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三章刨冰的怨念

第三章刨冰的怨念

    上回說到李麗質找到李寬,要求學習內家拳,李寬在確定她是認真的之後,答應了下來。

    “那好吧!既然你確定能堅持得住,那麼二哥就教你,只不過二哥丑話說在前面,你要是敢半途而廢,那麼以後也就不要再提別的什麼了,二哥不喜歡半途而廢的小孩!”李寬開口答應了,語氣一如既往的像是哄小孩子。

    “二哥,人家都長大了,你還像哄小孩子那樣哄人家!”李麗質不干了,這小丫頭才七歲就想著自己是大人了。

    “嗯,薇兒大人!”小念薇也蹭著熱鬧,小手拉住了李寬,讓二哥的注意力集中到自己身上之後,才冒出這麼句話來,頓時讓李寬一樂。

    “對,薇兒是大人了,只是薇兒大人昨晚上又尿床了!哈哈……”李寬在小念薇的腦袋上揉著,取笑她。

    “薇兒才沒有,是姐姐!”小念薇知道尿床不是好事兒,所以打死也不承認是自己,硬說是李麗質。而且不管誰說她尿床,保管生氣,不理你了。

    這不小家伙生氣的轉過小身子,給李寬留下一個後腦勺,小手也松開了。小屁股撅著,小嘴嘟嘟的生氣。

    “是二哥不好!”李寬連忙哄她,可是小家伙氣還不小,又轉開了小腦袋,不讓李寬看。

    “乖,二哥給你做刨冰!”李寬不得不使出殺手 ,這個貪吃的小家伙肯定受不住刨冰的吸引,要知道每次小念薇過李寬這里來肯定要吃上一大碗,要不是李寬攔著說不定還能吃更多,每次吃完了她都讓李寬摸摸她的小肚皮,小手拉著他︰“二哥,肚肚沒飽,還要吃!”將刨冰當飯吃,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果不其然,一听到有刨冰,小家伙立馬不生氣了,轉過身來給了李寬一個大大的笑臉︰“二哥真好,刨冰,薇兒來了!”說著撒腿就往李寬院子的東廂房跑去,那里就是李寬自己做的刨冰作坊,有著各種給刨冰加顏色的顏料,都是從長安城里來往的胡商那里買來的,還有糖稀,李寬沒有兌換制糖的方法,只能往里邊加入這個時代特有的糖稀,雖然看起來黏糊糊的不怎麼好看,可是李寬加久了火候,甜味卻是濃郁了不少。

    李麗質此刻心情也不錯,她原本還擔心二哥不肯教她拳術呢,沒想到卻輕易的達到了目的︰看來二哥還是最疼麗質了呢!小臉上帶著微笑,追著小念薇向著廂房而去。

    李寬無奈的搖頭跟上,這兩個瘋丫頭,也不知道是誰影響誰,兩個都是那麼調皮,大的將暴力隱藏在溫柔的外表之下,小的嬌憨卻又總是讓人哭笑不得。每次她們一來,小院里就要雞飛狗跳一番,但是李寬卻偏偏喜歡這樣的氣氛,或許是因為孤單,從後世而來的意識在這個時代就像是一個旁觀者,從心底不自覺的感到孤獨,那種全世界就只有自己是不一樣的,哪怕謊言編織得再精細,哪怕表現得再與旁人別無二致,從內心的最深處始終只有自己一個人,所以他想要從這兩個天真無邪的小蘿莉身上汲取一絲溫暖。

    在整個王府里,也就只有這兩個肆無忌憚的小丫頭才能給他這種溫暖的感覺,長孫待他再親近,可是他仍舊從她的眼里感覺得到那麼一絲隔閡,因為夾在中間長孫心中的苦楚李寬大概能猜到兩分,所以他對長孫有恭敬,有尊重,但是卻不敢親近,雖然他不會和她的兒子爭什麼,但是在這復雜得讓人無法是從的皇家,這樣的話沒有人會相信,因為相信過這樣的話的人都已經死了。

    李二,這個便宜老爹,呵呵……一年見面次數雙手都數的過來,這樣的老爹有與沒有又有什麼區別?雖然他表達過他的善意,那又怎樣?歸根結底在李寬心里自己不是他的兒子,所以沒有親情的存在又怎麼能真正的成為父子?李二或許也察覺到了這一點,但是作為心中還有這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的他,怎麼可能為了一個兒子停下腳步,怎麼會為了修復那原本就不多的親情放棄自己的信念?所以李二也無法帶給李寬想要的,哪怕在黑石山上有那麼一瞬間李寬感受到一種名叫父愛的東西,但是在之後卻又隨著時間慢慢的被撫平,歸于平淡了。

    還有其他人,就更不用多說,李承乾很是敵視他,李恪只是點頭之交,李泰只要李寬的詩文,李佑是懼怕。這些都不是李寬想要的,這個世界上能給他想要的就只剩下那兩個蹲在水桶面前眼巴巴看著他的小蘿莉而已。

    李寬幫小念薇做好刨冰,用一個小瓷碗盛起來,再給她一個小勺子,讓她坐在一邊去慢慢吃,然後對仍舊眼巴巴盯著的李麗質說道︰“麗質你就先不要吃刨冰了,二哥先教你一個動作,先保持一刻鐘,你要是堅持的住二哥就接著教你,要是連這點都堅持不了,你就和念薇一起蹲那邊吃刨冰去吧!”

    “這樣,雙腿張開略寬于肩,膝蓋彎曲,呈半蹲狀,雙手虛抱于胸前,就像這樣!”李寬扎了個馬步的樣子給李麗質看,只是和之前他扎的不同,這一次雙手是虛抱在胸前而不是握拳收于腰際。

    “這個簡單。”李麗質依葫蘆畫瓢,也做出了這個狀態。

    “腳趾向下,想象腳趾正抓緊地面,身體微微前傾,對,就是這樣!”李寬收身,圍著李麗質轉了一圈,檢查她的動作是否規範。突然,李寬伸出一只腳,在李麗質的小腿上來了一下。

    “啪!”李麗質直接一屁墩坐在地上,幸好地上還鋪著一層地毯,這也是這間廂房的專利,會因為這里存放的硝石不能受潮,所以地上鋪著地毯,地毯下還有一層石灰。

    “二哥,你干嘛?”李麗質很是委屈,自己都按照二哥說的去做了,二哥卻踢人家。

    “你看看,你這做的是什麼?一踫就倒了,像這樣別說練拳了,就算拳擊也練不好。”李寬教訓李麗質道,作為一個糞青,李寬一直都不大看得起西方的拳擊,那些只是仗著牛高馬大的身體你一拳,我一拳的在擂台上打來打去的小把戲,要是真正的國術高手,攻擊他們的下三路,那些所謂的拳王恐怕都是不堪一擊的貨色,再重的拳,打不到人也只是白費力氣。

    “那要怎樣?”李麗質強忍住大眼楮里的淚水,堅強的從地上爬起來,拍拍小屁股,看著李寬問道。

    “要像這樣!”李寬自己又蹲了一個馬步架子︰“麗質你來推推,看看能不能將二哥推到!”

    “這是二哥你說的,麗質就不客氣了!”小丫頭一听李寬要她去把他推倒在地,臉上閃過興奮的神情,一下子把剛才受的委屈拋到了九霄雲外,笑嘻嘻的站在李寬身前。

    “麗質要來了!二哥準備好了沒?”李麗質問了一聲。

    “來!”李寬暗暗運了一口氣,向下的力道再加三分。

    “呀……”李麗質大叫著向著李寬沖了過來,小手伸著,直接撞到了李寬身上。

    李寬哪里料到這小丫頭會這樣來,這簡直就是不按常理嘛!而且這兩年來李麗質被李寬不時地灌上一點補藥,身子骨也大有起色,現在不再像以前那樣瘦弱,七歲的小丫頭也有了五十來斤的體重了。這一下直接將李寬撞翻了,這不是推,這是八極拳中的鐵山靠啊!李寬郁悶的吐血,被小丫頭暗算了。

    正在一邊吃著刨冰的小念薇一見哥哥姐姐玩得開心,端著小碗也沖了過來︰“薇兒也要玩!”一下子就成了疊羅漢,李寬被兩個小丫頭壓在了下面,在他身上是李麗質,李麗質上面是小念薇。而且小念薇手上的小碗正在傾瀉著一股刨冰融化的糖水,混合著冰沙,直接澆了李寬一身。

    李寬這是這幾天里第三次在小念薇身上吃憋了,這個小蘿莉簡直就是他的克星,她明明是趴在李麗質背上,可是伸出的小手正好讓過了李麗質,來到了李寬的身上。簡直比什麼電子制導還要精確,李寬欲哭無淚,想要教訓這小丫頭吧,每一次都是無心之失,可是不教訓他心里又憋屈得緊。

    李麗質一見李寬身上的糖水印,立馬知道闖禍了,趕緊的想要爬起來,可是她背上還有一個小家伙呢,所以還得先讓小念薇起來才行。

    “薇兒,快點起來,姐姐被你壓疼了!”李麗質哄著小丫頭,讓她趕緊爬起來。

    “不要,薇兒要姐姐背!”小念薇還沒注意要自己的刨冰此刻正在給自己二哥洗澡,還是奶聲奶氣的說著自己的條件。

    “你先起來,姐姐站起來再背你!”李麗質看著李寬越來越難看的臉色,有點怕怕的,這個二哥雖然對自己兩姐妹極好,但是小念薇這兩天實在是讓他吃了太多虧了,再好的脾氣也該被磨滅的差不多了沒說不定下一刻二哥就會爆發,到時候不給自己講故事了那就完了。

    李麗質越想越覺得李寬即將爆發,所以連忙一只手撐著李寬的胸口,想要爬起來,而另一只手則是伸到背後護住了那正在扭來扭曲的小家伙︰“乖,薇兒別動!”

    兩歲多的孩子正是活潑的時候,什麼都好奇,什麼都想嘗試,從兩歲到五歲都是好奇寶寶,所以李麗質的話不但沒能阻止小家伙,反而讓她覺得很有趣扭得更快樂了,小嘴還呵呵的笑個不停,只是手上的刨冰碗成了一個小瀑布,向著李寬傾瀉而下,澆了他一頭一臉。