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四十五章探望

第四十五章探望

    武德六年的冬天,寒冷的北風帶來了好幾場大雪,長安城被雪花裝點得一片雪白。住在這個城市里的人們每天早上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清掃門前的積雪。鄰里之間相互幫忙,整個長安就變成了白與黑的交叉格局。白的是雪,黑的是鏟去雪花之後露出來的路面。從天空鳥瞰下來,整個長安城就像是一個巨大的棋盤,四四方方的上面一條條黑色的線將城市分割成一個個小方塊!

    李二站在李寬的小院的院子里,來催促李寬。他承諾的黑石山已經交給了科學家,但是科學家承諾的東西卻還沒影。這不是李二輕信于人,而是相信自己的兒子,也是一種大氣魄。

    “父王放心,昨夜孩兒師門中來人了,帶來了父王需要的東西,還有另一些給父王和母妃,還有幾位姨娘的禮物。有勞父王一並帶過去吧!”李寬懶得一個個的登門送,直接交給李二,多方便。

    “哦!還有禮物?寬兒老師有心了!”李二沒想到所謂的科學家還會給他送禮,看來還是很有誠意的嘛!

    “只是這些東西比較龐大,父王還是叫幾個小廝過來幫忙的好。”確實十幾床棉被那可是好大的體積,李二一個人雖然扛得動,但是卻不好看。堂堂王爺像個屎殼郎推著大糞球一樣,真是……

    李二直接叫來幾個下人,在李寬的帶領下,來到了昨夜李寬堆放棉被的房間,一人兩床、三床的兩下子就搬走了。

    對于這個禮物,李二還是比較滿意的,這寒冷的冬天,蓋著兩三床錦被都不覺得暖和,這個棉被算是解了燃眉之急,白疊子雖然產于高昌,但是長安也有人種植,只不過是當作花卉種著觀賞而已。誰能想到這東西居然有這樣的作用,所以也就種那麼幾棵。所以一時半會兒大唐還真沒人能弄出棉被來,長孫身子一向不是很健康,每到冬天就更難受了,之前只有兩床棉被給了最需要的兩個孩子,現在這麼多每人一床都夠了!

    在李二抱著棉被離去的時候,臉上掛著震驚與笑容。兩種不同的表情在他的臉上交錯,使得他看起來很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就像是便秘三天之後終于舒服了一次,但是卻拉到一半發現沒帶紙一樣!

    這也不怪他,誰讓他懷里那兩本書實在是讓人震驚與喜悅呢!李寬將昨夜花了大價錢買來的兩本書,截留下了釀酒部分,其余的一股腦塞給了李二。當他看到其中一本書上的三個大字的時候,直接腦袋當機了︰《青囊經》傳說中神醫華佗所著的醫書?怎麼可能?不是失傳了嗎?

    當年華佗給曹操治療頭風,說要開顱,讓生性多疑的曹阿瞞覺得華佗是要對自己不利,于是將他殺害了,雖有傳言華佗在獄中曾將自己一生行醫的心得還有醫術著作成的《青囊經》傳給了一名囚犯,但是卻從來沒有確切的消息。所以這本書就這樣失傳了。沒想到李寬會有這本書,這讓李二覺得非常的驚喜,要知道華佗一生中治好的傷病不計其數,比起李秀寧的傷還要嚴重的都有,現在有他的醫書在手,再加上即將到達長安的孫思邈,可以說是萬無一失了。

    只是還需要驗證一下這本書到底是不是真的,李二決定等孫思邈到了就給他看看,並不是信不過那幫御醫,而是李二不想這本經書流傳的太廣,這也是國人通有的一個特點︰敝帚自珍。凡事都講究留一手,因為教會徒弟餓死師傅這樣的事情決然不少。

    上午辰時過後,道路基本上都疏通了,李二決定到太醫院去看看李秀寧,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她,讓她不再覺得沒有希望。只從前天那幫御醫看過李秀寧的傷得出結論之後,自己三妹就沉默了,甚至自己去看望她都沒有笑容。她是在擔心,擔心自己的孩子,擔心自己的丈夫,還有自己二哥。李秀寧是一直都支持李二的,從小如此。這也是李建成和李二之間矛盾的一個點,李建成百般討好自己這個妹妹,卻怎麼也不能讓她支持自己這個大哥。

    李二臨走的時候突然想起是不是帶上兩個孩子,讓他們也去看看自己姑姑。可是李承乾等幾個正太已經去宮中上課去了,府中就剩下幾個小的,還有就是李寬和李麗質了,小的那幾個實在是太小,帶過去也沒啥用!

    “那麼就帶上寬兒和麗質吧!”李二想到就做,派人去把李寬接了過來,自己親自去李麗質的小樓,把小丫頭從被窩里抓了出來。

    李二帶著兩個小蘿卜上了馬車,向著太醫院緩緩而去。路面濕滑,馬車走的很慢,但是車廂里燒著小小的暖爐,並不覺得冷。

    小蘿莉哈欠連天的趴在二哥懷里睡著懶覺,小孩子瞌睡多,被李二抓起床的小蘿莉對父王怨念頗深,不願意在李二懷里睡,所以只能趴在李寬懷里了。

    李麗質睡得像只小貓咪,臉蛋貼她二哥的胸膛,听著那咚咚的心跳,睡得很踏實。但是卻是苦了李寬,本來和李二坐一輛馬車,李寬就覺得有點不適應,現在再加上一個小蘿莉,呼呼的吹著鼻涕泡泡,雖然可愛,但是卻更讓李寬覺得難受。

    李寬幾次想要推醒李麗質,但是看著睡夢中小蘿莉天天的笑臉,又不忍心下手,臉上只剩下糾結的表情。李二則是很有興趣的看著自己一雙兒女的表演,笑眯眯的不說話。

    馬車在太醫院門口停了下來,李麗質也睡醒了她的回籠覺,給了臨時當床的李寬一個大大的笑臉,小蘿莉跳下了馬車,在前面蹦蹦跳跳的撒歡。這個地方小丫頭來過兩次,雖然平時都是御醫直接去府里給她診治,但是有兩次長孫還是帶著她來這里,因為太醫院的院正德高望重的老醫生薛太醫在那兩次在太醫院坐診。

    小丫頭雖然人小,但是記性確實不差,雖然只是來過兩次,但是卻清楚的記得太醫院那里是御醫們看病的地方,哪里又是病人休息的地方。知道這次是來看望住在這里的姑姑,小蘿莉就知道應該去哪里了。

    李二很是詫異,李麗質現在表現出來的活潑是他從未見過的,他這一次回來發現整個府里兩個人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就是他這次帶出來的這兩個孩子,李寬的變化他已經接受了,但是李麗質也變了這麼多,實在是出乎他的意料。

    這其實也不怪李二,李麗質平日里一直都是小淑女,只有和李寬在一起的時候才會表現出活潑的一面。因為在別人面前哪怕走路姿勢不對,都會被人喋喋不休的教育,只有在李寬身邊,小蘿莉才能真的放松,想干嘛就干嘛!因為二哥從來不會說什麼走路要怎麼走,坐下來要怎麼坐,吃飯該怎樣……小丫頭習慣了在有李寬在的時候就很活躍,所以哪怕是李二就跟在身後一時間也沒改變習慣。

    “姑姑,麗質來看你了!”小蘿莉推開一扇門就這樣喊上一句,要是發現里邊沒人,就去另一個房間。反正這個時候太醫院也就只住了李秀寧一個病人。

    小丫頭運氣很好,兩排每面八間,總共十六間病房,她只推開三扇門就找到了李秀寧。哈哈笑著小蘿莉跑進了房間,來到床邊和李秀寧嘀咕起來。

    李寬一直跟在後面,進了門,看到躺在榻上的女子,五官端正,不是很漂亮,只能說是清秀。沒想到傳說中的平陽公主長成這樣,而且眉宇間充斥著一股子英氣,雖然有傷在身,面色蒼白,但是卻還是保留著一種不怒自威的威勢,這是長期統領大軍積累下來的。為將者,不能無威。沒有威勢就無法鎮住手下大軍,怎麼能率領他們打出勝仗?

    “李寬拜見姑姑!”李寬給李秀寧行禮,他雖然不是第一次見到李秀寧,前任也在府中見過幾次這位女將軍,但是卻從未打過招呼,每次都是遠遠的躲開了,其中恐怕有什麼別的秘密!

    “咦!你這個小家伙不怕我了?怎麼這次過來看我?”李秀寧似乎很驚訝。

    這更讓李寬覺得其中有什麼他不知道的了,李秀寧居然為了李寬來看她表現出這種神情。

    其實這要是說來就是小孩兒沒娘——說來話長了︰李秀寧和李寬的母親殷韶華是很好的姐妹,自從殷開山投奔李淵之後,兩個年紀相若的小姑娘就成為了閨中密友。只是後來殷韶華嫁給李二,這件事情被李秀寧反對。因為她了解自己哥哥,是一個頂天立地的好男兒,會是一個出色的將軍,一個合格的王爺,甚至可以是一個英明的帝王。但是卻肯定不會是一個合格的丈夫,他心中裝著太多事,他肩上扛起了太多包袱。這些都會分薄他對自己妻兒的愛。所以為了自己閨蜜的幸福,她反對。

    但是殷韶華最後還是執意嫁給了李二,為此李秀寧一度與她斷絕了聯系。這讓殷韶華很傷心,直到李寬出世,李秀寧才再一次出現在了自己姐妹面前,只是這個時候她已經是統領一路大軍的將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