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二十九章科學家

第二十九章科學家

    李二夫婦和李寬,還有一只小蘿莉在這一刻享受著家的感覺。可是這種感覺卻沒有多久,就被風塵僕僕趕回來的三個小正太給破壞了。

    李承乾帶著自己的弟弟李泰,兩人坐著一輛馬車,而李恪卻自己單獨騎了一匹馬。三人似乎鬧著某種矛盾,回到府中也是各走各路,相互之間見面也只是對視一眼就把臉各自別到一邊,這種詭異的狀況一直持續到飯廳。

    三個小正太走進飯廳,李恪見到自己母親不在,臉色微微一變,但是還是恭敬的上前給李二行禮。然後很有禮節的向長孫行了一禮,就說著去接自己的母親,然後直接離去了。李寬再一次在心里對這位未來的吳王表示無語,居然連自己這個二哥,還有李麗質這個妹妹都不招呼一聲,實在是傲氣得可以。但是李二和長孫都沒有發話,他也不好多說什麼。

    “這是怎麼啦?”長孫在李恪走了之後,轉身對李承乾兄弟問道。

    “回母妃的話,小恪今天差點和大伯家的幾位堂兄打起來,而我和青雀上去勸解,居然被他認為我們不幫他。”李承乾很是委屈,他是秦王府長子,但是卻比起太子最小的兒子都要小一歲,再加上四歲的李泰,還有五歲的李恪怎麼會是那幾個十來歲的堂兄的對手。他不過是勸說李恪先忍忍,等回家向父王訴說,讓大人幫忙出頭而已,怎麼就成了膽小怕事了!這個李恪不僅是傲,而且還倔。

    “是嗎?”李二也出聲問道。他平常不在家的時間居多,不知道自己的幾個兒子有沒有受到欺負。對于這些長孫一向是不會和他說起的。這一次正好借機了解一番。

    “嗯,孩兒豈敢說謊!”李承乾點著小腦袋回答,他確實沒說謊,離開因為在學堂學業很好,而那幾位堂兄卻學得不怎麼樣,所以今天孔穎達直接表揚了李恪,批評了李承訓他們幾個。而在放學之後,李恪就被堵了。這一點其實和後世壞學生放學之後在校門口堵人是一樣的,只是這幾個小家伙身份都不一般,所以他們動手的結果比起後世要大得多,甚至直接引爆兩方背後的勢力的對決。

    李承乾當時帶著小胖墩李泰在中間周旋,但是李恪卻是不領這位大哥的情,他認為自己沒錯,為什麼要忍氣吞聲?最後還是孔穎達批改完他們的文章出來了,才讓兩幫小子散去。

    李二只是靜靜的听著,時而眉頭微微皺起,看來心中也在為這事兒煩心,自家的孩子怎麼不心疼。但是現在關系微妙,就在剛才他才收到李淵的密旨,不得擅起爭端。可是雙方的小一輩卻在這個時候再一次的挑撥了那一根敏感的神經線,要是一個應對不當,說不得就會引起李淵的震怒,到那時就不好收場了。

    李二在衡量得失,相信太子李建成那邊也在掂量著。雙方最終會做出怎樣的決定,將會對大唐產生怎樣的影響?

    那是後話,暫且休提。

    現在是吃飯時間,李恪把他母親楊妃請來了,這個飯廳只有李二在家的時候才會開放,平時大家都是在各自的院子里或者小樓中解決,下人會送過去。而李二這個一家之主回來了,那麼自然要好好聚聚,不過能夠在這里吃飯的也就那麼幾個人,秦王府的幾位世子,還有長孫這個秦王妃以及李二最喜歡的女兒李麗質,另外就只有李恪的母親楊妃了。

    楊妃是隋煬帝楊廣的女兒,也即是隋朝公主,在其間排名第九。雖說不是隋煬帝皇後蕭氏所出,但是也是一位貴妃所生。所以她的身份在秦王府很是特殊,自己的丈夫推翻自己的父親的江山,實在是……

    所以李二也對她很是照顧與尊重,為了彌補心中的那一絲愧疚。

    因為李恪的事情,這一頓飯吃的是淡然無味,幾個大人都只顧著吃飯,一句話也不說。連帶著其他幾個小正太也不說話了,只剩下李麗質這個什麼都不懂小蘿莉,她端著自己的小碗,一會兒跑到父王那里夾上兩筷子的菜,一會兒又跑到母妃那邊,順走幾塊肉。

    最後小蘿莉來到了李寬的身邊,大眼楮看著大口大口吃飯的二哥,心里一陣羨慕︰二哥好厲害,吃的這麼快!麗質才吃一點點,就吃不下了!

    小蘿莉眨巴著眼楮,看著李寬飛快的消滅碗里的雕胡飯,其實這也不能怪李寬,雖說不挑食,但是對于吃慣了米飯的南方人,連著吃了兩三個月的面食,早就想得慌了。這雕胡飯和米飯差不多,而且比起稻米還多出了一股子清香味,所以李寬才會狼吞虎咽。

    “二哥,慢點吃喲!麗質的給你吃!”小蘿莉悄悄的摸摸自己的小肚皮,已經有點飽了,再看看小碗里還剩下多半的飯,下了決定。

    說著小丫頭就把自己的飯往李寬的碗里趕,連帶著從父王母妃那里夾來的菜和肉都一股腦的弄給李寬。

    李寬正吃得香,怎想到小蘿莉會做出這推食食之的事情來。心里一陣尷尬,這下子丟人丟大發了。

    李二和長孫卻是哭笑不得,自己這個女兒真是想著她二哥,從自己這里來搶,全都給了李寬那小子。

    楊妃卻看得目瞪口呆,她這兩三個月都一直呆在自己的院落里,很少出來走動,對于李麗質和李寬的了解還在原來的時候,那時候李麗質很是懂禮節,很淑女的,她還和長孫說笑不知誰福氣好能娶到麗質這位好姑娘。可是這一次卻發現曾經的小淑女現在卻差不多成了一個瘋丫頭了,女孩子的吃食怎麼能隨便給男孩子?一點都不矜持。

    而在一邊的小胖墩卻是一臉的羨慕︰好多肉肉。看著小胖墩李泰眼珠都不轉了,因為他把自己的那份肉已經吃光了,現在只剩下不愛吃的蔬菜,雖說這個世界蔬菜比起肉食更加難得。

    一頓飯就這樣詭異的吃過了,李寬終究還是把李麗質給的飯菜吃掉了。你試試當一個小蘿莉淚汪汪的看著你,大有你不吃就哭給你看的架勢,你是否招架得住?

    吃過飯,自有人來收拾桌上的碗碟,一家人各回各屋了。只是三個小正太卻在離開之後不久又聚到了一起,他們要完成他們還沒有完成的事情︰爭論上午到底誰對誰錯。

    三個小正太正在花園里的一棵梅樹下爭論得起勁,可是放風的小胖墩,卻突然示意其余兩人別出聲。

    三人連忙找了一個角落躲了起來,這里三人常來,所以在這個角落的小山洞成了他們的據點。里邊放著很多他們平時搬來的東西,三人伸出頭,看著在花園里一前一後走著的兩個身影。

    李寬跟在李二身後,隨著他來到花園里,這里李寬來過幾次,但是卻都只是匆匆而過,而李二更別說了,來的次數估計還不如李寬呢。兩人一點都不知道在那角落里有三個小家伙正在窺探。

    按理說李二身為武將,練習武藝,應該能感覺到,但是那只是一種模糊的感覺,要注視著他的人對他有著強烈的殺機或者仇視,才會生出感應。現在藏在暗處的只不過是三個小家伙,甚至是李二的崇拜者,所以李二也沒有察覺到。

    “寬兒,知道為父這一次叫你出來是為了什麼嗎?”李二淡淡的說道,他不知道該用那種語氣和自己這位兒子說話,因為他還不了解其身後那位到底有怎樣的能量。

    “孩兒略知一二。”李寬躬身回答。

    “哦!說說看!”李二有點意外。

    “應當是為了平陽姑姑!”李寬看著自己睿智的父王,希望看清他會不會感到吃驚。

    “昨晚,你听到了?”李二一下子就想出了癥結所在,昨夜他和長孫在李寬房中交談,卻是說過平陽的傷勢。

    “是的!孩兒還知道,父王定然已經派人去尋那孫思邈了,只不過想試探孩兒師父的能耐罷了!”李寬裝腔作勢的說道。

    “是嗎?要是為父說不是呢?為父真的是希望你那神秘師父能夠救得平陽性命呢?”李二確實有這個想法,因為孫思邈雖是當世名醫,而且名聲非常的響亮,但是卻身在秦嶺山林深處,不知何時能夠尋到。而李寬那個師父就不一樣了,李寬就能聯系上。要是那邊真的有能力治好平陽,豈不是比起找孫思邈要來得快得多。

    “這個,孩兒不敢苟同!畢竟孩兒師父不過是孩兒一面之詞,還有那幾樣展現出來的莫名學識而已,怎麼就能確定孩兒師父會醫術?”李寬不解。

    “哈哈……”李二開懷大笑,自從這次回來自己這個兒子一直表現得很妖孽,沒想到這一次卻變得笨了起來︰“你師父連你那先天不足的身體都能調理好,怎會不會醫術?”

    李寬啞然。

    “既然如此,孩兒姑且一試!”李寬無言以對,雖然他自己知道那不是什麼醫術,而是內家拳的調養。但是李二肯定不會信,或者將信將疑。再加上李寬一直在等的就是李二這句話,所以直接順水推舟,答應了下來。

    “在此之前孩兒要先向父王說明,孩兒那老師出生于諸子百家之一的‘科學家’!”李寬又開始胡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