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五十二章豫章

第五十二章豫章

    走在滿是積雪的小路上,李寬心中很是寧靜。看著還在空中飄灑的雪屑,任它們隨風吹到自己的臉頰上,頭發上。雖然身體還是很虛弱,但那是和健康人比,就這副身體而言從來沒這麼好過。

    孫思邈還是在秦王府小住了幾天,因為李二居然說服了李秀寧,搬到秦王府來養傷了。作為醫生孫思邈當然的跟來,在這段時間里孫思邈有空閑時間就鑽研那本《青囊經》,而且不時的放聲大笑,看來收獲不小。只是具體有怎樣的收獲,這位老神醫沒和人說,李寬也無從知曉,但是在臨走的時候,孫思邈拿出了三根銀針,慎重的交給李二︰“這三根銀針是老夫的信物,要是有急事可以讓人拿著銀針去秦嶺腳下孫家村,找那里的老村長。我每年都會去那里住一段時間。”

    看來孫思邈收獲真的很大,他居無定所,四處漂泊行醫,從來無人能夠得知在哪里能夠一定找到他,沒想到這一次卻告訴了李二,說明之前幫李秀寧治傷,幫兩個小家伙體檢,甚至李淵那里走了一趟都還不足以償還。

    李寬心里正在想著如何利用李二手中的銀針讓孫思邈幫李麗質還有長孫治療氣疾,正想著,一個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

    “二哥,你又在這里踩雪玩兒,麗質就知道!”小蘿莉李麗質不知道從那個角落探出頭來頭頂上的馬尾沾滿了雪花,臉蛋凍得通紅,但是卻非常的高興,向著李寬跑了過來。

    “小丫頭,慢點,別摔著!”李寬提醒道。

    不說還好,李寬這一說,小丫頭直接一個跟斗就栽倒在地,向著前面滑了好長一截。幸好今天府里有事,下人們沒來得及鏟雪,地上還堆著厚厚的一層,不然小丫頭又該哭鼻子了。

    李寬連忙走過去,將小丫頭扶起來︰“你看你,毛毛躁躁的,哪里還像個小郡主的樣,跟那山民家的野丫頭差不多了!”說著還給她抖抖身上的雪花,拍著小丫頭身上穿的狐裘,就像是拍一個大布娃娃一樣。

    “二哥,人家有事找你!”小蘿莉眨巴起那雙大眼楮,看著李寬神神秘秘的說道。

    “什麼事兒啊?”李寬可不敢胡亂答應,這個小丫頭別看表面文靜,其實內心里就是個瘋丫頭,啥事兒都敢干。上一次讓李寬帶著她偷跑到樂游原去玩,還說是經過長孫同意的,結果來看帶著這丫頭去玩了半天,回來的時候才發現半個長安城差點被秦王府的一眾人給掀翻了。而李麗質第一次被長孫打了。李寬更是挨了大板,雖然看在他身子弱的份上,行刑的家丁收掉了九成力氣,李寬還是在床上躺了三天。從那以後李寬就明白李麗質天使外表的掩蓋下的惡魔本質,這也難怪李秀寧會喜歡她了,兩人可是一樣的性格。

    “二哥,今天府里有什麼事兒啊?怎麼那些下人都跑到後院去了?”小蘿莉早上起床之後就發現了這一點,平日里那些見著她就行禮的下人今天稀疏了好多。而且還全是男的,女的丫鬟一個都沒見著。

    “卞姨娘要生了,那些丫鬟們有的是去幫忙,有的是去討喜錢了。”李寬這點還是知道的,主人家要生下小郡主或者小公子了,不管怎樣都是大喜事,肯定會派發喜錢。這也是這幫下人喜歡的地方了。他們並不是賣身奴,而是雇佣來的,所以有這樣的好事當然要湊過去了。

    至于秦王府為什麼不用那些賣身的奴隸,而是在長安平民中雇佣下人,這一點來看一直很奇怪,別的勛貴世家,使用家奴那是平常得很,可是李二卻從來不用。或許其中有著別的隱秘,但是李二不說,李寬無從得知。

    “什麼卞姨娘要生小寶寶了?我們去看看!”小蘿莉來了興致,居然想去看生孩子。

    “這個,小孩子是不許去的,我們得等到生下來至少三天之後才能去看呢!”李寬不知道大唐的時候是怎樣的風俗,反正在他小的時候,那地處西南邊陲的小鎮上還在流行著生小孩沒滿十二歲的孩子不得在場。甚至有的地方小孩沒滿一百二十天都不允許別的小孩去看的。但是作為嫡親兄長和姐姐,至少也要三天才能見剛出生的弟弟妹妹,這應該是最基本的了。

    “哦!還要三天啊!麗質現在就想看!”小蘿莉很是低落。

    “三天很快就過去了啊,而且二哥最近沒事兒會給麗質講好听的故事喲!”李寬安慰小丫頭。

    “好听的故事?麗質要听!”畢竟還是小孩子,一听有故事听,立馬高興了,小手抓住了李寬的衣襟,乞求的神色在大眼楮里表露無疑。

    “好,二哥給麗質講!先放開!”李寬拉住小丫頭的手,牽著她向著自己的小院而去。

    三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在孩子剛出生沒多久李寬就知道了生下的是一個女孩兒,是李二的第六個女兒。“排名老六,看來這位應該是豫章了!”李寬在心里這樣想到,他腦海中有著一些模糊的記憶,那是看歷史長劇《貞觀長歌》遺留下來的,只是依稀記得豫章公主出生沒多久其母親卞嬪就死了,她是由長孫撫養長大的,可以說和長孫的親生女兒沒兩樣。可以說這位豫章公主就是李麗質從小長大的親姐妹也不為過。

    剛走出院門,就遇到了來找他一起去看小妹妹的李麗質,這一次李麗質還帶著一個小跟班,小小的個子裹在狐裘大衣里,圓滾滾的像是個球。沒錯李麗質帶來的就是小胖墩李泰,看來這位未來的魏王殿下對于自己姐姐將自己抓來當跟班頗為不滿,小嘴嘟的老高,但是卻無力反抗小蘿莉的暴力,只能跟來了。

    “怎麼把青雀抓來了?”李寬看著滿臉不情願的李泰。李泰也見到了李寬,滿臉乞求的神色,希冀的看著自己二哥,希望他能幫自己逃離魔掌。

    “青雀這家伙,這麼早就爬起來在院子里鬼叫,什麼子曰,什麼詩雲。吵得人家睡不著,就把他抓來一起去看小妹妹!”小蘿莉轉過身扯過小胖墩,對著李寬說道。

    “青雀,你喜歡讀書?”李寬沒想到這位歷史記載好讀書喜詩文的魏王這麼小就開始展露端倪了。

    “二哥,我想和二哥一樣,作出一首詩讓所有人都夸獎我!”小胖墩還沒學會隱藏心事,有什麼就說什麼。直接說出了他很羨慕李寬在那場宴會上的表現,想要享受那種萬眾矚目,指點江山的感覺。

    “沒想到,李泰喜歡詩文還是受我影響,這是真的嗎?還是因為我而改變了歷史?”李寬心中想著臉上卻未表露,只是上前將小胖墩從李麗質手上解救出來︰“喜歡就自己學,去請教夫子啊!怎麼到處大叫,難怪麗質會抓住你,以後別這樣了!”李寬還能說什麼,鼓勵了一番。

    “二哥,我們去看卞姨娘生的小妹妹吧!麗質就有妹妹了,之前有青雀,還有小佑這兩個弟弟,還沒有妹妹呢!”看來小蘿莉對這位妹妹很是期待。

    “好,我們這就去!”李寬知道不帶這位小姑奶奶去,恐怕半天都不得安生,所以還是先去瞧瞧。

    三個小孩子,就這樣向著後院而去,只是前面一個小蘿莉很是歡快的蹦蹦跳跳,中間是一個胖的像是球的小胖墩,滿臉無奈的向前挪,一個瘦弱的小男孩走在最後,慢悠悠的像散步一樣走著。

    三個小家伙來到了後院的一個廂房,敲開了房門鑽了進去,沒躲一會兒三人就出來往回走了,只是和之前的興致勃勃比起來,現在三個小家伙都不那麼高興了,就連走路的順序變了︰走在最前面的變成了小胖子,他像是在逃命一般,急急忙忙的向前面滾著,後面小蘿莉抓著瘦弱男孩的手搖晃著,像是在請求什麼。

    “二哥,為什麼妹妹那麼丑,我們換一個妹妹好不好?麗質不要丑丑的妹妹!”小蘿莉抓著李寬的手,搖來晃去的小嘴嘟嘟吧唧吧唧的說著。

    “麗質啊!小妹妹才剛出生,沒有長開呢,你小時候也是那樣丑丑的!”李寬解釋道。

    “才不是呢!麗質小時候就這樣漂亮!母妃都說過的!”小丫頭听說自己也是那樣丑丑的長出來的,急忙否認道,她才不會承認自己丑呢!小丫頭最愛美了,要是誰夸獎她說她最漂亮了,她一定會毫不謙虛的點著小腦袋,回答︰“麗質就是最漂亮的!謝謝!”李寬算是看清楚這個小丫頭了︰外表文靜優雅,像是淑女。其實是個一夸獎就翹小尾巴的臭美小蘿莉,而且還有暴力傾向,李寬,李泰就是受害人。

    “母妃,救命啊!卞姨娘剩下一個怪物,好丑!嚇死青雀了!”李泰跑進了長孫的房間,大聲叫道,只是因為跑了一路說話有點不清楚了。

    “什麼怪物啊?”長孫沒听清,只听見有怪物。

    “卞姨娘那里,小小的丑丑的!”李泰有解釋了一句。

    “你是說,你那剛出生的妹妹是怪物?”長孫听清了。

    “嗯!好丑。紅紅的滿是皺子!”李泰說道。

    “青雀,你別說你妹妹,你也是從那個樣子慢慢長大的。”李寬的聲音從外面傳來。

    ps︰拜謝聖者冥花的兩次588起點幣打賞,還有葉紅血越第四次打賞,萬分感謝!宅男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