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三十六章歸途

第三十六章歸途

    夜色漸濃,在這陰沉的天氣里,沒有夕陽灑下余暉,只有那越來越低沉的雲層,今夜又要下雪了吧!

    太極宮此刻燈火透亮,雪花已經開始飄灑下來了,灑在大殿的穹頂上。檐角掛著尺長的冰凌,就像是一柄柄倒垂的利劍。飛檐下昏黃的宮燈發出光亮,映射得那些冰凌越發晶瑩剔透起來。

    李淵高坐在龍椅上,整個宮殿都沒有生起火爐,冷得就像是一個冰窖。長長的白氣隨著他的呼吸,在空氣中凝結。李淵感受著這種冰涼的感覺,就像是他心中的悲涼一樣︰終究還是出現了,不過不是他預想中的老大聯合老三,對付老二。而是老大和老三先互掐了掐了起來!

    “真是朕的好兒子啊!呵呵……怎麼一點都不像呢?你們三可是親兄弟啊!老二奸詐似狐,你們兩怎麼就蠢得像豬?”李淵不知該說什麼好,難道真的錯了,自己中意的太子連這麼簡單的大勢都看不出來?居然在這個時候和老三干了起來,難道不知道老二才是最大的威脅?

    就在此時,一個黯淡的身影就像是要融入周圍的陰影一般,悄然無聲的出現在大殿門口︰“啟奏陛下,老奴有事稟報!”太監聲音尖銳,在這夜里像是夜梟的叫聲。

    “進來吧!”李淵沉聲道,這時候來肯定沒啥好事兒。

    “皇上,剛才城門傳來消息,秦王殿下下午出城去了,一行三十幾人。而城外樂游原方向下午似乎有所異動!”老太監似乎已經習慣了將身體藏于暗處,哪怕在燈火通明的大殿里,他也只是站在陰暗的角落。

    “是嗎?還是這個老二手腳麻利,下午才匆匆忙忙的跑來付出了那麼大的代價,換走了黑石山,這還沒到天黑呢,就已經開始部署了!”听到李二的動向,李淵再一次覺得老大和他差的有點遠,但是他還是沒下定決心,老大沒有犯下錯誤,豈能廢除太子之位?這與禮法不合!

    也正是因為李淵的猶豫不決,才使得後邊的事情變得那麼復雜,為後來者提供了先例,所以大唐的皇位交替一直都是血淋淋的。

    此時李二和李寬卻還在坐著馬車,慢悠悠的向著秦王府而去。

    李寬面色露出幾分激動的神情,這由不得他,因為這就像是買彩票,一下子中了五百萬一樣。巨大的驚喜一直在他的心底沖擊著他的理智,要不是旁邊還有一個李二在看著,李寬保不準自己會做出什麼舉動來。之前也有香過將黑石山吸收了會得到多少能量點,只是那只是空想,就像不少人都想著自己彩票中大獎一樣。想象與現實還是有區別的,李寬現在就是如此。

    之前每次都是幾個點,最多的就是第一次五十點,沒想到這一下子就是三千萬,還有七十幾萬的零頭,光是最後幾位都比之前所有的加起來都要多了。李寬事前也想過,應該不能直接吸收,還要找人慢慢地挖,那樣持續的吸收,可是系統這次給力的一次搞定,驚喜來得不要太突然!

    李二也是一路欲言又止,他真的很想問問,李寬身後的師門是不是真的是仙家門派。李寬的行為怎麼越看越像是仙家手段?他眼前現在還在回現著之前在黑石山見到的那一幕︰滿山全是一條條紅色的光帶,漂浮在空中,像是一張大網將整個黑石山籠罩起來。李寬端坐于半空之中,像是傳說中的仙童,頭頂烈焰操縱著那張大網,將黑石山的精華全都擄掠而去,這一點李二已經證實了︰他命人挖下一塊石炭來,發現這些石炭已經不能再燃燒了。

    李二猜測,在那張光網籠罩之下的石炭都已經燒不了了。這就意味著長安將在未來沒有石炭可以燒了,雖然之前也沒多少人使用,但突然間斷了來源也會造成很多不便。可是李二覺得這也是件好事,至少不會再出現睡夢中一睡不醒的人了,而那些樵夫還有賣炭為生的人們也能在這個冬天過得更好一些了。

    看著馬車就要回到秦王府了,李二還是沒有忍住,他知道現在不問,那麼回家以後自己就更問不出口了,要知道求仙問道一直是皇家的大忌,多少帝王都是毀在這求仙訪道之上,不管之前多麼英明神武,一旦相信了老莊之說,無為而治,那麼這個皇帝就失去了進取之心,離那亡國也就不遠了!因為現在已經不是先秦時期,那種無為而治的想法已經不再適合,大唐現在危機四伏,內亂不休,外敵虎視眈眈,怎麼能迷上那仙人之說?

    但是李寬的表現又讓李二覺得仙人似乎是存在的,這讓他很糾結,但是此刻還是問了出來︰“寬兒,你身後那師門前輩,究竟是人,還是仙人?怎麼手段如此的離奇驚人?”

    “這個孩兒也說不清,但是孩兒相信這個世界上是沒有仙人的,這是老師告訴孩兒的!”李寬沒想到李二居然會問出這樣的問題來,看來他還不是之後那個雄霸千古的帝王,現在只是一個有著野心的親王而已。

    “此話怎講?”李二不解︰“你那老師分明已經一百多歲,而且你剛才用的手段豈是凡人能夠用出來的?寬兒你才跟著你老師多久,就會如此手段,不是仙人會是什麼?難道是妖怪?”

    “父王怎會如此想法?這個世界上有著很多很奇妙的東西,只要掌握了其中訣竅,看似非常神奇的事物其實也就是那麼回事兒。只是不懂期間奧妙的人會覺得這真的不可思議,不是凡人能做到的!”李寬淡然的說道,他也在借著李二的問題轉移自己的注意力,他怕自己因為一直想著那能量點爆滿,會做出什麼驚人的事兒來。

    “人真的能活一百多歲?”李二不相信,他長這麼大見過最年長的就是袁守誠還有顏之推兩位老先生,現在兩人都已經是耄耋之年,但是袁守誠還能每天早上從長安城北自家的院子一路慢跑直穿整個長安城,去城外山上吸取第一縷太陽紫氣。而顏之推雖然沒有這位那麼好的身體,卻也精神旺盛,每餐粗茶淡飯的,看樣子再活上一二十年是不成問題,這兩個人都是能活上百歲的,但是畢竟還沒滿百歲不是。李寬那個神秘的老師陳摶老祖,卻自稱與梁武帝對賭一局,妥妥的超過百歲,甚至百二十歲都不是沒可能。

    “父王,其實人活過百歲不是什麼稀奇的事,只不過因為現在戰亂不休,使得很多原本能再活很久老人死去了,再加上年輕人大量的戰死沙場,使得年老者也不能清閑的享受晚年,忙著田里地里的活計,操勞過度,怎麼能長壽?孩兒的老師卻不一樣,他這一生活得很是瀟灑,沒有什麼牽掛,生活規律,飲食健康。當然能活得長久一點,再說了,孩兒相信大唐還是有那麼些老先生能夠活上百歲。”李寬別的不知道,至少程咬金是活的夠久的,沒有百歲也差不了多少了。

    “那麼,你那憑空懸浮的手段又如何讓解釋?”李二還是不相信,他也知道活得悠閑自在有利于養生,但是生在帝王家,怎麼能有那悠閑的日子?而且李二也不是那種能享受悠閑的人,他要是一直沒事兒做,會覺得難受,甚至沒仗給他打,他都要和自己手下的大將來打上兩場解悶。

    “父王,那只不過是障眼法,相信父王你也知曉一些吧,這些都是各家學派的不傳之謎,孩兒所在的科學家雖然包容並蓄,沒有什麼敝帚自珍的念頭,但是像這樣手段也是不多,是不會輕傳出來的。孩兒也是因為被選中尋找世間能量,所以老師才傳下這個法門。”李寬現在終于知道忽悠一個聰明人是多麼的艱難,他會一直刨根問地,讓你忙于編造謊言應付,要是什麼時候出錯,那就完蛋了。所以李寬決定以後盡量不再輕易利用系統收費功能,不然李二一次次的懷疑就夠要他小命了。

    馬車停在秦王府的正門前,李寬連忙起身幫李二撩起車簾。李二這一路追問下來什麼都沒問出來,有點郁悶,但是看著李寬那酷似那個女子的臉龐,心中生氣的那些念頭又散了去。只是長長地嘆了口氣,下了車。

    李寬緊跟著下來,門口長孫又在那里等了。身後還有楊妃,陰妃,韋妃等人,當然還少不了李承乾,李恪,李泰這些小世子。最後還有幾個小丫頭,李麗質就站在其中。

    這些人都是來迎接李二的,因為今晚秦王府將有一個宴會,是天策府一幫人的聚會,所以李二所有的老婆孩子都會出現在這次宴會上。

    李家有著胡人鮮卑族的血統,所以生活方面與鮮卑多有相似,例如漢家宴會多是男子,而婦道人家是不能出來見客的。但是鮮卑族卻不是如此,他們將自己的妻子兒女帶出來見客,是出于對客人的尊重,這是最高的禮節。

    這一點早在三國時就已經有過︰呂布宴請劉備關羽等人,因為他是並州人,習俗接近胡人,所以席間貂蟬作陪,卻被劉備認為呂布是看輕于他,讓婦道人家入席。所以劉備表面沒說,心里卻把呂布恨上了,而關羽則認為呂布是在使用美人計,讓貂蟬迷惑自己大哥,這貂蟬本就是美人計的行家,所以把貂蟬恨上了。後來,貂蟬落于曹操手中,當時關羽正身在曹營心在漢,這位三國第一美女被賜給了關羽,就有了關公月夜斬貂蟬的典故。當然也有不同說法,這只是一家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