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五十章內家拳,養生術

第五十章內家拳,養生術

    上回說到孫思邈哄著李麗質,給小蘿莉檢查身體,別看老孫是個道士,無兒無女,但是對付小孩子很有一套,李麗質沒幾下就信任了這位白胡子老爺爺,伸出小手讓孫思邈把脈,大眼楮里還是流露出一點點的懼怕,生怕這位老爺爺會打她手心。

    看著李麗質怯怯的樣子,李寬忽然間對那位孔子的不知道是第幾代孫充滿了怨念︰麗質這麼可愛的丫頭,他怎麼就下得去手打她?難道真是讀書讀傻了,李寬心里不禁想要給他一個教訓。

    “嗯,脈象虛浮,後勁不足。小郡主身體虛弱,而且觀其面相,臉色蒼白沒有多少血色,呼吸急促。看來小郡主和長孫王妃還有一樣的疾病,氣疾。這可不好辦,只能慢慢調養,小郡主人小身子弱,用不得虎狼之藥。只能抽絲剝見的慢慢來,老夫開上一副方子,能夠暫時控制病情,不使其加重。至于根治的方法恐怕還要研究研究!”孫思邈捋了捋胡子,臉色有點難看,她對于這個小女孩很是喜歡,天真無邪,不像另一個孩子,雖然歲數相差不多,但是孫思邈總是覺得站在長孫身邊的李寬身上有一種和他年齡極不相稱的成熟,簡直就是一個孩子的軀殼裝著一個成年人的靈魂,那雙看似清澈無邪的雙眸里,會不時的閃過深沉的光。

    雖然對李寬有點防備,但是現在李寬是他的病人,對于需要他治病的人孫思邈一向是一視同仁︰“來,二公子,老夫給你把把脈!”放開李麗質,孫思邈對著李寬說道。

    “麻煩孫爺爺了!”李寬恭敬的一揖到底。

    “二公子不必多禮,作為一名醫生,給人看病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你父王已經給了老付報酬,所以這一禮老夫是受之有愧!”孫思邈側身讓過,對李寬說道。

    “父王給孫爺爺的那是父王的心意,這一禮是小子自己的心意,豈能一概而談!”李寬回答道。

    “哈哈……還和老夫客氣起來了!”孫思邈笑得很開心,雖然之前覺得李寬心機深沉,但是現在看來也是一個知曉禮儀的好孩子,心機深又怎樣,只要不危害他人,多幾分心機,也能自保。所以他也放下了心中成見,認真的打量起李寬來。

    這兩個多月李寬每天堅持練習心意拳,再加上一日三餐,還喝著自己兌換的補藥。現在李寬氣色比起以前可謂是判若兩人,繼承了李二和殷韶華的好基因,李寬長得可謂是玉樹臨風,雖然年紀還小,但也能看出幾分風采。

    “臉色雖然蒼白,但是卻隱隱透出血色的紅潤,氣息綿長,有條不絮。二公子是否練習了某種養生之術?”孫思邈淡淡的問道。

    “孫爺爺,當真是神醫,小子確實有練習一種拳術。”李寬知道瞞不住,也不想瞞。

    “二哥每天早上都要打拳,有的時候甚至像要飛起來一樣,二哥將來肯定會飛到天上去!”小蘿莉站在一邊,此時拉了拉孫思邈的衣角,插嘴道。

    “是嗎?看來二公子對這套拳法已經是漸入佳境了,只是不知是哪家的養生之術?來老夫給你把把脈!”孫思邈伸出手扣住了李寬的手腕,醫術到了他這種地步雖不說什麼懸絲診脈,只要拉拉手就能把握他人的脈搏還是可以的。

    “怪哉!真是怪哉!”孫思邈眉頭皺起,似乎很是不解︰“二公子脈搏看似強盛,實則內虛,恐怕是先天不足。但是卻又有一股奇怪的力量在推動血脈流轉,讓二公子現在看起來幾乎與常人無異,看來二公子練習的拳法非同一般,養生之效恐怕還在老夫練習的養生吐納之術之上!二公子你這種養生拳法是否可以傳給他人?”孫思邈動心了。只是剛說出嘴,就發現自己這個要求實在是有點孟浪了︰“像這樣的拳法,豈可輕傳,定是那些隱秘學派的不傳之秘!老夫孟浪了!”

    李二還是頭一次听說李寬居然還有練習拳術,而且還是養生之術。要知道雖然佛道兩家都有養生之術,就像孫思邈修習的就是道家一脈。可是這些東西卻從不外傳,哪怕是皇室貴冑也不會給面子。所以皇家,勛貴這些人都只能眼巴巴的看著這兩家時不時的出現一些年過耄耋的老道高僧,只有在心里羨慕。現在有一個機會擺在他面前,李二也心動不已。

    “這個,小子還需請示老師,小子沒權利決定!”李寬拒絕道。這心意六合拳是他從後世帶來的,也是他在大唐安身立命的根本,治療身體需要,將來可能還要上陣殺敵,這些都需要用到,所以李寬盡量的控制這種拳法的流傳,除非是他真心的相信的人,才會慢慢的傳授。

    “看來是老夫無緣!不過能得到神醫華佗的《青囊經》已是不虛此行,還奢望什麼更多的呢!”老孫也看得開。

    “二公子先天不足,但是他的那套拳法堪稱神奇,恐怕能讓二公子恢復如初,只是練拳需要進補,不然會讓身體更加虧空,所以小世子在恢復正常人的身體素質之前,食補是不能停,多吃一些補血補氣的藥膳。老夫給你開幾個藥膳方子,每日多吃幾頓也無所謂,只要堅持下去,二公子定能恢復健康。其實二公子的拳法對于小郡主和王妃的病也有幫助,氣血強則氣息綿長,對于氣疾是在對癥不過了!”孫思邈提醒道。

    “這是真的嗎?”李二听到這拳法能夠讓長孫和李麗質的病情減輕,激動地問道。

    “老夫定然不會亂說,只要身體強健,什麼樣的病癥都能硬抗,這是毋須置疑的!”孫思邈很是肯定的回答。

    在這句話之後,李二看向李寬的眼神就更不一樣了,那種熱切讓李寬都覺得被他注視的地方發燙,心中不禁為孫思邈點了七十二個踩︰丫的你自己得不到就串使李二來,真是……

    雖然腹誹不已,李寬還是不得不恭順的回答︰“小子盡快聯系師傅問問,只是不要抱太大希望!”

    “確實如此,那些隱秘學派對于自家的學識視為禁臠,從不輕易傳授他人,恐怕……”孫思邈知曉道家之中的一些內情,所以也不太樂觀。

    “不管怎樣,都要試一試,實在不行為父親自和你老師談,只要是為父能付得起的代價,什麼樣都行!”李二斬釘截鐵的說道。

    “那麼,孩兒回府之後就聯系老師!”李寬無奈只得先應承下來。

    “呵呵……老夫就等著二公世子的消息了,平陽公主這里還離不開,所以老夫就不去王府打擾了,只要過了今夜,平陽公主的傷勢沒有反復那就好辦了!對了還有那種酒精,小世子也要幫老夫詢問一番,這東西可是造福天下的好東西,切莫敝帚自珍。須知人命重于千金,老夫希望能夠有更多的人能夠因為這酒精從而避免傷口感染而死去或者殘疾!老夫在這里先行謝過,希望你老師以天下蒼生為念,不要拒絕這個要求!”孫思邈向著李寬一個大禮,嚇得李寬趕緊跳到一邊。

    “孫爺爺,此舉小子怎能受得!這實在是折煞小子了,小子師門雖然沒多少門規戒律,但是尊師重道,孝悌禮儀卻是第一門規,要是小子老師知道你這樣的長者向小子敬禮,恐怕小子就有**煩了。”李寬真心的受不起這位一心為了天下人的老人的這一拜,他只是一個想要借機撈一筆的投機者,怎能受得起這樣搞上無私的長者的禮拜。所以編造了一個借口,躲了開去。

    “這是替天下蒼生謝謝你師門的,不是給二公子的!受得起,受得起!”孫思邈笑呵呵的說,見到李寬的反應,他就知道那神奇的酒精是成了,將來會有很多人因為這東西而避免傷口感染,可謂功德無量。

    既然檢查過身體了,李寬就想著回去了,只是李二和長孫還不想走,他也走不了。只能牽著妹妹到一邊玩去,讓三個大人說話。

    “二哥,你說卞姨娘會剩下一個弟弟還是妹妹?”小蘿莉眨巴著眼楮問李寬。

    “這個二哥怎麼知道!要等卞姨娘生下來才知道。”李寬回答,他們說的卞姨娘是李二的一個小妾,也不知道是排在第幾的了,在初春三月李二出征沒多久就檢查出懷孕了,算算時間就在李二出征之前的那幾天。所以孩子確定是李二的,這不已經九個多月快要生了。

    “哦!”小蘿莉有點失望,在她心里二哥是無所不能的,比起父王還要厲害的人,怎麼就不知道夏姨娘會生弟弟還是妹妹呢!

    “那麼麗質,你想要一個弟弟還是妹妹啊?”李寬問道。這是一種很奇怪的事情,生孩子的事情,小孩子說的比大人準。李寬還記得在自己小時候,鄰居家有個小媳婦要生孩子了,一家子大的老的都希望能生個兒子。只有才三歲的小女孩兒說要個妹妹,結果生下來果然是個丫頭,為了這事兒那個說話的小女孩兒還被揍了一頓。

    “麗質想要一個妹妹,要一個很乖很乖的妹妹,麗質能帶著她玩,帶著她學習母妃教導的女紅,還有彈琴。”小蘿莉掰著手指算著要和妹妹學習些什麼東西,這些東西就只要她在學,在她上面的幾個姐姐都已經學得差不多了,而且還不是長孫親自教導。

    ps︰謝謝葉紅血越再次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