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三十二章樂游原上黑石山

第三十二章樂游原上黑石山

    上回說到李寬用兌換來的變聲技能,裝作自己那所謂的師父,和李二進行商談。

    “之前你和寬兒的對話,老夫也已知曉,你能那麼快從這世界上沒有龍這個事情中反應過來,證明在你心中早有懷疑,你並不認為所謂的真龍天子是上蒼注定,在你心中早就掩埋著一顆野心的種子。一直在覬覦著那至高無上的皇權,老夫說的可對?”李寬這會兒可不再害怕李二會對他不利之類的。因為他發現李二其實是一個非常重情的人,同時也是一個非常果決的人。在他認為你是他在意的人的時候,他會用盡一切的力量保全你。要是覺得你的存在是一個威脅,要是還有利用價值還好,要是全無價值那麼就會直接丟棄甚至毀滅你。

    這就是李二,一個對自己人寬厚袒護,對敵人冷漠無情的人。他也是歷史上唯一一個沒有殺功臣的帝王,哪怕是侯君集,李二也在其謀反不成之後,只誅殺了首惡,對于他的家小也沒趕盡殺絕。要是換做朱元璋,那麼對不起,你侯君集的九族都不夠殺的。此時李寬表現出來的價值遠遠大于出言不遜的過錯,所以李寬篤定李二不會對他怎樣,也就直截了當的點出了李二心底最深處的野心。

    “沒錯,孤王卻是有著平定天下享那至高無上的榮耀的心思!”李二的果決不是說說而已,就像現在他直接大大方方的承認了,他確實是有登上帝位的野心。那又怎樣,眼前這位是自己兒子的老師,也是所謂的科學家與自己接觸的第一人,要是不表現出心胸氣魄,怎麼能震懾住這幫子不知是真的閑雲野鶴還是包藏禍心的家伙。

    “那麼,老夫也就不再多言,只是依老夫之見現在還不到時機,天下紛爭未平,要是再加上奪嫡,那麼百姓何辜!”蒼老的聲音從小小的人兒嘴里說出,卻帶著濃濃的悲天憫人的味道。

    “這個孤王也是知曉,所以孤王決定暫時不和太子起紛爭,同時加緊平定四方叛逆。等到域內清平,孤王將與那兩個只知道耍陰謀詭計的家伙決一死戰。他們既然想置孤王于死地,那麼就要有死在孤王劍下的準備。”李二身上殺氣沖霄,這些年征戰四方經歷大小戰陣不下百次,死在他手上的人也不在少數了。

    李寬這個後世之人怎麼經受得住,他可是連殺只雞都要咬牙的人。所以連忙出聲︰“老夫只是一縷神念附在這小子身上,獲取必要的信息與聯系,你這殺氣老夫可經受不起。而且老夫等人閑雲野鶴的對這朝堂爭奪也不感興趣。還是收了吧!”

    “孤王失禮了!”李二沒想到這位看是深不可測的陳摶老祖居然還禁受不住小小的殺氣,這實在是有點出乎意料。李二心中再次有了猜測,這科學家絕對不是避世隱居,因為他們對于當下時局有著很深的了解。但是卻又不是有著大野心的人,不然絕對不會這樣直接的和自己說出這些大逆不道的話來,看來他們是另有目的。

    “孤王想要知道,先生這樣匪疑所思的接近我那孩兒,到底是為了什麼?孤王並不相信是為了找一個傳人那麼簡單,世間的人那麼多,以你之能怎麼會找不到合適的?”李二問出了這兩天最讓他疑惑的問題。

    “這個,其實主要是因為寬兒的身份,也就是因為他後邊有你,所以我們才找上他,希望能夠借助你的手來完成我們一項最偉大的實驗!”李寬說道。

    “什麼實驗,孤王管不著,但是請你們記住,千萬別傷害到寬兒,不然……”李二出言道,他不相信這個世界上還有他手下的軍隊打不過的敵人,要是這所謂的科學家真的要傷及李寬或者大唐的話,李二不介意和他們兵戎相見,這是他的驕傲。

    “這個你大可放心,我們絕對不會傷害這小家伙的,他是我們這一脈最後的希望。就讓我來為你說說我們這一脈的情況吧!”李寬趁著現在想把自己這段時間想到的背景灌輸進李二的腦子里,讓他打消那種敵視。畢竟這個時代真正的主角就是他了,要是不和他搞好關系,在整個大唐可以說是寸步難行。

    “我們這一脈發源于春秋末期,先祖吳子創建了科學家,但是卻因與道家思想背道而馳,而不得傳播,只能每代選擇幾個傳人,將學識一代代傳承和發展。我們的祖師發現只要有足夠的條件,人可以做到傳說中的神所能做到的一切,飛天遁地,上山下海,只要創造出足夠的條件,哪怕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都能做到。所以先祖認為世間萬物並非是從所謂的道中演化而來,而是自然發展出來的。所謂的神仙妖怪,都是會因為對于未知的恐懼與崇拜,才會產生這樣的猜測。”李寬一口氣說了不少,微微的緩了口氣。

    “我們這一脈最終的目的就是‘以人之力,行神之能’。通過各種工具和實驗揭開自然界那些神鬼的真實面目,最終探索世界的本質。這就是我們‘科學家’!”李寬這兩個多月想出來的東西總算到了實驗的時候了,不知道李二會不會相信!

    “你說的都是真的?孤王如何才能相信?這世界上有很多讓人不解的秘密,先生都能解答?”李二看來不是太相信,使得李寬的心提了起來。

    “那麼,怎麼樣你才會相信?老夫沒有那麼多時間和你閑扯,要不是那秘法在你們李家只和寬兒有反應,老夫又何必和你鬼扯這些!該死的祖訓!”還好李寬還有後手。

    “孤王只是想請先生回答幾個問題,希望先生能夠為孤王解惑而已!”李二仍舊不溫不火的說道。

    “你問吧!”李寬不知道李二會問什麼問題,但是現在是騎虎難下,不得不這樣說道。

    “這天高幾何?地厚幾丈?”李二首先就問出了屈原《天問》中的兩個問題,這個問題實在是很難回答,因為古人沒有系統的學習什麼地理知識,只是在臆想天高多少多少,地厚多深多深,完全就是在瞎扯。

    “這個問題,老夫確實不好回答你,不過我就告訴你我們這一脈這些年不斷探索得到的一些結果吧!你也知道我們腳下的大地是一個大球,要是把它比喻成雞蛋的話,那麼大地就是蛋黃,而天空就像是蛋清。不過據祖師傳下的信息,天空是無限的,不可估量。不過大地卻有限,我們這一脈經過千年的積澱,大約得出了結果︰地厚約是四百萬丈,這是指從這個大球上邊的一點直接穿過最中心到達另一邊的地表的距離。”李寬大致記得地球直徑為一萬二千千米,大致換算成丈也就除以三,得出一個四百萬丈的數據,只是李二相不相信那就另說了。

    “那麼,請問為何月有陰晴圓缺?為何有晝夜交替?”李二繼續刁難道。

    “這個,我那研究地理的師弟有研究,他得出的結論是,其實不止地球是圓的,太陽月亮都是圓的,就像是漂浮在宇宙中的三個球,只不過它們在不停的轉動,當地球處于月亮和太陽之間,擋住了太陽照射到月亮上的光,月亮就會變缺。而晝夜交替,則是因為我們腳下的大地,它在不停地自轉。向著太陽的那一面就是白天,背對著太陽的那一面就是夜晚。”李寬心中慶幸初中的時候認真的听了兩節地理課,對于這些大路貨還是知道一些的。

    “最後一個問題,傷口發炎,該怎麼處理?”李二最後一個問題明顯才是真的想問的問題,這也是為平陽公主李秀寧問的,同樣也是他能否接受科學家的合作的重要條件。

    “這個,其實傷口發炎是因為傷口沒有清理干淨,各種病菌在傷口滋生,也就是中醫說的‘邪風入體’。這個只要割去腐肉,傷口重新消毒,因該就能愈合!”李寬貧乏的衛生知識只知道這些了,所以這就是他全部的存貨,要是李二再追問的話,李寬就沒轍了。

    幸好李二听說傷口發炎能治,就滿意了,因為李秀寧的傷最麻煩的就是發炎了。至于割去腐肉之類的,那些御醫就能做,只是所謂的消毒他不是很理解,但是想必也是一種傷口處理手段,就和受傷了要包扎一樣。

    “孤王暫且相信先生,孤王這一次主要是想要救治平陽的傷,只要先生的手段有效,那麼先生有什麼要求都好談!”李二得到了想要的結果,也不再多說什麼。

    “呵呵……老夫想要的東西很簡單,老夫想要樂游原上那座黑石山。”李寬出聲道,此時他心中樂翻了,總算要達到目標了。

    樂游原上那座黑石山,其實就是一個露天煤礦。長安城里現在用的煤炭全是從那里來的。這些李寬在第一次發現煤炭之後就不斷打听得到的消息。

    “你要那石炭做什麼?”李二是什麼人,李寬剛說出那座黑石山,他就知道了李寬的目標所在。

    “這個……還是告訴你吧!老夫這些人的研究都到了一個瓶頸,我們正在研究能量的轉換,需要大量的能量做實驗,這些石炭就是一種能量的載體,對我們來說很有用處。”李寬頓了一下,想了一個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