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三十八章少年詩才二

第三十八章少年詩才二

    呼嘯的北風在院子里穿堂而過,吹的院子里的枯木嘩啦作響。站在寒風中執勤的將士,身披鐵甲,腰佩橫刀。任憑寒風吹過,像是那鑽天的白楊,挺拔筆直的站著。

    大廳里卻是另一幅景象︰熊熊的火盆將大廳烤得暖洋洋的,文臣武將各自扎堆,相互敬酒,閑談。李二坐在主位上,牽著長孫的手,看著眼前的景象,很是得意︰“觀音婢,你看著大廳里,都是跟著我出身入死的兄弟,要是不能給他們一個前程,我李世民怎麼配得上他們付出的熱血?”李二這話不僅是說給長孫听的,也是說給自己听的,他必須說服自己,將心中那還在作祟的情感碾碎,為了這些人,為了自己的妻子,為了那天下的百姓。

    長孫只是靜靜地听,哪怕激動的李二將她的柔夷捏得隱隱作痛,她還是面帶著春風般的微笑看著他,給他自己的溫柔,不讓他感到任何負擔,讓他相信只要他想做的,就是自己想要的。

    長孫的溫柔,只有李二能夠享受,這一點哪怕作為長孫哥哥的長孫無忌都感到嫉妒,但是看到在角落里的幾個小家伙正在做的事兒,長孫無忌就來了興趣,沒再去關注長孫那邊了。

    角落里,李寬和李泰正在往自己嘴里塞食物,兩人吃的滿臉都是油。而李承乾和李恪兩人卻吃得很矜持,風度翩翩,要是再大上幾歲就是兩個濁世佳公子,但是他們實在是太幼小了,這些動作做出來只有笑果,沒有風度。

    小蘿莉李麗質不知從哪里拿來了一只大碗,正在不亦樂乎的往里邊夾菜。專挑著肉類,還有那些她不愛吃的菜。小丫頭捧著比她自己腦袋還大的碗,想悄悄的溜出去。但是卻被一直關注著的長孫無忌叫住了,同樣還有一直偷偷觀望著的李寬。

    “麗質啊!你這是要去哪里啊?舅舅抱!”長孫無忌笑眯眯的走到小蘿莉跟前,看著那滿滿的一大海碗,故意逗弄小丫頭。

    “不要,麗質要出去吃,二哥和青雀吃得太難看了,麗質和他們一起吃會不淑女的!”小丫頭的回答讓在一邊偷听的李寬一口飯菜差點沒噴出來。

    “是嗎?那麼舅舅看看麗質都帶了什麼好東西出去吃啊!”長孫無忌看出小丫頭言不由衷,不禁更是來了興趣,蹲下身柔聲的對李麗質說道。

    “才不要呢!舅舅想搶麗質的好吃的!才不要給舅舅看!”小蘿莉把海碗藏在身後,小身體擋著,小腦袋搖晃著不讓長孫無忌看她碗里的東西。

    “舅舅才不會搶呢!不過,你二哥就說不準了!”長孫無忌不管什麼時候都笑眯眯的,讓李寬覺得這就是一只笑面狐狸,心里不自覺的想離他遠一點,但是這會兒已經被點名了,要是再不出來就顯得矯情了。所以李寬大大方方的站了出來。

    “麗質,你悄悄的跑啥麼?還裝了那麼一大碗,你吃得下麼?二哥幫你吃吧!”李寬和長孫無忌不熟,所以只是笑著向他打了個拱手,然後就對著小蘿莉說道。

    “不要!麗質自己吃的!”小蘿莉還是不放手。

    “你又不吃肥肉!二哥幫你!”李寬來到小丫頭身邊,伸出腦袋往她身後看了看,然後說道。

    “就不給!”小蘿莉像是護食的小母雞,寸步不讓。

    “這可由不得你喲!”李寬站在小蘿莉身前,手卻捉著筷子,在她身後的碗里夾起一塊鹿肉,哈哈笑著放進嘴里。

    “嗚嗚……”小蘿莉眼眶中眼淚珠兒一下子就涌出來了︰“這是麗質的,都是麗質的,二哥壞!陪給麗質!”小蘿莉這會兒也不再藏著了,把海碗端在身前,要李寬把夾走的肉還給她。

    “好,二哥給!”李寬最受不了小丫頭的眼淚了,趕忙跑回案幾上夾了一大塊肉放回了李麗質的大碗里。

    “麗質你要告訴二哥,你家這些菜是要干什麼?”李寬哄住了小蘿莉,問道、

    “麗質偷偷告訴二哥,二哥別告訴別人啊!不然他們要被父王罵的!”小蘿莉神神秘秘的對李寬說道,她最相信二哥了,才和他說,不然誰也不告訴。

    “好的,我就知道麗質一定會告訴二哥的!麗質是最可愛的小仙子!”李寬不忘拍拍小蘿莉的馬屁。

    “嗯!麗質最可愛了!”小丫頭越來越像現代小朋友了,這是李寬這麼久以來一直潛移默化的結果。這種慢慢的轉變很有潤物細無聲的感覺,就連長孫都沒發現自己那熟悉的女兒已經完全變了性子。

    “那麼,麗質你就說啊!”李寬看看四周,除了剛才逗李麗質的長孫無忌還不時地向這邊看上兩眼,其余人都各自忙著自己的事兒,沒人關注這里。

    “外面站著的那些人,他們都沒有吃到這些好吃的,麗質準備把這些送給他們!”小蘿莉嘴里巴巴的說著︰“外面那麼冷,他們都站著不動,好可憐,是不是凍僵了動不來了?”

    李寬心中一陣慚愧,自己這個後世來的,從小接受著人人平等的教育的人,還沒有一個小丫頭有同情心!自己從來就沒想到過那些正在站崗的將士們!

    李寬越看小蘿莉們就越覺得自己渺小,他才發現原來李麗質真的是一個小仙子,純潔無瑕的仙子,是從那九天宮闕墜入凡塵的仙子,擁有著那純粹的水晶般的心。

    李寬蹲下身,在小蘿莉的臉上親了一口︰“麗質做得對,是最可愛的小仙子,這是二哥給你的獎勵!”

    “二哥,你嘴上好多油,親的麗質滿臉都是,真討厭!”小蘿莉端著碗沒法躲,只能嗔怪的瞪了李寬一眼。

    “走我們一起去!”李寬接過小蘿莉的大碗,帶著她去慰問那些在寒風中的戰士。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李寬帶著妹妹去獻愛心去了,大廳里該怎樣還是怎樣,時間就這樣過了。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吃飽喝足了,大家都放開了,宴會的氣氛也越發熱鬧了起來。

    “今日,難得大家聚在一起,就不要拘謹了,下一次不知是什麼時候了!”李二站起身來對著左右說道。這一次回京該做的事兒一件沒做成,之後的日子他又得忙活呢,而別的人也都各自有自己的事要做,所以這一次他們一群人聚在一起,下一次還真的不知是什麼時候。

    “今日難得高興,大家不如賦詩一首,留作紀念如何?”長孫無忌提議道。

    “妙極!”其余的文官點頭稱贊,其中有許敬宗,姚思廉,孔穎達等人,他們都是飽學經論之士,對于宴會賦詩作詞很是意動。

    “這個,既是長孫大人提議,那麼就由長孫大人先來!”孔穎達說道。

    “正是此理!”其余人紛紛應是。

    “那麼在下就獻丑了!”長孫無忌見眾人皆是這樣,也不再推辭,當然他也正有這個想法,第一個上的肯定是文臣一系,要是讓武將那邊來,那簡直就是……

    長孫無忌在大廳中踱步而行,不時地四周看看,顯然在醞釀中︰“有了!”

    一拍掌,長孫無忌緩緩的念出來︰“素手執壺遙清輝,觥籌相交醉幾回。角觴滿溢不忍飲,月影相映金樽里。”

    長孫無忌搖頭晃腦的念完,周圍的人就開始評論起來︰這首詩真不錯,清冽的酒閃爍著光輝,倒映著天上的月,月在天上,影在杯里,當浮一大白!

    文臣紛紛表示贊譽,而武將這邊卻表示鄙夷︰什麼素手啊,月影啊,簡直就是瞎胡扯,這天上在下雪呢,哪里有月亮,還不忍飲呢,剛才就數你喝得多!

    “你那叫什麼詩?簡直就是無病**,這外面黑咕隆咚的,連個月亮的影子都看不到,就在那里瞎扯!還不如俺老程來作上一首!”程咬金大大咧咧的嚷嚷著。

    “那麼你就作上一首啊!”長孫無忌怎麼能忍受被這私塾都沒念上兩年的程妖精這樣說啊!當即回應道。

    “作詩嘛!俺老程是張嘴就來!你且听好了!”程咬金從武將堆里走了出來,身材壯碩,臉上絡腮胡子,再配上那一雙圓圓的環眼,就跟那猛張飛似的。

    “老程喝酒用大碗,滿坡敵人任我砍!長孫無忌別囂張,咱們再喝兩大壇!”程咬金的詩一出口,滿堂的人都直接噴了,他們哈哈大笑的看著程咬金和長孫無忌,這兩人再喝上幾大壇,實在是不知該怎麼說才好。

    “哈哈……”李二也笑了,這個程妖精,簡直就是憨到家了,這也能叫詩,叫做順口溜都嫌這粗俗。

    李寬拉著小蘿莉獻愛心回來,剛踏進門檻,就听到了程咬金的這首詩,當場一個趔趄,差點沒摔地上去。他雖然不懂詩,但也知道詩文注重平仄押韻,更注重文辭雕砌。程咬金的這種,叫打油詩都不及格,也跟著笑了起來。

    程咬金一見所有人都笑話自己,就知道這事兒有點丟人了,他四周環顧了一下。不僅是文臣在笑,就連武將中也有好多在偷著樂,像那李世績,還有秦瓊都忍俊不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