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五十四章釣魚續

第五十四章釣魚續

    李麗質這個時候也顧不上看那魚掉哪里了,趕緊跑到湖邊︰“二哥,你沒事兒吧!”邊說著邊把小豫章拉到一邊,害怕這個膽大包天的丫頭看著二哥在水里好玩兒也跳下去。

    “二哥,我來救你!”李泰這個胖墩兒也‘滾’到了湖邊上,大喊著要下去救李寬,說著就要往下跳。

    李寬在湖里撲騰了兩下子,後世兒時在河里鍛煉出來的游泳技術總算發揮了作用,身體也從乏力的狀態下緩解了過來,雙手狗刨著向著岸邊而去,見著要往下跳的李泰,趕緊出聲︰“行了,我馬上就上來了,你就別下來了。”說著李寬加快了速度。

    “二哥的樣子好像狗狗哦!”將李寬撞下湖里的‘罪魁禍首’小小的小豫章李念微正在發表著她的新發現,讓在一邊仍在擔心不已的李麗質白了這小丫頭一眼。可是她卻毫無感覺,覺得姐姐沒有理會自己是沒有听到,繼續拉著姐姐的裙角,然後加大了聲音,用那獨特的帶著奶味兒的嗓音說道︰“姐姐,二哥好像狗狗!”

    這一次省下了幾個字,讓這句話的含義一下子變了個樣,李寬因為身體恢復得差不多了,練習兩年的心意拳的效果顯現出來了︰耳聰目明,在安靜的時候他能听到很遠的地方傳來的細微聲音,現在雖然在湖里水聲遮掩,但是小念薇這一句話他還是听在了耳里,當場就有一種吐血的沖動︰這個小丫頭這話實在是殺傷力驚人,等我上去了,一定要打爛你的小屁屁!李寬在心里發誓道。

    終于,李寬拖著濕漉漉的衣服上了岸,剛到岸邊就向著最小的小蘿莉走了過去,結果眼前的景象讓他哭笑不得。

    在他面前的草地上,三個小家伙正在對付那條大魚。這條魚雖然已經離開了水,但是卻還是凶性不減,在地上蹦著,魚頭魚尾兩頭翹,小胖子李泰這會兒正撲在地上,按著這魚的身子,並用自己的身體保護著兩個女孩子。

    這可不是說說而已,李寬剛上來的時候就看到那魚從地上撲騰而起,魚尾向著李麗質抽了過去,而這個時候李泰直接撲上來,用身上的那一身肥肉擋住了這一尾巴,听得啪的一聲,魚尾和肥肉相擊,蕩起一圈圈的肉浪。在這一刻李寬忽然覺得李泰胖一點其實也沒啥麼,尤其是在這種時刻。

    當李泰將大草魚撲到地上並壓住之後,兩個小蘿莉就沖了上去,李麗質早就將自己提著的裝著知了猴子的籃子忘得一干二淨,就記得眼前這一條大魚了。而小念薇就更記不得了,她早就邁動著自己的小短腿,向著草魚發起沖鋒︰“魚魚,薇兒吃,魚魚!”小嘴巴就嘟囔著這麼兩句,跑得比李麗質還要快,雖然這小家伙剛剛學會走路沒幾個月,但是卻走得穩穩當當,跑起來也只是有點小幅度的搖晃,完全不像是剛學會走路的兩歲小孩兒。

    “你們這是在做什麼?”一個輕柔的聲音傳來,一襲雪白襦裙的長孫出現在了小花園里,看著眼前狼狽的四個小家伙,詫異的問道。

    “母妃!”李寬躬身行禮,兩年來李寬已經習慣了現在的身份,對長輩行禮也不再感到別扭,時間有著最偉大的力量,它能讓你習慣現在的一切,悄無聲息的將你改變,直到變得面目全非。

    “母妃來了,快來幫忙!”相比起李寬,李麗質就顯得隨意了許多,或許是因為一直被寵著,不像李寬那樣想了很多,只是覺得讓母妃幫自己抓魚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見過母妃!”李泰放開了那條大魚,雖然身上衣服變得皺巴巴的,但是卻禮數周全。小胖子開始懂事了,知道有些東西一定要做到位,不然會有人利用起來做一些傷害自己的事,這是這兩年小胖子自己琢磨出來的,只是這也讓他和自己親人變得有些疏離了。身在皇家所有人都不能避免這樣的改變,李麗質也只是晚幾年而已。

    “二郎怎麼衣服都濕透了,還不去換了!”長孫秀眉微皺,看著還在渾身滴水的李寬,有些擔憂的道,這兩年李寬的身體漸漸好轉,但是在她的心里這個小二郎還是那個病泱泱的孩子。

    “多謝母妃關心!”李寬感謝道。

    幾個人在這里寒暄,卻忘了現場還有一個小不點,那個不知道懼怕為何物的小家伙現在正在努力的掰著大魚頭,張著自己的小嘴巴,想要一口把魚頭吞下去,只是大魚雖然被李泰泰山壓頂來了一下,還是在努力的掙扎著,看著眼前的小怪物,魚嘴也張的大大的。

    “嘴嘴,比薇兒大!”小蘿莉看著張大的魚嘴,有點傷心,自己嘴巴沒有魚魚的大,吃不下去。小蘿莉趴在草地上,小手按著魚頭,就這樣看著。

    小丫頭的失落沒持續多久,又開心了,伸出小手指,伸進大草魚的嘴里︰“魚魚,吃,吃。”她想起自己吃手指很開心,覺得魚魚也會喜歡,就把自己的小手指伸進魚嘴里。結果,一陣哭聲提醒了所有人︰照看小孩兒的時候千萬別分心,不然後果很嚴重。

    草魚是有牙齒的,雖然很小,但是咬著小丫頭的手指,讓她感到疼痛還是輕而易舉的事。小丫頭的手指被大魚咬住了,哇哇大哭起來︰“魚魚壞,嗚嗚嗚……”

    李寬听得哭聲,才反應過來這個不省心的小家伙又鬧出事了,連忙轉頭看了過去。

    長孫是最先反應過來的,她畢竟是正對著的,其余三人轉身的時候她已經走上前了,伸出手在魚頭上彈了幾下,魚嘴張開,將小丫頭的手指吐了出來,然後抱著正在掉金豆豆的小念薇︰“乖,薇兒乖,不哭……”一點也不在意小丫頭在地上蹭的泥土將她的白裙弄的髒兮兮的。素手輕拍著小丫頭的後背,不一會兒小丫頭就不哭了,在長孫的懷里輕輕的啜泣。

    李寬見長孫安撫住了哭泣的小蘿莉,才上前去將地上的大草魚拎了起來,真不小,半米長足足有十來斤。

    李麗質沒有再看大魚,而是去安慰小念薇了︰“念薇乖,姐姐給你呼呼,呼呼了就不疼了喲!”說著就往小念薇的手指上呼氣,這個動作讓哭泣的小蘿莉徹底地止住了啜泣,還向著姐姐呼呼的吹起氣來,兩個小女孩就圍著長孫呼了個不停,讓抱著小念薇的長孫忍俊不禁。

    “好了,薇兒下去玩!”長孫見小家伙不哭了,將她放下。

    小孩子就是這樣,忘性大,小蘿莉剛才才被咬了一口,可是才下地又跑過來看大魚了。李寬趕忙給她讓了個位置,但是卻不敢讓小家伙一個人了。

    “魚魚壞,咬薇兒,打你!”小蘿莉這是來報仇來了,小拳頭只有那麼丁點大,往魚頭上捶著,李寬急忙伸手按住魚身,要是大魚再掙扎一下,恐怕又要和小念薇開踫頭會了,到時候又是一場大哭,李寬可受不了。

    好在只打了兩下,小蘿莉就不打了,開始關心起要吃掉大魚了︰“二哥,魚魚吃。”

    “好的,二哥就讓庖丁給薇兒做魚肉羹,我們把壞魚魚吃掉好不好?”李寬這兩年學會了哄孩子,從李麗質開始再到這個小家伙,哄了兩年,漸漸的有了經驗。

    “嗯,吃掉。”小念薇小腦袋點著,小手也拍著,想著晚上吃掉這壞魚。

    “總算好了!”李寬心中暗嘆了一句,這哄小孩真不是人干的事兒,李寬覺得這兩年自己的智商開始直線下降,都被這兩個小蘿莉拉低了,現在肯定已經在全國平均水品以下了。

    “青雀,將魚送到廚房,我去換身衣服!”李寬吩咐起李泰來沒有一點壓力,這個小胖子對自己這個二哥還是很信服的,李寬付出的代價不過是時不時的發表一篇自己‘作’的詩歌。哪怕李泰很清楚比四書五經的話自己這二哥肯定不是他的對手,但是四書五經卻不能像優美的詩詞一樣讓人獲得那萬眾矚目的待遇。所以李泰正在不斷地研究詩文,希望哪一天能夠像李寬一樣做出優美的詩句來,到時候那些什麼大儒之類的都會圍著自己夸獎自己,而父王也會為自己感到驕傲!

    不得不說,這個時候的李泰還是很忠厚淳樸的,他只不過想得到眾人的關注,想要讓那個終年難得在家住上幾個月的父王捋著胡子表揚自己一句而已。

    李寬對這些卻是不知道,他現在正在自己的房間里換衣服,雖然已是初夏,但是是衣服穿在身上也讓他感到微微的寒意︰“身子骨還是有點差啊!看來還要加大藥量!”

    雖然系統曾說過治好身體需要一千五百萬但是李寬只記住了這個數字而已,對于為何需要卻是不得而知,後來他才知道要補全先天不足是多麼困難︰首先虛不受補,最開始他連五十年份的人參的藥力都承受不住,喝一次藥流一次鼻血。後來還不容易適應了,就加入了其他的藥材,像什麼何首烏,當歸,茯苓,這些藥材加進來,藥力大增,李寬就這樣補一點,再流鼻血流失大半,一點點地將身體的虧空填了起來,其實真算起來,他的身體吸收的藥力只佔其中十之三四而已,也就是說要不是他的身子底子太差,像個破爛篩子,藥效流失泰半,其實只要五六百萬就行了。可是真是因為先天底子薄,才生生地將這一千五百萬消耗殆盡。

    而且從之前只能兌換一罐子藥湯到現在一顆顆藥丸,也算是一個不大不小的進步了,至少便于攜帶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