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四十三章腦補續

第四十三章腦補續

    聰明人總是多疑的,他們不會相信別人直接告訴他的事,總會將自己的推斷加入其中,並且對自己推斷出來的結果比較信任,李二無疑就是這樣的聰明人。

    他一直在懷疑李寬身後的勢力,希望能夠收為己用。但是卻因為李寬放出來的煙霧給迷惑了,在一條錯誤的道路上越行越遠,但是他卻認為自己做的一切都是正確的。而長孫在這件事中也扮演了一個背後推手的角色,只不過是推著李二越走越偏的推手。

    “既然科學家否定神佛,怎麼又弄出這樣的陣仗?這不是打自己耳光嗎?”長孫提出疑問。

    “這個,我認為,這是在威懾,也是在示好!他們弄出這樣的場面,定是事前已經做好準備,可見他們打黑石山的主意不是一天兩天了!定然是在先前就在黑石山上做好了機關,但是卻一直沒有下手,這其中是否有什麼奧秘?這一點不得而知,但是這一次卻借著寬兒的手,將這黑石山劃分到寬兒名下才出手,說明他們非常需要寬兒的幫助!”李二分析道。

    “可是這個和他們自打耳光沒關系啊!二郎只是一個小孩子,怎麼會有這樣重要的地位?”長孫拿起桌上的炭爐,熟練的燒起茶湯來。

    “這個我也不清楚,但是他們是在向我表示,佛道兩家的手段他們也會,而且比起兩家更加精妙。這是讓我不要再打他們的主意,至少在沒能掌握更好對付的佛道兩家之前,是沒有希望收服他們的。將來我還是要試試看,只是先拿佛道兩家練練手。不然這神秘的科學家再一次藏起來,就像之前千年一樣誰也找不到,那就難辦了!至于他們的示好那是因為他們畢竟是借著寬兒的手向我展現的。這說明他們沒有瞞著寬兒,而寬兒是我的兒子,不可能因為他們這沒見過幾面的師門來對付我,說明他們沒有惡意,甚至說不定借著寬兒的關系能和他們達成合作!”李二覺得這樣想才符合事情的發展,雙方各有所得,不然誰會在沒利益的情況下幫助你,除非他對你另有所謀!

    “這麼說來,這個科學家這千年來,一直在暗中不斷的積蓄實力?真是個可怕的流派!”長孫拿出團扇扇著火爐,一邊說道。

    “這個,恐怕這科學家還沒多少實力,也就幾十號人!”李二說道。

    “這怎麼可能?”長孫不信,要知道流傳千年的學派怎麼可能就只有幾十號人,現在還在流傳的道釋儒三家儒家就不說了,讀書人遍布天下,就算相對較弱的道家與佛家門徒都是數以千計。

    “這個還真有可能,要是真的有數千門徒的大學派,怎麼可能藏得住?要知道這千年來王朝興替也不下數十次,每一次都是天下動蕩,中原大地哪里都會受到波及,數千人怎麼會沒被發現?只有人少,而且各個都低調的居于各處,只有關鍵時刻才聚到一起,這樣分散的進行各自的研究才有可能一直不被發現!”李二說得也非常有道理,長孫不禁也點了點頭。

    “這麼說來,這科學家個個都是精英,不然怎麼能將這樣一個學派流傳千年不斷傳承,甚至還能將道家佛家的手段也研習的比正宗的還要精妙!”長孫幫著李二分析道,雖然軍國大事她從不插手,但是這件事卻關系到李寬,甚至將來可能還要加上李承乾和她哥哥長孫無忌,由不得她不關心,更何況這也沒超出她的職責範疇,李寬還是歸她管的!

    “確實如此,不然說不過去,沒有廣收門徒,就只能走精英路線,每一代都是精英,每一代都有所突破。千年積累才能造就這樣一個隱秘而有強大的學術流派!”李二也同意長孫的觀點。

    “那麼,該怎樣應對這個科學家?收服又收服不了,再一次隱藏起來都不怕,就怕他們使壞,到處顯露所謂的神跡,迷惑天下百姓,甚至起了反叛之心那就是天下的大不幸了!”長孫想到了一個可怕的後果,在這個年代,人們的信仰是最可怕的東西,東漢張角只不過是賣弄了兩下鬼畫符,就組織起百萬黃巾軍,將東漢王朝葬送,要是這個科學家將他們的手段用于造反,那麼天下將會變成怎樣?不敢想象!

    李二被證實這樣一提,也是驚出一身冷汗︰這個絕對不能容忍它發生,不然天下百姓定然會再次受苦。眼下天下漸漸的開始安定,剛剛出現休養生息的苗頭。可再也經不住戰亂的折騰了!

    “應該不會吧!之前千年他們都沒有做出這樣的事,應該是有著某種制約!”李二不肯定的說道。

    “之前?之前這個科學家還從沒出現過呢!”長孫可不敢把希望放在這個科學家有什麼祖訓之上!

    “那麼,就只能通過寬兒來和他們合作了!”李二這時才發現自己居然是弱勢的一方。

    “這個也是沒辦法的事情,這個天下再也經不起戰亂了!”長孫燒好茶湯,給李二斟上。然後伸出手給他揉著太陽穴。

    她的手法很巧,看來是專門練過。李二閉上眼楮,將腦袋靠在長孫的胸脯上,享受著妻子的溫柔。

    “二哥,別想那麼多!相信二郎是不會傷害我們這家人的!這一點妾身這幾個月一直在觀察,二郎從那次差點死掉之後就變了,不再像之前那樣孤僻,對兄弟變得和善了,對麗質更是寵溺的不得了!他是不會傷害他的親人的!”長孫安慰著李二。

    “唉!由不得不考慮啊!整個朝堂就是一灘渾水,進入其中就再也沒有干淨的時候,哪怕我手中有著大量的軍權,但是還是不得不步步為營,稍有不慎就會萬劫不復!而寬兒這件事,甚至會關乎朝廷得安穩,怎麼能馬虎?”李二沒有睜開眼,聲音說不出的疲憊。只有在長孫和李寬的母親殷韶華面前他才會露出這脆弱的一面,只是現在只剩下長孫一人了。

    “那麼二郎是怎樣聯系他師門的?這一點妾身非常奇怪,仿佛他師門中就有人一直在她身邊,可是卻怎麼也找不出來!”長孫心中還有著很多疑惑。

    “這個,寬兒說是什麼心電感應,我認為這和所謂的心有靈犀是一個道理。就像當年韶華去了,我遠在大軍之中,心中突然一陣絞痛,然後一股悲傷不自覺的涌上心頭一樣,只是寬兒他們師門應該有某種秘技將這種感應加強,能夠傳遞一些模糊的信息!”李二再一次開始腦補,將李寬展現出來的東西在自己腦子里進行深加工,並且打上標簽︰這是可以相信的。

    夫妻兩人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足足商量了半個時辰,才將李寬的事兒理出了個大概。這下該輪到長孫說出心事了。

    其實,在之前兩人決定借助李寬和科學家合作的時候,長孫的心結就已經解開大半了,在她看來只要李寬和李承乾的沖突不嚴重,那麼就有兩個孩子自行解決,她會勸服長孫無忌不要插手其中,要是鬧得實在是太大,那麼就直接讓李二來解決好了,這樣她就不必夾在中間難受了。

    既然解開心結了,那麼就沒有不能說的了︰“其實妾身在剛才的宴會上看出了一些東西!二郎表現的太過優秀了,恐怕我那哥哥會對二郎生出別樣的心思!”

    “哦!無忌不會這麼沒有氣度吧!以我的了解,他只會在心里勾畫,並不會直接插手,他會借寬兒來磨礪承乾,甚至還有沖兒。要是兩個孩子實在是不行,他才會出手。再說了現在我們的對手是那些反賊余孽,還有東宮那位,無忌不會分不清主次的!至于幾個孩子的事情,就當是一場別樣的磨礪和選拔,讓他們相互能有些長進!”李二還以為長孫有什麼心事呢,沒想到在為將來的事情擔憂,這個還長遠的很呢!

    “既然二哥已經有了決定,那是妾身多慮了!只是妾身夾在中間實在是沒辦法不多想!”長孫很是無奈。

    “哈哈……觀音婢,別多想了,其實孩子們能夠相互之間有競爭是好事,沒有競爭怎麼能讓他們成長?所以寬兒的表現會讓承乾更加努力,甚至小恪還有青雀都會因為他們兩的競爭而變得上進!不必焦慮,我們只要保證他們之間的競爭是良性的,不會傷害到他們就行!”李二寬慰長孫道。

    “這樣就好!只是二郎身後的科學家能救治秀寧嗎?”長孫想起了還躺在太醫院的李秀寧。

    “寬兒老師說這個不是很難,只是因為秀寧傷口特殊,那些御醫不能完全的削去腐肉,從而感染不能斷根而已!”李二回答道。

    “那麼誰能做到完全的呢?”長孫問。

    “當世應該只有一人,那就是是孫思邈孫道長,寬兒老師陳摶老祖說,要是他們科學家中的一支醫學家的家主要是還健在的話,當能做第二人!他們會拿出一種什麼‘消毒劑’用來清洗傷口,另外還有一部醫書!”李二在中午和‘陳摶老祖’對話時曾問過這個問題。

    “看來,還是要找到孫思邈孫道長才行!”長孫沒想到轉了一大圈還是回到了原點,科學家居然也沒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