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三十七章少年詩才一

第三十七章少年詩才一

    夜色深沉,天空中還飄著雪花,但是並不影響秦王府熱鬧的氣氛。下人們忙碌著,往設置在大廳里的宴會現場送上熱氣騰騰的食物,而李二也沒閑著,帶著長孫在門口迎接即將到來的天策府眾將士。

    李二此時換了一身玄色的長衫,身後是一個同樣顏色的斗篷。再加上一旁一襲雪白衣衫的長孫,兩人一黑一白相得益彰。

    李寬這個時候則是呆在大廳里,看著長孫得力助臂的老管家不斷地指揮著侍女小廝們搬著各樣的食物,看的他口水都要流出來了。雖然還沒吃到嘴里,但是那濃郁的香味已經引得他食指大動。

    不怨李寬沒出息,只是因為這段時間實在是沒吃到什麼好吃的。還是秦王府二世子呢,吃的連後世的屁民都不如。只能說長孫實在是太過節儉,要不是李寬自己不時跑去廚房偷吃,再加上兌換一些補品,恐怕他的身子骨和前任還沒什麼兩樣呢。

    李麗質看著不時擦著嘴角的二哥,有點疑惑了︰“二哥,你嘴巴上有髒東西嗎?一直擦?麗質沒看見啊!”小蘿莉說著還伸出小手在李寬嘴角摸了摸。

    “二哥,你怎麼流口水了!羞羞臉!”小丫頭看著手上的水漬,趕緊掏出手絹擦了起來。邊擦邊奚落李寬,害的李寬老臉一紅。

    李麗質的話讓等在一邊的一群小家伙都向李寬看了過來,李寬恨不得找床棉被撞死算了,只能狠狠的瞪了小蘿莉一眼︰“你這小丫頭,不要亂說。”

    嘴上雖然這樣說著,但是還是不自覺的躲到角落里去了,臨走還把小蘿莉拉上,要到角落里好好的和她清算一番,不一會兒角落里就傳來小蘿莉哈哈的笑聲。

    秦王府大門外,首先到來的肯定是長孫無忌,作為秦王妃的哥哥,他肯定是當仁不讓。下了馬車,看到等在門口的李二和長孫,連忙上前︰“秦王殿下,王妃娘娘!”長孫無忌拱手行禮。這是在私下里,再加上三人關系特殊,所以長孫無忌也就沒那麼多俗禮。

    “無忌來了!快點里面請!”李二哈哈一笑,引著長孫無忌來到正廳,招呼他入座並示意長孫留下來陪著之後,才又去門口等其他人。

    的二個到的就不少了,秦瓊,程咬金,李世績這三個瓦崗寨出身的一幫子都騎著馬來了,隔得老遠就听到陳咬金那貨的聲音︰“俺老程敢打賭,第一個到的一定是長孫狐狸,那家伙跑得比誰都快!”

    李二听得這話,臉上不禁一笑,這個憨貨一直都是這樣,要是長孫無忌還在這里,听得這話兩人少不得要理論一番。最後多半是程咬金耍無賴,撩起膀子就要和長孫無忌那個書生比試力氣。這樣的事情發生了不是一次兩次了,只是這家伙屢教不改。

    “知節休得胡言亂語,長孫兄是王妃兄長,先行過來不過是看望自家妹子,這又有何不可。再說了,要不是我們兄弟幾個拉著你,說不得朝會結束你這家伙就要跑過來了,還說別人!”秦瓊笑罵著自己這位兄弟,這些年來瓦崗寨出來的兄弟就剩下這幾個了,當年大塊吃肉,大碗喝酒的兄弟多數都戰死沙場,有的甚至是死在自己等人手中,秦瓊對此很是在意。

    “秦二哥,你也不是不知道俺老程,要說打仗,不是最強的,可是喝酒吃肉,俺老程可是當仁不讓,不信待會兒比試比試?”程咬金嗓門大得像是喇叭,嚷嚷著要和秦瓊比試喝酒。

    就在三人離秦王府只剩下一條筆直的大街的時候,另外的那些人也出現在了這條街道上,看著前面的三人,不禁有點不服勁兒︰為毛這三個一直霸佔著長孫無忌後邊的位置,就因為他們人多勢重?自己這幫人也不少,雖然不像他們三個可以同穿一條褲子,但是也是戰場上過命的交情。這一次絕對不能再讓他們走在前面了。

    這幫人對視一眼,一個黑大漢就這樣打馬上前,直直的就往前面飛奔,得得的馬蹄清脆急促,讓前面優哉游哉的三人大吃一驚。

    “尉遲黑炭,你這家伙要干什麼?”程咬金回頭一看,尉遲恭正在打馬狂奔,看樣子是來者不善。當場豹眼圓睜,濃眉倒豎,張嘴喝道。

    “程妖精,別人怕你,我可不怕,你這憨貨,仗著秦瓊哥哥的威風,一直壓在我頭上,這一次絕對不會再讓你得逞了!”尉遲恭也是個大嗓門兒而且還不笨,張嘴就連消帶打。讓秦瓊兩人沒法直接幫程咬金,更是逼的程咬金不得不正面面對他的挑戰。

    “難道怕你?就你這黑大個,老程還沒放在眼里,你就等著在俺屁股後面吃灰吧!”程咬金乘著尉遲恭還沒追到自己身後,直接對著身下戰馬就是一鞭,向著前方疾馳而去。

    “你耍賴!”尉遲恭離著程咬金還有著好幾丈的距離,這個距離可不是容易追上的,兩人胯下的都是上好的良駒,真正跑起來也是半斤八兩,領先一步都不見得能追得上。

    尉遲恭沒辦法,只能恨恨的勒住馬韁,看著那個得意的家伙,心中暗下決定待會兒在宴會上灌死這家伙。想到這里,他刻意放慢腳步,等著後邊的人,一起商量怎麼灌這憨貨。

    李二就在秦王府門口看著,就知道這幫人不是安生的主,看來今晚的宴會最後又要上演光著膀子角力的戲碼了!

    很快一行人都來到了目的地,再給李二見禮之後,在李二的帶領下魚貫而入。

    進入大廳,又是一番禮節,不僅僅對長孫,還有在場的楊妃,陰妃,韋妃。另外還有幾位小世子,這些人可謂是禮數周到至極,李寬見到這些或粗獷或儒雅,或英武的貞觀名臣給自己見禮,心里很是激動︰剛才那個是秦瓊,那個黑大個是尉遲恭,這兩個可是門神啊!還有程妖精,不知道是哪位?里邊好幾個都長得很粗獷,應該就是程咬金,段志玄,屈突通這些人了,不知道哪個是這大名鼎鼎的程妖精?

    李寬心里這樣想著,但是回禮還是要的,叔叔伯伯的叫著,鞠躬鞠的腰都酸痛了。天策府可不是一點點人,好幾十號是有的,天策府十八學士,這還只是文官,不包括長孫無忌,房玄齡,杜如晦這些能帶兵打仗的。所以一圈下來,李寬人沒記住幾個,卻鞠了不少躬。

    秦王府在大宴賓客,太子東宮卻很是冷清,李建成臉色陰沉︰“這個老二,這實在示威吶!你手下猛將如雲,謀士如雨,欺負本宮無人可用?”太子手下文臣武將確實是沒幾個能拿得出手的,只有一個魏征,還有薛萬仞,薛萬徹兄弟能和天策府一幫人較量一下,其余的都是三兩下就被解決的貨色。為了這事兒李建成一直很苦惱,要是他手下也有那麼多文臣武將,怎麼會讓李二做大到這個地步?但是沒有如果,所以現在李二幾乎把持了全國半數以上的兵權,這是尾大不掉之局。

    想到這里,李建成將手上的茶杯狠狠地摔在了地上︰看來老三那個計劃也不是不行,只是不能對父皇的生命安全有威脅,這一點一定要保證。應該和老三再談談,說不得還真有可能。

    李二還不知道他這個舉動,已經讓太子覺得芒刺在背,甚至做出了鋌而走險的舉動。現在他正在舉著一觴葡萄酒,站在大廳主位上。賓主都舉起第一杯酒,在李二的帶領下高高舉起,舉過頭頂︰“這第一杯酒,敬那些死在沙場上的弟兄,他們的死換來了我們的勝利,他們是我們真正的英雄!”

    李二說著慷慨激昂的話,率先將手中的酒傾瀉于地,身後諸位也隨著他做出這個動作。

    “第二杯酒,敬聖上,是他帶領我們反抗暴隋,建立起大唐!諸君,請敬聖上一杯!”李二斟滿第二杯酒,面向皇宮的方向,將杯中美酒一飲而淨。

    “敬聖上!聖上萬歲萬歲萬萬歲!”眾人山呼萬歲之後也將杯中美酒喝了下去。

    “第三杯,敬給我們的妻兒,是她們在翹首以盼,是她們在牽腸掛肚,是她們在操持著我們走後的家。所以諸君敬她們一杯酒吧!”李二開始煽情,他看向站在一邊默默地看著自己的長孫,轉過身,向著她敬了一禮,彎腰鞠躬,手上的酒杯舉于頭頂。

    這一禮,讓全場所有人都驚訝不已,特別是長孫心中澎湃著洶涌的浪潮,雙眼不自覺的模糊了︰這就是自己選擇的夫君,這就是自己心中的英雄!她伸出素手捂住紅潤的唇,怕自己會哭出聲來。

    在一邊的楊妃等人很是羨慕的看著那個接受這一大禮的女子,恨不得以身代之。

    再一次將杯中酒喝盡,三杯酒算是敬完。李二起身,再次斟上一杯︰“諸君,謝謝你們一直以來支持孤王,現在諸君請滿飲此杯,飲勝!”

    “飲勝!”底下諸人大聲應和,宴會算是正式開始了。李寬也等到了可以大吃一場的時候,坐在專門為他們這些小孩子設定的案幾前,李寬和小胖墩李泰開始消滅桌上的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