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三十一章神奇的科學家

第三十一章神奇的科學家

    李二看著眼前的一切,腦海一片空白,連李承乾三人剛才藏在暗處偷听都沒反應了。

    李寬見著這一幕,心中的大石頭稍稍放下了,只是沒想到多出了三個知情者,實在是不好辦。

    李二沒恍惚多久,就反應過來了,終究是經歷了許多事情的人,之前只是一下子接受不了,現在緩了緩卻也能平復心境了。見到面前的四個小鬼,李二第一反應就是這事兒千萬不能說出去︰不說這神奇的科學家,這個還可以理解,只是神奇的手段而已,道家,佛家都有類似的手段,李二震驚的是他知曉這些手段背後的秘密,知道不是一個小孩能夠做得出來的,而且還是自己那一直體弱多病的兒子更加不可能做得出來。除了這點,最要命的是之前那一段關于龍的解釋,千萬不能傳出去,不然很可能整個秦王府都要遭殃。

    “你們三個,怎麼在這里?”李二面孔一板,陰沉的臉色說明主人此刻非常的生氣。

    “父王!”三個小正太低著腦袋不敢去看李二,他們之前因為爭論對錯。李二兩人突然過來,讓他們有一種被撞破做壞事的感覺,只能躲起來,哪知道後面會發生這些事。

    “今天發生的事,一個字也不能說出去,知道嗎?要是被人知道了只言片語,整個秦王府說不得都將不存在!包括為父,你們的母親,還有你們的姨娘們,那些兄弟姐妹!知道嗎?”李二用最嚴肅的語氣向著三個小正太說道。他不知道該怎樣防止消息外泄,不能對自己兒子下手,只能讓他們知道其中的威脅,希望能管用。

    “父王,怎麼樣?難道這一切還不能證明科學家確實是有著通天徹底的手段?”李寬知道事情多半成了,但是沒有得到李二的回復,他也不敢肯定。

    “為父,卻是見到了,只是你可以肯定這個‘科學家’真的能為我大唐所用?以他的手段怎麼會選擇你作為傳人?而且大唐真的能掌控住這股勢力嗎?”李二很是懷疑這‘科學家’接近李寬的目的,要知道整個帝國,他李二想知道的事情還少有能瞞得住的。可是這個‘科學家;卻沒有任何印象,甚至連蛛絲馬跡都找不到。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是在這個他最在乎的地方,接觸了他的兒子之後。

    “父王,這個孩兒卻是知道不少!孩兒這個師門雖然神秘,一直不曾向世俗展現其過人之處,但是卻也因為一直以來的避世獨居,所以對于世俗權力之類的看得很淡,可以說完全沒有什麼權力欲望,這一點是可以肯定的,不然以他們的力量,在哪一個朝代都能夠卷起驚天波瀾。”李寬解釋道。

    “怎麼,寬兒這麼肯定?說不得那歷史上的某些事情就是你‘科學家’披著別的外皮坐下的呢?”李二還是不能釋懷。

    李寬無語了,難道告訴他沒有啥麼‘科學家’有的是哥們兒體內的一個垃圾系統?要是真的那麼說李寬注定會成為小白鼠,等著被切片研究好了,還想著調養好身體,在大唐大干一場個啥啊!

    “這個,孩兒不敢保證,孩兒只能保證孩兒絕不會做出危害大唐的事情來,甚至在師門某些前輩做出危害大唐的事情的時候,孩兒會加以阻止!”李寬還能怎麼說,只能順著李二的思路走。

    “那好吧!你應該可以聯系你師父吧,就說為父想和他談談,看看他們能不能救治你平陽姑姑。”李二也知道自己這個兒子已經做到他能做到的最大極限了,對于這樣神秘的組織,能有這樣的結果也不算壞了,至于別的李二不可能告訴李寬,他會暗中去布置。對于這個名叫‘科學家’的組織,李二可沒有多大的信心去相信他們會是善意的,他從來不介意用最壞的心思去揣摩別人。

    “好吧!孩兒這就聯系老師!”李寬說著,卻不見動作,只是盯著周圍的三只正太。

    這會兒三個小正太已經愧疚完了,他們之前听李二說的那麼嚴重,心中確實是嚇了一跳,但是轉念一想要是不說出去,那不是什麼事都沒有。于是他們又不擔心了,身在這樣的家庭里,自然知曉什麼能說什麼不能說,什麼事對什麼人說。所以哪怕是最小的李泰,都下定決心,這件事兒就爛在肚子里,不能透露出一絲一毫。只是在他們心中對于李寬卻是有點敬畏起來,這一點他們自己都沒發現,他們現在只是覺得李寬被神秘的學術流派收入門牆,是一件很令人羨慕的事情。李泰這個小胖墩甚至伸出肥肥的小手,抓住了李寬的手,看看他的手是怎麼藏住那麼大一個袋子的。只是左看右看都沒看出個名堂來,他很是失望,因為他也想學,那樣就可以帶著他最喜歡吃的醬牛肉去學堂了。

    李二見李寬猶豫不定,就知道他不想讓他三個兄弟知道更多的秘密,所以就讓三個小正太自己回去,他親自把他們送出了小花園。

    李寬見三個小正太走遠了,才裝模作樣的閉上眼楮,盤腿坐在路邊的一塊石頭上。

    李二回來,見李寬這個樣子,就知道他在聯系那神秘的‘科學家’了。所以也不打擾,就靜靜地等著。

    “你就是寬兒的爹?”一個蒼老的聲音從李寬嘴里發了出來。

    “嗯?你是誰?”李二見李寬居然說出這樣的話,而且聲音蒼老就像是七八十歲的老翁的聲音一般,有點驚訝的問道。

    “你不是想和老夫談談嗎?現在老夫借著寬兒的身體和你說說!”李寬繼續說道。

    “你就是寬兒的老師?那神秘的科學家?”李二不會懷疑李寬會這樣和他說話,所以這聲音定是李寬的老師了,只是他是怎樣通過李寬的身體發出自己的聲音的?

    “不錯,老夫正是科學家十二代傳人!而寬兒是第十三代!”李寬嘴里發出蒼老的聲音繼續忽悠著李二。

    “那麼敢問老先生大名!”李二態度恭敬了些,這樣的手段與傳說中的仙人有著幾分相似了,讓他不知不覺的變得恭敬起來。

    “老夫的名字,這麼些年想必早被世人遺忘了吧,老夫名家陳摶!”李寬不知道給自己老師起個什麼樣的名字好,就借鑒了後世和趙匡胤對賭華山的陳摶老祖的名號。

    “陳摶?”李二又是一陣疑惑,這個陌生的名字從來沒听說過。

    “看來世人多是健忘的,呵呵……或許老夫的名字被人刻意的抹去了吧!想當年老夫也是叱 風雲的人物,那梁武帝與老夫對賭一局,輸了一山之地。本來還想承他的情,沒想到他就轉身信奉起佛教來,妄圖借助那幫禿子來對付老夫,實在是可笑。就那幫只知道往寺院里藏銅錢的家伙,能對付得了老夫?”李寬信口胡說,初中歷史學習的時候知道梁武帝崇佛,就信口一段故事。

    “這……”李二卻不得不多想,梁武帝崇佛是舉世皆知,但是崇拜佛教的皇帝也不少,卻沒有哪一個像他那樣近乎癲狂,甚至在佛寺出家了三次,被朝廷用錢買回來。成就了一段‘和尚賣皇帝’的荒唐典故。

    李二本不願相信,但是卻覺得似乎有些道理,梁武帝受到了這隱姓埋名的‘科學家’的欺詐,轉而希望那法力無邊的佛祖能夠幫自己除去這個心中大敵,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只是為何這段歷史沒有書寫這‘陳摶’的事情?

    “老夫知道你會有懷疑,不過你看看那個袋子里的東西你應該能做出決定了!”李寬伸手指向地上的那個袋子,那是上次那五十點能量點兌換了變聲技能後剩下的二十點兌換出來的。

    李二蹲下撿起那地上的袋子,打開袋口,看著里邊金黃的谷物︰“這是什麼?”

    “這是佔城稻,是一個叫做林邑的地方出產的,那個地方就在現在大唐的交州往南。這東西一年能夠兩熟,在岳州或者更南邊的廣州,邕州之地甚至能夠三熟。想必對于現在的大唐是有些幫助的吧!”李寬上次還剩二十點能量點就兌換了這佔城稻,本來想好兌換雜交水稻的,但是卻不行,大唐生產力滿足不了雜交水稻的工藝需求。只能兌換這個時代就存在的佔城稻,而且還不便宜,一點能量點才給一斤。

    “這……”李二今天不知是第幾次無語了,他看著手上的稻種,有點說不出的感慨。大唐如今什麼都缺,缺人,缺錢,缺糧食,缺戰馬。只是這什麼佔城稻真的有那麼好嗎?而且一年兩熟,甚至一年三熟,是不是太過夸大了。關中平原種的糜子,小麥一年都只能種一季,要是換成這佔城稻,大唐的糧食產量不得大大增加啊!只是種子是不是少了點!而且產量如何呢?

    “敢問老先生,這佔城稻產量如何?”李二想到就問。

    “產量?一季應該不比小麥低。只是比起小麥這佔城稻要更多的水,關中只有少部分地區能種植。”李寬也不清楚關中地區是不是能種植水稻,但是漢族是世界上最會種地的民族,不管在什麼地方,他們都要在土地上種上些什麼,而且還能種得很好,所以這些就交給那些關中種了一輩子地的老農們去忙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