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五十八章秦王府的改變

第五十八章秦王府的改變

    夏日的清晨,有著難得的涼爽,日頭出來沒多久,大地還沒有升溫,這是一天最讓人舒適的時刻,過不了多久氣溫升高之後,就熱的要命!這一點大唐和後世沒有多大區別,李寬邁著步子,慢慢的向著餐廳而去。

    這兩年來,秦王府改變了許多,多出了餐廳,也多出了太師椅,火炕,這些東西都是李寬憑著記憶慢慢地畫出圖樣,讓人打造出來的,他還舍不得用能量點去換這些小玩意兒。

    就比如這餐廳,里邊擺放的是一張圓桌,不再是幾條案幾。這樣一家人在一個桌子上吃飯,用李寬的話說這才像是一家人。像以前,一人一桌,隔得老遠再親的親人也被距離拉淡感情了。

    李寬到來的時候,這里已經有好幾個人了,李承乾坐在一邊的椅子上,神情淡漠的看著桌上擺放著的早餐,他從那一場秦王府宴會之後,就對李寬保持距離,不再像以前那樣親密了,其中長孫無忌可謂是功不可沒,這位老謀深算的長孫大人,在背後怎樣教導李承乾李寬不得而知,但是卻從李承乾看他的目光越來越不善就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可是李寬現在手里沒有實力,也只能听之任之了。只是在他心里暗暗的決定,以後一定要給這笑面狐狸一個深刻的教訓,挑撥兄弟關系這可不是什麼好人做的事。

    李恪坐在另一邊,陪著楊妃,楊妃身旁還坐著一個小孩子,大概有五六歲的樣子,怯怯地看著李寬走進來,小腦袋還往楊妃身後躲了躲。這就是李至耍 壞鬩部床懷齪竺嫻幕 搜櫻 皇侵緩π叩惱  鉭【嚼羈斫矗 蜃潘 Φ閫貳br />
    李寬先給楊妃行了一禮,然後環顧四周,老五李佑還沒到,至于小胖子李泰正坐在一邊打盹,他是那種除了學詩書和玩耍起勁,其余時候都昏昏欲睡的類型,所以一身的肥肉就是這樣養成的。至于長孫她一般都是最後才來的,當然和她一起的還有兩個小蘿莉,李麗質肯定是賴床了,而小念薇則是一定要等到姐姐起床才會起來的,哪怕是早就醒了也在床上吃手指,等著李麗質起床之後才會叫姐姐幫她穿衣服。至于其他人除了長孫別人誰都別想給小家伙穿衣,她那嘹亮的哭聲會讓半個長安城的人都知道小念薇受委屈了。

    小念薇在一歲剛過沒多久,她母親卞嬪(當然這個是李二登基之後追封的稱號,只是就先這樣用著吧。)就去世了,留下剛剛滿一歲的小家伙,被長孫收養了,從此李麗質睡覺就多了個娃娃,一定要抱著小念薇才肯睡。為了這事兒,李麗質小蘿莉還和長孫鬧了好久的脾氣。要不是長孫實在是將她疼到骨子里了,才不會讓她帶著小妹妹睡覺呢。從此以後李麗質的房間里多了一張床,專門有一個侍女在晚上睡在這里照看兩個小郡主。

    李寬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這個餐廳里位置也是有著嚴格的規定的,不像尋常百姓家可以隨意的入座,長者坐在主位,上方,而其余人按照身份地位,各人有各人的位置。李寬的位置就在李承乾下首,兩個不對付的小家伙卻坐到一起,這也不知道長孫是怎麼安排的。李寬對面是李恪,而楊妃則是隨著自己兒子坐,她的身份讓她不敢過于重視這個位置,在整個秦王府里楊妃是脾氣最好的,不管對誰都是微笑以對。可是在這微笑背後有著怎樣的心酸,這只有她自己知道。

    李寬剛坐下,李承乾就將小腦袋轉向另一邊。這個幼稚的舉動讓李寬啞然失笑,和一個小孩置氣,李寬還沒無聊到那個地步。所以也沒放在心上,李承乾想要讓他重視,再過上幾年吧。不過來看卻從沒想過去爭什麼權力地位,哪怕李淵現在坐的那個位置,他也沒興趣︰那個位置不好坐,實在是太累了。除非當一個昏君,但是李寬卻沒有做什麼昏君的想法,他來帶這個時代可是想好好的享受一把封建貴族的生活的,才不願為了那些事兒忙碌不休,疲于奔命呢!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一個小腦袋探頭進來望了望,發現長孫沒在,舒了一口氣,然後走了進來。

    “老五,看什麼呢?”李寬出聲道,雖然長輩楊妃在側,還有李承乾在一邊,可是這兩人都沒說話,因為他們知道只有李寬才能鎮得住這個小子。

    進來的是老五李佑,也就是後來殺了權萬紀,然後造反的那個混賬。但是現在還是一個虎頭虎腦的小正太,誰會知道將來他會軾師?

    “二哥!”李佑蹦跳著來到李寬身邊︰“我這不是稍稍多睡了一會兒,而且母妃(李二所有的兒女都要叫長孫母妃)還沒來呢!”

    “沒大沒小,楊妃姨娘在這里呢,上去請安!”李寬在他腦袋上一個爆栗,然後示意他去給楊妃請安。

    “楊妃姨娘,孩兒李佑給你請安了!”李佑躬身道。

    “起來吧!你母親呢?怎麼沒來?”楊妃見只有李佑一人,不見陰妃前來,于是問道。

    “母妃昨夜趕著給孩兒制衣裳,現在正睡著呢!孩兒沒敢打擾,讓她多睡會兒!”李佑眼楮有點紅紅的,看來還是挺懂事的一個小子,只是後來怎麼那麼混賬呢?

    “這樣啊!”楊妃不說話了。

    “大哥!”李佑可不像李寬敢不鳥李承乾,他還是給李承乾行了一禮,只是李承乾卻不怎麼待見他,鼻孔里嗯了一聲算是答應。

    “切,小屁孩兒,裝什麼深沉!”李寬腹誹道。

    就在此時,一陣腳步聲傳來,還夾雜著一陣陣的笑聲,李寬一听聲音就知道長孫來了,只有李麗質和李念微這兩個小蘿莉才敢在這秦王府里這樣肆無忌憚的笑鬧,李寬和李承乾雖然也可以但是兩人一個要充大哥端架子,另一個覺得這樣很幼稚,都沒做這樣的事兒。

    果不其然,一會兒門又被推開了,兩個小腦袋伸了進來,和先前李佑一樣轉著腦袋打量了一番廳中眾人,然後大一些的李麗質脆生生的叫了一聲︰“二哥,麗質來了喲!”

    李麗質出聲了,小念薇也不甘落後︰“二哥,牛牛!”

    李寬一下子笑出聲,李承乾卻是臉色一陣變幻,有些憤怒又有些不甘在眼底閃爍。李寬站起身來︰“好,牛牛!”說著蹲下身,等著兩個小蘿莉進來。

    李麗質哈哈的笑著小跑進來,來到李寬身前︰“二哥,麗質當裁判喲!你可別再輸了!”

    “放心,小念薇這一次一定不是二哥的對手,二哥可是去了少林寺,學會了鐵頭功!現在小念薇一定不是對手了!哈哈……”李寬放得很開,這才是他想要的,一家人因為身份,因為禮節被硬生生的拆散得四零八落,這算個啥事兒啊!

    “薇兒,贏!”正在努力的翻門檻的小念薇听到了李寬的話,連忙辯駁道。只是因為一出聲,忘了正在做的事兒,翻了一半,就直接騎在了門檻上,下不來了。

    “嗚嗚……”小丫頭急的開始掉金豆豆,怎麼下去呢?

    “哈哈……”李寬和李麗質一陣大笑,連忙上前去拯救這個小小騎士。

    “壞,二哥打你!”李寬抱起小念薇,嘴里笑個不停,冷不防的被小家伙打了一個嘴巴子。

    “咯咯……”這一下輪到兩個蘿莉笑了。

    李寬將小念薇放下,然後準備迎接長孫了,可是小家伙卻還沒忘之前的事兒︰“牛牛!”說著還伸出小手扯住了李寬的衣擺。

    “好,好,二哥和薇兒牛牛!乖,放手!”李寬無奈了,長孫已經到門口了,不去迎接有點說不過去,這也是身在這樣的家庭里的一種悲哀,規矩太多太繁瑣,簡直就是在束縛天性。所以有兩個沒被束縛的小丫頭李寬寵得不行。

    蹲下身,將額頭上的頭發撩起,露出光潔的額頭,看著對面小身子前傾的小念薇︰“來吧!二哥的鐵頭功一定會贏你的!”

    “薇兒,贏,二哥哭鼻子!”小念薇小臉紅僕僕的,額頭上是一綹劉海,小家伙今天梳的是麻花辮子,看樣子是李麗質的手筆,因為一邊的辮子大,一邊的好小,看上去很是搞笑,再加上隻果臉蛋,整個一洋娃娃。

    “預備,開始!”身為裁判的李麗質宣布比賽開始並擔任解說︰“秦王府那個第不知道多少次斗牛大賽開始了,參賽選手還是原來的兩位,一邊是常勝將軍小念薇選手,一邊是屢敗屢戰的李寬選手,兩位現在開始進行角力。到底今天誰會贏呢?我們拭目以待!”李麗質差不多被李寬同化了,這番話完全和後世接軌,沒有一點古人的意味了。

    李寬蹲著身子,一動不動,只等著對面的小家伙將他頂倒就行,看著對面穿著小繡花鞋,小夾襖,還有開襠褲的小蘿莉,李寬有一種和自己女兒玩耍的感覺,可是他轉念一想自己後世沒有女兒,怎麼會有這種感覺?實在是奇怪,這難道是心理年齡產生的幻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