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五十三章釣魚

第五十三章釣魚

    時間就像是指間的沙粒,在悄然間就流逝了。就如同那東去的江水從不曾為誰停留片刻一般,時光長河更是不會停下腳步,哪怕你在路上見到了在美麗的景色,終究會在時間的力量面前黯然失色。

    轉眼間已經是武德九年,熾烈的驕陽在天空中高掛著,炙烤著大地上的萬物。所有的動物都在這午後的時間里變得安靜,因為天氣實在是太熱了,讓它們不想動。只有那樹上的知了,還在不知疲倦的叫著。

    這種被古人譽為朝飲白露,夜喝黃泉的昆蟲,此時正在面臨著滅頂之災。昨夜一場大雨,將地面全都泡得柔軟了,這方便了知了的幼蟲從地底爬出,也方便了那些抓知了猴子的人。

    李寬躺在躺椅上,在這王府花園的小湖邊上,一搖一晃的眯著眼楮打盹兒。身下的躺椅是這兩年間從他手下誕生的許多新奇東西中的一種,此時正吱嘎吱嘎的發出讓人想睡的聲響。湖面上一顆顆浮子漂浮在水面上,李寬正在釣魚,可是此刻魚線已經緊繃,說明已經有魚上鉤了,但是釣竿的主人卻快要睡著了,沒有看到。

    就如同說有的小說中都有一個胖子一樣,此刻也有一個胖子來吵醒了李寬午後的休憩。

    “二哥,你快來看啊!這是我們挖到的知了猴子,能夠炸上兩盤了,讓母妃幫我們炸好不好?”一個小正太從遠處跑來,不對是一個胖正太,身上的錦袍被他穿成了緊箍咒,一身的肥肉把衣服撐出一個個肉圈圈,就像是游泳圈一樣,在他的胳膊上,腿上,還有腰上。說白了,這就是一個長壞了的孩子!

    現在是午後,可不是抓知了猴子的好時機,但是早上兩丫頭賴床,小胖子上學堂,沒有時間,所以只能選在午後了,好在大唐不像是後世,到處都是化肥農藥,這東西還是很多的,雖然收獲少了點,但是幾個小家伙也就是隨性子來,就當是一個有趣的游戲了。

    “青雀,你怎麼還想吃那些油炸食品啊!你都肥成啥樣了?”李寬睜開眼,看著‘滾’過來小胖子,有點無奈的說道。他確實對這個四書五經學得頭頭是道的胖子感到頭疼,李泰是那種喝水都長肉的體質,李寬曾經花費了不下的代價,幫他兌換了一個減肥藥方,結果,喝藥也能長肉,這打破了系統出品,必屬精品的保證。也使得李寬對他的體質無語了。

    “二哥,我就這樣的體質吧!吃啥都長肉!”李泰也很郁悶,他並不想這麼胖,但是這卻是半點不由人。哪怕他每天只吃一頓,除了肚子餓之外沒有別的後果!

    “讓二哥想想,你再這樣胖下去怎麼了得!看來這事兒還得專業的人來做,只有去麻煩孫思邈孫道長了!”李寬實在是沒辦法了,減肥藥沒用,節食也不行,那麼就只有運動了,可是李泰能堅持得住嗎?畢竟才一六歲的孩子,李寬對他的毅力表示擔憂。

    其實李泰這一身肥肉也不是一無是處,至少沒人敢再像以前那樣欺負他了。這事兒還要從半年前說起,那天李承訓這幫半大小子又在欺負秦王府的幾兄弟,李承乾,李恪,李佑三人都被欺負的很慘,李泰因為學四書五經學得非常棒,被孔穎達這位老先生叫去開小灶了,幸免于難。

    但是回來的李泰見到自己兄弟被欺負,最小的李佑甚至鼻青臉腫的,頓時想起了自己當初被欺負的場景,怒火爆發的胖子,直接將李承訓這個大了他好幾歲的堂兄撲倒在地,然後一個泰山壓頂,將他壓得昏厥過去,從此以後,太子府那幫小子就見著李泰繞路走了。

    李寬被李泰吵醒,見到自己的魚竿已經緊繃︰“哈哈……釣到魚了!”李寬伸手抓起插在地上的魚竿,使勁往上一拉,一條大大的草魚被拉出水面,好家伙差不多有半米長的一條大魚,要不是李寬的魚竿插在石縫里,說不定還被這魚給拉走了。

    李寬和大魚角力,從旁邊的小樹林里走出了兩個小丫頭,一大一小,都穿著碎花裙子,腦袋上扎著相似的雙馬尾,還有紅色絲帶的蝴蝶結。腳下小巧的繡花鞋,兩人都顯得柔柔弱弱的,走起路來也是若風拂柳,顯得非常優美。

    只是當看到李寬拉起那條大魚的時候,兩個小蘿莉就撕下了偽裝出來的淑女範兒︰“二哥,加把勁兒,把大魚拉上來,再配上我們挖的知了猴子晚餐就由著落了!”大一些的小蘿莉揮著手,大聲的喊道。

    “二朵,薇兒支持以(你),魚魚上來!”小小的人兒還不大會說話,小手被姐姐牽著也奶聲奶氣的表示支持。

    “麗質,你帶著薇兒走遠點,要是這魚瘋狂起來,會把水濺的到處都是,濺到你們身上就不好了!”李寬大聲的招呼李麗質,讓她把小妹妹帶遠一點。

    可是不說還好,這一說兩個小蘿莉更是來了興致,不但沒往後走,還靠了上來。李麗質拉著那只有兩歲大的小妹妹,看著和大魚搏斗的二哥,發出咯咯的笑聲,如同風中的風鈴,清脆而又響亮。

    “呵呵……”見到姐姐笑得開心,只有兩歲的李念薇也跟著笑起來,小手從姐姐的手中抽出,兩只手拍著拍子,小臉掛著純淨的笑容︰“魚魚,薇兒,要!”

    “薇兒乖,走開一點,二哥要發力了,魚魚會飛起來喲!”李寬本來為了省些力氣先溜一會兒魚,等到魚沒啥力氣了再拉上來,沒想到這兩丫頭出來壞事兒,所以只能速戰速決。

    “嗯!薇兒看魚魚!”小丫頭小腦袋點得像小雞吃米,但是卻沒往後退一步,反而又向前邁出了小短腿,鞋子上繡的牡丹,像是開在眼前一樣,這是卞嬪在她生命最後兩年里為自己女兒做的。

    沒錯,這個小女孩兒就是以後的豫章公主了,只是現在還是啥都不懂,啥都好奇,啥都敢往嘴里放的傻大膽丫頭。不管能不能吃,那小小的嘴巴和那剛長出沒幾顆的乳牙都能對付得津津有味。

    “麗質,你拉住她,別讓她在往前走了,不然二哥都沒地兒蓄力了!”小念薇離著李寬沒兩步了,大眼楮只顧盯著那在湖面上翻騰的大草魚,小嘴巴不自覺的流出口水︰“魚魚,薇兒,吃,要吃大雨魚!”

    “薇兒,等二哥把魚釣上來才能吃得到喲!”李麗質上前拉住了想往湖里走的小念薇,伸出兩只手把她環腰抱住,然後往後拖!這個時候是指望不上李泰的,因為他那體格要抱小小的小蘿莉,實在是為難他了!

    “薇兒要魚魚!”小丫頭勁兒還不小,李麗質差點都拉不住,只能憋著氣兒使勁兒的拉著,同時大眼楮向著李寬求助,她從來都只親近李寬,至于邊上的李泰,那家伙正在看著的入神,那里還顧得上其他啊。

    李寬見到李麗質的眼神,就知道這三個小家伙就是自己的霉星,李麗質是個外表嬌弱,內心暴力的蘿莉;李泰是個饞鬼,外加胖子一族的後起之秀;最讓人頭疼的還是那被李麗質使勁兒拉著的傻大膽小姑娘,這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敢在李二頭上撒尿,敢腳踏李承乾的腦袋,敢撕毀長孫寫了三年的《女則》,整個王府就是她的游樂場,整個王府里的人都是她的玩伴,奶聲奶氣的聲音是她的標志,大膽無畏的作風是她的風格。

    李寬曾經一度懷疑史書是不是記載有誤,這樣的姑娘,會是豫章,不是說豫章公主賢良淑德,為人溫順麼?怎麼會是哪敢跳下湖抓魚的小蘿莉?不敢相信,看來是近朱者赤,李麗質這個姐姐帶出這樣的妹妹也是情有可原的,而且小豫章因為年幼不像李麗質那樣懂得收斂隱藏,所以才會顯得這樣的暴力無所畏懼?李寬覺得很有可能。

    這兩年李寬最大的收獲,莫過于身體已經快要復原,再加上心意拳到了初入明勁的水準,這使得他力氣大增,雖然不能持久,但是突然爆發也不容小噓。

    手臂上的肌肉開始慢慢的發力,虯結成一股,身體微微前傾,腳下不丁不八的站著,這是最適合發力的腳步。以腳趾帶動小腿,到大腿,腰,背,肩,再到胳膊,最後一下子向後一甩。

    那條草魚在空中劃過唯美的弧度,像是那越向龍門的黃河錦鯉一樣,在空中舒展著魚鰭,從幾個小家伙的頭頂上飛了過去。李寬之所以會這樣的發力,不僅是為了速戰速決,也是為了驗證這兩年自己的恢復情況,這樣的發力方式會用到全身絕大部分的肌肉組織,要是哪里有暗傷或者隱患的話,都會有所感覺。李寬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這樣做一次,以便掌握自己的身體狀況。

    李麗質被那空中飛過的魚吸引了注意力,雙手不自覺的放開了,結果就是一直向前方使勁兒的小念薇,直接奔向了李寬,像是投林的乳燕一般撞了過去。

    李寬剛剛松開釣竿,就听見小念薇啊啊啊的叫聲,轉頭一看,小家伙正向自己撞過來,這可不行,不說自己身邊的躺椅,撞上去肯定不堪設想最輕的也是一個大包,所以連忙蹲下,伸出手去扶住她。

    可是李寬剛剛用全身力氣去甩出了那條魚,現在正是全身乏力的時候,被小家伙一撞,就向後便仰倒,幸好小家伙也停住了。

    李寬剛松了一口氣,卻忘了他自己身後是那湖,清冽的湖水蕩漾著清波,正在歡迎他的進入。

    李寬就這樣以優美的姿勢掉進湖里,岸上三個小正太小蘿莉都驚呆了,特別是小念薇︰“薇兒厲害,二哥,撞飛了!”小手捂著張得大大的嘴巴,眼楮看著在湖里撲騰的二哥喃喃說道。

    ps︰豫章的名字實在是找不到,就自己想了一個,大家見諒!另,感謝聖者冥花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