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四十九章糖果

第四十九章糖果

    長孫帶著李寬和李麗質下得馬車,小蘿莉就徑直向著李二跑了過去,兩個馬尾在小腦袋後邊搖來晃去,隨著她小腿邁步有節奏地搖擺著,一邊跑一邊叫著︰“父王,麗質又來了喲!姑姑好了沒?麗質來給她呼呼來了!”

    李寬一個趔趄,差點沒站穩,這個小丫頭真把他的話當金科玉律了,還呼呼呢!長孫急忙扶了他一把︰“二郎沒事吧!下雪地上濕滑,小心點!”

    “謝過母妃!”李寬向長孫表示感謝,然後站穩了身子。

    兩人跟著蹦蹦跳跳的小蘿莉,來到了太醫院的大院里。小蘿莉已經在李二的懷里了,此時正眨巴著大眼楮看著一邊的白胡子老爺爺︰“白胡子爺爺,你要給麗質喝苦苦的藥嗎?可不可以不喝?麗質會很乖的,不生病。”小丫頭這些年喝的那些草藥恐怕都有一大缸子了,是真的不想再喝那黑乎乎的苦苦藥了。以前一有這樣的白胡子老人出現肯定是要治病,然後就是喝藥,李麗質一見到孫思邈就怕怕的。

    “麗質,這位是孫思邈爺爺,是最有名的醫生,他一定會治好麗質的!但是麗質還是要乖乖的喝藥,不然生病了就不能和二哥玩了!”李二對李麗質最是寵溺,伸出手刮著她的小鼻子。

    “可是藥好苦,麗質都想吃糖果!”小蘿莉對二哥說的糖果充滿了幻想,那甜甜的,香香的,漂亮的糖果。可是二哥一直都只是說,從來沒見過。只有那熬的稀糊糊的糖糊糊,吃在嘴里粘糊糊的,一點都不好吃。

    “糖果?”李二從沒听過這東西,他也算見多識廣了,這關中大地也走了個遍,什麼地方有什麼東西也差不多知道,怎麼沒听說過糖果,這是什麼果子?是和李柰這些水果一樣的東西嗎?

    “二哥說的,可甜了,比起糖糊糊還甜!”小蘿莉嘴里努力的描述著李寬給她講過的棒棒糖,棉花糖,嘴巴吧唧吧唧的,還不時的咽一口口水。

    “這……”李二無言了,既然是李寬說的,那麼一定是那科學家搗鼓的東西。這個難題還是丟給李寬自己回答好了︰“寬兒,你來說一下這糖果是什麼果子?”

    “回父王,糖果其實就是一種糖,和現在的糖稀一樣,是一種很甜的食物!只不過比起天竺傳過來的熬糖法差不多,熬糖法只能制作出糖稀,不能再讓糖凝固,只要將糖稀凝固起來做成各種各樣的形狀,就是燙過了。”李寬絞盡腦汁總想起這個時候也可以做出糖,只不過是稀糊糊的,也不是很甜。

    “那你就給麗質弄一些吧!她從小就喝藥,實在是喝的怕了!”長孫心疼的看著咽口水的小蘿莉,出聲道。

    “這個,孩兒想想辦法吧!”李寬還真不知道糖果能不能兌換出來,想來應該能吧,在心中呼喚系統︰“系統,能不能兌換糖果?”

    “糖果不可兌換!”系統第一次給出了不可兌換的答復。

    “為什麼?”李寬不解。

    “因為系統判斷當前的社會生產力五十年之內無法解決糖塊凝結的問題,只能熬制出糖稀!”系統冷冰冰的給出了答案︰“宿主可以兌換更加先進的制糖技術,從而制造出糖果。”

    “要多少能量點?”李寬覺得又要被系統坑一把了。

    “八百萬!”

    “納尼!這麼多,釀酒才一千萬,還搭上一個蒸餾技術,這個熬個糖塊就要八百萬?”李寬猶豫了,他現在能自由動用的就是剩三百萬左右,為了吃顆糖果還不至于花費八百萬︰“算了不換了,我還不信沒了張屠戶,還能吃帶毛豬?我一定能搞出糖果來!對了冰糖葫蘆似乎不需要成塊的糖!就是它了!”

    “孩兒想到了,老師雖然沒有教孩兒制糖之法,但是現在不是可以制作糖稀嗎?孩兒想到另一種東西,可以當糖果吃!”李寬想起了記憶中的一種東西,那玩意兒絕對能做出來!

    “是嗎?需要怎麼做?”長孫急忙問道。她每次見到李麗質喝藥都覺得難受,她覺得使自己和丈夫做下太多有傷天和的事情,才讓自己女兒受苦。想起那些死在戰場上的將士,那些流離失所的老百姓,那些餓死路邊的無名尸骸,長孫就覺得這是李家做下的罪孽,但是她又能做什麼?要是沒有李家,還會有張家,錢家。這天下戰亂誰也無法避免,只是這一次是自家佔了天下,就該擔當這些罪孽。

    長孫說白了其實還是一個封建家族長大的女子,哪怕她再怎樣有手段有心計,將來甚至是母儀天下的一代賢後,但是關乎自己子女的健康還是無法跳脫開來,只能在心中歸結于他們家族爭奪天下做下的罪孽。

    “母妃,其實這東西很簡單,這太醫院里就有!”李寬說道。

    “什麼,這里不都是藥材,怎麼會有糖果?”長孫和李二都覺得有些驚訝。

    “其實這東西就是一種藥材,不過和糖稀搭配起來也就是一種糖果了!這是一種很獨特的藥材,就算直接這樣吃也不會覺得是藥,而是一種野果。”李寬繼續說道。

    “你說的可是山楂?”在一旁的孫思邈一直沒插嘴,見這兩個大人向小孩子請教,他也來了興趣就在一邊看著。

    “這位是孫爺爺吧!小子李寬見過孫爺爺,小子的身體虛弱,待會兒還要有勞孫爺爺幫忙看看!”李寬對著孫思邈一拜道。

    “這個好說,老夫剛才說的了對嗎?這山楂確實味道不錯,不過吃多了傷胃!要是喝藥之後就吃,恐怕還會有副作用,你們可別亂吃!”孫思邈不愧是學醫的,說得頭頭是道。

    “確實是山楂,這本是一種藥材,但是味道不錯,和適合小孩子的口味,要是再在表面上裹上一層糖稀,肯定更好吃了!”李寬向孫思邈燦燦一笑,顯然這位老先生說的什麼傷胃之類的他從來沒想過。

    “山楂裹上糖稀?這想法不錯,可是圓圓的山楂再裹上糖稀之後可不好拿!”李二也知道這種山上野果,甚至在多年前他也曾經吃過不少。

    “穿上竹簽,不就行了!”李寬說出了解決辦法。

    “還真的可行!我這就吩咐下人去做,等會兒你們檢查完身體就可以吃了!”長孫說著就吩咐身邊的下人。

    “現在可不行,這作為藥材的山楂都是干果,像這樣直接吃可不好吃。不過長安應該有不少人家有貯藏,這玩意兒消食,貧苦人家買不起糖稀,給孩子當零嘴的就是這東西!”孫思邈雖然不是長安人,但是卻長期流連在秦嶺深處采藥,對于離秦嶺不遠的長安還是比較了解的。

    “這東西在百姓家中都有流傳,到時我們這些自以為高高在上的卻沒在意到!”長孫覺得這高貴的身份也沒什麼了,連這些小東西都不清楚。她哪里會想到平日里就算是吃不下飯都會有御醫前來診治,給皇家治病就算用到山楂,也早就是果干,看不出原來的樣子,熬在藥里也沒有那種酸甜可口的味道了。

    “那就叫人去問,去買,總之今天麗質一定要吃到這糖稀山楂!”李二發話了,那幾個在一邊當柱子的侍衛轟然應諾,然後就有人大步流星的離去,院外傳來長長的馬嘶與漸漸遠去的馬蹄聲。

    “好了,現在要麻煩孫先生幫世民的這對兒女檢查一下,兩個小家伙都是從小體弱多病,一直靠湯藥維持著!這一次麻煩孫先生費心了!”李二說著,將小蘿莉放下,然後和長孫一道向孫思邈鞠躬致謝,李寬也跟著鞠了一躬,他雖然已經找到了治好自己的辦法,但是還是很尊敬孫思邈這位老道,傳聞其活了一百四十多歲,而且堅持為老百姓治病,李二登基之後甚至邀請他出任太醫院院正,都被這位拒絕了,而且還將自己一生行醫寫出的《千金方》廣傳于天下,其心胸之開闊可見一斑。所以李寬這一躬是心甘情願,同時也希冀這位能給他帶來他身體詳盡的健康狀況。雖然系統能掃描,但是卻只有冷冰冰的健康︰34(100)這樣的數據,具體是哪有病都不清楚,只是說要大量的服食補血補氣的食物。

    “那好吧!老夫就給小世子,小郡主看看!小郡主先來吧!”孫思邈雖然有些疲憊,之前給李秀寧處理傷口可是花費了不少精力,但是李二給他的那本經書實在是太過貴重,雖說讓他不得外傳,但是卻也是人之常情。所以孫思邈還是答應了給兩個小孩看看。

    “麗質先來,讓孫爺爺看看!”長孫推著躲在她身後的小蘿莉,讓她來到孫思邈的面前。

    “來,老爺爺看看,伸出手!”孫思邈蹲了下來,和顏悅色的對李麗質說道。

    “老爺爺不會打麗質手心吧?”小蘿莉把小手背在背後怯怯地看著孫思邈。上次那個叫孔穎達的老爺爺也是這樣,要麗質伸出手,然後就打麗質的手心,好疼。

    “怎麼會,麗質是乖孩子,老爺爺只是給麗質看看!”孫思邈很是耐心,對于病患,他最是有耐心了,很多傷病比較私密,無法對外人言,作為醫生就要取得他們的信任,讓他們沒有心理負擔的將傷病講出來,這也是一項非常麻煩的工作。

    “那,老爺爺就看一眼,好不好?”小蘿莉怯怯地伸出手,討價還價道。

    “好的,老爺爺就拉拉麗質的小手,不會弄疼麗質的!”孫思邈見著可愛的李麗質,心中不禁有些感慨,要是當初沒有出家的話,自己的重孫女恐怕也有這麼大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