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四十章少年詩才四

第四十章少年詩才四

    上回說到李寬一首抄襲的唐詩,贏得全場人的喝彩贊譽,就連程咬金這個渾人都在心里服氣了。

    “世子此詩一出,我等怎敢再次獻丑!”許敬宗站在人群中大聲說道,他現在就是在怕馬屁,因為早年做過一些不太見得光的事,行事手段也多見不得人,所以一直不為天策府其他人待見。但是他卻是一個很懂得鑽研關系的人,就像現在他就大聲的夸贊李寬,希望能夠引起李二的注意,從而打破他現在的尷尬處境。

    人就是這樣,身在窘境,就想著有貴人相助。對于許敬宗來說李二就是他命中的貴人。他雖然做事不折手段,但是卻也不是那種兩面三秋的人,從來沒想過投靠與李二不對付的太子,雖然在天策府混的不好,但是卻一直支持李二,這也是李二把他列入天策府十八學士之一的原因。

    “老許說得在理,世子這首詩,讓我等愧于再言詩詞。所以就不再獻丑了!”許敬宗這次的話罕有地得到了其他人的共鳴,姚思廉這個腐儒搖頭說道。

    “這首詩確實不錯,但是末將卻也有些疑惑,望世子解惑︰這首詩里豪氣沖天,為將者無不為之心折,但是據末將所知,世子從未從軍,怎麼會有這樣的感觸?”李世績卻道出了心中的疑惑,也是其他人心中的疑惑。

    “是呀!世子小小年紀正是天真爛漫之時,怎麼會有著豪情萬丈的感慨?沙場之上,提酒暢飲,軍中不許飲酒,可是這樣的豪情卻讓人忍不住,要是在大軍中有誰高唱此詩,恐怕半數大軍都會大醉一場!”秦瓊贊同道。

    “這個,小子從小體弱,很是羨慕那些沙場征殺的將士,所以腦海中不斷的胡思亂想,想象那保家衛國,馬革裹尸的豪情與悲涼,今次借此機會抒發出來而已!”李寬沒想到一時興起的剽竊,卻被人抓住了馬腳,但是他還是很快的編織了一個說辭。

    “看來,小世子意在軍中,真是虎父無犬子,秦王殿下征戰半生,戰無不勝,也難怪!”這個解釋獲得了大多數人的首肯,接受了李寬的說法。

    “既然世子有如此詩才,怎麼能耗費在大軍之中,應當發揮你的天賦,走詩文一道才是!”文官那邊卻發出了不同聲音,他們覺得李寬既然能作出這樣的詩來,怎麼能浪費天賦。應該學習那孔孟之道,將來必成大器!

    “世子,你的詩讓宴會作詩無法再進行下去了,那你可得在作上一首,給我們一個交代才是!”姚思廉這時做起了惡人,為難起李寬來︰“這次不能再為那幫子武將作詩,他們有幾個能听得懂的?你這次可得為我們這幫子文人作一首詩,而且也要以酒為題!”

    這可不是一般的難度,怎麼會讓一個小孩兒來作?

    姚思廉也是有苦難言,他怎會在這個時候做惡人,雖然他迂腐,但是並不是愚蠢。可是坐在最上頭哪位給了他指示,不得不做啊!

    沒錯,姚思廉這會兒發難其實是受了李二的暗示,這讓他很是想不通。李寬的所作所為應該是給李二長臉了,但是李二怎麼會為難李寬?

    其實李二心中遠沒有看起來那樣高興,他發現這次回來雖然才兩天,自己這個兒子就表現出種種的不凡,雖然他接受了有那神秘科學家教導的這個事實,還見識了李寬在黑石山上表現出來的非凡手段,但是這雖然讓他收起了收服‘科學家’的想法,卻又生起了別的心思。

    從剛到長安城門口,李寬走起了那一曲《將軍令》,再到剛才的那首詩,這些東西都精準無比的擊中了他心中那份豪情,那戎馬奔馳,浴血廝殺的豪情。這讓他覺得李寬背後的那些人已經調查過他,知曉他的喜好,才讓李寬表現出來這些,獲得他的好感。這讓他有一種被人玩弄的感覺,所以他要再一次試探一下,看看這些東西到底是有人教的還是自家兒子真實的想法。要是有真才實學,那麼換個角度也能做出詩來,要是有人教導,那麼就別怪他李世民心中暗暗的防備這個兒子了,哪怕他的母親是自己心懷愧疚的殷韶華。李二在心中暗想著︰要是寬兒在他的老師的教導下真的有了如此才學,那就說明他那老師真的是用心的教導他,到時候不管他老師有什麼別的心思,只要是不危機大唐江山社稷,也就隨他去吧!

    所以這一幕也是李二對李寬最後的試探,只要李寬能夠過得了這一關,那麼後邊只要他不是造反,那李二就不會對他有什麼懷疑,也不會動用什麼手段。

    李寬也懵了,這是怎麼回事?怎麼自己還要作詩?剛才只是惡趣味作怪,所以才來了那麼一出,現在還來?看來真的是逼著自己做天才啊!李寬這樣腹誹著,同時也四處打量,思考著再抄一首怎樣的詩。

    要以酒為題,同時不得再出現有關軍旅生涯的詩?這樣的詩不少,但是李寬記得的卻是不多,甚至說幾乎沒有。作為一個現代**絲男,誰沒事兒背唐詩玩兒啊!想要弄兩句裝13,直接找度娘就行了。李寬現在身在大唐哪里有度娘啊!這位大嬸可沒有和他一起穿越過來。

    但是李寬有系統啊!剛剛得了一大筆巨款,不用掉怎麼行?雖然不知道自己這身體會花去多少,但是想來也用不了這三千萬吧!所以李寬裝模作樣的四處看著,心里卻呼喚起系統大神來了︰“系統,幫我找找,有沒有這樣的詩?”

    系統和李寬早就融為一體,李寬所見所听它都能掃描感受到,所以李寬一呼喚,系統就回答了︰“有這樣的詩句。具體兌換方法如下!”

    一個顯示屏出現了,上面是密密麻麻的詩名,還有後邊的兌換價格。

    月下獨酌作者︰李白,兌換價格︰七萬;

    渭城曲作者︰王維,兌換價格︰八千;

    …………

    宣州謝樓餞別校書叔雲作者︰李白,兌換價格︰八萬;

    客中行作者︰李白,兌換價格︰兩萬;

    …………

    或許是李寬這一次得到的能量點多了,這次的兌換價格可謂是水漲船高,看的李寬只咋舌︰“系統,怎麼兌換價格都這麼高?之前怎麼不是這樣?”

    “之前,宿主兌換的除了一個自身使用的小技能,其余的都是物品,沒有多大價值,但是此次宿主需要兌換的是文化作品,文化作品或多或少會給當前世界帶來影響,視對世界影響的大小,系統將以不同的價格給予兌換。”

    系統的解釋讓李寬明白了,他以前兌換的東西,說白了就只有他自己享受系統帶來的變化,或者他身邊個別的人因為他的關系一起分享。但是這詩詞可就不一樣,它不是實物,能留傳得很廣,影響很多人。所以兌換價格就很高。

    李寬雖然明了這個道理,但是還是覺得不平,這簡直就是見他手上有能量點了壓榨他。

    雖說如此,李寬還是決定兌換一首,可是怎樣知道詩詞好壞呢?這個又不能看貨,李寬犯難了。

    李寬正在焦慮怎樣才能找到合適的詩詞,大廳里眾人卻只看到李寬在走來走去的四處張望,似乎在尋找靈感。他們不急,就這樣等待著,等著這位小世子的第二首詩。

    “不管了,先挑選作者,就李白吧!這位號稱詩仙,不是白吹的,看看價格之後在決定換哪一首!”李寬心里剛下決定,面前的顯示屏就起了變化,其余作者的詩詞消失了,只留下李白的。

    “還有這麼多啊!李白也太愛寫酒了吧!”沒想到李白寫酒的詩也不少,足足有十幾首。其中李寬熟悉的就由還幾首,只是都是長詩,記不全了。

    將進酒十八萬;行路難十萬一首,共三首總計三十萬;…………宣州謝樓餞別校書叔雲八萬;客中行兩萬。

    “就選一首最便宜的,客中行好了!”李寬很是肉痛的兌換了一首。

    既然已經出了血,那麼接下來就是裝13的時間了。只見李寬看向還在大口大口的喝著酒的程咬金,還有他身邊已經醉得一塌糊涂的其余兩名叫不出名字的武將,說了一聲︰“有了!”

    李寬一句話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拉了過來,他們可是等了好一會兒了。都等著這位小世子再一次作出詩來,特別是那幫文人自居的文臣,他們自己雖然寫不出多麼出眾的詩句,但是卻最喜歡品評別人的詩詞。

    “葡萄美酒郁金香!”李寬張口吟道。

    “這一句和之前那首詩很像,難道只是改上幾個字?這可不行!”文人們稍稍有些混亂。

    “玉碗盛來琥珀光!”李寬第二句也出口了,仍舊是平平常常,只是描寫美酒在玉碗中的形態,雖說用了一個光字來形容酒液清洌,但是也就是一般水準。

    “看看後兩句怎麼樣,不然這首詩就沒啥水平了!”文臣們竊竊私語的交談著,很是關注。而武將那邊卻只有寥寥幾人在听,其余人都只顧著喝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