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四十七章孫思邈的激動

第四十七章孫思邈的激動

    長安的冬天是漫長的,這漫長的寒冬伴隨著雪花的飄飛,城外官道被積雪覆蓋,深深的積雪阻擋了往來的交通。馬蹄深陷,長長的白氣在幾匹駿馬的鼻前飄散。馬背上的騎士更是焦急,要知道他們現在擔負著的可是當今聖上最喜愛的公主的性命。

    在開路的駿馬身後不遠,是一輛馬車,車 轆深深地陷進雪里,任憑趕車的車夫怎樣驅使都無法讓馬車在前進了。這一年,大唐大雪成災,讓李淵這個皇帝愁白了好多頭發。整個河北道,半個隴西,甚至淮南都傳來不好的消息,八百里加急的奏報跑死的駿馬都不下半百。

    之所謂有人歡喜有人愁,李淵高坐在龍椅上,就是為這些事發愁而來的,而李二卻顯得很是歡喜,因為孫思邈即將到達長安了,這就意味著李秀寧的傷能治好了。他在李秀寧的病房里听到孫思邈離京城還有五十多里的路程的時候,不禁眉開眼笑。

    可是這五十多里路,卻是難走了,大雪積壓在官道上,足足有半米深。這樣的天氣趕路一天還走不了二十里地。所以孫思邈起碼還得兩天才能到,李二可等不了那麼久。有心讓孫思邈騎馬趕路,但是又顯得不尊重,要是這位心里有什麼不愉快,到時候手抖上那麼一下兩下的,李二還真的有點害怕,因為這關系到在整個皇室里最和自己親近的人,不能有絲毫馬虎。

    其實李二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在孫思邈看來,只要是病人,就要全心全意用盡全力去拯救。這是作為一個醫生首先要做的事,這其實就是醫德。但是皇室出生的李二雖然明知孫思邈不大可能會在意這些,但是還是覺得小心為上,只是心中想著事情卻讓他心不在焉起來。

    這個時候,李麗質正在幫李秀寧呼呼︰“姑姑,麗質幫你呼呼,呼呼了就不疼了!麗質可是小仙子喲!”小丫頭天真的說道,她一直很相信二哥,二哥說的就是對的,既然他說麗質是小仙子,呼呼能幫人治病,那麼就一定是真的,小孩子的世界就是這麼單純,正是因為這份單純卻顯得格外的讓人珍惜。

    “是嗎?麗質還有這本事?”李秀寧本來就不是什麼沉穩的性子,所以半真半假的逗起李麗質來。

    “當然啦!昨天麗質還幫二哥呼呼了,二哥都不疼了!”小丫頭很認真的點著小腦袋。

    李寬在一邊滿頭黑線地听著這一大一小的對話,滿腦袋都是一群又一群的烏鴉飛過︰嘎嘎嘎……

    李秀寧好笑地逗著小蘿莉,盡量不去看李二那邊,剛才一個下人裝扮的人進來向李二匯報消息,之後李二臉色就變幻不定,看來是有什麼不好解決的事,還是不要去煩他了。李秀寧不會天真的認為沒什麼大事,那人身上的那種鐵血味道她太熟悉了!

    李寬實在是呆不住了,想要離開吧,卻又覺得時機不對,李秀寧是不能湊過去的,不然肯定會被虐待,李二這會兒又在想事情,不好打擾。可是這樣不告而別,那就更不好了!

    就在他左右為難之際,李二清醒了過來。直接對李秀寧問道︰“三妹,孫思邈孫道長已經離長安城不遠了,你的傷孫神醫肯定能治好的,只是大雪封路,恐怕還要等上兩天,畢竟我們不能讓孫道長騎馬趕路,有損皇家顏面。”李二的話打斷了李秀寧和李麗質的親熱,李秀寧轉過頭看著李二,才知道原來之前他是在為這件事糾結,還以為是別的事兒呢!要不是猜測李二在思考的事情可能和自己另外兩個哥哥有關的話,李秀寧早就想詢問一番了。

    “既然是這樣,那麼妹妹再等兩天就是,這大半個月都等了,也不在乎這兩天了!”李秀寧看得很開,之前都已經沒希望了,現在這個地步比起之前已經好了太多了!

    “父王,孩兒有話要說!”李寬這個時候插嘴道。

    “哦!寬兒想說什麼?”李二沒想到這小子這時候插嘴。但是還是讓他說出來,說不定他還有什麼主意呢,畢竟他身後有一個神秘的科學家。

    “其實,孫道長可以很快就到長安,只要這樣……”李寬開始說起自己的想法,那一次去東北同學家里,也是大雪紛飛的時節,他那同學趕著雪橇來接的他,這讓他印象很深刻,經過入冬以來的這些天觀察,李寬發現大唐似乎還沒有雪橇這東西,或者說有了,只是沒有被普遍應用而已。

    雪橇載重能力強大,而且節省畜力,馬車要兩匹馬才拉的動的東西,在雪地里用雪橇,一匹馬就綽綽有余。要是嫌慢,還可以用獵狗來拉,坐上一兩個人,三五條獵狗就拉得動,去長安城外接孫思邈,雪橇最是方便,而且上面再布置一些遮擋物,比起馬車也不遜色。

    李寬將記憶中的雪橇的摸樣大致的說了一遍,李二就听懂了,就是兩個大木頭片子,中間搭上幾根連接條,這讓他疑惑不已︰“這樣的東西真的能在雪地上行走?還比馬車方便?”

    “孩兒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只是老師在為孩兒講解北邊那無垠的大地的時候,說在那個被當地人稱之為西伯利亞的地方,一年中有大半年在下雪,那里人們出行就是使用這種名叫雪橇的東西!”

    “二哥,那就做一個出來試試唄!反正試一下也不是多大的事兒,要是真的能行,那麼冬天就可以出去玩了,騎馬太冷,馬車又慢!”李秀寧在听說這種新型交通工具之後,想到的就是玩兒。

    可是李二在听到之後,想到的卻是大雪封路的冬天,消息傳遞很是困難,要是使用這種雪橇,那麼這個難題將得以解決,而且听李寬說,這東西還可以裝載東西,比起馬車還裝的多,這給冬天行軍帶來了非常大的便利!

    想到這雪橇的種種妙用,李二覺得很有必要進行推廣,只是這個時機似乎有點不對,畢竟這東西結構簡單,看一遍就知道怎麼造了,要是過早的推出,被敵人學去了,那就失去奇兵之效了。李二還想著靠雪橇來打上一場出其不意的戰爭呢!他早就想在冬天突襲一下那些突厥人了!

    “雪橇還是先緩緩吧!這東西用好了不下于千軍萬馬,所以第一次出現一定能收到奇效,還是在對付敵人的時候當作奇兵來得好!”李二否定了用雪橇去接孫思邈的提議,他只想悄悄地派心腹去試驗一下這東西,看看是不是和他想的一樣!

    “那麼,就當孩兒沒說!”李寬知趣的閉上了嘴,既然李二將這東西算成了打勝仗的籌碼,那麼孫思邈你還是坐馬車慢慢的來好了。反正那蒸餾器還要制作,也需要些時間。

    在李秀寧的房間里呆了接近半個時辰,李二帶著依依不舍的李麗質和像逃避瘟神一樣的李寬離開了太醫院。

    時間有時過得很慢,有時又過的飛快。兩天的時間眨眼過去了,這兩天李寬過得很平靜,除了小蘿莉每天會來找他玩一會兒,听他講個小故事,其余時間都是閑在自己院子里。每天雷打不動的兩趟拳,還有兌換一些滋補身體的藥材,在小院里支起一個砂鍋,慢慢的自己熬。弄的滿院子都是藥香,讓來找他玩兒的小蘿莉每次都嘟著嘴︰二哥愛喝苦苦藥!所以在今天一大早,小蘿莉就把自己的湯藥差人送了一碗過來,因為二哥愛喝。

    李寬在收到這份特別的禮物的時候,心中不禁浮現出李麗質搖著頭不願意喝藥,而讓身邊的侍女端過來讓二哥幫她喝的畫面︰“這小丫頭,二哥白疼你了,居然讓二哥幫你喝藥,今天的故事取消,看你還敢不敢!”李寬這樣喃喃自語道。

    就在第三天上午巳時剛過不久,大概午時一刻的時候,一輛馬車在十余騎的護衛下,進了長安城,進城後有人向馬車里的人詢問了一聲,然後直接轉道向著太醫院而去,而其余的那些騎士,分出一人向著皇城那邊飛奔而去。

    李二得到下人通報︰孫道長已經進城,急急忙忙的向太醫院趕去,他懷中揣著那一本《青囊經》這可是為孫思邈準備的香餌,有這東西在手,孫道長一定會給秀寧治傷的!李二心中如是想到。

    來到太醫院,孫思邈乘坐的馬車還沒到。這也是李二希望看到的場面,要不然孫思邈已經到了他才趕到,是很失禮的事情,正了正衣冠,李二就在太醫院門口等候。

    終于,孫思邈到了太醫院門戶口,看著高高聳立的門楣,長長地呼了一口氣︰“這地方真不是醫者該呆的地方,在這里只會讓心靈蒙上灰塵,見不到世間疾苦了!”

    李二听得此話,心中更是肅然起敬︰這位孫道長真不愧是被百姓尊稱為神仙的人物,這樣的胸襟其實那幫御醫可比?

    想到這里,他連忙上前︰“李世民見過孫先生,因為舍妹傷勢不宜遠行,所以冒昧請孫先生來此,是世民的過失,這部醫書就當作賠罪之物,望先生不要怪罪!”李二直接掏出懷里的《青囊經》雙手遞給孫思邈。

    這也是一種手段,直接雷霆一擊,將孫思邈心中的不快擊散,還讓他不敢小瞧皇室威嚴,連《青囊經》都一下子送出手,還有什麼沒顯露出來的,這就是孫思邈自己要考慮的事情了。

    孫思邈本欲推辭,但是一見那三個字,就直接瞪大了眼楮,激動的說不出話了。

    ps︰謝謝書生楚**100起點幣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