不如這樣快刀斬亂麻來得干脆。

    “你是說,建成是一定要你死?”李淵雖說在皇宮里啥事兒只要想知道就沒有瞞得住的,但是卻從未想過自己的兒子們會在這皇城里拼出個生死來。所以三人的居所附近還真沒有他的眼線,只是在三人府中安插了內線,知曉他們大致的動向而已。

    “兒臣豈敢亂說!五百弓弩手,時刻待命,就隱藏在秦王府周圍的幾棟宅院里。”李二很肯定,因為常年帶兵,士兵身上的殺氣對他來說再熟悉不過了!昨日回家的時候他就感受到了,那四周的宅院里一股股若有若無的殺氣,鋒銳而又帶著死亡的氣息,不是近戰兵卒那種血腥的殺氣,所以定是弓弩手無疑。

    “朕這個皇帝當的還真是可笑!沒想到朕的兒子就要在朕的眼皮子底下殺害自己的兄弟了!這還有沒有王法?真的當朕不存在嗎?”李淵開始咆哮,憤怒的獅子想要張開它的爪牙,撕碎那敢于違抗自己意志的小獅子。

    “父皇息怒!兒臣真的……”李二趁機火上澆油,他還覺得李淵的怒氣值不夠,沒有爆滿。不然接下來的大招會沒有最大的威力,他要李建成那兩個家伙承受老獅子的怒火,既然已是敵人,那麼就不要留手了。慈悲可以有,但是那是要在徹底地制服了敵人之後,李二心中還是沒有下定決心,還是過不了心中感情那一關。

    他不是對李建成和李元吉的感情,而是對李淵和竇氏的感情,他怕自己殺死了那兩個家伙,會直接摧毀和李淵之間的父子之情。李二說到底還是一個孝順的孩子!

    李淵咆哮了一會兒,就直接叫人去徹查李二所說的事情,父子兩就陷入了長時間的靜默之中。

    過了不久有內侍前來稟告,李淵臉色越來越難看,看來查出來的結果讓他很是憤怒與揪心,他喘著粗氣,吹胡子瞪眼的樣子恨不得直接把那幕後的人給吃了。

    但是李淵說到底也是坐上了皇位的人,之所以失態只不過是因為周圍沒有其他人,不必隱藏而已。所以過了不久李淵就平復了心情,看著李二的眼神也柔和了不少︰“朕真的沒想到,權力真的會使人變得不折手段,你走吧!走得遠遠的,真給你這大唐的半壁江山,讓你自立為王,只要你別再回長安來!朕知道那兩個人加在一起也不是你的對手,所以為了不出現朕最不想看到的局面,所以你走吧!”李淵閉上眼楮,今天他心力交瘁。他不想見到的局面正在一步步的變成現實,他不想看到的事情,正在一件件的發生。這讓他開始恨自己打下的江山了!

    “父皇,兒臣不走!兒臣還想著在父皇膝下盡孝,還想看著我大唐平定天下,而不是就這樣分裂成兩半,這江山是父皇和兒臣一起打下來的,是我們所有人一起打下來的,所以它不能分。而且當初起兵就是因為戰亂使得百姓生活困苦,為了給百姓一個太平的天下,所以父皇才起兵反抗暴虐的隋煬帝。現在將天下兩分,只會讓當初的悲劇重演,百姓流離失所,千里無雞鳴,萬徑人蹤滅!”李二才不想離去呢,把自己打下的江山白白的分出一半,誰人願意?至少他不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