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三十三章發大財了

第三十三章發大財了

    殘燈如豆,微黃的燭火照亮了這空曠的密室。說是密室,其實是建在花園中間的假山里的一個小房間。四周凌冽的北風呼嘯而過,呼呼聲在這房間里都听得清清楚楚,但是周圍的牆壁嚴嚴實實,沒有一絲空隙,只有在頭頂有那麼一個小口,用以換氣。

    兩個人就這樣端坐在密室中的案幾兩邊,討論著。

    “大哥,你放心,我又不是讓你直接把那位殺了,但是卻可以做些別的啊!”其中一人長得奇丑,此刻正對著另一人說道。

    “那麼你到底想怎樣?總之父皇是不能動!我不知道你究竟有多麼的恨老二,但是有些事情不能做,這是底線。做人,尤其是要做大事的人,可以不要臉,可以陰謀迭出,但是一定要有自身的底線。守不住底線的人,是守不住江山的!”另一人身著黃袍,上繡四爪蛟龍,蛟龍仰天咆哮頭角崢嶸,大有一飛沖天化作真龍之勢。正是大唐太子——李建成,此刻他正在反對自己三弟的計劃。沒想到李元吉會喪心病狂想出向李淵下手,且不說李淵才是長安城中最大勢力的掌控者,就單以幾人的身份來說,李建成也絕不會允許。

    以子弒父,那是最壞的最不可饒恕的方法。哪怕是不傷及性命,李建成也不能容忍。之前只是覺得自己三弟是因為面目猙獰還有老二的壓制,導致性格扭曲,現在他才覺得原來李元吉已經完全喪失了理智,只能用喪心病狂來形容了。

    “大哥何必這麼生氣,氣出病來,還是老二得意,而咱們那個好父皇可不一定會領你的情!想必你也收到了他的那封密旨,呵呵……讓我們現在不得擅起干戈,可是天下平定之後,老二騰出手來,我們還有的活路嗎?真是好父皇呢!”李元吉笑得如同夜梟一般,在這清冷的密室中顯得格外滲人。

    “但是也不能向父皇伸手啊!那是我們的父親!”李建成還是沒有同意,他的敵人是李二,從來都是,從那個小子開始嶄露頭角開始,李建成就知道自己的這個弟弟不是池中之物,但是沒想到這些年發展下來已經成了自己最大的威脅。

    至于李淵他是從心底的尊敬,不管是為人子的角度,還是為人臣的角度。李淵對他李建成可謂是做得非常不錯了,大唐初立,太子人選很多人都提議讓次子李世民擔任,李淵力排眾議將他推了上去。李建成還記得當時那個在朝堂上咆哮的君王,那是他的父親。

    最後兩人鬧得不歡而散,李元吉忿忿地離去。在他走出這個兩人秘密的據點的時候,嘴角帶著陰沉的笑︰呵呵,有些事不管是我們兩人誰做出來的,都是一樣的!我對那個位置沒有想法,因為我知道,哪怕是坐上去也坐不長久,但是我絕不容許李二坐上去,哪怕我跌入萬丈深淵,也要把那個家伙弄死。

    長安的冬天,是漫長的,從深秋到初春,都被那皚皚的白雪覆蓋。人們行色匆匆的在街上走著,在這個現今世界上最大的城市里,每天的生活壓力讓他們沒有心情停留下來享受悠閑。每日的吃穿用度,都要他們盡自身最大的力量。

    一輛馬車,在這個城市里駛出,向著城外的樂游原而去,車上飛揚的旗幟,顯示出主人的身份,斗大的‘秦’字,再加上作為底稱的兩只大戟圖案,說明主人是個武將。若是只有這一面旗幟,那麼人們還會認為是一位姓秦的將軍。但是再加上另一面旗幟上的蛟龍圖,那麼主人就只會是秦王李二了。

    沒錯,這就是李二的馬車,兩匹駿馬拉著馬車,沿著街道,出了長安城。在這午後的時間里,出城的人並不多,馬車一路沒有減速就到了明德門。

    穿過城門洞,外面的世界展現在了撩起車窗布簾的李寬眼里,這是他第二次出長安城,之前一次是和小蘿莉出來秋游。這一次是和李二一起,他們要去看看那座黑石山。

    就在之前的短短半個時辰里,李二已經進宮向李淵討來聖旨,從現在起那座黑石山就是李寬的產業了。

    雖不知道李二是怎樣說服李淵的,但是想來付出的代價不會太小,要知道整個長安城所有的石炭都出自那里,那是多大的利潤,之前是歸于戶部直轄,所有收益都上繳國庫。現在卻要成為一個王府世子的私產,其中的交易不足為外人道。

    黑石山離著長安城不是很遠,也就二十里不到,周圍有幾個村莊,大都是些莊戶人家,一年到頭在地里刨食,勉強混飽肚子。遠遠的見到馬車駛來,都避讓開來。這些貴人莊戶人家招惹不起,上次有個長得很丑的貴人,看上了林莊那嬌俏的小姑娘,因為林家老兩口不肯,差點被人活活打死。現在長安城郊的莊戶人家,有漂亮女兒的都將自家女兒藏起來了,生怕在出現這樣的事。

    這些事情李二和李寬可不知道,他們見到那些百姓遠遠的避開,也沒有停下來問問的意思,畢竟他們還有別的事情要做。馬車就這樣駛過,達達的馬蹄敲擊在被凍得堅硬的土地上,聲音清脆,像是一只樂曲。

    黑石山到了,兩人下車,李二看著那像是一個土丘多于一座山的黑石山,不禁有些疑惑︰“寬兒,你那師門真的需要那麼多的石炭?要知道這里的石炭可是不下百萬斤,佔地超過百畝。難道你師門中有前輩會那移山倒海的大神通?”李二心中對于李寬的說辭還是不那麼深信,哪怕李寬展現出種種的跡象,但是那都還是人力可及的範疇,空手取物的戲法李二也看過,變聲的口技,他也知曉。那些學識,李二也不知真假,雖然听上去很有道理。

    只是他不能理解的就只有那讓石炭無法燃燒的秘法了,要知道石炭雖然現在用的人不多,因為前些年長安人大量使用石炭,卻造成了幾個人離奇死亡,就在家中睡上一覺,直接死在了睡夢中。他們的共同點就是在屋子里點了石炭爐子,這讓長安人害怕了,現在用石炭都只在空曠的地方用,而且在白天。他們以為那是有不干淨的東西,依附在石炭里,白天有太陽,就不怕了。

    “父王,沒有那麼麻煩。孩兒自己就能做好!”李寬剛到黑石山下,就听到系統提示了。

    “叮,發現大量低級能量載體,所有人為宿主,並未掩藏于地下,符合吸收條件,是否吸收?”系統冰冷的聲音卻讓李寬感到熱血沸騰。

    “沒想到露天煤礦居然可以直接吸收,簡直是太棒了,本來還想這在忽悠一下自己這便宜父王,讓他幫自己開采出來呢!”李寬心中這樣想著,臉上也露出大喜的神色。要不是李二還在一旁問他話,他都要直接跳起來了。

    “那麼,可否讓父王看看?”李二詢問道,要知道很多的隱秘學派都是忌諱在外人面前展露自己的手段的。所以李二才會發問。

    “有何不可!”李寬自己知曉自家事,哪里有什麼科學家,啥事兒還不是自己一句話的事兒!所以也就大方的讓李二觀看,反正系統進度條只有李寬自己才看得見。

    “那麼,父王就看寬兒施法了!”李二饒有興趣的觀看起來,這是他對科學家又一次的試探,看看他們的手段比起那兵家又如何。李二可是認識兵家這一代傳人的,不得不說用兵如神。但是卻也沒多少神秘,而道家卻顯得神秘的多,只是那也只有那有限的幾位能讓李二看不出深淺來,其余的不過是招搖裝騙之輩而已。

    “開始吸收!”李寬心中冷喝一聲,雙手卻也結出一個手印。這是後世藏傳密宗的大手印,得益于後世島國動漫,那個神馬漩渦鳴人里邊那些炫酷的手印,讓後世的李寬來了興趣,上網查了國內的手印秘術,其中最出名的就是密宗大手印和九字真言印,只是九字真言印是道家和兵家慣犯應用的法印,李二定然會認識,所以李寬就只能選擇密宗大手印了。

    李寬盤腿而坐,這一次有了教訓,帶了個墊子。雙手結出禪定印,轉為智拳印,再轉為轉法輪印。李二看的入神,覺得這幾個手印其中蘊含著某些深意,有些佛教的影子。但是卻也沒有深想,雖然他曾蒙少林十三棍僧搭救,可是李二對于佛教卻是沒有多大好感的。所以他也沒有深入了解過這些,只當是李寬師門從佛教精義中截取了一些而已。李寬所使用的是後世流傳的法印,與千年前大唐通用的也有所區別。

    雖說佛教還是有有道高僧,但是只知道向世人要布施的錢和尚更多,天下大亂,那些和尚更是乘機侵佔了不少的田地,佛像用銅澆鑄了一遍又一遍,天下的銅錢被他們熔煉了不下半數。李二甚至一度起過滅佛的心思,但是卻因少林那點香火情,沒有施行。

    李二看得入神,李寬心中卻在狂吼︰老子這次發大財了,哈哈哈……老子不是癆病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